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對了J女計劃怎麼樣了。」

趕忙轉移話題。

一問這個,白桃和張瑩倆人,相視而笑,竟然都有些害羞……

很嚴重!這兩個小淫魔在自家卧室竟然會害羞?

「今天我們暗夜部幾個分隊長找到我,對我們的J女計劃有意見。」

「哦?」

楚河饒有興趣,暗夜部幾乎可以說是守夜人的最強部門,沒人敢惹,不光是因為實力超強,下手極狠,更因為,暗夜部,幾乎一色的靚麗少女。這幫人一向是以紀律嚴明,完成任務為首要準則,從不會有一個不字,今天竟然學會提意見了?

「她們說了,說你偏心,知道守夜人有生理需求,給他們整一批J女,就不知道暗夜部的姑娘們也有生理需求,怎麼就不招募一批男J……」

白桃在一旁幫腔道:

「暗夜部的小野貓們表示按耐不住了!」

「噗~~~」

楚河差點笑噴了,暗夜部的一群小野貓們,原來還真有這樣的需求,由於平時大部分時間都在訓練和學習,尤其是守夜人現在要學的東西更多,暗夜部和熊虎部根本沒有任何的交集,更別提自由戀愛了,根本沒那個時間和精力。

但是到了晚上……

看來不止是守夜人難熬,暗夜人也按耐不住。

「說起來,我們暗夜部也有六百七八……」

「明白了,明天我跟錢猛商量一下。」

「嗯,好了,上床!」

「啊?」

「啊什麼啊?」

「脫衣服!」

楚河猝不及防,再次被兩女撲上來扒光。

第二天一大早,楚河就找到了錢猛,錢猛直接把消息放出去,用實際行動證明了這消息的殺傷力。

整個守夜人沸騰了起來,虎帥軍還差點,熊帥軍幾乎要痛哭流涕了!整個守夜人基地哭聲一片!當然,是激動的哭。

暗夜部那群小野貓,不管是臉蛋,身材,氣質,都是女人中的女人,極品中的極品,畢竟暗夜部的訓練中,就是將這群人向這方向轉變的,像熊帥軍這群糙漢,永遠也把不到那樣的妹子,現在竟然有機會被寵幸,簡直了,先哭一會再說。

暗夜部眾妞則是叉腰抱胸在樓上看著廣場上,一眾大老爺們抱頭痛哭,不由的搖頭嘆息……

最終,高層定出了每天訓練之外,睡前,各有半個小時,是暗夜部挑選寢伴的時間,兩個小時,是小野貓們發泄的時間,然後放守夜人回去休息,沒有被挑選上的,也可以去光顧守夜人J女的住處。

至此,守夜人的生理危急暫時得到了解決,也奠定了虹吸的開始。 守夜人方面,暗夜部的小妞們,有很多幾乎都是一對一挑選寢伴,一般不會和不同的男人發生關係,也算是變相的相親,不過也有一部分,還是喜歡每天找不同的精壯男子……

而地下城方面,徐美美的工作越來越順利,進展越來越快。


僅僅七天的時間,徐美美已經成功輸送了二百個J女,進入了守夜人登記,而他們的反饋更是出奇的好,這讓徐美美的工作開展的更加順利,速度再次加快。

不出二十天,已經有七百個J女被五姐妹運送了出來。

紙終究包不住火,如此大量的J女流失,終於引起了黑龍巢的注意,仔細盤查,發現地下城中J女數量銳減,黑龍巢一怒之下,嚴禁J女外出黑龍空間,準備開始徹查此事。

此事一出,楚河不得不親自再次進入地下城一趟,用變身偽裝,將五姐妹和他們的家眷保了出來。繼續招募J女的事情也不得不告一段落。

在回來的車上,五姐妹看著遠處已經搭建出十幾米高的城牆,正在手捏著巨磚,熟練的如同幾十年的老瓦匠一樣,精準,結實的堆砌著城牆的鋼鐵巨人,抱頭痛哭。

終於,重見天日,終於,成為了守夜人的一員,雖然只是一個J女,但幾人還是無比興奮,因為自己運送出來的那些姐妹傳來的消息看來,和地下城相比,在守夜人當J女等於從良……

五姐妹終於見到了朝思暮想的信中偶像,白將軍,幾人無不為白桃的智慧所折服,白桃每天只是和徐美美用密信溝通,卻能做出最精準的指揮,讓地下工作事半功倍。

隨後,幾人在機械廠參觀了一下,驚訝的合不攏嘴。

十個巨大的建設者鋼鐵巨人,他們上面都是由守夜人最精英的……磚瓦匠在操控,不要小看這些磚瓦匠,機械廠如此巨大的面積,他們十個人僅用了二十多天,就完成了造磚,地基等步驟,到現在已經堆砌了近二十米高的城牆,每一側都綿延十幾公里。

而且,宋涼顯然又研究了一些新玩意兒,這些城牆上,堆砌的並不是嚴絲合縫,而是幾乎每塊磚的四角,都缺一個四分之一圓,四塊轉拼起來,就是一個圓洞,整面牆壘起來,上面竟有無數的圓洞。

與此同時,守夜人除了訓練之外,也開始用木頭建造一些大型的機械,不知作何之用。

地下城中,黑龍巢走漏風聲,J女大量流失事件開始發酵,人們紛紛猜測,這些人到底去了哪。

白桃暗中開始撒出消息,真相似乎開始慢慢的浮出水面。

…………

「瑪德!!!」

地下城某勢力大佬的駐地,桌子被壯漢拍的震了三震,險些解體。

「可惡!竟然會讓他們捷足先登,你們說吧,現在怎麼辦,現在風已經放出來了,不出三天,就會有TMD無數人湧向守夜人,怎麼辦!」

大佬咆哮著用手點指圍坐的十來個人,這些都是幫派里的智囊團。本來守夜人的這個計劃,應該是他們先來實施,卻沒想到還在籌措階段,就被守夜人截胡了,現在黑龍巢察覺,再想拉J女那是不可能了。

「老大,我覺得我們沒必要怕守夜人,畢竟現在我們還是第一勢力。」

「對啊,不如挑逗一下姓金的,讓他去跟守夜人鬧一鬧,我相信守夜人不會動手,如果姓金的真的被打回來,那我們也好有個理由牽頭聯合他們做文章。」

「好主意,守夜人如果不敢動手,那一定能夠遏制他們的擴大,如果真的動手欺負了老金,那我們就趁機設計直接滅了他!」

「好!就說現在,只要把這個風放出去,那些準備投奔守夜人的人就又會陷入觀望狀態了,這個主意不錯!」

「嗯……」

連續幾個計劃砸出來,大佬坐在座位上,沉吟半晌,用手指敲打著桌子,嘴角緩緩開始上揚了起來。

…………


此時的守夜人基地,楚河的辦公室內,胡不開從沙發上疲憊的醒來,幽怨的看著楚河。這幾天簡直就是水深火熱的奴隸生涯,楚河為了找到妹妹的下落,讓胡不開加班加點,可把胡不開折騰的不輕。

「怎麼樣?找到了嘛?」

楚河焦急的上前詢問,看似一臉無害,在胡不開眼裡簡直就是惡魔。

「找到啦!」

「在哪?」

「在堡壘里。」

「……」

楚河疑惑半晌,隨即釋然了,妹妹冰雪聰明,很可能當時壓根就沒跑出去。

「她不是一直在堡壘。」

這時候胡不開神情有些古怪。

「什麼意思?」

「我找到她的時候,她在一隊倖存者隊伍裡面,被帶進堡壘了。」

楚河皺了皺眉,這麼說是妹妹故意混進堡壘的?也好,不管怎樣,只要在堡壘里,總比外面安全,妹妹既然敢混在倖存者隊伍回到堡壘,說明自有打算。

「哈~~啊!~~~指揮官,我能不能去抽根煙休息一會~~~」

胡不開打著長長的哈欠,實際上剛才已經睡了幾個小時了,奈何楚河實在變態,幾個小時根本不夠睡。

楚河拍了拍胡不開的肩膀,語重心長的道:

「辛苦你了,不過,抽煙實在是一種惡習,不得不改,趁著戒煙的時間,不如我們再工作一會,來,再幫我找一個人,何月彤。」

「我抗議!守夜人是狼窩,是魔鬼!」

胡不開欲哭無淚。

「嗯嗯嗯,乖,一會給你把食物端上來,有酒有肉,特殊照顧,來,何月彤。」

楚河已經習慣了胡不開的哭喊,而且人家說的其實也沒錯……要說原因,是楚河不得不壓榨胡不開。

眼下白桃已經將守夜人的消息放了出去,估計很快就要忙起來了。

而且最近前來窺探守夜人動向的喪屍和異獸,逐漸增多了起來,現在的喪屍和異獸,大都有了高智力喪屍的操控,根本不等守夜人過去斬殺,就已經逃之夭夭了,楚河總感覺有雙陰翳的眼神盯著自己。

胡不開仰天無奈嘆了口氣,就要開始,此時,門外噠噠的高跟靴響起,張瑩推門而入。

「老公,出事了。」 看張瑩的神色略顯焦急,楚河知道肯定出大事了,囑咐了胡不開兩句,迎門而出。

樓上已經做出了一個新的監控室,監控設備雖然不是很多,但是周圍也已經開始覆蓋了起來,秦珊和宋涼一到,視野體系就開始建立了,宋涼的無人機不僅可以飛到想監控之地的上空,還能夠布置監控探頭。

「怎麼回事?」

楚河張瑩推門而入,白桃等一眾高層都聚集在此。

「人員吸收計劃出問題了,現在他們都在觀望。」

「什麼原因?」

「有人準備來探我們的底。」

辦公室牆面上,此時成了一張大大的畫板,密密麻麻的,畫著C3區簡易的勢力分布圖,這是由趙虎徐美還有老管家楚義共同完成的。

「這裡,有一個姓金的勢力,大概有七八百人,熱武器不少,離我們很近,就是他們放出消息,要跟守夜人較量較量,所以大多數人都陷入了觀望。」

白桃表情有些凝重的說道。

「我們現在的物資還能撐多久?」

楚河雙目微閉,雙手撐在椅子上,進入思考狀態。

「加上J女的數量,還有新吸收的不到一千守夜人,我們的物資還可以支撐六天,六天之後就得繼續從四區調物資過來。」

屋內再次陷入了沉默。

本來,守夜人在C3區吃了大虧,但是按照原定計劃,以守夜人的影響力,一定會有大批的人加入,而在白桃預估來看,至少要在萬數以上。到那時,不僅人力資源能夠得到解決,這些人力還將帶來大量物資,到時候建設速度加快,武力增強,外出尋找物資效率更高。

但是沒想到,從守夜人駐紮機械廠到現在,連一千都沒達到,困難重重,又是J女問題,又是勢力挑釁,一步步將守夜人吸納人力資源的熱度打消,衰減,到現在,再想呈現人員暴增是不大可能了。

「跟守夜人較量較量?什麼樣的腦殘會有這樣的想法?對他有什麼好處?」

張瑩甚是不解。

趙虎和徐美相視一眼,還是徐美開口道:

「這個姓金的勢力……我和趙虎都曾經參與過,不過幫會的老大,聽命於C3區最大的勢力,屠神者,簡直就像是個腦殘的奴隸一樣,被屠神者那幫智囊玩的團團轉,後來,我跟趙虎搞在一起,就聯手帶人跑出來了……」


趙虎無奈瞪了她一眼,顯然對搞在一起這樣的字眼很不滿意。

屠神者?

「如果我們反擊,他們可能會聯合其他勢力群起而攻之,如果不反擊,也就不用混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