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我說你怎麼回事兒啊?今天好好的出去約會,怎麼就吵架了?我聯繫不到你,顧念可著急了,你怎麼還把人氣走了。」楚恬跟上去,在楚昭陽身後說。

這人真是的,好不容易看上一個姑娘,肯談戀愛了,結果又把人給弄哭了。

「你到底想幹嘛啊!」楚恬都替楚昭陽著急。

楚昭陽面無表情的往卧室走,顧念是喜歡他,可也能輕易放開他,這喜歡也太單薄了。

他心裡有刺,過不去。

「哎,哥!你倒是跟我說句話啊!」楚恬拉住楚昭陽的左手臂。

先前就被顧念拉過一次,這次又被楚恬拉,且力道更大,楚昭陽沒忍住,疼得倒抽了一口氣。

「哥,你怎麼了?」楚恬臉色一變,趕緊鬆開了手。

「沒事。」楚昭陽扔下這兩個字,就要進去卧室。

「你等等。」楚恬趕緊攔在他前面,「你哪兒受傷了,我看看。」

「沒有。」

「別懵我,我可是護士!」楚恬目光一轉,就見楚昭陽的左肩好像不是那麼自然,「肩膀受傷了?我看看。」

楚昭陽看她,不做反應。

「你不給我看,我就回去跟爸媽說了!」楚恬威脅道,「說你受傷的事兒,再說說你看上了一個姑娘叫顧念。」

「……」楚昭陽這會兒看這個妹妹真礙眼,「趕緊給我回家去!」

楚恬下巴一樣,雙手抱胸,得意的沖楚昭陽挑眉;「你自己選。」

最終,楚昭陽還是把肩膀上的傷給楚恬看了。

楚恬又檢查了一遍,傷口並沒有再裂開,才放心。

「哥,這次是誰做的?」楚恬擔憂的問,「上次不成功,會不會還……」

「不知道。」楚昭陽微微皺眉,沉吟了會兒,說,「再看看。你不要擔心。」

「怎麼能不擔心。」楚恬鼓起腮幫子,眼珠子一轉,「顧念不知道你受傷的事兒吧?得告訴她啊,這樣她就會心疼你了,肯定立馬就回來了。」

說著,楚恬就拿起手機,要給顧念打電話。

「不準打。」楚昭陽右手奪過楚恬的手機。

—題外話—

老楚傲嬌了,哼~ 哪怕魏寰臉上看似笑容明媚,可依舊掩不住說起這些話時候流露出的陰霾。

姜雲卿雖然有些好奇魏寰以前到底經歷過什麼,才讓她成了如今的模樣,說出這番話來,可是她也沒有去探究她過去的意思,只是淡聲道:

「那我要付出什麼?」

魏寰挑眉看她。

姜雲卿說道:「這世上從來就沒有什麼白得的東西,你、我就算是真有血緣,可十幾年未曾相見,我想公主對我應該也不會有太多的姑侄之情。」

「我對赤邯皇室的事情知道的不多,對你了解更是甚少,可是我卻知道,你以一介女流的身份,在皇室中群狼環伺之下走到今日,讓得所有人都不敢小覷是多不容易的事情。」

「你絕不是那般會因為一點莫須有的血脈親緣,就將皇位拱手讓人的人。」

「你想讓我成為女帝,必定有你的緣由,我不喜歡繞彎子,公主不妨直說,你將女帝之位給我,我需要付出些什麼?」

「亦或者說,公主想要我做什麼?」

魏寰看著姜雲卿清明的神色,哪怕面對女帝這般誘惑的事情時,依舊沒有亂了心神,反而依舊冷靜自持的讓人稱讚。

她不由笑了起來:「姜雲卿,本宮真是越來越喜歡你了。」

「本宮的確是對你有所求,只是眼下還不能告訴你。」

見姜雲卿挑眉,她神色正經了幾分:

「並非本宮不願告訴你,而是本宮所求的事情,你如今做不到。」

「你若真能成了女帝,掌了這赤邯,和你的情人兒一起平了這天下,到時候你才能幫得上本宮。」

姜雲卿皺眉。

魏寰說道:「你放心,本宮不會讓你做什麼違背你本心的事情,更不會讓你和你情人兒將天下給我,本宮要的只是你一個承諾。到時或許會有些冒險,但是本宮相信如果你們真能得了這天下,本宮讓你做的事情對你來說也不是什麼麻煩。」

魏寰微抬著頭看著姜雲卿。

「以一國,換你一諾,如何?」

姜雲卿神色冷淡,看著魏寰說道:「不如何。」

魏寰神情一怔。

姜雲卿面色冷漠道:「我這人從不輕易許諾,更不會許這種連具體事情是什麼都不知道的承諾。」

「公主想要做什麼,可以直接告訴我。」

「我如果覺得我能做到,便答應,做不到,便拒絕。」

魏寰沒想到姜雲卿會這麼說,她原本以為她許以皇位,拿整個赤邯跟姜雲卿交換,她定然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畢竟她和君璟墨若有意天下,拿下赤邯之後能省下他們無數心力,可是她卻沒有想到,姜雲卿居然會直接拒絕。

魏寰驀的就笑了起來:「雲卿,你越是這般說,本宮便越是想要你這個承諾了。」

君子一諾,一言九鼎。

若是隨意應承下來的承諾,怎比得上姜雲卿這種不願輕易許諾的人應下的承諾。

見姜雲卿皺眉看她,魏寰淡聲道:「本宮要你做的事情與你自己也有關,只是如今本宮是真的不能告訴你。」 「哥,你這樣不行的!」楚恬雙手叉腰,決定對楚昭陽來一場戀愛教育,「你是沒談過戀愛,所以沒有經驗。對女孩子就是要哄的。尤其是像你這樣總是悶聲不吭,心裡有再多想法都不說出來,很容易讓人誤會的。有什麼話就是要說清楚,不然誤會越來越大,人徹底走了,你就哭吧!」

楚昭陽淡淡的看她一眼:「你很有經驗?」

「……」楚恬一揚下巴,「我……我的同事和朋友有經驗啊!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啊!」

楚昭陽垂眼看著自己的右手愣神,卻被楚恬毫不客氣的搖晃兩下。

「你到底想怎麼樣啊?這麼好的裝可憐示弱的機會,你可得好好地把握住。」楚恬賊兮兮的壓低了聲音,「你到底想不想讓顧念心疼你啊?」

「……」楚昭陽解開一顆領帶,還真沒見過顧念心疼他的模樣,挺想看看的,「可是她主動喜歡我的,難道還要我上趕著?」

楚恬驚悚了,她這個哥哥到底是從哪兒看出是人家顧念主動喜歡他的?

在她看來,顧念頂多是對楚昭陽有好感,這也源於楚昭陽主動的結果,真不到主動喜歡他的程度啊。

到底是哪兒,讓她哥有了這種錯覺?

「反正你也是喜歡人家的吧?不然也不會帶著傷也要趕緊回來見她。既然如此,誰喜歡誰重要嗎?多讓讓她怎麼了啊!」楚恬白了他一眼。

楚昭陽:「……」

那他要不要再給顧念一次機會?

看她走的時候那麼傷心的樣子,一定是極喜歡他的。

如果讓她知道他受傷,肯定心疼壞了,火急火燎的跑來。

但……他卻始終忘不了她鬆開手,連一眼都沒有往他這裡看時的樣子。

楚昭陽的心沉了沉,看了楚恬一眼,癱著臉將手機塞給她,然後把她拽到門外,自己進卧室順便關上了門。

楚恬:「……」

這什麼意思?到底要不要她告訴顧念啊?

因肩膀受傷,不能洗澡,楚昭陽只能拿毛巾浸濕了溫水給自己擦身,又迅速地洗了把臉,這才回床.上休息。

他滑開手機,手機靜悄悄的,也沒人來電話。

通話記錄里顯示著兩個小時前,顧念來的25通未接來電。

真是的,才打了這麼幾通就不打了,有沒有點兒誠意?

楚昭陽氣哼哼的想,她要是再堅持堅持,他在第26通也就接了。

把手機鎖屏,扔到一旁。

楚恬應該已經告訴顧念他受傷的事情了吧?

應該吧……

楚恬……應該懂他的意思吧?

楚昭陽有點兒擔心。

結果一個小時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現在已經是三點鐘,顧念都沒來過電話。

楚昭陽氣哼哼的想給顧念打個電話,可看看時間,還是算了。

楚昭陽撓了撓頭,楚恬到底跟沒跟顧念說他受傷的事兒!

心裡存著事兒,不弄清楚了,楚昭陽就睡不著覺。

翻身下床,趿著拖鞋就蹬蹬蹬的跑到了楚恬睡的客房外,「咚咚咚」的敲起了門。 「不過如果你不願意輕易許諾的話,那我們不妨換個條件。」

姜雲卿微眯著眼:「什麼條件?」

「自然是你願意接受的。」

魏寰抬眼看她:

「你只需要答應本宮,等你和君璟墨拿了這天下之後,儘力去替本宮做我想要你做的事情。」

「如果到時候你覺得真的事不可為,或者你覺得本宮今日為你所做的這些,不值得將來本宮讓你為我做的事情,那這約定便直接作廢。」

「你可以當做你從未答應過本宮什麼,而這赤邯就當做本宮這個姑姑送給你的嫁妝,如何?」

姜雲卿聞言瞳孔微睜。

魏寰這話的意思如果她沒有理解錯的話,她依舊是想要用赤邯換她一個承諾,只是這承諾不必她一定要履行。

她可以答應下來,等到將來天下大定之後,她再決定要不要去完成這個承諾。

而魏寰的話給她留了太多反悔的空間,只要她不願意,她大可以直接將今日這承諾拋之腦後,還不必承擔任何負累,甚至於魏寰都沒有任何理由來指責她背棄承諾。

姜雲卿低聲道:「公主所求,到底是什麼?」

魏寰輕笑道:「本宮方才已經說了,本宮現在不能告訴你,告訴你之後對你也沒有半分好處,甚至會給你招來麻煩。」

「你只需要回答本宮,願意,還是不願意。」

「只要你答應,這赤邯將來便是你的,隨你折騰,無論你想送給你的情人兒,還是留著做你自己的底氣,跟你情人兒分庭抗禮,都隨你自己。」

姜雲卿看她:「那如果我不答應呢?」

「不答應?」

魏寰挑挑眉,面色明明帶嫵媚笑容,可嘴裡吐出的話卻是無情。

「那就怪不得本宮了。」

「這赤邯本宮不願意留給旁人,你若不想要,那本宮便自己來做這女帝,只是本宮不願屈居人下,將來你那情人兒若是想要天下,本宮少不得傾國之力阻撓他。」

「本宮不擅帶兵打仗,也不擅長沙場征戰,可是搗亂本宮決計是個中翹楚。」

「這赤邯於本宮而言沒有半點值得稀罕的地方,想來到時候雖然爭不過你家情人兒,但是讓他晚十年得天下還是可以的,說不得運氣好,還能讓本宮嘗嘗一統天下的滋味。」

姜雲卿默了默,總覺得魏寰這話任性至極,甚至讓她生出一股無語的感覺來。

說是威脅,卻像是玩笑。

可若說是玩笑的話,她卻又莫名覺得,如果她真的不答應下來,魏寰當真會說到做到,拿整個赤邯去給他們添堵。

魏寰見她有些無語的模樣,笑得開心:

「你也不用急著答覆本宮,本宮瞧著你暫時是不想離開赤邯的,不如在本宮府中住下,等你有了答案,再告訴本宮如何?」

姜雲卿想了想:「我以什麼名義住下?」

魏寰笑得妖嬈:「本宮新尋來的面首如何?」

姜雲卿:「……」

「哈哈。」

姜雲卿的模樣逗得魏寰大笑出聲,她笑得開心道:「行了,逗你玩的。」 在客廳睡的正香的咖喱聽到聲音,原本正仰著睡,一扭腰,屁.股一抬,翻了個身,甩了兩下渾身的毛,迷迷瞪瞪的循聲走了過來。

見楚昭陽火急火燎的敲門,咖喱還當是出了什麼大事兒,忙熱心的幫著楚昭陽嚎了起來。

「咔嚓。」

門開了,楚恬惱火的看著站在門外的一人一狗,起床氣眼中:「大半夜的,你們幹什麼呢!」

楚昭陽看了眼有氣無力的靠在門框上打瞌睡的楚恬,問:「手機呢?」

「什麼東西?」楚恬困得睜不開眼了,直打呵欠,「哥,有什麼事兒明天說啊,我明天還要一早起來去醫院呢。」

說完,就要回去,結果楚昭陽跟她一起進了屋。

「哥你幹嘛啊!」楚恬氣的跳腳,「我現在可年紀大了,你可不能隨便進我屋,尤其是大半夜的!」

「……」楚昭陽看白痴一樣的看了她一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