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我這是一門白階頂級刀法,七叔有興趣,我可以把秘籍給你看看。」唐玄道。

「白階頂級刀法!」唐威倒抽一口冷氣,四周聽到的唐家子弟們也發出驚呼聲。

唐家流傳下來的刀法差不多都是軍中戰技,很多唐家子弟修鍊的是不入階的刀法,即使唐威修鍊的也只是一門白階低級刀法,只不過偏重戰場殺傷力,和白階頂級刀法差太遠了。

「這個……算了,給我我也領悟不了。」唐威苦笑道。

唐玄想到自己空冥戒里還放著很多本用不上的秘籍,都是他以前做任務或者擊殺其他武者得到的,秘籍品級太低他用不上,但對唐家來說,這些秘籍說不定很有用。

他也不遮掩,從空冥戒里取出那些秘籍,細數下來足有一二十本。

無論功法,輕功還是武技都有。

唐玄道:「七叔,英姑姑,你們把這些秘籍拿去,有誰適合的就讓他們練好了。」

「這麼多秘籍?」兩人都驚道。

「恩,都是我做宗門任務時弄到的,我放著也沒用,你們拿去吧。」

兩人接過那些秘籍看起來。

「都是入階的秘籍,還有白階中級秘籍,天,有了這麼多秘籍,我們唐家的實力要飛躍一個層次了。」唐威和唐英激動的臉色通紅。

當天晚上,唐家的高層就匯聚起來。

唐玄拿出來的這些秘籍,對唐玄來說不算什麼,但在唐家高層眼裡,這些秘籍就是唐家騰飛的基礎,他們將這些秘籍分門歸類,制定出一個詳細的計劃,來傳授這些秘籍。

對唐玄而言這不過是一個小插曲,他依然每曰都去練武場修鍊金烏刀法后三招。

偶爾他也指點一下唐家中那些練刀的武者。

就在唐玄不斷修鍊的時候,安羅國的使者團抵達了天寧城。

皇宮中,安羅國元帥曹方帶著使者團眾人等候在一座大殿中。

「媽的,這天寧國皇帝老兒,竟然讓我們在這裡等這麼久?」典豹喝了幾杯茶后,沒有看到雲瀾出現,憤憤的將茶杯捏碎。

「典豹,不要生事!」曹方瞪了他一眼。

「好,好,曹老大,你說了算。」典豹憋悶的坐回去。

又過了好一會,門口的侍衛喊道:「皇帝陛下駕到。」

(我德兇殘,無法直視!)(未完待續。) 唐玄正在庭院里打坐**,暖月走進來輕聲道:「少爺,老爺說皇宮裡有人來了,請你過去。.」

唐玄睜開眼睛,點點頭:「好的。」

他起身走到唐家會客廳,唐重和一個穿著白羽盔甲的青年在那裡說話。

「玄兒。」唐重見他進來,招手道:「過來。」

「父親,什麼事?」唐玄走過去。

「是陛下請我們進宮去,安羅國使者團來了,這位是陛**旁的侍衛黃天,有什麼你問他吧。」

「唐玄大人。」白羽侍衛連忙行禮道,對這個年少就已經成為天寧國傳奇的人物他不敢怠慢。

「不用叫我大人。」唐玄道:「黃侍衛,安羅國使者團來了誰?」

「來的是安羅國的鎮國元帥曹方,還有兩個十一重境的強者,四個十重境強者……」黃天一一道。

唐玄的眉頭皺起。


雖然只是一個使者團,實力卻已經遠遠超出天寧國的高端武力,安羅國這是在展現他們的強大武力啊。

「走,我們先進宮,看看這安羅國使者團打的什麼主意。」

唐玄,唐重和黃天一道往皇宮趕去。

唐家離皇城並不算遠,沒過多久,唐玄抵達皇宮,在黃天的帶領下,唐玄等人走進一座大殿。

雲瀾正在裡面,在他的對面,是一群穿著黑紅色類似制服的人,身上氣息個個極為雄渾,全部在七重境以上。

尤其是為首的一個中年,腰背挺直如槍,氣息如淵,深不可測。

「唐愛卿,賢侄,你們來了。」雲瀾起身。

「陛下。」在外人面前,唐重和唐玄都行禮道。

「我為你們介紹下,這位是安羅國的元帥曹方大人,他今次帶領安羅國使團造訪我們天寧國。」雲瀾道。

「曹大人,久仰了!」唐重拱手道。

「你就是天寧國不敗元帥唐重大人吧,曹某早就聽說過你的大名了。」曹方站起來,露出一絲笑容。

「不敢當,我那點水平,豈敢在曹大人面前稱不敗!」唐重道:「玄兒,你也來見過曹大人。」

唐玄上前兩步,朗聲道:「曹大人。」

曹方的目光落在唐玄身上,微微一縮,以曹方的實力,目光是何等老辣,豈能看不出唐玄身上引而不發的氣勢,對方的境界或許不高,是七重境,但那種氣勢不是普通七重境武者可比的。

聯想到那些消息,連十重境武者都死在此子手上,簡直不可思議,曹方知道此人才是這次天寧國之行的關鍵,即使是天寧國皇帝在曹方眼裡也不過是可以任人宰割的對象,唐玄就不同了。

「你就是唐玄,曹某在安羅國已經聽過小兄弟你的大名了,今曰一見,果然不同凡響。」曹方道。

「曹大人謬讚了。」唐玄淡然道。

即使是面對十二重境的強者,唐玄依然很淡然。

這種態度落在曹方眼裡,就變得更耐人尋味,雙方在寒暄了幾句后。

曹方決定先挑明來意。

「陛下,其實這次皇帝陛下派我來,是有一事相商,我國的羅峰皇子被貴國扣押了,皇帝陛下聽到這個消息后,知道羅峰皇子做了一些對不起貴國的事,大為震怒,所以特地派遣我作為使者向貴國賠禮道歉,並且奉上一份厚禮,希望陛下看在我們兩國交好的面子上,釋放羅峰殿下,皇帝陛下保證曰後會嚴加看管羅峰殿下,絕對不會再做出對不起天寧國的事。」

唐重父子坐在雲瀾旁邊。

聽到曹方的話后,雲瀾目光和唐重父子一碰,隱現憂慮。

來了!

曹方等人為羅峰而來,可是羅峰現在已經變成了白痴,雖然消息封鎖住了,但是一旦交出羅峰,此事必然被安羅國皇帝知道,紙包不住火,到時候安羅國一個堂堂皇子被廢,以手段鐵腕殘暴著稱的安羅國皇帝羅雄的反應不用猜就能想到。

安羅國的整體實力,絕對不是十二重境強者能抗下的。

即使再多幾個楊林那樣的強者也不行。

唐玄明白這點,不過在和斯掌柜碰過面后,他已經有了注意,給雲瀾一個放心的眼神后。

唐玄站起身,目光直視著曹方,沉聲道:「曹大人,不知道你是否了解貴國皇子在我們天寧國所做的事?」

「這……願聞其詳!」曹方目光一閃,其實羅峰做過什麼,他沒有詳細了解,兩國之間沒什麼是不能妥協的,唐玄這句話問出來,他就隱約覺得不妙。

「貴國皇子羅峰犯下的可不是一句道歉就能帶過去的事,」唐玄走出位置,義憤填膺,慷慨激昂的道:「羅峰堂堂一個八品王國的皇子,出使我們天寧國,我們天寧國上下,以誠相待,無不給他最好的招待,別人都說投之以桑榆,報之以桃李,但是,你們的羅峰皇子,是怎麼回報我們的,勾結我們天寧國的宰相和大臣,誣陷我父親謀逆,牽連數十位朝廷重臣下獄,尤其不可恕的是,他還派遣巫師給我們皇帝陛下下蠱,控制陛下的神智,將我們的雲夢公主賜婚給他,若不是我們天寧國上下眾志一心,破壞掉他的計劃,我們的陛下就要成為他手裡的傀儡,我們天寧國億萬百姓也會成為被他奴役的工具,你說,這等毀家滅國的滔天罪孽,是一句道歉能夠解決的嗎?」

曹方臉色略顯難堪。

他之前對羅峰的所作所為只是有所猜測,只是也沒有料到事情會嚴重到這地步,其他還好說,唯有那一條,給天寧國皇帝下蠱,控制對方為傀儡,這恐怕對任何一個掌握國之重器的皇帝來說,是比謀殺更為不可忍受的事。

而這一切,被唐玄當面**裸的揭露出來,也是曹方難以下台的。

從唐玄的態度他就看出來,這件事明顯無法善了了。

難道對方真的有所依仗,連安羅國堂堂一個八品王國的面子都不賣。


就在曹方心中苦思回應的時候。

一個粗狂的聲音猛的響起:「那你還想咋的?」

曹方左手邊的典豹站起來,氣勢狂放,身為八品帝國的大將軍,典豹不會把處於九品末流的天寧國放在眼裡,即使唐玄是天才又怎樣,天才和強者不能等同,沒有成為強者的天才就只是天才,夭折在半路的天才不計其數。

說句難聽的,真要動起手來,就憑他們使者團的這些人就能把天寧國皇宮的人殺絕了,再衝出天寧城去。

「我們安羅國禮物也送來了,道歉也道歉了,面子給足你們了,別**給臉不要臉,你們還想要咋樣?惹急了我們安羅國,下次來的就不是使者團,是百萬大軍!」典豹喝道。

「放肆!」

轟!唐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那堅硬的玉石桌子直接四分五裂。


一股狂暴的刀勢凝聚起來,唐玄的目光無比的鋒利,直視著典豹。

「你這是威脅我們?若是這樣,就沒什麼可談的了,咱們戰場上見!」

唐玄的刀意何等可怖,雖然他境界不如典豹,但是他已經掌握了刀意雛形,在意境上別說典豹,連曹方都差一點。

在唐玄的目光下,典豹有種靈魂被切割毀滅的可怖感受。

當然他是安羅國大將,出生入死,沙場上不知道斬殺多少敵人,意志頑強,比羅峰那廢物強多了,不會當場在唐玄的目光中失態,饒是如此,典豹這個十一重境強者的氣勢也完全被壓制。

曹方同樣有些心驚。

他和典豹這個大老粗不同,身為元帥,不是光靠武力就能達到這個高位的,考慮的更加全面。

唐玄已經比想象的還令他吃驚,更別說對方背後還有萬寶閣的影子。

在沒有清楚情況前,冒然是撕破臉皮,這不是他這個使者團的本意。

「混賬!」曹方一巴掌抽在典豹的臉上,直接把他的臉抽腫了:「誰讓你插話了,還不快向唐玄閣下道歉!」

曹方在安羅**方的地位就如同唐重在天寧國的地位一樣,他暴怒的話,典豹這樣的大將也噤若寒蟬,低著頭,支吾道:「我錯了,我不該插話。」

「下次再犯,決不輕饒。」曹方喝道。

「唐玄閣下,是我管教屬下不嚴,他一直在軍隊里混,沒什麼教養,胡說八道,你不要往心裡去。」曹方姿態更加軟一些。

唐玄似乎余怒未消。

深吸了幾口氣道:「曹元帥,我們天寧國雖然實力卑微,不如你們安羅國,但國家再小,也有我們的尊嚴,我們天寧國億萬百姓同是此理,若貴國認為可以以勢壓人,那你們就挑錯對象了,在這裡,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們不希望發生戰爭,但也絕對不會畏懼戰爭,當貴國皇子在天寧國做出如此人神共憤的事情后,我們早就做好了一切準備,哪怕發生戰爭,哪怕戰到最後一兵一卒,也決不妥協!」

曹方眉頭微蹙。

唐玄的態度之強硬讓他很棘手,同時也有些摸不準對手的底牌。

所謂戰到最後一兵一卒的場面話聽聽也就算了。

如果天寧國真的毫無依仗,他不信對方皇帝會蠢得不惜一切為了所謂的「尊嚴」就讓一個王國葬送。(未完待續。) 「此事是我們安羅國有錯在先,羅峰皇子犯下罪過,也理應受到懲罰,不過我們安羅國皇帝陛下最喜歡這個兒子,作為一個父親,很多時候是沒有道理可言,所以羅峰皇子我們必須得送回安羅國,這是底線,其他條件你們可以提,在我的權責範圍內我都可以答應,即使我擔不下來我也會報給陛下,讓他定奪。.」曹方沉聲道。

曹方說出這番話,已經是在向天寧國低頭了,大局為重,只要把羅峰先換回來,任何條件都能考慮。

至於將來兩國會不會發生戰爭,那都要等查清楚萬寶閣和天寧國的關係再說。

唐玄道:「稍等片刻,容我和陛下他們商議。」

在唐玄的眼神示意下,雲瀾和唐重起身,走到了隔壁一間密閉房間。

封鎖住房門后,確定安羅國使者團的人無法聽到裡面的聲音。


雲瀾的神色從強裝的鎮定一下子顯露出真正的情緒,他的後背已經全部濕透了,剛才唐玄的強硬讓他這個皇**心驚肉跳,但當時他不可能阻止唐玄,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若是讓曹方等人看出他們的外強中乾才是壞了大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