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那個煉體境的小子,居然真將那個化骨初期的強者給殺了?」人們臉上帶著震驚的神色,看著洛天。

「翁……」凝心匕彷彿一個歡快的小孩子一樣,毫不猶豫,將青年身體中所剩不多的幾滴精血,再次吸收而出,宣告著青年的死亡。

青年的模樣落在了人們的眼中,彷彿一具乾屍一般,倒在了那裡。

「你是邪修?」終於有人問了出來,臉上帶著陣陣的疑惑,看向洛天。

化骨青年的死法真的有些凄慘,被人家將精血抽空,最後慘死。

不過眾人卻沒有去同情那個化骨青年,只不過看向洛天的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縷忌憚之意。

邪修,在天元大陸之上都是個異樣的存在,很多人都很排斥邪修,因為有些邪修的修鍊手法太過殘忍,就像天屍宗,就是將邪修演繹到了極致,屠城屠宗門,天怒人怨。

所以,邪修一般人都不會招惹,天屍宗除外,畢竟天屍宗在天元大陸都是禁忌般的存在,所以人們一但發現天屍宗的話,所有宗門必將全力圍剿,這是自古以來的鐵律。

一時間洛天周圍十幾名化骨初期的強者都是目光謹慎的看著洛天,雖然洛天的修為只是煉體九重,但是這十幾名化骨初期強者的眼中,卻是濃濃的忌憚。

站在高台之上,時刻觀看著洛天的鄭欣,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他知道洛天不可能是邪修,因為邪修的身上都有著那種血腥的味道,如果洛天是邪修,鄭欣也不會主動跟洛天攀談。

「看來,他真的不是他!」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冷秋蟬看到洛天的手斷,便知道這個叫洛雷的人,不是洛天,洛天的手段可不只是這一點點,而且他知道洛天一直都是使槍的。

「邪修?看來,我還得殺你了,至少也算是替天行道了!」段星辰嘴角微微翹起,目光掃到了洛天的身上,彷彿在看一隻螻蟻一樣,顯然在他看來,以煉體九重擊殺一名化骨初期的強者,並不算什麼,當初他也可以做到!

「不過是個煉體九重的邪修而已,也敢在我面前囂張?」一名化骨初期的青年,眼中閃著妖異的光芒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一股滔天的血氣從他的身上散發而出。

「他是誰?」

「邪修於成陽!沒想到連他也來參加這聯合收徒來了,傳聞他也是名邪修,雖然修為看似化骨初期,但是即使碰到化骨中期的強者他也毫不畏懼,他的實力,完全可以站在高台之上了,為什麼會在高台下面?」人們驚嘆,疑惑間看著滿身血氣的於成陽。

「小子,自取三滴精血,再將玉牌,拿出來,看在大家都是邪修的面子上,我今日便放過你,等我自己動手的話,可就不是三滴精血那麼簡單了!」於成陽臉上帶著猙獰之色看向洛天,開口威脅起來。

「被當成是邪修了么?也好,省的麻煩更多,不過要是解決了這個於成陽的話,想必,便沒人敢對我出手了吧!」洛天眼中微寧,心中暗自思索起來。

「三個呼吸,否則我就要親自動手了!」於成陽冰冷的聲音從他血色的嘴唇中冰冷的吐了出來。

「雖然有些棘手,但是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了,拼一拼吧,大不了,暴露一些武技,希望那個逃走的傢伙,沒有在外面觀看吧!」洛天輕嘆了口氣,眼中冷芒閃動,看著在那裡數著數的於成陽。

一枚丹藥落在了洛天的手中,雖然剛才與那名化骨初期的青年對峙時,有著凝心匕的回饋,但是畢竟還是消耗了一些,眼前著個於成陽明顯不是善茬,自己只有保持最好的狀態,才有一絲勝算。

濃郁的草木之力,在這個空間之中傳盪出來,將濃郁的血腥氣息沖淡了一些。

「這小子居然還有不錯的丹藥,他到底是什麼身份啊,不會是哪個宗門的少宗主吧,不對啊,每個宗門的少宗主在這昆崙山中都是有些名氣,從來沒聽過有這樣一個啊!」人們有些驚疑,洛天拿出的丹藥,明顯不是什麼凡品,不由的讓人們有些猜疑起來。

洛天想都沒想,一枚四品丹藥朝著口中送去。

「嗷……哦……」一道狼嚎之聲在人們的耳中響起,一道青色的閃電,瞬間出現在了洛天的身邊,沒等洛天反應過來,一口將洛天還拿在手中的丹藥吞進了口中。 第三百五十章秒殺

「什麼東西!」人們大驚,剛才那個青光速度太快了,根本就沒讓眾人反應過來,就連於成陽,也是沒反應過來,臉色難看的看著那道青光落在了洛天的身前。

洛天目光微凝的看著從他手上將丹藥搶下的青色身影,嘴角微微抽搐起來。

「倒是把它給忘了!」洛天心中暗嘆,青色的小狼站在自己的腳下,目光貪婪的看著自己。

「小狼……回來!」冷秋蟬站在高台之上高聲斷喝,目光看向小狼。

「嗷嗚……」一口將洛天口中的丹藥咽下,小狼眼神貪婪的看著洛天,口水順著嘴角流淌了下來。

「畜生找死!」於成陽臉上露出凶光,手中一道紅光閃爍,一刀斬向了青色的小狼。

「於成陽瘋了不成,難道他不知道這是誰的寵物嗎,居然敢還敢對其攻擊!」人們驚嘆,看著於成陽,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小狼是冷秋蟬的寵物,在場的大多數人都是知道的,冷秋蟬是什麼人,御靈宗宗主之女,不說冷秋蟬那強悍的修為,光是冷秋蟬背後的背景,一百個於成陽也得死。

「吼……」似乎感覺到危險,小狼身上的寒毛扎立,一縷凶光從它的眼神之中閃出。

青色的身形再次閃動,將於成陽的刀芒躲過,眼神之中露出青色,看向於成陽。

「小狼,應該是認出我來了!」洛天心中暗嘆,看了看高台之上的冷秋蟬,讓洛天詫異的是,小狼遭受到了攻擊,冷秋蟬也沒下來,只是目光清冷的望向這邊。

「吼……」似乎是被於成陽激怒了,小狼主動進攻,速度快到了極致,青色的雙眼透露出幽冷的凶光,撲向於成陽。

「嗯?」洛天感受了下小狼的速度,臉上露出吃驚的神色。

小狼的速度太快了,甚至讓周圍這些圍觀的化骨初期的強者也沒有看清小狼的身形,一道青色的旋風從眾人的身前刮過。

於成陽雖然是個邪修,但是修為也是處於化骨初期而已,只是靠著特殊的手斷才能跟化骨中期對戰,但是速度方面就照小狼差了太多了。

「吼……」小狼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了於成陽的身上,強大的衝擊力,讓於成陽沒反應過來,一下子被撲倒在地。

「咔嚓……」輕微的碎裂的聲音在於成陽的身上響起。

洛天眼神微凝,看向於成陽和小狼,隨後,洛天不由得吃驚起來。

「嘶……」周圍圍觀的眾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臉上帶著強烈的不可思議的神色,看向青色的小狼。

「死……死了?」 我是佐助 一名化骨中期強者,顫聲開口,看向小狼的目光之中帶著畏懼。

於成陽此時倒在了地上,口中咕嘟咕嘟冒著鮮血,眼中也是帶著強烈的不可思議,同時眼中帶著強烈的不甘。

一道猙獰的傷口在於成陽的咽喉之上,整個咽喉,被小狼那鋒利的牙齒咬碎。

「嗷嗚……」彷彿在向周圍的人們示威一樣,一道狼嚎只聲在人們的耳中形成。

人們臉上帶著不可思議的神色,看著傲然站在那裡的青色小狼,他們不敢相信,強大無比的邪修於成陽,居然會死在這樣一頭凶獸的口中,而且還是被秒殺。

「自己找死,怪不得別人!」冷秋蟬目光微冷,看都沒看那邊一眼,她自然知道小狼的實力如何,尤其是小狼的速度,如果自己不開啟封天步的第四步,自己有可能都跟不上。

她擔心的不是小狼的安危,她疑惑的是小狼看見洛天手中丹藥時的反應,她從來沒見過小狼對一個丹藥如此情有獨鍾,一個深深的疑問再次回到了冷秋蟬的心中。

因為在冷秋蟬的記憶中,只有一個人的丹藥,能夠做到如此吸引小狼。

「要暴露了么?」洛天嘴角微微扯了起來,他知道小狼一定是認出了自己的丹藥,那麼,冷秋蟬也必定心生疑惑。

「現在還不是暴露的時機啊!」洛天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嗚嗚……」小狼的眼中露出期盼的神色,來到洛天的身前,口中的口水順著嘴角流了出來,此時的小狼,哪裡還有剛才那兇悍的氣息。

看到小狼的目光,洛天無奈,只好將一枚丹藥扔在了它的嘴裡,開口說道:「小傢伙,你可把我害苦了嘍,等下你將我送到那個檯子上去吧!」

「嗚嗚……」似乎聽明白了洛天的話,小狼昂首站起,彷彿是某種保證一樣,低吼起來。

「這個於成陽也是死的冤,不過可怨不得我啊,你自己找死而已,誰讓你先想要殺我來的,不過你這一身精血可別浪費了!」洛天低聲自語,走到了於成陽的身前,將凝心匕插進了於成陽的胸膛之上。

「嗡……」元氣的波動傳了出來,於成陽本身就是邪修,所以對於這凝心匕來說也算是大補之物了。

「吼……」在洛天將凝心匕拿出的一瞬間,小狼的眼神之中露出懼怕的神色,看著凝心匕,身上的青色狼毛乍起。

將凝心匕抽出,於成陽的身軀在人們驚顫的目光之下,同之前的那名化骨初期的青年一樣,變成了一句乾癟的屍體。

洛天此時心中也是有些顫抖,這個凝心匕有些太過可怕了,吸收了於成陽,這名邪修的精血之後,洛天感覺到這凝心匕,居然隱約間有著突破玄級中階的趨勢,甚至有著想要脫離洛天掌控的意思。

「以後還是少用的好,沒有一定的實力,這凝心匕,我真有可能駕馭不了,甚至有可能噬主!」洛天心中盤算。

「這個青色的小狼,是你家丫頭的寵物吧,看樣子不簡單啊!」趙宏盛臉上露出一笑意看著冷宏才。

「的確如此,上次那個丫頭偷偷逃跑,被我抓回來之後,就帶著這麼一小狼,一開始我以為這丫頭隨手撿的,卻是沒想到這小狼是個變異的小東西!」冷宏才開口笑道,臉上也是頗為不可思議,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內,小狼的實力居然提升到了這麼多。

「不過,那個年輕人的匕首,就這樣放在他的手中?」段塵封出聲詢問起來。 第三百五十一章仗勢欺人

「的確不應該在他的手中,這種邪異的東西,如果真的被其成長起來,那麼真的有可能成為大患!」鄭宏盛臉上露出凝重之色,看向畫面中洛天手中的凝心匕。

「那,放在哪?」段塵封開口,沖著鄭宏盛問道。

三大家族之中,疾風谷的實力,排在第一位,這種事情一般都是鄭宏盛做主的。

「我覺得,應當放在御靈宗,畢竟御靈宗,擅長的是封印之道,將其封印起來就好了!」鄭宏盛略微思考了一下。

段塵封眉頭微微皺了一下,顯然不太想將凝心匕放在御靈宗之中。

「我還是覺得,在咱們三個宗門輪流比較好!」似乎是看出了冷宏才的心思,眼中露出輕笑。

「此事再議吧,等聯合收徒之後在說!」鄭宏盛自然也感覺到了段塵封的心思,將此事拖到了聯合收徒之後。

三人身後的各宗門的掌門,臉上露出一絲失望之色,聽三人的意思,很明顯是要將洛天手中的匕首扣下,留在三大宗門之中。

洛天將凝心匕再次收起,此時已經沒有人再來洛天的身前,不說洛手中那個奇怪的匕首,光是那頭青色的狼形凶獸,眾人便是從心裡打怵。

「走吧!」洛天輕輕的摸了摸小狼的腦袋,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有小狼剛才的震懾,想必接下來的道路會順暢許多。

此時,高台那邊的站斗也基本上接近了尾聲,站在高台外圍的人幾乎都是渾身染血。

火智勇,丁笑妍還有蘇葉舞三人,也是被波及到,三人此時衣服上沾滿了鮮血,臉上露出狠辣的神色,經過此次收徒,三人成長了不少,再也不是當初那個世俗界城主的公子小姐,而是真正的融入到了修士的隊伍當中。

三人雖然都是受傷不輕,但是卻是眼中露出無限的傲色,看向高台之下的眾人。

自從有昆崙山開始,在昆崙山中土生土長的修士,就一直對外界世俗界的修士很是瞧不起,認為外界的人不配叫做修鍊者。

但是此時三人高高的站在擂台之上,看著台下,那些還在廝殺,只為吸引外界那些宗主們的眼光時,三人便是心中暢快無比。

鄭欣,冷秋蟬和段星辰三人站在人群當中,如同被眾星捧月一般,站在那裡,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鄭欣此時已經沒了之前的話嘮的形象,反而露出了凝重的神色,雙眼一直盯著洛天,倘若洛天有什麼事情的話,那麼他必然會走下擂台出手相救。

冷秋蟬也是將目光投射到了洛天的身上,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心中暗自猜測,洛天到底是不是想出的那個人,而這答案,便是等待著洛天手下那青色小狼,回到高台之上,來給自己答案。

段星辰也是眉頭微微皺起,心中暗嘆可惜,有著青色小狼的保護,那麼洛天應該沒有什麼威脅,畢竟小狼的身後便是冷秋蟬。

「該死,那個畜生怎麼會跟洛雷那麼親近!難道她們之前認識?」段星辰臉上露出疑惑,看向冷秋蟬。

隨著三人的目光,看台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投入到了洛天的身上,不過隨後,便是紛紛嘴角抽搐起來,有人甚至破口大罵:「草,有沒有天狸了!」

視線所至,一人一狼,悠閑的在不斷殺戮的人群中行走著,臉上露出淡然的神色。

但凡看到洛天和青色小狼的人,無論是廝殺,還是尋找對手之人,都會紛紛讓開道路,畢竟這裡面這麼多人,也不差洛天這一個玉牌。

眼下的形式很明顯,洛天手下的青色小狼,明顯不一般,想要殺掉洛天,必須要解決掉青色小狼,無疑會得罪冷秋蟬,在加上小狼和洛天和在一起的實力,也是不容小斂,這筆買賣怎麼算怎麼虧。

但是所有人都感覺到異常的憋屈,一個煉體九重的小子,就這樣大搖大擺的在你面前經過,自己堂堂化骨初期,化骨中期的修為卻是不能動手,而且還要躲著,這種感覺異常的難受。

此時,洛天很是悠閑,看著周圍的打打殺殺,洛天則是慢慢悠悠的來到了高台之下。

抬眼看見高台之上的人,臉上露出笑意:「不知道眾位,哪個能夠下來啊!」

「狂妄!」高台之上人們低吼著,顯然認為洛天是借著青色小狼和冷秋蟬的威名才走到的高台下面,否則以洛天的實力,即使有那個奇怪的匕首,也根本就沒絲毫的機會走到這裡來。

「那小子走到台下了,看樣子是想要上台啊!」

「做夢,真以為自己能夠站上去呢,台上可都是咱們昆崙山中的頂尖天才了,誰會給他讓出,那個辛辛苦苦爭來的位置!」人們看到洛天走到了台下,嗤笑著議論。

段星辰看到台下的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玩味的神色,嘴唇微動,神識之力印在了靠近高台邊站著的一個白髮青年。

而那個白髮青年,在聽到段星辰的傳音之後,身軀威震,臉上露出一絲冷意,微不可查的沖著段星辰點了點頭,走到了高台的邊緣。

「小子,你若是能殺了我,自然就能夠站上來了!」白髮青年衣袍染血,顯然也是經過重重的殺戮才站在這個位置上的,站在高台之上,白髮青年如同看一隻螻蟻一樣,看著洛天。

「嗯?」看到青年的說話,洛天輕輕的笑了起來,只不過眼神之中,卻帶著一絲冷意。

洛天不得不笑,自己正愁沒人挑釁呢,這個人自己就送了過來了,洛天一向是人不范我,我不范人,這個青年明顯是來主動挑釁自己,自己也正好找個理由,將他宰了,自己上去。

「嗖!」洛天腳下蹬地,深深的腳印在洛天的腳下形成,整個人如同一支離弦之箭一樣,竄到了高台之上,站在了白髮青年的身前。

周圍的人自行散開,臉上露出玩味的神色,看向洛天,沒想到這個小子居然還真的有膽上來。

鄭欣臉上露出凝重,那名白髮男子他認識,是一個宗門的天才,同他們一樣也是歷練而已,鄭欣想不出白髮男子,為什麼突然對洛天產生了興趣,而且看其眼中居然還有著一絲殺意。

「既然你自己找死,那也怪不得別人了!」白髮男子臉上露出笑意,化骨中期的修為爆發出來,強大的氣勢朝著洛天壓去。 第三百五十二章皇極印

聽到白髮男子那狂傲的話語,人們的目光有些憐憫的看向洛天,這個白髮男子他們自然是聽說過的,此人乃是昆崙山中地魔門的少主,王立海,化骨中期的修為,水土雙屬性體質的天才。

洛天雖然是煉體九重,但是小狼的實力明顯有些不一般,即使如此人們也不是看好洛天,王立海在昆崙山中年輕一輩的名氣,雖然比不上冷秋蟬鄭欣還有段星辰三人,但也不是碌碌無名之輩。

而洛天只是個無名的小子,靠著青色的小狼和冷秋蟬的威名才能走到的高台下面,否則著個小子連走到高台下的資格都沒有,還妄想挑戰王立海,在眾人看來絕對是自己找死的行為。

「小狼……回來!」冷秋蟬冷哼了一聲,沖著小狼喊道。

「嗚……」小狼沖著冷秋蟬嗚咽了一聲,但是身形卻是沒有移動分毫,依然站在了洛天的身前。

「冷姑娘,你最好將你的這個狼形寵物收回去,否則等下動起手來的話,我可保不準不傷到這個小東西!」王立海開口,雖然不在乎洛天,但是對於冷秋蟬卻是不能不在乎了。

「它生,你生,它傷你死!」冷秋蟬看到小狼沒聽自己的話,臉上露出怒意,心情本就不好的冷秋蟬,哪裡會給王立海好臉色。

「這……」王立海呆愣了下來,一時間不敢動手,冷秋蟬的威名可不是鬧著玩的。

「好吧,那我就盡量不讓你的寵物傷到吧!」王立海心中有些憋屈,一邊是段星辰的命令,一邊是冷秋蟬的寵物,兩邊都是祖宗一般的人物,都不能得罪。

想到這一切都是由於眼前這個煉體九重的小子引起的,王立海的臉色陰沉了下來,陣陣的殺意從王立海的身上散發而出。

「殺我?小狼!攔住他一會!」洛天嘴角微微翹起,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嗷嗚……」小狼低吼了一聲,再次化成一道青色的閃電,朝著王立海撲去。

看到想狼朝著自己撲來,王立海臉上露出苦笑,身形閃動,躲避過小狼的攻勢,腳下蹬地,朝著洛天奔去。

但是王立海還是小瞧了小狼的速度,見到自己撲空,小狼的眼中露出一絲懊惱的神色,狼身在轉,擋在了王立海的身前。

重生之星空巨蚊 「這凶獸,真的不一般啊,單單靠速度,想必在這高台之上,便有大部分的人,無人能及了吧?」人們感嘆著,看著已經和王立海周旋起來的青色小狼。

「小狼除了我,沒人能夠如此指揮得動,難道真的是他?」冷秋蟬臉上露出疑惑的神色,再次將目光投射到了洛天身上,不過在看到洛天的動作時,臉上露出了無盡的憤怒,黑色的面紗之下冷哼了一聲:「王八蛋!」

「秋蟬妹妹,怎麼了?」段星辰臉上露出一絲關心,看著臉色有些難看的冷秋蟬開口說道。

「沒事,段星辰,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個地魔門的王立海,是你們天劍宗的附屬宗門吧?」 一婚到底 冷秋蟬冷哼了一聲,看向段星辰。

「沒錯,這小子之敢得罪秋蟬妹妹,我自然會為你出氣!」段星辰臉上露出微笑,眼神之中帶著一絲驕傲。

「段星辰,如果洛雷有什麼事,今日那地魔門,我不會放過!」鄭欣臉上露出冷色,開口說道。

「哼……我就不信,你疾風谷,為了區區一個煉體九重的小子,去不計代價的去滅掉一個勢力不弱的門派!」段星辰彷彿吃定了鄭欣一般,開口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