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這理由好,記住了,從我把你帶出青樓的那一天,你就註定要手染鮮血,沒有退路,朕也沒有退路,大陸將亂,不能進只能滅亡。」秦守這段時間知曉了不少的秘聞,整個大陸,除了四大超等帝國暫時沒有動作外,其它疆域,都是狼煙裊裊。

「青蘿記住了。」青蘿仰頭喝了烈酒,這是她第一次喝白酒,感覺喉嚨跟火燒一樣,眼角泛起了淚花,但是卻忍住沒有發聲。

秦守沒有管,因為他知道,想要活下去,就得改變自己,他當時捏碎婉妃的脖子的時候,那種感覺他現在還記得。

第二天魚肚白之時,秦守和青蘿就再次啟程了,跟著他們跑了十幾萬里的坐騎現在已經是儘快的不御空,或者低空前線,速度也大不如開始,可見一路沒有少被折磨。

沿路,入眼的就是流民和哈呼兒帝國的兵勇,一副戰亂的場景,直到晚上,秦守看到了葉陽關上飄著的大秦國旗還有黃字軍旗。

「陛下,好像是咱們帝國的旗幟。」青蘿也瞧見了。

秦守點了點頭,道:「不過好像被包圍了,咱們走吧。」

「啊?走?」青蘿覺得應該去救援一波啊。

「打著黃字旗,肯定是黃蠻兒,不用救,要是敗了,正好有理由懲治他!」秦守有些不爽,這黃蠻兒完全繼承了呂布狂傲。

「大丈夫生居天地間,豈能鬱郁久居人下嗎?」秦守沒有想到即使沒有自主意識的神魂,做事完全是本人的作風。

不過秦守倒不怕黃蠻兒反了他,最多黃蠻兒不服下面的大臣將領,要是哪天黃蠻兒反了他,秦守會毫不猶豫的殺掉,一把再鋒利的刀不能為他所用,就毀掉。

繞過葉陽關,秦守向著新封城行去,半夜道達了新封城,城池戰備極為的嚴密,秦守剛到就被一群士兵圍住了。

「你們的主帥是蒙田吧?」秦守淡淡道。

「你……是,你是誰?」兵勇問道。

秦守到不介意,畢竟這麼久不在國內,而且下面人都認識自己那自己也太「親」民了吧。

「去告訴他,朕回來了!」秦守淡淡道。

「朕?您是陛下?」領頭的兵勇驚恐道。

「去就行了。」秦守淡淡道。

兵勇急忙轉身而去,四周的兵勇也是急忙收起了兵器,但都猶豫著要不要跪下,不過得等主帥來了才行。

「報!將軍,蘇大人,一個自稱陛下青年帶著一個姑娘在城外,說讓您去見他!」

「什麼?快快快!」蒙田和蘇儀同時道。

兩人急忙出了城,秦守正在和兵勇們聊天,並沒有想象中那樣高冷,一出城門蒙田和蘇儀就看到了秦守的身影,雖然秦守此刻布衣,顯得風塵僕僕,但帝王的范太明顯了。

「第二集團軍蒙田見過陛下!」

「國教學院蘇儀見過陛下!」

蒙田是單膝跪迎,蘇儀因為免跪,但是身體卻彎到了極致,四周的將士急忙給秦守請安,一時間整座城池的兵勇都喊起:「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好了,大戰在即,給朕說說情況。」秦守沒時間處理細節。

「是,陛下,目前情況是這樣的,哈呼兒帝國在落風城附近屯兵百萬有餘,看樣子是準備與我軍一決高下,但過去了半個月有餘都沒有動靜,很是奇詭。

目前我軍從各地抽調的軍隊,加起來有三十餘萬,黃將軍他帶了五萬騎兵擅自攻入了鐵木耳帝國,目前佔據了葉陽關。

而外部,乞國攜兩百餘萬新老兵勇正在神木與尚宇帝國新老兵勇三百餘萬準備決戰,黑狐島四大世家目前全滅,張景將軍獲得奴隸士兵十餘萬,正在讓人帶來支援這邊。」

蘇儀吧情況簡單的說了一遍,秦守點了點頭,道:「哈呼兒帝國的境內仙門情況如何?」

「青門主親自去探尋了,料想晚一點會有比較準確的消息。」蘇儀繼續道。

「哈呼兒帝國的騎兵擅長長途奔襲,而且驍勇善戰,蒙田,你可想好了對策?」秦守看向了之前給他承諾解決這件事的蒙田。

「回稟陛下,末將已經準備好,只是有些軍械沒有到位,會有些吃力!」蒙田沒有敢隱瞞,畢竟這是關乎帝國存亡之戰。

「差什麼?」

「強弓勁弩,數量不夠,目前全軍才準備了一萬不到。」蒙田的戰術很明確,你們不是擅長騎馬奔襲嗎?那就遠距離射殺為主。

秦守也明白了蒙田的戰術,這個戰術的確非常的好,華夏歷史上著名的善於長途奔襲的西涼鐵騎就栽在了這種戰術上。

「等朕回去再收拾天工部的,做最壞的打算!」秦守知道這種事情,趕不出來就是趕不出來,因為目前大秦的各項技術,比如。

「是,末將這就去再安排。」蒙田旋即再去安排戰術了。

秦守則是坐下來,讓人上了茶水,猛喝了幾口,笑道:「本來能坐鵬舟悠閑趕回來的,但是被人當做喪家之犬給趕回來了。」

蘇儀微驚,沉思一下后問道:「陛下,可是天竺國的皇帝?」

「對,那老小子讓朕俯首稱臣不成,最後想要請朕吃牢房,就殺了他的人,逃回來了,真是刺激啊!」秦守雖然這麼說,但蘇儀已經感到了秦守的殺意。 「陛下,天竺國的皇帝能力雖然強,但好色且自負,做不了一洲之首,可日後謀之。」蘇儀儘快的勸道。

「放心,朕知道現在是胳膊擰不過大腿,好了,內政上有什麼問題沒?」秦守這一路看到了不少其它帝國凄苦百姓,他雖然不在乎百姓的死活,但在他的疆域之下,他還是不希望出現這種情況。

「內政李司大人做的極好,只是現在一些老文官們正等著陛下回歸,要彈劾李司大人,罪名好像是越過他們發布一些他們不支持的政令。」蘇儀說了點輕鬆的事。

「哈哈,有點意思,這群文官啊,沒事就喜歡內鬥,回去朕空了好好和他們玩玩。」

「就是,陛下,還有一件事,不知道當講不當講。」蘇儀有點遲疑了,他真的是擔心這事。

「說!」

「就是……哈呼兒帝國的向薇公主已於前一段時間嫁入了大秦……這個,臣當時沒有料到這一出事,李司大人知曉后,只能把向薇公主迎入宮內,臣有罪!」蘇儀急忙跪在了秦守面前。

秦守臉色極度的不自然,深呼吸了一口氣,道:「怕什麼,難道女人是洪水猛獸,會吃了朕不可?」

蘇儀不敢搭話,頭埋的更低了,秦守也懶得理會,起身道:「要跪著就跪著吧。」

重生夏琉璃 蘇儀大喜,急忙恭恭敬敬的跪好了,他不知道秦守對「女人」什麼態度,反正這次向薇公主入秦的事已經和他沒關係了,跪一會總比挨罵或者被秦守收拾強多了。

想到這裡,蘇儀心裡為李司默默祈禱起來。

秦守有點鬱悶,出去一趟回來就多了個女人,雖然當時他也這麼說過,但這也太隨意了吧,正要找地方發火呢,一位兵勇前報:「陛下,有一位自稱是翻雲覆雨樓的劉藝前來拜訪。」

「嗯? 愛你,別躲我 讓他來見朕吧。」

「是。」

很快一襲錦衣,面帶笑意的劉藝來了,躬身對著秦守行禮道:「拜見陛下。」

「嗯,所謂何事啊?」秦守這會可沒有心思與劉藝討論什麼商業大事。

劉藝笑著道:「陛下,您比想象中回來的早了許多。」

「呵,是希望我留在天竺國還是死在路上啊?」秦守語氣冰冷。

劉藝臉色一變,急忙躬身道:「在下失言了,在下今日來是給蒙田將軍送來強弓勁弩的,因為之前聽聞蒙田將軍這邊需要不少,這次在下抽調來了三萬副弓弩,三十萬隻箭矢,在軍營二十裡外正在往這裡運,因聽聞陛下歸來,所以提前趕來了。」

「聽聞嗎?你們翻雲覆雨樓的觸手伸的太深了。」秦守極度不滿,他才回歸一小會就被翻雲覆雨樓的人知道了,這簡直是對皇權的挑釁。

「陛下,掌握情報是每一個龐大商會必要的手段,否則只能被時代淘汰,請陛下諒解。」劉藝平靜道,但語氣很強硬,立商之本,不可退步。

「讓人把東西送來吧。」秦守暫時不想過於糾結這個問題,因為帝國的確沒有實力和這種龐大的商行掰手腕。

「好,在下等陛下處理完麻煩事後再去帝都拜訪陛下。」

「嗯。」

很快,劉藝的人就送來了小山一般的軍械,蒙田檢查了性能后,直接對著秦守道:「陛下,此戰六分勝算,四分戰平,要是黃將軍能歸來,必勝!」

「蘇儀,跪夠了沒?夠了就出來!」 豪門怨:歡期難酬 秦守對著屋內喊了一句。

已經跪的困過去的蘇儀一個激靈,他最近也是連續半月沒有好好休息了,撐地起身道:「陛下,臣跪夠了。」

「出來!」

「是,陛下!」

「黃蠻兒那邊你是怎麼安排的?」秦守直接問道。

蘇儀沉思了一下,道:「安排了人攜帶糧草在葉陽關外的楓葉城接應大敗的黃將軍。」

「讓楓葉城的人回來,糧草給朕燒了!」秦守淡淡道。

「是,陛下!」蘇儀示意了一下蒙田,蒙田急忙吩咐了下去,兩人都知道,秦守這是要收拾黃蠻兒了。

另一邊,黃蠻兒的正帶著他的西涼鐵騎死戰,要守住剛剛奪下來的葉陽關,戰況極度慘烈。

因為黃蠻兒領的都是騎兵,雖然配有標槍,但是射程和數量有限,根本擋不住哈呼兒帝國戰力強悍的兵勇攻擊,慢慢的出現大敗之勢。

羅網死死的盯著戰場的變化,每隔一刻鐘傳一次消息。

看著葉陽關傳來的戰報,秦守面無表情,此刻天已經魚肚白,西方一道長虹襲來,近了發現是青靈子。

「陛下,蘇大人。」青靈子拱手道。

「嗯,怎麼樣?」秦守問道。

青靈子直接取出了一封信來,道:「陛下,這是哈呼兒帝國的國主買哈提力給您的親筆信。」

「念。」

青靈子急忙拆開,看到開頭幾個字,有點尷尬。

「怎麼?」秦守直接拿過了信。

女婿,聽聞你歸來了,為父甚是高興,為父給你七日時間聚集兵勇、糧草、軍械,傾力與為父一戰,為父這七日也會傾力準備,你要是輸了,就做我哈呼兒帝國的女婿,你要是贏了,那便贏了!

信不長,但是幾個「為父」讓秦守很鬱悶,把信扔給了蘇儀,道:「看看!」

蘇儀急忙撿起信一看,不知道該笑還是該……眼珠子一轉,問道:「青門主,哈呼兒帝國的仙門什麼情況?」

「不出手,但也不允許我們這邊有仙門的人出手,一旦出手,他們就會無差別攻擊大秦的仙門和士兵。」青靈子回道。

「好,陛下,我和蒙田將軍商量方案,商量好了給您送來,新封城到帝都,要是五階的異獸代步,想必中午就能到。」蘇儀說完連郡城禮儀都沒有來的急講,就被秦守一腳踹走了。

青靈子看著行為怪異的秦守,不知道前因後果,只能摸不著頭腦。

「唉,算了,回去一趟,青門主,仙門還是要隨軍壓陣,避免出現那種偷襲主帥的事發生,朕回一趟帝都,決戰前會趕回來的。」秦守起身道。 「臣記住了。」青靈子躬身道,現在的青靈子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傲氣的了,修為和秦守一個境界,都是三星天空境,但是地位嗎,差了十萬八千里。

另一邊,已經洗浴換了新衣的青蘿正在給秦守熬粥,看到秦守來了,急忙道:「公子,粥馬上就好了,一路上風餐露宿,對胃不好,要不公子先洗浴一下,換身衣裳?」

「啊?哦,好,搞得也是夠狼狽的。」秦守也覺得有點掉身份。

很快,秦守就洗浴換了衣裳,青蘿已經把熬好的粥涼到了合適人口的溫度,秦守嘗了嘗,道:「手藝不錯嗎。」

「那公子多喝兩碗唄。」

……

吃過飯後,秦守就帶著青蘿向著帝都而去,蘇儀和蒙田站在城樓上恭送秦守離去,蘇儀淡淡道:「陛下啊,身為帝王,開後宮怕是難免的事了,料想日後有不少帝國會進獻美女交好咱們帝國。」

「哈哈,陛下也是個奇特之人,其他帝王哪一個不是後宮佳麗三千?」蒙田笑道。

「是啊,蒙將軍,這一戰,是咱們大秦奠定八等帝國最重要的一戰,務必要嚴謹待之啊!」蘇儀認真道。

蒙田點了點頭,他腦海之中,有著揮之不去的畫面,就是把彪悍的草原類型的騎兵給殺的丟盔棄甲,他堅定的相信自己腦海中的戰術絕對可以奏效,現在糧草、軍械、兵勇皆是足的,他信心十足。

「此戰,定勝!」蒙田豪氣衝天,他已經推演無數次,除非對方派修士來襲,不然不可能不贏的。

「好,我等著喝蒙將軍的慶功酒。」蘇儀也能感到蒙田的發自內心的強大自信,似乎應對這樣的戰爭並不是什麼難事。

所以蘇儀現在唯一擔心的是黃蠻兒,他怕黃蠻兒折損在了葉陽關。

「呵呵,要是折損了,你黃蠻兒也當不起大秦第一猛將了!」蘇儀自嘲的搖了搖頭。

此刻的葉陽關,黃蠻兒已經放棄了守城,帶著剩的不到三萬的將士衝出了葉陽關,要和敵軍短兵相接,但是買哈提力下令要斬了黃蠻兒。

這導致哈呼兒帝國的將士沒有一個敢怠慢的,箭雨如同布匹一樣蓋向了黃蠻兒領的西涼鐵騎。

噗噗噗……

兵勇的慘叫和馬匹的嘶鳴,每一輪箭雨之下,黃蠻兒的身邊就會倒下大批的兵勇,這就是西涼鐵騎的短板,無法應對遠程攻擊。

等衝到哈呼兒帝國大軍近前的時候,黃蠻兒身邊只有上千人了。

見此,黃蠻兒大驚,他完全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情況,但孤狼本性頓顯,大喝道:「吾怕誰來?!諸位將士與吾死戰!!!」

滔天豪氣,黃蠻兒領著他的西涼鐵騎殺進了哈呼兒帝國之中,但是好虎架不住群狼,隨著身邊的將士消磨殆盡,戰至黑夜,黃蠻兒被圍了個裡三層外三層,而且全是有修為的好手,其中還有境界高於他的。

被圍在戰場中央的黃蠻兒渾身染血,但是虎目依舊堅毅,坐下赤兔喘著粗氣,料想此戰消耗也極為的大。

「黃將軍,束手就擒吧!」哈呼兒帝國的將領上前道。

「憑爾等雜魚也想輕拿吾!?」黃蠻兒揚起手中方天畫戟,尋著突破之處,但是四周長矛林立,強弓勁弩無數,他知道,今日八成懸了。

「既然如此,射!」這名哈呼兒帝國的將領很理智,沒有逞強與黃蠻兒械鬥,即使他境界還比黃蠻兒高。

看到襲來的箭矢,黃蠻兒感到了死亡的威脅,座下赤兔馬也不安到了極致,但是其體內的鬼神呂布之魂卻徹底「蘇醒」了。

「爾等也想取布之性命?吾以鬼神之名,借三千「陷陣營」陰兵(本文設定其兵勇數與史不符),盡誅爾等!!!」

陷陣營——飛將的「高順獨立團」陷陣營是一支獨特的部隊,人數不多,但作戰極為勇猛,它的指揮官是呂布手下的大將高順。

人稱高順「所將之兵,鎧甲具皆精練齊整,每所攻擊無不破者,名為陷陣營」。

箭矢之下,黃蠻兒整個人變得黑漆漆的,射向他的箭矢也被無形的力量阻攔,隨後黃蠻兒的身後出現了一道道冒著黑氣的身影,手持馬槊,腰別環首刀,背負騎兵弩,身披黑色鎖子甲,胯下黑漆漆大於尋常馬匹一倍的大馬!

殺氣騰騰,寒氣逼人,一個個黑漆漆的身影發出森然的笑,似乎是進食前的歡聲。

「這是什麼?」

「術法?」

「不好,他們衝來了!」

黃蠻兒一夾赤兔的肚子,渾身黑氣狂飆,直衝哈呼兒帝國的將士,這些黑漆漆的身影完全無視箭雨,因為箭矢直接穿過他們的身體而過。

這些黑漆漆英靈在地獄界遊盪的陷陣營鐵騎陰魂,出現在了這一界,要繼續續寫他們的神話,黃蠻兒絕境之下,這群陰靈衝出地獄界而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