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呦,何管家,您老怎麼親自來呢?這點小事哪用得著您老人家親自來處理啊?」茶樓老闆見何管家到來,立刻屁顛顛的走了過去,與何管家客套著,並拍著馬屁。

「呵呵,於老闆,出了人命,這可不是一件小事,要是一不小心處理不好,那可就是要有牢獄之災的啊。哈哈。」何管家對著茶樓老闆說道,話語中充滿著威脅,說畢,就哈哈一笑。

「我懂,我懂,何管家儘管放心,小人知道該如何做。」於老闆陪著笑說道。

於老闆心裡大罵這些人無恥,簡直是吃人不吐骨頭,只要有點借口,就過來敲詐我們這些商家。辛辛苦苦的掙到的血汗錢,都進入了這些貪官的口袋,到頭來還被人家罵作奸商,可誰又知道自己這些商家的苦處呢。

商家如果不玩點花招,降低成本,哪有錢去養那些父母官,沒有父母官,哪會有安定的局面。所以之間的關係錯雜無比,是對,是錯,是貪,是直,是忠,還是奸並不是那麼好分清楚。

就是這茶樓老闆亦會用次茶葉代替好茶葉給客人飲用,只要吃不死人,那就不會出問題。

「你心裡懂就好,這件事該如何處理,就要看你如何做人呢。」何管家含有深意的說道。

「是,是,小人心裡明白的很,明白的很。」於老闆不停的擦著臉上的汗水,身子彎著,低頭對著何管家說道。

兩人低聲交談,因而並沒有其他人聽去。

「你們就是打傷我侄子的人啊,膽子不小啊,就算你們真是魔法師,只要在暮水鎮殺了人,今天也不會那麼輕易的離開。」

何管家望著兩女,當下一怔,心道:「真是兩個絕妙的女子,我就怎麼沒有聽說過暮水鎮竟有如此絕妙的女子呢。」別看何管家已經年過六十,然雄心不老,壯志猶存,對美女那是垂涎三尺,家裡還養著幾個小老婆,外面更是有幾個相好。

「你又是何人?」上官煙雨問道。

上官煙雨見那個老頭一副傲慢之色,更加可氣的是這個老頭竟敢用那種色迷迷的眼光掃視自己全身上下,絕不可饒恕,不過在動手之前,還是問清楚來歷才好。上官煙雨和露絲老師心裡都清楚,今天已經打死了一個人,不會那麼輕易的就能脫身,只有沖了出去才行,不然時間拖得越久,對自己就越不利。

因而上官煙雨在問話的同時,已經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一個魔法杖。

就在上官煙雨拿出魔法杖的同時,管家的瞳孔一縮,眼睛不由得眯了起來,心裡一陣翻滾,心想這次可能惹了不小的麻煩,沒有想到惹到了不能惹的人,這兩個女子都是魔法師不說,而且那個年輕女子更是有著空間戒指,說明這兩個女子的身份都不會低。

何管家初見到上官煙雨和露絲老師的同時,就想打兩女的主意,能把這兩個女子弄回家,那就是莫大的福氣,就家裡那些美女哪能和這兩個女子相比呀,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啊。

如果何管家能夠弄到這樣的美女,家裡的那些美女恐都要送給鎮長那個老傢伙了。

「嘿嘿,這是我的舅舅,哦,也是本地鎮長家的大管家。」王三得意的對著上官煙雨說道。

王三剛說到「是我的舅舅」時,何管家就假意咳嗽了一聲。王三知道自己說錯了話,於是立刻就改了過來。

「哦,原來是打了侄兒,來了舅舅呀,不知道你這位管家大人該如何處置我們兩姐妹呀。」上官煙雨嘲笑道。

上官煙雨此話可以說得極其諷刺,擺明了說你這個侄兒無能,現在更是請自己的舅舅來出氣,有這樣的侄兒你還不一頭撞死算了,還好意思到這裡耀武揚天,眼高於頭頂,不把這裡所有人放在眼裡。

「哼,一個小小鎮長家的管家竟是如此猖狂,帝國真的應該要好好的整頓吏治呢。」上官煙雨心道。

上官煙雨畢竟嫩得很,閱歷淺薄,不知道官場的兇險,就是帝國皇帝龍仁都不敢隨便動手整頓吏治。因為一旦動手,必然牽扯到無數的舊貴族的利益,到時那是牽一髮而動全身,若是成功的話,吏治清明,國家強盛,失敗的話,自己這個皇帝肯定是坐不安穩了。

因此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龍仁不會大刀闊斧的整頓吏治。只會查抄幾個貪官,做做樣子,順便再滅了幾個富有又不聽話的家族,撈點財產充斥國庫。

【作者的話】日更三章,保底;多不退,少必補。【加更規則】送三塊金牌,當日或次日加更一章。另有1000金幣或禮物打賞,亦是加更一章。【求】求金牌,求打賞,求推薦,求收藏,求留言。(一個月消費1300閱讀幣,就會有一塊金牌)推薦兄弟小說《獸魂神尊》,據說很精彩,嘿嘿! 「牙尖嘴利的小姑娘,你要知道,你們在暮水鎮可打死了人。.嘿嘿,打死了人啊,小姑娘那可是要有牢獄之災的,你怕不怕啊?」何管家道。何管家的一語道出,再加上其語氣,將其一副卑劣的嘴臉表露無疑。

「你才殺人呢,懶得理你們,姐姐,我們走。」

上官煙雨拉著露絲老師走了兩步,見那幾個大漢紋絲不動,並不讓開,就怒斥道:「你們給我讓開。」

幾個大漢動都不動,昂著頭,和何管家一樣傲慢之色。可想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下人。

「殺人還是沒殺人,不是說的算,這裡這麼多人,大家可都是看得那麼清楚。兩位還是跟咱們走一遭吧,免得受皮膚之苦,這麼美的兩個小美人要是被傷到哪可就不好呢。」何官家盯著美女,來回走動幾步,說道。

「是,是,舅舅說的是,你們還楞著幹嘛,都上,抓住那兩個小賤人。」王三附和道。

王三說畢,當即門口的四個漢子,就走了過來,逐漸向兩女逼近。

露絲老師也已經從空間戒指里拿出魔法杖,一戰一觸即發,周圍的圍觀群眾很期待。至於葉聖天那廝還安然的坐在那吃糕點,兩女的心裡已經把他都給罵死了,好吧,自己兩人在這裡被一大群人指責、侮辱,你倒好,還能泰然自若安心的喝茶,大大的沒有良心啊。

所以兩女對葉聖天那是沒有指望,靠人不如靠幾。

就在兩女決定要動手的時候,一道聲音打破了安靜的氣氛:「哎,你們這是做什麼?」

一個打扮花俏的公子帶著兩個隨從走進茶樓,見氣氛緊張,就開口說道。

何管家聽到這聲音,心中一咯噔,立刻彎腰走過去,對著那公子說道:「少爺,您怎麼來呢?」

「怎麼本少爺不能來嗎?」那公子說道。

「不是,小人怎敢啊。」何管家連忙賠罪道。

「少爺,您這是?」何管家又接著問道。

「哦,我是口渴了,過來喝兩杯茶。」公子道。

這位公子不是別人,正是鎮長家的公子婁葉。暮水鎮鎮長老年得子,才養了這一個寶貴的兒子,來傳宗接代,因而把他當成寶看待,疼愛的厲害。

話說,是有父必有其子。

這不,這個兒子完全繼承了他的父親優秀基因,好吃懶做,嫖娼賭博那是樣樣俱全,只要是壞事都要做上一兩件。

今日,婁葉就是剛剛賭博完,輸光了錢財,就想過來喝兩杯茶水解解悶。婁葉到這家茶樓喝茶,是不用付錢的,再說就是要付錢,茶樓老闆也不敢收啊,如果收了的話,那就要百倍奉還了。

「啊,呵呵,原來是婁公子來了,請恕小人招待不周。」於老闆見到婁公子到來,立刻上來見禮。這個婁葉為本地鎮長的公子,所有商家都認識他,平時也會孝敬他。每次這個婁葉輸掉錢時,就會過來喝兩口茶,而於老闆就會給婁葉一些孝敬。

所以婁葉一走進這個茶樓,於老闆就知道今日又要破費了。

「原來是於老闆呀,怎麼的?今兒個不歡迎本少爺來嗎?」婁葉繞著於老闆轉了一個圈,打量著他,並且說道。

「不是,不是,小人哪敢啊,只是今日這裡出現了。。。。。。出現了一些意外。」於老闆連忙搖頭道。

「意外?什麼意外?」婁葉好奇道。

「打死了人。」於老闆低頭道。

「打死了人,那你們還在幹什麼,還不去捉拿兇手啊,圍著人家兩個姑娘幹嘛?」婁#**小說/class12/1.html葉轉過身對何管家大聲斥責說道,臉色憤怒,與現在的打扮根本不合稱。

何管家見少爺發火,嚇得退了兩步,然後就立刻又走上前,用袖子擦著臉上的虛汗,對著婁葉說道:「少爺,我們正在捉拿兇手呢。」

婁葉之所以這麼生氣,還是主要因為之前賭博輸光了錢財,本來準備這裡消遣一下,誰曾想,這裡居然會出了事,死了人,本來的心情就很差,現在就變得更加糟糕。

「難道兇手會是這兩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嗎?你們腦子是不是進水了啊,啊,還不都撤開。」婁葉對那四個大漢吼道。

那四個大漢被婁葉一吼,都不知所措,不由得都看向了何管家。何管家無力的擺了擺手,心道可惜,但是又一想把這兩個女子交給少爺也好。這兩個女子明顯身份不簡單,在手裡就是燙手的山芋,遲早是禍害。

四個大漢見何管家擺手,於是就都撤退了回來。婁葉見四個大漢居然不聽自己話,當即心中不悅,等回去以後,非要老爹防著這何管家才是。別看這何管家平時對自己很恭敬,其實是一肚子的花花腸子,還不知道如何咒自己父子二人怎麼死呢。

「兩位姑娘,你們沒有受到驚嚇吧?在下婁葉,給兩位姑娘見禮呢。」婁葉整理好衣服,就彬彬有禮的走到上官煙雨好露絲老師面前,對著兩女拱手說道。

「公子好(公子好)。」上官煙雨和露絲老師均說道。

「兩位姑娘不要和這些莽漢計較,以兩位姑娘的美貌喝心地,怎麼可能會去殺人,而且兩位姑娘還是高貴的魔法師大人。」婁葉不僅稱讚著兩女的美貌,還拍著兩女的馬屁。

「公子說笑呢。」上官煙雨含羞道。

「你們先等一下,我處理一下事情,再和你們交談。」婁葉對兩女告罪道。

「公子請自便。」上官煙雨道。

婁葉笑著點了點頭,就來到何管家面前,對著何管家說道:「何管家,你還待在這裡幹嘛?難道還要本少爺請你喝茶不成?」

何管家臉色鐵青,不過還是忍下了這口氣,畢竟婁葉還是主子,於是就手一招,就要帶人離開。不過有人可不想讓他們離開,就是在地上一直嚎啕大哭的劉數。劉數勢單力薄,如果再讓何管家他們離開,那麼他弟弟的仇也就報不了。

ps:擦,今天倒霉的很,本來寫好的一章,竟然按錯了,沒有保存的下來,鬱悶啊。

【作者的話】日更三章,保底;多不退,少必補。【加更規則】送三塊金牌,當日或次日加更一章。另有1000金幣或禮物打賞,亦是加更一章。【求】求金牌,求打賞,求推薦,求收藏,求留言。(一個月消費1300閱讀幣,就會有一塊金牌)推薦兄弟小說《獸魂神尊》,據說很精彩,嘿嘿! 「求求你們不要走,一定要為我弟弟報仇,將殺人犯繩之以法。.」劉數連滾帶爬的到何管家的面前,抱著何管家的左腿,不讓他離開,聲聲絕淚,哭著死去活來,並且乞求著何管家的幫助。

何管家此時亦很為難,本來這件事可以水到渠成,可是婁葉插了一手,打破了他原先的計劃。既然婁葉插手,那更好,就將兩女交給婁葉,省得為自己惹下禍事。可是,現在劉數抱著自己大腿,不讓離開,而自己也不能把他怎麼樣,人家剛剛死了一個弟弟,你再踢開他,對於自己的名聲明顯的不好。

損人不利己的事情,何管家肯定是不會做的。

別說,何管家人雖老了,但是腦子好使的很。這不,何管家頓時心生一計,將劉數扶了起來,並對其說道:「這是我家的少爺,亦就是鎮長家的公子,你有何冤情可以對他說,他一定會替你做主的。」

劉數對剛才發生的事情,根本沒有注意到,光顧著哭爹喊娘,大喊弟弟死的冤枉,在何管家等人要離開時,才反應了過來。現在聽何管家如此一說,竟信以為真,就又跪在婁葉面前,哭著說道:「請少爺一定為小民作主啊,她們無辜打死我的弟弟,可憐了我的弟弟啊,他死的真冤呀。」

婁葉哪想管這樣的閑事,只是這裡的人太多,如果不問兩句,難免會傳出閑話,心裡已經把何管家十八代女性全都問候了一遍后,便對著劉數問道:「你口中的兇手是何人啊?只要你說的屬實,本公子一定會為做主的。」

劉數聞言心喜,以為報仇有望,於是手指指著上官煙雨兩女,怒聲說道:「就是她們。」

「你胡說。」上官煙雨怒斥道。

貴族殺個把平民是很正常的事情,沒有人會去管,但上官煙雨不同,她出身於大家族,當然知道名聲對於一個女人的重要性,而且還是一個待字閨中的女人。現在,自己的老師,剛認的姐姐失手殺人,作為妹妹的她自然為她說好話,而且決不能承認,就算是證據再充足亦不能認。

「你說我胡說?呵呵,我胡說,我可是親眼看見她把我弟弟打死的,而且這裡圍觀的人都見到了。少爺若是不信,大可以問一下這裡的每一個人。」劉數前兩句自然是對上官煙雨的反駁,后一句話是對著婁葉說的。

婁葉現在已經有八分相信劉數所說,但是那兩位女子如此美貌,自己長這麼大,從來沒有見過,將兩位這樣的美女繩之以法,他婁葉可捨不得。

「嗯?我知道呢,你先帶你的弟弟回去好好的安葬,我會給你個交代的。」婁葉說道。

婁葉就是想先打發掉劉數,至於什麼交代那就是打個白條。如果真的要追究,他的弟弟屍體就要好好的保存,若是屍體已經被火化下葬,那麼證據可就直接被銷毀了,到時沒有了證據就不能判罪,這件事也會不了了之。

帝國法律規定,要判罪須有證人和證物,缺一不可。那具屍體,便是證物。缺了屍體,便不能立案。

「可大人,不應該先拿下她們嗎?」劉數疑問道。

「這個還需要再調查,等本少爺回去自會稟報給我爹,我爹定會立案,著手調查,還你一個公道。」婁葉道。

劉數亦沒有想這麼多,就信以為真,點頭同意,感謝的說道:「那就麻煩少爺呢。」

就在婁葉剛要再說兩句好話勸走劉數時,只見王三嘀咕道:「屍體都***下葬呢,還調查個屁。」

王三眼看就要抓住那兩個賤人,沒有想到鎮長公子來橫插一手,失去了報復的機會。而且看那婁葉的意思,明顯是對那兩個賤人有意思,如果那兩個賤人得寵於婁葉,那麼還不反過來報復自己,自己以後有好日子過才怪。因而王三故意嘀咕,讓劉數聽到,讓劉數繼續鬧,今天的事情便不能這樣結束。

不給兩個賤人一點顏色看,難消心頭之恨。

劉數聽見王三的嘀咕聲,當即#**小說/class12/1.html明白了過來,知道自己被婁葉忽悠了,於是又哭又鬧了起來,大罵世間不公道,官匪勾結,沆瀣一氣,荼毒百姓,帝國已經沒有平民的生存空間。

當真是視者悲,聞者泣。

婁葉見自己的好事被王三破壞,當即瞪了他一眼,不過王三此時已經低下頭,眼望於地,根本沒有見到。

「此人由於傷悲過度,胡言亂語,重傷帝國,本來應該治他的罪才是,不過本公子念其剛死去弟弟,便不欲追究。」婁葉高聲的對著四周的圍觀百姓說道。

「來人呀,送他和他的弟弟回家,安葬他弟弟的費用由本公子出。」婁葉接著說道。

安葬一個死人能用掉多少錢,對於婁葉來說還不夠自己一把賭本的。如果是平時婁葉肯定不會這樣做,只是這次是意外,因為旁邊有兩位極品美女,婁葉肯定是要極力表現,助她們將這件事搞定,給兩女留一個好的印象。

像婁葉這樣的紈絝子弟,並不缺少女人,但是那些都是一般的貨色,哪有像上官煙雨和露絲老師這樣極品的女子。別說她們是殺一個平民,就是再說十個、百個,婁葉都會想辦法給擺平。

事情越難,且越難擺平,那麼她們才會對自己越感激。有了感激,才好實行的計劃才是。婁葉初見到兩女,心裡就已經決定,無論用什麼辦法都要將她們弄回家。

婁葉想法很完美,可是事情是否照著他的想法發展,那就要看老天是否幫他,葉聖天是否允許,兩女是否看上她呢。

「你們還愣著幹嘛,還不將他拉出去。」婁葉見沒有人動手,於是就不耐煩的對自己帶來的隨從說道。

兩個隨從之前並不知道婁葉的那話對自己兩人說的,所以沒有應聲動手。而現在婁葉再次發話,這次是對自己兩人說話,於是,兩個隨從應了一聲,過來就妖駕著劉數離開。劉數雖然極力反抗,但還是被兩個隨從給架住,不能動彈。

【作者的話】日更三章,保底;多不退,少必補。【加更規則】送三塊金牌,當日或次日加更一章。另有1000金幣或禮物打賞,亦是加更一章。【求】求金牌,求打賞,求推薦,求收藏,求留言。(一個月消費1300閱讀幣,就會有一塊金牌)推薦兄弟小說《獸魂神尊》,據說很精彩,嘿嘿! 「你們放開我,你們官匪勾結,為害一方,你們會受到光明神的審判的。.」劉數拚命掙扎道。劉數現在心中只有氣,哪有想那麼多,也不管是否得罪婁葉,以後是否在暮水鎮立足,是否會受到婁葉的報復。

「帶走,帶走。」婁葉厭煩的擺擺手道。

兩個護衛架著劉數便離開了茶樓。

「何管家,既然您要離開,那就順便將那具屍體一道帶走吧,留在這兒晦氣不說,還會發臭啊。」婁葉對何管家陰陽怪氣的說道。

何管家氣的更是「慾壑難填」,真想掐死婁葉。婁葉這話明顯是話中有話,明面是說的是那具屍體,實際上說的是自己。

「老爺怎麼會生出這個不成器的東西?」何管家心道。

「嗯,你們去將屍體帶走。」

何管家就是再氣,再不滿意,亦要按照婁葉的命令去做,畢竟自己還要吃這碗飯。

隨後,何管家亦帶人離開。

「看,都有啥好看的,沒見過死人啊,都給本少爺散開,該幹嘛幹嘛去。」待何管家都離開后,婁葉就趕起了圍觀的群眾。圍#**小說/class12/1.html觀的群眾都是平民,知道婁葉的身份,不敢和婁葉作對,因而一鬨而散,回到原先各自的座位,各吃各的糕點。

「公子剛才可真威風,三言兩語就將他們這些壞人擺平呢。」上官煙雨歡喜道。

上官煙雨亦不是三歲小兒,再怎麼說也是魔武學院高材生,觀人識人的本領還是有一點的,再加上那婁葉長得一副紈絝的臉,不用說也是個紈絝的子弟。那婁葉如此熱心的幫助自己和露絲老師,不僅顛倒黑白,而且還將他們趕走,明顯是別有用心。

上官煙雨心想對自己和露絲老師別有有心,而對方又是一個紈絝子弟,不用說是他看中了自己姐妹倆的美貌。

雖然婁葉別有用心,但是畢竟幫助了自己,禮節還是要具備的,道謝是不可少的,這可是做人的基本常識,因而上官煙雨對婁葉道謝,並且還故意露出甜蜜的笑容,眼神里充滿著崇拜之情。

婁葉被上官煙雨這麼一說,當即虎腰一陣,也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把紙扇出來,輕輕扇動了幾下,當真是風流倜儻,瀟洒之極,羨煞旁人呀。

「我婁葉一生最好打抱不平,只要遇見不平之事都要管上一管。兩位姑娘如此天香國色,美麗如天使,怎麼可能會是殺人兇手,定是他們看中了兩位姑娘的美貌,內起禍心,心生惡膽,指使惡奴要強搶,我婁葉遇見這等不公不平之事,豈能不管,豈能不顧,豈能見兩位姑娘於水火之中掙扎而不救。」

婁葉臉色剛開始一副正義凜然的神色,說道後來更是義憤填膺,好像自己就是救民於水火的大俠,而剛才那些人都是小人,而兩女就是被欺負的對象,即弱女子。

上官煙雨和露絲老師對望一眼,均掩面偷笑。兩女俱心想:「此人可真是個好笑人,能把黑的說成白的,把罪犯說成是受害者,就憑這份功夫就能吃得下公家這碗飯。」

婁葉的無恥功夫亦不是白練的,見兩女掩面嬌笑,心中自我陶醉道:「嘿嘿,本公子果然是花叢老手,兩個涉世不深的小姑娘,本公子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這位公子當真是急民之所急,情節高尚,心地善良,若將來為官定是位好官。」露絲老師亦昧著良心贊道。

婁葉風騷的甩了一下額前頭髮,再次輕輕的扇了兩下紙扇,便合起紙扇,拱手道:「在下一見兩位姑娘就感覺一股親切感油然而生,就如遇見自己的親姐姐一般,所以在下有一個不情之請,就是希望兩位姑娘可以讓在下叫兩位姑娘為姐姐。」

婁葉開始獵艷第二步,先叫姐姐,然後再聯絡感情就會方便一點。

實際上,婁葉的歲數比露絲老師還要大上兩歲,但是婁葉卻能放下臉面,叫小於自己的女人為姐姐,可見婁葉此人無恥之極,並且婁葉亦不是無用之人,而且很有心計,只是貪於玩樂,自我墮落而已。

上官煙雨不由得望向露絲老師,見露絲老師點頭,於是就對著婁葉無奈說道:「那好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