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天下相仿的名字太多了。」邱魚兒尷尬地笑笑。

「好!打的好!」這時,那壯漢突然沖著台上興奮地大喊一聲。

邱魚兒急忙向台上望去,吃驚地捂住了嘴巴。

她看到鶴楚月硬生生地挨了豹子羽兩鞭。

豹子羽簡直就像一個惡魔,瘋狂地揮著手裡的豹子鞭。

烏寄攜著鶴楚月猝不及防地向後躲著。

但是鶴楚月卻依然一連挨了豹子羽兩鞭子。

眼看第三鞭就要下去,邱魚兒實在忍不住大喊一聲:「住手。」

邱魚兒這一嗓子非常洪亮,以至於台上台下都被她這一聲給鎮住。

本來要一鞭子下去的豹子羽,也聞聲停了下來。

所有人都向邱魚兒看去。

江染夜也尋聲望去,只看第一眼他就驚住了。

她是邱魚兒?

他急忙叫來了人,讓人快些去寢殿看看。

「喂!你個小東西叫什麼叫?小心吃老子一鞭子。」豹子羽很不耐煩,走到擂台邊上,低頭望著台下的邱魚兒。 邱魚兒抬頭望著他,如此看來,他又高大了許多。

她有些怯場,但是又不能眼睜睜地看著鶴楚月被他打死。

她撞了撞膽子,然後道:「都說你這豹子鞭很厲害,為何我覺得也不過如此?」

邱魚兒此話一出,眾人均是佩服這位白白嫩嫩生的像女娃娃的小公子。

豹子羽冷哼一聲,伸手指著她道:「又來一個口出狂言的小東西,怎麼?你也想嘗嘗我的豹子鞭?」

江染夜一聽這話,非常擔心地站了起來,剛想準備上前阻止。

只聽邱魚兒毫不畏懼地道:「沒問題,若是我吃你幾鞭沒有死,你是不是要主動認輸退出比賽?」

豹子羽一聽這話,仰頭大笑幾聲:「如此口出狂言,信不信我一鞭下去就可以讓你上西天。」

邱魚兒聳聳肩:「不知口出狂言的人是誰,不試試怎麼知道你這鞭子都低厲不厲害?」

邱魚兒如此自信,到讓豹子羽有那麼一點心虛。

「算我一個。不妨我替這位小公子挨你幾鞭。你說幾鞭都成。」這時,南風突然插話。

邱魚兒望他一眼,急忙搖頭道:「你別犯傻,這鞭子你吃不消。」

南風沖她輕輕一笑,「放心,你能吃得消的東西我也能吃得消。」

南風說的也如此自信,邱魚兒不明所以地瞪了瞪眼。

「怎麼?豹王害怕?」南風沖豹子羽挑釁道。

豹子羽一聽這話,冷笑道:「這世上還沒有本王害怕的事。好!若你能吃我十鞭不死,我願意退出比賽,交上豹子鞭。」

十鞭?

眾人一聽,均是倒吸了口涼氣。

鶴楚月如此厲害,吃了兩鞭子就已是暈倒在了地上。

「好!一言為定。」南風答應的爽快,依然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

「不行。」邱魚兒急忙擋在南風身前,蹙眉道:「這事是我挑起來的,與這位公子無關,我願意吃你十鞭,你不要為難他。」

「一個個好大的口氣,本王沒工夫與你們婆婆媽媽。好!既然事情是你挑起來的,那就由你來挑戰。」豹子羽指著邱魚兒。

「沒問題。」邱魚兒仰頭望著他,一點也不畏懼。

「我不答應。」這時,在一旁抱著鶴楚月的烏寄突然插話。

此時,鶴楚月已是暈了過去,雖然他也給他餵了小白鹿的鹿毛,但是一時半會也恢復不了靈力。

他把鶴楚月放到一旁,然後起身道:「這場比賽是我們首領之間的戰爭,我不希望別人插手。無論比賽規則如何,既然已經開始,我們就應該按照規則走下去,想必龍王也不願意隨意改變規矩。」

說起龍王,眾人紛紛向龍王的位置望去,但是此時龍王卻是不知所蹤。

豹子羽最討厭啰啰嗦嗦,他大喝一聲道:「規矩是人定的,自然可以輕易改變,這個小公子如此大言不慚,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能耐。若是烏王不放心,不妨和他一起向我挑戰,多一個人死在我豹子鞭下也無妨。」

「好!」不等烏寄回話,只聽邱魚兒爽快答應。 然後就見她向台上爬去。

其實邱魚兒一點靈力都沒有,並且擂台又到她****這麼高,爬上去是有點吃力的。

眾人望著這個連擂台都上不去的小公子,均是為他的性命擔憂。

話有點說大了。

「我送你一程。」這時南風突然在身後推她一把。

他這麼一推,邱魚兒感覺渾身輕飄飄的,竟然飛上了擂台。

她踉蹌了幾步差點沒有站穩,烏寄見狀上前一把扶住了她。

邱魚兒心虛地望他一眼,生怕他認出自己。

但是烏寄卻蹙眉道:「你不好好地在寢殿里呆著,來這裡湊什麼熱鬧?」

擦!被認出來了?

邱魚兒裝作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我不懂,眼下還是趕緊對付豹子羽吧!」

說完,她沖著豹子羽大喊一聲:「來吧!」

豹子羽緊了緊手裡的豹子鞭,然後一個猛身躍起,揮著鞭子就向邱魚兒抽去。

邱魚兒一動不動,準備挨下他這一鞭。

但是烏寄怎麼能眼睜睜地看著她挨鞭子。

只見他攬著她的腰身迅速向一旁飛去,然後勉強躲過了豹子羽這一鞭。

但是不等他們落地,只見豹子羽又一鞭子抽了過來。

烏寄急忙揮動手裡的烏羽扇,但是扇出的勁風卻奈何不了那把飛來的豹子鞭。

只聽「啪」的一聲,那豹子鞭抽在了烏羽扇上。

烏羽扇頓時被抽掉了幾片羽毛。

但是豹子羽依然不肯罷休,又一鞭子抽了過來。

邱魚兒覺得先前還是太小看他了,不想他的鞭法竟然這麼快這麼狠。

接連三鞭下來,烏寄與邱魚兒終是沒有抵擋住。

烏寄的胳膊上被重重掃了一鞭。

頓時撕心裂肺的疼痛漫延烏寄整個全身。

邱魚兒大叫一聲,然後摟著烏寄的腰身落在了地上。

她急忙給烏寄餵食了一根自己的頭髮。

烏寄這是第二次挨豹子鞭,上一鞭的傷還沒有癒合好,這次又挨了一鞭,明顯有些支撐不住。

邱魚兒把他放到一旁,起身準備與豹子羽大戰幾個回合。

烏寄一把拉住她,他臉色已經蒼白,開口比較虛弱:「我不許你去,我絕對不能看著你再受傷。」

他的手很冰冷,估計是受傷的緣故。

然後邱魚兒的眼角卻濕了一大片,心口也非常疼。

她用力抽出自己的手掌,毅然決然地走到豹子羽面前。

她的眼神第一次如此冰冷,她面無表情地開口道:「來吧!十鞭之後若我沒有死,你交出豹子鞭,滾出龍族。」

豹子羽冷哼一聲,然後活動了一下手腕。

當他揚起鞭子向邱魚兒抽打的時候,邱魚兒突然一個躍身,衝到他的跟前一把摟住了他的腰身。

邱魚兒大喊一聲:「小多多,快!」

她話音剛落,只見一團灰不溜秋的東西從邱魚兒的袖子里竄了出來。

然後那團小東西就一溜煙地爬到豹子羽的頭上。

豹子羽突然被邱魚兒抱住腰身,顯然吃了一驚。

他抬起拳頭就向邱魚兒的背上砸了一拳。

他這一拳簡直重入泰山。

就這麼一拳下去,邱魚兒感覺差點丟了小命,「噗」的一聲噴了一口鮮血。

但是邱魚兒依然抱著他死死不放手。 小倉鼠很快爬到了豹子羽的頭上,它打開手裡的布袋,準備把豹子羽罩在裡面。

但是豹子羽突然一個甩頭,差點把小倉鼠甩下去。

小倉鼠死死地抓著他的一簇頭髮,試圖再次用布袋把他罩住。

但是這時,豹子羽突然揚起手裡的豹子鞭,然後就要像邱魚兒身上抽去。

就在這時,突然一個黑色身影閃過,邱魚兒被人從身後一把抱住。

這一鞭並沒有打在邱魚兒身上。

邱魚兒急忙望向抱住他的人。

是江染夜,他替自己挨了一鞭。

他望著江染夜俊美的臉頰瞬間變白,心中一陣疼痛。

她一把抓住豹子羽的豹子鞭,然後沖小多多大喊一聲:「快!」

小倉鼠一手死死抓著豹子羽的頭髮,一手撐開手裡的布袋,然後迅速地向豹子羽的頭上罩住。

豹子羽發現豹子鞭被邱魚兒拽住,剛想準備一腳把她踢開,但是腳還未抬起來,就突然消失了。

小倉鼠抱著布袋「啪」的一聲落在了地上。

它急忙爬起身,然後迅速地用繩子把布袋口扎住。

邱魚兒見豹子羽被收進了布袋裡,這才鬆了一口氣。

她一把抱住受了一鞭的江染夜。

此時淚水已是如決提般滑落。

她伸手撫上江染夜的慘白的臉頰,凝噎道:「大黑龍,你他奶奶的這又是何苦?」

江染夜同樣是挨了一鞭豹子鞭,不知為何,他卻比其他人虛弱。

以至於她喂他吃了自己的鹿毛,他的臉色依然慘白的嚇人,呼吸也越來越虛弱。

他努力挑起唇角,給她一個安慰的笑容。

「龍王。」這時,焦急沖沖的少玄帶著一幫子兄弟奔上了擂台。

他一把撲到龍王身前,望著幾乎要暈倒的江染夜有些手足無措。

「少玄!快,快帶他回去。」邱魚兒急忙對邱魚兒道。

少玄點點頭,一把抱起江染夜,然後迅速地去龍宮尋找醫師。

邱魚兒手裡還拿著豹子鞭,她把豹子鞭纏在自己腰上,然後又把小倉鼠手裡的布袋好生裝起來。

她大步走到烏寄身前,然後準備把他抱起來去求醫,忽然又想起了鶴楚月。

他望了一眼地上一動不動的鶴楚月,似乎他的傷勢也非常嚴重。

「你不用管我,你沒有受傷我就放心了。」這時,烏寄突然開口說話。

邱魚兒蹙眉望著他,她沒有想到那個一向高冷的烏寄居然也有這麼虛弱的時候。

這有點不像他。

也讓她十分心疼。

現在賽場上一片亂糟糟的樣子,並且已經有幾個豹族的人奔上了擂台。

那幾個人身形健壯,一步步向邱魚兒走來。

邱魚兒知道,他們一定是為了豹王而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