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在這裡又不認識人,怎麼跟你介紹,倒是你,認識那麼多美女,不如給我介紹幾個吧?」葉星辰淡淡笑道。

「好啊,我們班的大美女齊思妍怎麼樣?要知道學校里追她的人可以排成一個連噢?」許珍珍呵呵笑道。

「算了,粉仙社的人我可招惹不起!」葉星辰朝不遠處的齊思妍望了望,雖說她長得的確不錯,可那冷冰冰的傲然神色的確讓他反感,哪怕明知道許珍珍是在開玩笑,也委婉拒絕道。

「呵呵,你難道很排斥粉仙社的人?」許珍珍眉頭微微抖動,笑著說道。

「倒不是排斥,只是我來這裡只想好好的讀書,並不想捲入七大組織的鬥爭之中!」葉星辰嘆息著說道。

「可你狂揍太子的事情似乎已經被其他組織的高層知道,就算你想要獨善其身估計也難了,不如就找齊思妍做女朋友吧,以她在粉仙社的地位,其他幫派絕對不敢把你怎麼樣!」許珍珍調皮的眨了眨眼睛。

「厄……怎麼我總感覺你在慫恿我接近粉仙社一樣?難道你也是粉仙社的人?」葉星辰忽然好奇的看著許珍珍。

「哪裡拉,只是我和齊思妍比較要好而已嘛,咦,老師來了,下課再說!」許珍珍忽然聽到葉星辰這麼一說,神情微微一變,不過很快又被她掩飾過去。

葉星辰也沒注意,目光投向了教室門口,當看到班主任身後還帶著一名少女后,卻是臉色劇變……

「同學們,今天我們班又來了一位新同學,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我們的新同學龍冰!」尹筱面帶微笑,開口說道,在靈山中學,班主任薪水和班上的人數多少有著之家掛鉤的關係,所以每來一個新同學,她心裡都會極其高興。

「哇,好大的咪咪……」

「好可愛的女孩……」

「童言巨乳……」教室裡面的立刻興起了一股議論的熱潮,特別是那些男生,一個個目瞪口呆的望著龍冰的胸部,口水滴答滴答的往下直流,簡直魂不守舍,就連她們的班主任尹筱也沒有這麼巨大的胸部。

至於葉星辰,卻是有些口乾舌燥,多久了,多久了,一直以來,自己心裡都時不時的擔憂著她的安危,原本以為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見到她,卻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她,而且是以同學的身份。

「冰冰……」葉星辰差點脫口而出,不過看到冰冰朝他俏皮的眨了一下眼睛后,卻是忍住了這種衝動,倒是一旁的許珍珍似乎發現了他的神色,不由的開口問道。

「你認識她?」

「不認識,只是和我以前的一個朋友有些相似!」葉星辰知道不知道冰冰為何會來到這裡讀書,但從冰冰的眼神中,她卻明白了現在還不是公開兩人身份到時時候。

不得不說,許久不見,冰冰比起以前來更加的靈動,特別是那雙大眼睛,簡直就像瓷娃娃一樣,說不出的可愛與天真,再配合那巨大的玉峰,簡直就是眾多男人心目中極品意淫女神,這一點可以從某些男生流鼻血的情況看出。

教室里一片沸騰,直到尹筱連連勸住,一個個才稍微安定下來,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冰冰的座位被安排在了葉星辰和許珍珍的前面,這讓葉星辰恨不得馬上追問她這些日子到底去了哪兒。

相互介紹一番后,尹筱走上講台,開始講課,而葉星辰一顆心思卻全部落在了冰冰身上,哪裡聽得進去,只希望快點下課,好問清楚心中的疑惑,好不容易等到了下課,葉星辰還沒有來得及找冰冰談話,班裡的男生們已經一個個沖了過來。

「龍冰同學,我叫零白痴,很想和你做朋友,不知道你願意嗎?」

「龍冰同學,能告訴我你的電話號碼嗎?」

「冰冰,我經常在夢裡夢到你,你知道嗎?」

「冰冰,你家住哪兒?不介意我去你家做客吧?」

「你的胸圍是多少,能告訴我嗎?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胸部……」

「……」這一連串的問題讓葉星辰臉上黑現直冒,這他媽的是什麼學生,一個個比狗仔隊還要八卦,葉星辰還來不及發怒,前排的冰冰猛的站了起來,手腕一翻,一把拿出一把一尺長的黑色短刃,唰的一聲,插進了課桌內。口中更是嬌叱道:「操,老子是來讀書的,不是來談戀愛的,你他媽的要追女孩子滾一邊去……」

一語驚人,除了葉星辰外,所有人都彷彿被點擊了一般,一個麻木的望著冰冰,他們是在難以想象,這個看似可愛天真的少女,怎麼一說起話來如此彪悍?再看著那把犀利的黑色短刃,竟然沖了把柄,全部沒入課桌內,這說明了她剛才的那一下力量有多大?

一個個剛才還獻殷情的男生們一個只感覺背後冷汗直冒,哪裡還敢繼續騷擾,一個個灰溜溜的逃離現場。

「厄,她可真彪悍……」坐在冰冰後排的葉星辰對著許珍珍小聲說道。

許珍珍有些麻木的點了點頭,眼中卻有一抹神彩閃過,似乎對冰冰充滿了好奇,可惜不管是葉星辰,還是冰冰,都沒有注意到這與眾不同的神采。

這個時候,不遠處的齊思妍卻是不滿意了,這個新來的丫頭似乎也太猖狂了一點,第一天來竟然敢這麼囂張,這不是不把她這個粉仙社的高層人員放在眼裡么?

「我說龍冰同學,你就能小聲點嗎?這麼大聲做什麼?簡直就和一個野山雞一樣!」齊思妍冷哼了一聲,眼神卻是看向了龍冰,充滿了不屑。

冰冰望向齊思妍的方向,臉上的煞氣忽然消失的無影無蹤,也不抓起桌上的那把匕首,就這麼笑盈盈的走到齊思妍身邊,微笑著說道:「我的好姐姐,我這不也是一時之間有些動氣么?你看我剛剛來,他們就問人家胸圍多大,這不是太過分了一點么?」

轉變之快,直叫人瞠目結舌,這……這太不可思議了吧?

剛才還極其彪悍的少女,怎麼忽然間變得像個小姑娘一樣羞澀?難道真的是齊思妍的威名太大?連這個剛來的彪悍丫頭也知道?

可只有葉星辰明白,這是冰冰真正發飆的前奏。

「哼……」齊思妍眼見冰冰忽然這種態度,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索性冷哼了一聲。

「呵呵,看來姐姐是不怪我剛才的魯莽了,不過我們現在來談談我們之間的問題!」冰冰似笑非笑的望著齊思妍,笑眯眯的說道。

「我們之間有什麼問題?」齊思妍一愣。

「什麼問題?哼哼,你記性可真好呢,剛才說什麼野山雞?嘿嘿,我現在就讓你看看什麼才是野山雞……」話音剛落,冰冰忽然伸出一手,一把扣住齊思妍鎖骨,拇指微微一用力,齊思妍吃痛,口中一陣痛哼,可惜她的鎖骨被冰冰扣住,哪裡能夠動彈,一張絕美的臉蛋很快變形,就連葉星辰看得也有些心痛,這冰冰,出手還真沒輕重啊。

「你馬上放開她……」這個時候,尹姍玫,林姍同時站了起來,出聲呵斥道,不僅她們兩個,就連齊思妍的幾名護花使者,也是一個個臉色大怒,冰冰呵斥幾個男生也就算了,現在竟然對他們心目中的女神出手,這簡直不可饒恕,很多人已經恨不得將冰冰干翻在地。

「我不放你們又能把我怎樣?」冰冰臉上已經恢復了那種殺手的冷漠,目光冰冷的望著這些人。

「那你是在找死……」尹姍玫冷哼一聲,身影忽然朝冰冰撲去,手影忽現,閃電擊出,看的葉星辰一驚一乍,這個平日里性感十足的美女竟然有這麼好的身手?看來這個靈山中學果真卧虎藏龍,不可小覷啊。

不過他卻並沒有出手的打算,雖然這樣的身手在普通人中的確算的上厲害,就算是面對幾個男生,應該也沒什麼問題,可她現在面對的卻是殺手界第一殺手,結局可想而知。

果然,冰冰另一隻空著的手只是隨意點出,直接點在了尹姍玫的手背之上,一股巨力傳來,尹姍玫痛哼一聲,身子卻是連連後退,右手更是一陣發抖,也不知道傷得怎麼樣。

這個時候,幾名男生見冰冰竟然一人獨斗兩女,再也顧不得身份,一個個就朝冰冰衝去,他們平日里都是粉仙社的外圍成員,自然不能夠見到自己心目中的女神被這樣欺負。

可惜,冰冰扣住齊思妍鎖骨的那隻手並沒有動過,只是用另一隻手連連點出,凡是圍上來的男生全部被擊退,而且每一個人都感覺被冰冰擊中的地方一陣劇痛,簡直就是痛徹心扉,他們實在不明白,怎麼這個女孩隨意一點,竟然有這等威力。

「你們都給我記住了,以後誰要是敢來惹我,後果就和她一樣!」冰冰說完,忽然轟出一拳,重重的轟在齊思妍的那美麗的眼睛上,頓時,一個嘿嘿的拳印出現在上面,原本美麗的臉龐就像多了一個胎記一樣,是如此的怪異。

齊思妍怒了,徹底的憤怒了,對一個女人來說,還有什麼比美麗更重要的呢?更不要說她一直以來都是以美麗傲視群芳,可現在,竟然被這個剛來的丫頭揍了一拳,雖然談不上徹底毀容,但至少現在的樣子一定很難看,自己堂堂粉仙社四大金花之一,什麼時候受過這種氣?

可惜,面對強悍的冰冰,儘管心中憤怒無比,她也只能夠忍,至少,在她放掉自己之前,一定要忍。

冰冰似乎也沒有繼續折磨她的打算,扣住她鎖骨的手也在這個時候鬆開,更是輕輕的拍了拍手掌,一副勝利者的模樣。

「你有種,你會為你今天的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的!」齊思妍一被冰冰鬆開,立馬轉身就走出了教室,尹姍玫和林姍也緊緊跟在身後,一個個眼中都充滿怒火。

「我等著你的報復!」冰冰卻是毫不在意的嘟囔了一句,然後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林靖,我出去趟!」一旁的許珍珍眼見冰冰如此強悍,竟然打傷了齊思妍,一時間有些口乾舌燥,朝葉星辰說了一句后就起身朝外面走去。

「我說丫頭,你到底做什麼?」葉星辰這才有空低聲朝冰冰說道,怎麼剛來的第一天就惹下這麼多麻煩?

「樓頂見……」冰冰卻是輕聲說了句,然後就朝外面走去,葉星辰等了一會兒,也轉身走出了教室,在察覺到沒人跟蹤后,來到了樓頂上。

「星辰哥哥……」哪裡想到剛剛到達這裡,冰冰整個人已經撲了上來,更是不等葉星辰開口,已經快速的吻了上來,而她的眼淚更是嘩啦嘩啦的流淌下來,就像一個無助的小女孩一樣,哪裡還有剛才的彪悍與強勢。

「好啦,乖,冰冰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葉星辰只感覺心裡一陣冰涼,他實在不明白為何堅強的她會忽然哭成這樣。

「沒什麼,只是我好想你,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誰料到冰冰卻忽然掙脫開來,一把抹掉臉上的淚痕,破涕為笑,這讓葉星辰一時之間哭笑不得,這丫頭,這麼久了,竟然還是這副德行。

「好啦,其他的先不說,你先告訴我為什麼今天一來就做的那麼強悍?你難道不知道那個齊思妍是粉仙社的四大金花嗎?」葉星辰很是好奇,他可不認為冰冰完全是為了泄憤才做出這種事情的。

「人家還不是為了你!」冰冰卻是委屈的翻了個白眼。

「為了我?」葉星辰一臉的不解,雖然自己比較討厭那個齊思妍,但也沒想過要揍她一頓的打算啊。

「是啊,上次我差點被獨孤霓舞的奪魄針殺死,多虧了我家族的龜息大法,讓我處於假死狀態,後來族裡派人將我送了回去,這才起死回生,當時我就想來找你,可是族裡卻一直不答應,直到這次紅蓮找到我,告訴了我你的事情,我才偷偷跑了出來,然後找上小凱,是他告訴我你來這裡的目的的,我知道你想查出幕後兇手,但這個學校裡面的勢力錯綜複雜,想要憑藉一人之力,很難查出點什麼,必須要有一定的勢力,你因為目前身份的原因,不能夠建立自己勢力,那就讓我建立吧,所以我才做出那副強勢的姿態……」冰冰微笑著說道,說不出的可愛。

「厄,可你想過沒有,這個學校比一般的學校都要複雜的多,想要建立屬於自己的勢力並不容易!」葉星辰點了點頭,總算明白冰冰是一番苦心。

「嘿嘿,這個世界上,所有人追求的無非是利益兩個字,只要有足夠的錢,和足夠強大的力量,要建立勢力還不簡單?你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的,暫時不要讓人知道我們的關係,我在明處查探,而你就潛伏在暗處查探,爭取早日查出羅明海的後台,怎樣?」冰冰天真的說道。

「你都這樣說了,我還能說什麼!」葉星辰無奈的嘆息一聲,對於冰冰的實力,他有著十足的自信,畢竟,殺手界第一殺手的名號,可不是誰都能夠擔當的。

「嘿嘿,那就這樣決定了,不過星辰哥哥,你來了這麼久,應該多少了解一些學校的幫派情況吧,一起告訴我吧?」冰冰聽到葉星辰同意,哈哈笑了起來。

「厄……你還不知道么?」葉星辰無語,這丫頭狂揍了粉仙社的齊思妍一頓,現在還不知道這個學校的幾大幫派,這……這也太囂張了吧?

「我今天才第一天來,我怎麼知道?」冰冰卻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葉星辰摸了一把額頭的冷汗,這才心有餘悸的說道:「你剛才揍的那個齊思妍就是學校七大社團之一粉仙社的高層幹部,到底是什麼,我也不太清楚,不過外界傳言是四朵金花……」剛剛說到這裡,立馬被興奮的冰冰打斷「四朵金花?那一定是四大美女了噢?星辰哥哥,要不要晚上我把她們綁到你床上?」

「……」葉星辰一個頭兩個大……

眨眼又是兩個星期過去了,冰冰的到來無疑讓本就波瀾壯闊的靈山中學更加的混亂,在她強悍可愛的魅力之下,硬是拉攏了一些手下,竟然隱隱有成為靈山中學第八大勢力的趨勢,不得不說,這讓葉星辰心中暗暗佩服,這丫頭不僅身手不錯,在籠絡人心上還真有一手。

而齊思妍原本也要找冰冰報復的,可不知道最後為什麼,竟然不了了之,這曾讓葉星辰很是疑惑,按理說以她的個性,應該絕對不會善罷甘休才對啊?可不管怎麼說,這總是好事,雖說冰冰不懼怕任何人,但剛剛來到學校就得罪了一大勢力,那實在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

而葉星辰也暗中查探了許多,雖說依舊毫無線索,不過卻大概將目光鎖定在太子黨那,他發現幾乎京都所有的官宦子弟,不管是軍方還是政府,竟然都加入了太子黨。

不過可惜太子黨有那麼多人,而他又和余洋有些矛盾,根本無法打聽出什麼,這讓葉星辰很是無奈,暗暗思量著是不是真的要用些暴力手段。

而遠在靜海市的眾人,雖說有羅明海的打壓,但歐陽俊等人也不是吃素的,硬是在羅明海和朱立帝的打壓下奮力掙扎,雖然沒有拿繼續擴張地盤,但至少守住了如今的基業,而警察局局長鄭宏也收到了中央的正式下放命令,被雙軌,理由是懷疑他和黑幫有染。

警察局局長和黑幫有染這在全國來說是一種潛在的關係,幾乎沒有一個警察局局長身上沒有一點髒東西,可當有心人要懲治你的時候,你卻根本無法法抗,繞是鄭宏在中央有人,也是毫無辦法,這一點讓鄭瑩瑩很是著急,最後迫於無奈,獨自來到了京都,以求能夠查出幕後的黑手,不過她卻並沒有前來找葉星辰,第一是怕暴露葉星辰的身份,第二是想著在外面查探,兩人一起,多少能夠找出一些線索。

如今,已經是十二月份的天氣,眼看就要立冬了,一無所獲的葉星辰獨自來到了學校食堂,他總覺得,自己似乎該做些事情了,或許,加入國術院是個不錯的選擇,可向來不屈與人下的他怎麼能夠成為別人的下屬呢?

媽的,來這裡都一個月了,竟然沒有一點線索,難道老子天生就不是查案的料?要是蕭天那廝在這裡不知道會怎麼樣。

喃喃嘆息了一聲,葉星辰走進了食堂三樓,除了藍樣酒樓外,食堂的三樓也算是學校消費比較高的地方,葉星辰來這裡倒不是為了顯擺,只是這裡的服務員實在是太過漂亮,特別是那穿著,嘖嘖,簡直妖嬈的不得了,看得人賞心悅目,這不,剛剛走上三樓,一個水靈靈的小妞就迎了上來。

「這位先生,請問幾位?」

「就我一個人,幫我找找個窗戶的位置!」葉星辰微微一笑,目光卻是瞟向了那女子豐滿的胸部,不得不說,現在的女孩子發育真是完全,這看上去才十六七歲的丫頭竟然有著成人都難以享有的大波。

「先生請跟我來!」對於葉星辰那淫穢的目光,少女似乎早已經習慣,大大方方的帶著葉星辰來到了一個靠窗的座位前,又轉頭問葉星辰:「請問先生需要吃些什麼?」

葉星辰接過菜單,隨便點了幾份小菜,沒有許珍珍這個小富婆在,他可不敢隨便奢侈。

漂亮小妞接過菜單,臉上露出了一絲鄙夷,畢竟來這裡吃飯的哪一個會心疼錢,這個看上去這麼帥氣的傢伙竟然這麼吝嗇,沒錢就不要來這裡充大款嘛,不過卻被她很快的掩飾進去,依舊笑盈盈的走開。

「這小妞看上去很勢力啊,老子要不要花點錢讓她陪我睡一睡?」葉星辰看著小妞那一扭一扭的小PP,腦海中忍不住邪惡的想著。

就在這個時候,後面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葉星辰轉頭一看,就見到一身白色休閑裝的李妍和張敏從樓梯上走了過來,她們的身旁還有一名長相英俊不比自己差的男子,從李妍和這男人的態度來看,似乎關係匪淺,一想到兩次被李妍利用,葉星辰心裡不由的露出了邪惡的想法。

「嗨,老婆,你怎麼才來啊,我都等你好久了?」葉星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直接朝李妍大喊道。

李妍,張敏包括那名男的同時望向葉星辰,臉上都是一陣驚愣,驚愣之後,張敏是一臉疑惑的神情,這傢伙不是白痴了吧?李妍卻是一張俏臉通紅,她實在沒想到葉星辰竟然這麼無恥,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叫自己老婆,正要辯解,旁邊的男子已經開口說道:「李妍,你約我來就是想告訴我你有男朋友了嗎?」

「方誌旭,你別誤會,他不是我男朋友……」李妍趕緊辯解,還剛說完這句,已經走上來的葉星辰已經走了過來,更是大聲放肆道:「哎,我說老婆,我們不久前才發生了關係,你怎麼現在就說這種話呢?你這也太讓我傷心了吧?」

「呵呵,李妍妹妹,看來是我打擾你們了,再見……」方誌旭聽到葉星辰說兩人已經發生關係后,一張臉變得鐵青一遍,他也是靈山中學高三的學生,不過卻不是任何幫派的,不過說也奇怪,不管是太子黨,還是其他的勢力,都沒有人找他的麻煩,而且他身邊一向美女如雲,是學校除了名的花花公子,就連李妍,也對他一向情有獨鍾,兩人很早就認識,不過這才第一次約會,卻哪裡想到一來就碰到了葉星辰這個無賴。

「學長,你別聽他胡說,我們真的沒什麼,我……」李妍雖然知道方誌旭有些花心,但不知道為什麼,她第一次見到方誌旭的時候就對他情有獨鍾,女人有的時候就是這種奇妙的生物,當喜歡上一個人的時候,明明知道那是一個陷阱,也會飛蛾撲火的般的跳下去,這一次好不容易才有機會約上方誌旭吃頓飯,卻哪裡想到會在這裡碰到葉星辰,而且他竟然這麼無恥的說出這種話來。

「我說妍妍,你如果想要說分手,直接跟我說一聲就行了,何必還要找一個外人來呢?」葉星辰卻不等李妍說完,已經再次開口說道。

「林靖,你什麼意思?」方誌旭已經走了,對於他來說,學校美女無數,對於別人已經上過的,他卻從來沒有半點興趣,不過李妍卻是氣得渾身發抖,好不容易找到的一次機會,卻被葉星辰給破壞掉。

「沒什麼意思啊?上次你不是說我們已經發生了關係么? 霸道總裁的野蠻丫頭 我不過是把你的話說了一遍而已!」看到李妍這麼吃癟,葉星辰心裡很是爽快,兩次被她晃悠了一次,這一次自己找點利息回來不算過分吧。

「你……你……」李妍氣得渾身發顫,她哪裡想到葉星辰一個大男人家的,會這麼記仇,上次不過是開了個玩笑,他竟然一直耿耿於懷,正要破口大罵,葉星辰卻已經伸出右手,在自己還沒反應之前,已經緊緊握住了自己的小手。

「好啦,不要生氣了,乖,既然來了,就一起吃頓飯吧,小敏同學,你也一起來吧?」說著不等李妍反應,已經拉著他就朝自己剛才所坐的位置走去。

「你這混蛋,快給我放手,我和你沒關係……」李妍這一次是真的怒了,想要掙脫出葉星辰的手掌,可惜卻感覺自己的雙手被鐵鉗夾住一般,哪裡動彈的了?只能夠破口大罵道。

一旁的張敏此時也是手舞足蹈,勸說也不是,拉也不是,只能夠跟在兩人的後面。

「怎麼能說沒關係呢?好歹我也做了你兩次擋箭牌,怎麼說你也要請我吃頓飯,謝謝我才對啊?」葉星辰卻是淡淡笑道,可拉著李妍的手卻根本沒有放開的意思,他從來不是一個肯吃虧的人,更不是一個任人玩弄之人,既然你李妍想要利用他,那怎麼說也要收點利益回來不是?

「無賴,白痴,你快放手…你這白痴,你再不放手我叫非禮了!」李妍一邊被葉星辰拖著朝座位走去,一邊破口大罵。

「叫吧,我無所謂的!」葉星辰毫不在意,已經拖著李妍來到了座位前,而張敏也是無奈的跟在後面,其實她心裡對葉星辰一點都不反感,至少比那個方誌旭好太多太多,眾所周知,方誌旭花名在外,都是將女人騙上床之後就甩掉,可不知道為何還有那麼多的女孩子心甘情願的飛蛾撲火,就連自己的好友,也是鬼迷心竅的喜歡上他,今天要不是碰到葉星辰,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所以現在看到葉星辰這麼對待李妍,她並沒有多說什麼。

「非……」李妍眼見葉星辰還是不放開自己,正要大喊非禮,卻是嚇得葉星辰額頭冷汗直冒,這裡還有這麼多人,要是真的被她喊出來,那自己就算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腦袋一陣燥熱,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摟過李妍,直接用嘴堵上了她的紅唇……

(存稿已經沒了,現在都是寫多少傳多少,所以更新可能有點不穩定,最近家裡也斷網了,都是在網吧上傳,所以每次寫的都是一次性上傳,還請大家理解下,今天一萬多字~算個小爆吧) 「唔……」李妍一陣炫目,一張俏臉更是瞬間紅成一片,心跳更是不由自主的加快速度,而一旁的張敏更是驚得目瞪口呆,這葉星辰好大的膽子,竟然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強吻李妍,這……這要是傳出去了好不引起一場大風暴?

「你這混蛋……」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憤怒李妍掙脫開葉星辰的強吻,口中更是嬌罵起來,不過不知道為什麼,聲音比起剛才來小了很多,而她的心口更是一起一伏,顯然還沒有從那感覺中回復過來,而她的一雙手更是不斷的抹著自己的嘴唇,似乎上面沾了很多骯髒的東西一般。

「厄……那個撒……剛才……有點…主要……你太……太美了,剛才一時衝動,抱歉……我還有事,先走了!」葉星辰這才醒悟過來自己似乎做錯了什麼事情,一時之間顯得有些手忙腳亂,語無倫次,趕緊撒腿閃人。

恰好在這個時候,服務員端來的飯菜,奔跑之中的葉星辰補充了一句:「所有飯菜都是這位美女請客,記在她頭上就好!」話音落下的時候,人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你這個混蛋,無賴……」李妍氣得險些口吐白沫,這是什麼人嘛?當著這麼多人強吻自己不說,現在還讓自己幫他付款,天底下怎麼有這麼無賴之人。

不過她的嬌嗔在別人眼裡卻是情人之間的打情罵俏,一個個露出了曖昧的眼神,就連她的好友都覺得好像是情人之間吵架了一樣。

「敏敏,我們走,我一定要殺了這混蛋!」李妍看到周圍那些人曖昧的目光,心中的怒火更重,直接拉起張敏就要朝葉星辰追去,卻被那服務員攔住。

「對不起,小姐,您還沒付款呢!」

「你……」李妍很想抽這服務員一耳光,可看到她一臉無辜的樣子,只得掏出一疊錢,扔給了她,然後拉著張敏就朝樓下奔去。

我操,我這是怎麼了?他媽的剛才完全可以用手去捂住啊,怎麼就用嘴呢?難道老子真的這麼下流?不過話又說話來,當初可是那小妮子自己說我是她男朋友的,親親自己的女朋友應該不算過分吧。

葉星辰逃出食堂后,心裡這樣安慰著自己,可剛剛走出幾步,就聽到後面響起了李妍的大罵聲。

「林靖,你給我站住,我今天跟你拼了!」李妍一邊大喊,一邊拚命的朝葉星辰奔去,她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給男人佔過便宜,原本還想著將自己的初吻留給方誌旭的,那樣的話她有很大的信心讓方誌旭只愛她一個人(女人有的時候是盲目的,天真的),可誰料到這個傢伙竟然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強吻自己,雖然當時可能或許沒有多少人看到,但絕對不可能一個人都沒有,這要是傳進方誌旭的耳朵里,那自己將再也沒有機會,這叫她如何不怒?要知道,她暗戀方誌旭可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了。

葉星辰聽到李妍在後面如此大吵大鬧,哪裡敢停留,更是加快步子,急速朝前面走去,剛剛轉過一拐角,猛然見到一個人影朝這邊走來,趕緊剎車,可惜速度實在太快,根本來不及停下就重重的撞在來人身上。

「對不起……」葉星辰一邊說著對不起,一邊伸手朝來人撈取,幸好他速度極快,在人影到底之前將其摟著,可前沖的慣性並沒有就此停下,不得已,葉星辰只能夠用力將來人往懷裡撈,緊緊的摟著來人,接著就聞到一股誘人的幽香撲進鼻孔,眼睛不由自主的朝下望去,還沒有看清楚來人,已經被脖子下那道美麗的溝壑吸引。

「咕嚕……」葉星辰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實在沒想到會碰到這麼香艷的事情。

「林靖,你這是做什麼?」 全能仙師 葉星辰還在驚愣之中,耳邊已經響起了熟悉的嬌嗔聲。

「啊……尹老師,對不起,不是故意的!」葉星辰這才發現原來是自己的班主任尹筱,今日她穿著一件紫色的時尚襯衫,襯衫的領口的兩個扣鈕沒有扣上,從葉星辰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裡面暗紅色的蕾絲內衣包裹著誘人的雙峰。不過面對尹筱的責問,葉星辰還是趕緊鬆開了尹筱,恭敬的道歉。

這個時候,後面的李妍也沖了過來,不過看到尹筱在場,雖然不是自己的班主任,但也知道是個老師,嬌嗔的翻了葉星辰一個白眼,從兩人的身旁繞到走開,不過卻不斷的回頭以目光擊殺葉星辰。

「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慌慌張張的?」尹筱剛剛從教學樓出來,剛剛走到這裡就被一個人影撞倒,還沒有驚叫出來,就感覺到一隻強有力的大手將自己摟住,接著整個人就撲進了一個寬闊的懷抱,這種刺激溫馨的感覺一時間讓她有些迷失自我,好在她聽出了葉星辰的聲音,這才迅速的反應過來,不過此時面對葉星辰的時候,眼中卻是散發著灼熱的光芒,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封魔 「真的沒什麼事情,只是班長叫我快點過去布置現場,所以就匆匆忙忙的想趕去,卻不料撞倒老師了!」葉星辰忽然明日會有明星來學校開演唱會,而許珍珍就負責布置現場,上午她曾讓自己有空的話就過去幫幫忙,現在正好可以拿來用用。

「哦,這樣啊,那你快點過去吧!」尹筱點了點頭,一雙杏目卻在葉星辰身上來回閃動。

「恩……」葉星辰點了點頭,就要朝前跑去,卻又被尹筱叫住。

「今天下午沒課,你要是忙完了,到我宿舍來一趟!」

「哦,知道了!」尹筱的一句話讓葉星辰丈二摸不到和尚,不過不管怎麼說,她是老師,她說去就去了唄,反正現在不要被李妍那丫頭纏上才好。

答應了一聲,就從一邊離開,可剛剛走出不遠,就見到一行人站在前面,有男有女,其中李妍和張敏就站在其中,而她的身邊,站著一名身高一米九左右,全身穿著阿迪運動服的男子,在他的身後,是數十名同樣運動裝打扮的男子,一個個凶神惡煞的看著這邊。

「厄……老婆,你這是做什麼?」葉星辰心裡已經猜出這是李妍找來的幫手,只是沒想她的速度這麼快。

「哥哥,你看他,又占我便宜,你一定要幫我好好的教訓教訓他!」李妍聽到葉星辰又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叫她老婆,眼中頓時怒火狂噴,直接拉著那名高大的男子的手說道。

「放心吧,小妹,哥哥怎麼會讓你受欺負!」那男子卻是朝李妍微微笑道,然後朝葉星辰走了過來,每一步跨出都有一股沉重的威壓散發出來,給人以一種不可抗拒的壓力。

「我說老婆,你這什麼怎麼滴? 近婚情怯 連哥哥都不給我介紹介紹?」葉星辰卻是面不改色,反正自從他來到這個學校后,就一直鬥毆不斷,就連這兩個星期,太子余洋也派過好幾批人來報復自己,可結果怎樣?還不是被自己揍回去,在這個沒有明確校規的地方,拳頭大就是老大,而他的拳頭,似乎一向都比較到。

「呵呵,你叫林靖對吧?」那名男子卻是來到葉星辰五步前,忽然開口笑道,隨著他的笑容,剛才的那股威壓消失的無影無蹤。

「恩,我就叫林靖,你是我老婆的哥哥?怎麼以前沒聽她說過呢?」葉星辰卻是好奇的問道,更是用手撓了撓耳朵,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這一個多月來,他是一點消息都沒有打探出,而關於他通緝犯的身份,似乎也沒引起什麼大的轟動,至少在京都這個地方,似乎從來沒有聽人說過,所以他原本那顆狂妄不羈的心慢慢的蘇醒,他也想著開創一番自己勢力的打算,畢竟,事情過去這麼久,應該沒有多少人會一直注意自己吧?

所以,對於凡是來挑屑的對手,他從來都不會客氣。

「呵呵,我叫姚超,校籃球隊隊長,很高興在這裡認識你!」那姚超卻是忽然朝葉星辰伸出了右手,臉上掛滿了微笑,哪裡有半點要找麻煩的跡象。

這不僅讓葉星辰一陣驚愣,就連李妍也是滿臉不可思議的望著姚超,她實在不明白自己的哥哥怎麼會向這個無賴握手?難道他想就這麼算了嗎?還是想趁他不備給予最大的打擊?

「呵呵,幸會幸會!」不管心中有多麼的驚訝,葉星辰還是伸出了右手,和姚超握在了一起,心中更是暗自提防,要是姚超敢暗中使詐的話,他一定讓他手骨斷裂,可惜預想中的暗中使勁並沒有出現,姚超只是友好的和他握了握手,然後才開口說道:「你和我表妹真的是戀人關係?」

「厄……這個你要問她了,當初可是她親口說的要做我女朋友,還說已經和我有了關係,我這人一向不怎麼喜歡被人冤枉,而且你表妹長得這麼漂亮,我不介意做她的男朋友!」葉星辰眼見姚超這麼友善,神情也緩和下來,聳了聳肩,無所謂的說道。

「既然這樣……」姚超忽然轉過頭去對李妍說道:「小妍,哥哥為你找到一個好男朋友感到高興……」

咔嚓……不僅李妍,就是葉星辰也是脖子一扭,這……這傢伙不是腦袋有病吧? 「哥哥……」李妍正要反駁,卻被姚超打斷。

「不過我家小妍也不是那種隨便能夠得到的女孩子,你前段時間得罪了太子,現在太子正在召集人手對付你呢,我看你不如加入我們白虎幫吧,以你的身手,在我們白虎幫混個堂主絕對沒人會說什麼!這樣一來,你也有能力保護我們小妍不是?」姚超微笑著看著葉星辰,那神情就像巨龍看見寶石一樣,閃閃發光。

「呵呵,我自己有能力保護我的女人,不需要藉助別人的力量!」葉星辰卻是淡淡一笑,不過心裡卻有些驚訝,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是白虎幫的,不過想讓自己進白虎幫當個堂主,這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要是他知道自己旗下的白虎堂比他的幫派還要巨大,不知道會有什麼感想。

「噢?這麼說來你是拒絕我的好意了?」姚超乃白虎幫的高級成員,原本沒有在意葉星辰的,不過自從聽說趙龍找過他之後,對葉星辰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這兩個星期中,他暗中監視葉星辰的人發現他竟然有著極強的戰鬥力,這讓他很是興奮,暗想著怎麼能夠拉他入會,卻沒想到自己的表妹竟然和他有這樣一層瓜葛,這樣一來正好拉他入會,卻哪裡想到他竟然會拒絕自己。

要知道,在靈山中學,戰鬥力最強的是國術院,但要說殺傷力最強的絕對是白虎幫,也只有白虎幫的人敢在校園裡將人捅死,可以說歷屆死的人幾乎都是被白虎幫的成員殺死的,所以到了後來,其他的幫派都不想招惹白虎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