「呵呵呵……既然來了何必急著走呢,看來我的女兒們並沒有給你們留下好的印象呢。」

「留下來……只要留下來,就會有你想不到的好處,嘻嘻……」

就在這時!

隨著一串銀鈴般的笑聲響起,低沉而充滿磁性的女聲在山谷的上空不停回蕩。

這充滿魔性的聲音傳入耳際,略顯幾分神秘的同時聽起來說不出的膩人。一聲聲迴音,如深夜低語,月下呢喃。娓娓道來,如咽似泣令人聞之心生遐想,面紅耳熱!

無論是初時的淺笑,還是如情人呢喃般的軟語。彷彿帶有無窮的魔力,令人心生倦怠,難以感到厭惡之情。恨不得一窺說話之人真面!

常言道,寤寐思服,輾轉反側。心中有所念,總禁不住好奇和窺視的驅使!

周啟只覺體內血脈膨張,心中更是慾念叢生。說話的女人簡單的寥寥數語竟然引動了他心中的情慾!

不!腦海中僅存的清明提醒著他,千萬不能沉溺到這蠢蠢欲動的幻想中!

我的絕美總裁老婆 危急時刻,周啟將心神猛然一沉,進入了左側的胸腔!

隨他心念一動,位於左側胸腔中的心臟如同擂鼓,跳動個不停!

辟邪,驅鬼,降魔,鎮妖!

銘刻於心臟之上的一個個密密匝匝的符文逐個亮起!散發出一道道耀眼的金光!

這光芒有若實質匯聚成一股洪流,將他腦海中興起的一陣陣邪念和慾望逐漸驅散!

周啟耳中但聞「砰通」一聲悶響,有如雷鳴!

這沉悶的雷音如同當頭棒喝令他渾身如遭電擊,隨著身軀一陣劇烈的顫抖,瞬間自迷茫中清醒了過來!

就在神念恢復清醒的剎那,他只覺額頭和後背一陣冰涼,儘是冷汗!這樣的感覺讓他不禁想起在聊齋世界中初次與洛璃相逢時身中孽欲輪的情形!

眼前的情況與當時幾乎一模一樣!

不好!

周啟急忙偏頭將目光左右一瞥。

只見除了洛璃還保持著清醒外,就只有黃月英臉上滿是掙扎之色,眼中尚帶有些許清明!其餘眾人包括夏若冰在內,眼底儘是一片通紅,目光說不出的獃滯!一眼望去就知,心智已然被奪!

俗話說的好,美麗的事物並非都是美好的。就比如毒性越大的蛇蟲,其身上的花紋越是明艷。誰又能想到如此迷人的聲音中竟然暗藏禍胎,不知不覺就能蠱惑人心,令人喪失理智?

究竟是誰!還沒露面,就幾乎讓整個隊伍陷入了滅頂之災!

「主人!他們好像中了孽欲輪呢,沒想到外教邪魔竟然也有此等秘術?」

聽聞洛璃的傳音,周啟心中再無懷疑,身上技能白光一閃!

「惡虎咆!」

重生我是你正妻 「吼!」

一聲咆哮有若龍吟虎嘯,自他口中奪口而出!震得整個山谷嗡嗡作響!將來自四面八方襲來的魔音瞬間驅散!

被他這一聲吼,夏若冰等人方才如從夢魘中醒來。一個個手腳發軟,渾身如被雨淋,盡被汗水所浸透!漸漸變得清明的目光中,看起來儘是一片茫然。渾不知道之前經歷了什麼!

周啟長吁了一口氣,暗道一聲好險!幸虧惡虎咆有用,否則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咦?真是個有趣的男人,嘻嘻,我們很快就會再見面的。」魅惑的淺笑聲帶著一絲濃濃的驚訝,隨即宛若清風拂面,杳去無痕,悄然消散。

「很快就會再見面的?」

周啟細細咀嚼這一句話,后心不禁一陣陣發涼!難道說剛才「她」就在這裡?然而自己的靈覺感應卻絲毫沒有反應!

此外,「她」這麼說的另外一層含義就是,似乎是有十足的把握將自己等人留下!

一念到此,周啟猛然抬頭一看天空!

一眼望去,頭頂血色蒼穹已然消失不見!而是換作了一片奇異的緋紅!天空顏色變換,令他心中陡然升起了一絲不妙的感覺!

「洛璃,剛才我們受到蠱惑時,唯有你清醒,可曾發現有何異狀?」

「沒有啊,剛才本宮盡顧得關注你了,並未發現有何不妥啊!」

我……周啟心中一陣狂堵。險些被這魔女一句話給噎死。好嘛,眼下顧不得想那麼多了,先設法離開這裡再說!

然而就在這時!

突然!

自腳下傳來一股絕強的吸力!

周啟只覺腳底一空,兩腿如深陷淤泥虛不受力。他急忙低頭一看,就這短短一瞬間,半個身軀已然陷入了地面!

不好!

「洛璃!快救人!」

周啟大聲傳念,於此同時周身上下一道幽光閃耀。

心靈傳動!

隨身形一晃已然脫離了地面束縛,來到了半空!

然而當他回首一看,禁不住臉上勃然色變!

猩紅色的地面上空空如也,不但夏若冰等人蹤跡全無,就連吩咐去救人的洛璃也消失不見了!

前後時間不過1秒!所有人竟然都被抓走了!

周啟目視著猩紅的地面,目中寒芒乍現!

明白了!

「她」何止來過!只怕自己進入山谷之初「她」就在這裡!只因腳下這片大地正與「她」相連!

然而此時明白過來卻是晚了!

「咦?還真是讓人感到意外呢,越是不聽話的男人,越有味道。真讓人期待,我有些迫不及待了呢。」

這時,耳畔神秘而魅惑的女聲再響!那嬌美的聲音里除了一絲意外,更多的是欣喜。乍一聽彷彿天真無邪,實則更像是勾引。

「出來!我知道你就在這兒!」

周啟的聲音里充滿了暴怒的因子。漆黑的眸中隱隱泛起了一抹猩紅。

「呵呵……看來你比我還迫不及待呢,英俊的小男人。」

找到了!

周啟目光一凝!真實視界的特殊視野中,清晰地捕捉到了來自聲音源頭一絲微不可查的能量波動!

幾乎就在同一時刻,他修長的身形一閃,手中寒芒乍現!對準了右側前方200米處的一片空地狠狠一劍刺了出去!

就在劍光觸及地面的剎那!

下一秒,周啟只覺一陣天旋地轉。眨眼,視野中已是一片黑暗!這一劍宛如刺破了一片幻影!

而幻影之後卻隱藏著一片虛空!

「狡猾的小傢伙,我真是越來越喜歡你了呢,哦嗬嗬……」

一聲聲充滿了開心的艷笑聲中,周啟只感一陣陣強烈的失重感不停的襲來,自己彷彿一躍從懸崖上跳下,正墜向下方的無底深淵!

片刻之後,當眼前的黑暗被一點微光所驅散。

周啟的雙眼陡然一花,在視野恢復清明的瞬間。他發現自己已然身處一座宛若古堡一般的宮殿之中!

顏色漆黑的牆面與猩紅的地板形成了強烈的反差。讓這宮殿在陰森中莫名透出了幾分略帶殘酷的華麗!

與此同時他還發現,身上除了脖頸還能轉動之外,周身上下不知何時已被厚厚一層潔白的絲線所纏繞,捆綁的如同一個蠶繭一般!

周啟手腳用力一掙,不由眉頭一皺,捆縛在身的絲線不知是何種物質構成的,出奇的堅韌!以他強化到300的力量竟然無法掙脫!

如此看來,剛才那暴起發難的一擊,更像是自投羅網。

夏若冰他們幾個在自己前一刻被抓走。卻不知道此刻怎麼樣了。唯一令他感到心安的一點是,團隊契約中沒有出現任何變化,至少說明他們暫時是安全的。

這時,大廳深處隱隱傳來了動靜。清脆而細碎的點踏聲,聽起來輕柔而有韻律,不過唯有一點,不太像是雙腳走路該發出的聲音!

隨著漆黑的牆壁上騰起一道道熊熊的火光。當來人的身姿循著火光的陰影逐步進入他的視野中時!

周啟難掩目中驚艷的同時,卻不由深深倒吸了一口涼氣!

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張絲毫不輸給賽琳娜的絕美容顏!眉目間流轉的風韻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比起賽琳娜更多了幾分熟美的風情。

她的上半身不著片縷,一眼望去,線條無比的優美性感,完全可以滿足世間任何男人的幻想,能輕易地喚起人類最原初的慾望!

然而一切僅僅於此!

齊著肚臍,她的腰部以下赫然是一隻足有餐桌大小,五彩斑斕的巨大蜘蛛!

周啟經過最初的驚艷和驚嚇之後,努力平復住自己瘋狂跳動的心臟。目中幽光一閃,將視線避開踩踏在地面上的野獸,再度落在了那張精緻絕倫的嬌顏之上!

「瑟蒂雅!種族:地獄次級魔王(色.欲女王),裂隙守護者!???」 裂隙守護者也就罷了。地獄次級魔王幾個猩紅的字樣出現在腦海中的瞬間,靈覺偵測反饋回來的信息卻是讓周啟驟然猛吃一驚!

早在先前就聽迪卡凱恩說起過,地獄中最為強大的便是以巴爾,迪亞波羅和墨菲斯托三首惡為首的地獄七魔王。

除了三首惡之外,包括痛苦女王安達利爾,痛苦王子都瑞爾,以及謊言之王比列(也叫做貝利亞爾)還有先前殺死的那名叫做瓊達的不潔者時所接觸到的罪惡之王阿茲莫丹在內的其餘四位魔王,等階上都是處於次級魔王的境界。

想不到煉獄中除了那七位,還有其他魔王存在!

這一點不但凱恩沒有說起過,就連一路翻看的尚未讀完的《凱恩之書》上面也沒有提及。大大超出了他的認知。

這稱號為色.欲女王的瑟蒂雅究竟什麼鬼?

她該不會真是尼克爾斯口中所說的七罪宗淫.欲的化身吧?

腦海中倍感疑惑,周啟不禁心念急轉!

不管瑟蒂雅是不是實體化的七罪宗,眼下及時脫身才是正解!再說了自己又不是抖M,被纏得像個布偶似地吊著,滋味誰試誰知道,那是相當的難受!

眼見身前長相美艷的地獄魔王正一步步向自己逼近,周啟心念一動便想使用心靈傳動先行脫困!

然而就在這時!

「警告!契約者編號5106受到情慾之絲捆縛,所有技能處於封印狀態,心靈傳動失敗!」

腦海中突然響起的提示讓他心裡猛然一緊!

技能封印?

這樣的情況,記得只有在X戰警任務中才經歷過一次。那是早已在自己劍下變作了死鬼的何野秀夫藉助禁魔球形成了禁魔領域,才將自己的技能完全封印住!

無法使用技能對於契約者而言無異於拔牙去爪,如果換作一名法系職業被禁了魔,戰力將瞬間一落千丈,萬一碰上的是善於近身肉搏的對手,那幾乎等於被宣告了死刑。

當初何野秀夫施放禁魔球的時候,不但是自己,就連他本人也因為禁魔領域的緣故無法使用技能。

而眼下的情況比起當時來說則更為兇險!

受制的只有自己,瑟蒂雅卻絲毫不受影響!

萬沒想到,捆縛在身上的這些白絲除了堅韌度驚人,還有封魔的效果!

事情瞬間變得比自己想象的還要麻煩的多!

真的就這麼束手就擒嗎?

答案是不!

既然掙脫不開,那就毀了它!

混沌之火無物不焚!緊縛在身的白絲即便邪門,可終歸是有形之物。

給我燒!

周啟心念急轉!

下一秒,與他肉身融合為一體的暗紅色火焰透過肌膚纏繞上了全身!火光升騰!隨著空氣中的溫度急劇升高,古堡內頓時熱浪滾滾!

然而就在火焰接觸到白絲的剎那!

一股源自靈魂深處的劇痛,幾乎令他瞬間昏厥!

不對!

周啟急忙將混沌之火熄滅。說也奇怪,火光消失的剎那,那直欲將靈魂焚燒殆盡的難言劇痛也隨之消失不見!

這什麼鬼!為什麼焚燒白絲自己會感同身受?

人的恐懼往往來自於對未知事物的不理解。周啟眼中不禁閃過一抹少有的慌張!

「嘻……果然是個調皮的小男人呢。想知道為什麼嗎?」

瑟蒂雅臉上綻放出一個迷人的淺笑,舌尖輕輕一撩鮮艷的紅唇。下半身八條「大長腿」踩著優雅地步調,身姿綽約地走到了近前。一抬手用白皙而纖細的手指緩緩自他汗水密布的臉頰上摩挲而過,緊接著手指一勾挑起他的下巴。

「人都有七情六慾,就算是伊納瑞斯也免不了被莉莉絲的肉體征服。你身上的每一根情絲,都牽動著你靈魂中的情慾。除非由我來解開它,否則你永遠不要想脫離它的束縛。你就真的那麼想離開我嗎?」

瑟蒂雅紅寶石般猩紅的眸子眼波朦朧似水,宛如凝望自己的情人一般注視著周啟的雙眼,語氣中帶著濃重的鼻音充滿魅惑地說道。

喵了個咪的!我們很熟嗎?哥喜歡大長腿,小蠻腰不假,不過口味還沒這麼重好吧?

周啟心中暗罵了一聲。口中依舊保持著沉默。面對這麼一個上半身看了想犯罪,下半身看了想撤退的女魔,他一時之間那是相當的無語。

同時暗自分出一縷神念勾連煉妖壺。

如今技能被禁,,混沌之火也無法使用。與自己神魂勾連,被祭煉成本命法器的煉妖壺應該不會受到影響吧?一旦回到煉妖壺中,肯定能把這些該死的情絲給弄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