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那個皮膚黝黑的少年使用的是『烈炎鬥氣』,果然是東方家的人!」

「咦,那個女人,她的鬥氣怎麼是黑色,天啊,她的身體竟然能夠冒出刀刃來!」

南宮齊是越看越震驚,竟然有幾次他與他的妹妹差點被涉及到。

「這裡太不安全了,走,我們進茶樓,去頂層的話,還能夠看得更清楚!」

南宮齊說完便拉著妹妹的手跑進了身後的茶樓。

當兩人好不容易來到茶樓的頂層時,並且好不容易找到適合觀看的最佳窗口時,卻是被外面的一幕給驚呆了。

炙熱的火焰在燃燒著,整個街道處於火海之中,撲面而來的熱浪,讓人有些睜不開眼。

「怎麼會這樣?」

南宮齊呆立在窗口前,驚恐的眼神,目睹著「鐵秦帝國」代表的背影,越走越遠。

戰鬥,竟然已經結束了!

那數百位高手,竟然全都葬送在了這火海之中,甚至有幾具屍體還沒有完全被燒盡。

「到底發生了什麼?」

南宮齊整個身體好似僵住了,任憑他的想象力如何豐富,也無法想象出,只是在他與妹妹跑進茶樓的這點時間,數百名高手是怎麼沒地?

回到了住處,鳳王鷹還在自我得意著:「那幫傢伙,如果再敢來,見一個我燒一個,一群蝦米小魚而已,竟然也敢如此霸道。」

菲米莎白了鳳王鷹一眼,沒好氣地道:「拜託你下一次出手提前打個招呼好不好,沒有看到嚇壞了好幾個小朋友么?」

其實主要被嚇到的是李二牛,畢竟他見過的世面太少。

幾人正在聊著,突然房門被推開:竟然是離去的東方修哲回來了!(未完待續。) 見到東方修哲回來,大家都是非常高興,只是在高興的同時,又多了一絲疑惑。

「小壞蛋,我怎麼感覺你長高了好些?」

菲米莎一臉奇怪地走到東方修哲近前,用手比劃了一下。

在這之前,她明明記得東方修哲的身高只到她的胸前,可是現在,已經和她只差半頭了。

東方修哲走進房間后,他的身後拽著的一個被藤蔓纏得像球的東西,出現在了大家的視野里。

「小壞蛋,你這回又帶回來什麼稀奇的東西?」

菲米莎俯下身,好奇地打量了一下。

然而讓她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奇怪的物體,竟然說話了,而且聽聲音還十分耳熟。

「修哲,是不是可以把我放出來了?」雷牙在裡面喊道。

為了能夠快速地趕回來,同時也為了讓雷牙的傷勢快速好轉,東方修哲才想到了這個辦法。

可別小看了包裹雷牙的這些藤蔓,它們對於雷牙傷勢的恢復有著神奇的效果。

東方修哲對空打了個響指,然後就見緊緊包裹的藤蔓突然鬆開,露出了裡面一頭銀髮的雷牙來。

「雷牙,真的是你,你怎麼被少爺給抓回來了?」

辰星笑著問道。

「我這不是被抓,只是乘坐的交通工具有些特殊而已!」雷牙解釋道。

大家對於雷牙的回歸,都感到高興,在聊了一會兒后,話題回歸到了「被取消參賽資格」這件事上。

就在大家詢問東方修哲有什麼打算時,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這個時候,會有誰來呢?

房門打開,竟然是神情有些焦急的俞搏天。

俞搏天好不容易將屠樂苛的眼線給擺脫掉,便急急忙忙來到了這裡,從他的一身裝束不難看出,他不想被某些人認出來。


俞搏天帶來了一個壞消息,那便是慕榮派等人被拘留的事。

「不過你們放心,他們暫時不會有什麼危險,屠樂苛的目的我非常清楚,他是想搬倒我,以達到他獨掌大權的野心!」喘了幾口氣,俞搏天接著說道。

「你可知道他們被關在了什麼地方?」菲米莎皺眉問道。

「這我不清楚,儘管我用心去打聽,但屠樂苛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俞搏天說這話的時候,用眼偷瞄了一下東方修哲。

此時的東方修哲,神情沒有太大的變化,給人的感覺就好像他沒有在聽俞搏天的話。

「屠樂苛是誰?」


「我們聯合會共有三位會長,除了我外,屠樂苛是另外一位,此人陰險狡詐,而且十分記仇。」

「這件事可麻煩了,我們剛剛解決掉數百位聯合會高手,他們會不會報復慕榮派幾人?」菲米莎比較擔心。。

「……好了,我不能再這裡多待,我先走了,再有什麼情況,我會再來告訴你們的!」俞搏天來得匆忙,走得也匆忙。

他的離開,卻是使得房間里陷入了短暫的安靜。

大家的視線,都一致地集中在東方修哲的身上。

「你們留在這裡等消息,菲米莎,你跟我來一下!」

東方修哲突然開口,竟然把菲米莎給叫了出去。


「小壞蛋,我們是不是去大鬧一場?」菲米莎有些期待地問道。

「菲米莎,你去把我師傅他們接回來,這張咒符會幫你找到他們!」

東方修哲說著取出一張咒符來。

自從有過一次姐姐被綁架后,東方修哲就已經吸取了教訓,在所有自己在意的親人身上,都做了手腳,正是因為如此,他在聽到俞搏天的描述后,才會如此平靜。

「為了讓你毫無壓力地把人接回來,我把已經煉化好的異元素『大地演武』分你一些!」東方修哲說著,將菲米莎的手拉了過來。

聽到「大地演武」四個字時,菲米莎的一雙眼睛充滿了興奮的光芒,那可是「異元素排行榜」第二位的異元素。

一股異樣的能量,順著菲米莎的手掌傳了過去。

望著自己手掌散發出淡黃色的光芒,菲米莎開始能夠感覺到土元素的能量波動。

東方修哲如今的實力深不可測,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分一部分異元素給菲米莎,以及幫菲米莎將這部分異元素煉化,是一件十分輕鬆的事。

不過一盞茶的工夫,菲米莎便已經成功獲得了「大地演武」。

意念一動,面前的地面驟然一陣起伏,突然,「哧」的一聲,竟然由地面冒出了一隻巨大的獸爪來。

菲米莎的意念又是一動,整個人驟然間沉入地下,眨眼的工夫,竟然出現在了幾十米外。

「哈哈,果然不愧是『大地演武』,有了它,我看還有誰能夠留住我!」

放聲大笑之後,菲米莎突然向東方修哲拋去一個媚眼,那眼神好像在問:奴家要怎樣感謝你?

「速去速回,我還有其他的事情,不能跟你同去!」停頓了一下,東方修哲又道,「過了今天,一切事情都將過去!」

未等菲米莎再說什麼,東方修哲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望著東方修哲消失的地方,菲米莎心中暗道:「早晚有一天,我一定會征服你!」

屠樂苛從辦公桌前站起,走到了窗前,居高臨下之下,他可以清晰地看到下方忙碌的維修隊正在修理著被破壞的「望水之閣」。

「魔族的女人,為什麼會出現在斗戰大陸?」

腦子裡正在胡思亂想著,卻在這時,有手下匆匆忙忙來報告消息。

「會長,此次為了抓捕『鐵秦帝國』的眾位參賽代表,共派去了三百七十八名暗衛……」

「結果如何?」

屠樂苛走向座位,準備從新坐下。

「結果……無一人倖免,三百七十八名暗衛,全部被殺!」

「你說什麼?」屠樂苛一個踉蹌,差點坐到地上。


他瞪著一雙大眼睛,無法接受這個消息,再一次問道:「你再說一遍,說詳細點!」

那人不敢隱瞞,忙將所知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你們這幫飯桶,三百七十八名暗衛被殺了,你們竟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你們是幹什麼的!」屠樂苛氣急敗壞。

「好像是一種很詭異的火……」

「給我去查,查清了再來彙報!」屠樂苛大吼一聲,把那報告之人給趕了出去。

「難道我做錯了么,難道我失算了么?」

望著桌上的文件,屠樂苛此時顯得有些失魂落魄。

三百七十八名暗衛被殺,這可不是小事情,這個責任由誰來擔,顯然不可能是俞搏天,因為俞搏天已經被剝奪了會長的權利。

「可惡,該死的『鐵秦帝國』!」

他亂髮了一陣脾氣后,漸漸冷靜了下來。

現在的他,還有著底牌可以利用,那便是新抓到的那幾位「鐵秦帝國」的後勤。

東方修哲在一處不起眼的作坊前停了下來,望著木門上斜掛著的破舊牌匾上寫著「紡紗」兩個模糊的字。

站在門口,隱約可以聽見裡面工人忙碌的聲音。

推開緊閉的木門,東方修哲走了進去。

左右看到的,是雜亂的庭院長滿了荒草。

正準備穿過這個小院,走到更裡面的院子時,竟然被人給攔了下來。

「閣下,不好意思,這裡是工作之地,外人不得入內,如果閣下有什麼……」

說話之人後面的話還沒有說完,便是被東方修哲手中拿著的一件物品給嚇得直了眼睛。

良久,這人突然雙膝跪倒,聲音驚恐地道:「不知道主人大駕,罪該萬死!」

誰也不會想到,這麼一個不超眼的作坊,竟然是「黎曉組織」的一處據點。

「黎曉組織」,那可是培育出人形兵器的神秘組織,與「黑暗拍賣行」同屬於「八步閻王」。

不過現在,它們已經屬於東方修哲。

「起來吧,給我找幾位精明能幹,實力夠強,擁有管理能力的人!」

東方修哲收起這種這塊「八步閻王」當初賜給他的信物,冷著一張臉說道。

「請評價隨我來!」

那人躬著身子,幾轉八拐,竟然把東方修哲帶到了一處地下通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