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你們,竟然,敢,滅掉,我們!」地玄宗的強者一聽,直接慌了,這段時間玄域本就緊張,陌塵帶著這麼多強者出現,讓這些地玄宗的強者頓時驚慌失措,開始朝著遠處逃竄。

「上,全部殺光,不留活口。」陌塵冷冷的說道。對於陌塵來說,屠殺地玄宗,雖然有些殘忍,但是當初地玄宗屠殺天玄宗的時候,也是不留活口啊,而且陌塵答應過王福等人,幫他們滅掉地玄宗。

「殺啊。」陌塵身後的魔獸們一個個沖了出去,直接展開了殺戮,而陌塵,則在地玄宗之中尋找著陳猋的蹤跡,陌塵想要帶著陳猋的人頭給王福幾人當做禮物,當初就是陳猋帶著地玄宗強者滅掉天玄宗的啊。

半天找不到陳猋,陌塵冷哼一聲,空間之力發動,一個閃身就來到一個三級神身邊,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強大的氣勢一瞬間爆發,頓時,這三級神驚恐的發現,自己的身體,被一股強大的空間之力給封印住了。

「說,陳猋在哪裡?」陌塵冷冷的問道。

「我,我不知道。」這三級神身體竟然瑟瑟發抖了起來,看著陌塵,驚恐萬分,在陌塵手中,他是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啊。

「不說是吧!」說著,陌塵爪子他的肩膀,一用力,頓時,骨骼破碎的咔咔聲響起,這三級神,疼的嗷嗷直叫,臉色刷的一下子就變得蒼白了起來,開玩笑,這只是一般的神級強者,意志力根本不堅定,又怎麼能夠吃得了這種苦頭呢?

「說不說,要是不說,我把你另外一隻手也給捏碎。」陌塵冷冷的說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宗主他一直都在宗門大殿之中,可是你們來到之前,他好像去後山了啊,後山那麼大,我真不知道他去哪裡了。」這三級神驚恐的說道。

「後山?」陌塵冷哼一聲,將他直接扔在了地上,說道:「躺在地上裝死,或許能夠救你自己。」說完,陌塵直接朝著地玄宗後山而去。

正如地玄宗的強者所說,這地玄宗的後山很大,大到陌塵需要花費很久才能飛過一遍,在後山之後,有著一些魔獸,當然,修為並不高,一隻達到九階神級的都沒有。

「額?在哪!」突然,陌塵在一個山峰之上,感受到了幾股強大的氣息,其中三股都已經達到二級神境界,一個三級中期,顯然,就是陳猋啊。

陌塵直接飛到了山峰之上,頓時,陌塵臉色一變,這山峰之上的四人,陳猋赫然就在其中,但是,這四人的臉色,都顯出了一絲灰氣,顯然,他們身上有著死氣。

這些死氣,竟然與死海之中的死氣一模一樣啊,陌塵怎麼能不驚訝呢,當初力量始祖神告訴陌塵,死獸雖然死了,但是靈魂還有可能在星際之中的某個角落寄生。

「哼,小子,你是何人?」看到陌塵,陳猋四人都有些驚訝,畢竟陌塵身上二級巔峰的神級氣息,讓他們臉色大變。

「我是何人?我當然是來滅掉你們的人。」說著,陌塵二話不說,直接出手,雙拳齊出,朝著山峰之上的四人轟出了雙拳,頓時,強悍的氣勢一瞬間爆發,凝重的氣息,讓四人根本躲無可躲,開玩笑,進入到了二級巔峰之後,陌塵的力量恐怖至極,就算不動用泰坦王之力,陌塵也有把握與一級神強者抗衡啊。

「該死,這人是神界的么?怎麼這麼強大!」最近神界的強者在大陸之上到處屠殺,顯然,他們是把陌塵當做神界的人了啊,陌塵的實力,也絕對能夠與那些神界來的人相比啊。

「轟隆隆!」陌塵雙拳下去,頓時,四人都被轟飛了出去,山峰都被陌塵的雙拳轟倒塌了,四人之中,除了陳猋之外,其他三個,都是老頭,顯然,他們都是壽命不多之人啊。

四人被陌塵直接轟飛了出去的,一個個臉色凝重的看著陌塵,陳猋說道:「小子,我們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何要滅掉我們。」

「無冤無仇就不能滅掉你們了嗎?天玄宗與你們有仇?你們不是也將他們給滅掉了么?」陌塵冷冷的說道,看著四人說道。

「你,原來你是王福那幾個傢伙找來的幫手,我就說,我地玄宗在玄域之中,還沒有敵手,看來,王福他們是去了神界用他們的收藏請你們來的吧,說吧,他們給了你們多少,我地玄宗,翻倍給你們。」陳猋笑眯眯的說道。

「你說的對,我們是王福的朋友,但是,金錢並不是萬能的,去死吧!」陌塵一個閃身沖了出去,只聽見碰的一聲,頓時,王福身邊的老頭直接被陌塵一拳轟穿了胸膛,陌塵冷哼一聲,神力湧入,直接絞碎了他的靈魂,緊接著,陌塵利益自己奇快的速度,將另外兩人也給擊殺了,最後只剩下恐懼的陳猋。

原本陳猋以為請出地玄宗最強強大的三個老祖,就能夠護住他的安全,可是三個老祖在陌塵面前,一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啊,直接被陌塵給秒殺了,現在的陳猋,臉色難看,面如死灰。

這時,陌塵發現,這死去的三人,身上躥出一絲灰色的死氣,附著在三人身上,開始吞噬著他們的身體。 「嗯,吞噬能力,這死氣,竟然完全和死海之中的一模一樣!」陌塵驚訝的看著死氣在不斷的吞噬著地玄宗三個老祖的屍體,每吞噬一點,這死氣就壯大一分啊。

「說,你們身上的死氣到底是怎麼回事?」陌塵看著瑟瑟發抖的陳猋問道。

「啊,這死氣,是,是我們在一處密地之中得到的,可以讓我們擁有吞噬的能力,能夠吞噬所有能力,加快我們的修鍊速度。」陳猋結結巴巴的說道。

「吞噬能力,哼,告訴我那個密地在什麼地方,我可以饒了你的狗命。」陌塵冷漠的說道,與天玄宗的仇恨相比,死獸更加重要啊,要是能夠從陳猋口中問出關於死獸的消息的話,陌塵大可以廢掉陳猋的修為啊。

「啊,那,密地,在,在海域之上的一個小島,具體位置我也說不清楚,大概在距離海燕七百多里的一個小島,那個小島很隱秘,要是沒有我的帶領的話,根本找不到。」陳猋說道。

「好,很好,我不會殺你,我會滅掉你們地玄宗,然後你帶著我去,找到那個小島,我就放了你,現在,你得跟我走。」說著,陌塵空間之力爆發,封印住了陳猋的體內的靜脈,提著陳猋,朝著地玄宗大殿飛去。

一路上,陳猋竟然露出了神秘的笑容,心中暗想:小子,你把我看的太簡單了,到了小島上,哼哼,以主人通天的能力,定能把你吞噬,你修為這麼強,到時候主人吞噬了你,定然修為大漲,到時候主人一高興,說不定就能夠幫我提升修為了,哼哼。想著,陳猋露出了狡猾的笑容。

短短五個小時,在魔獸們的屠殺之下,地玄宗一個活口都沒有留下,屍體到處躺的都是,整個宗門,都被血液給染紅了啊,場面極度殘忍。

「主人,人物完成,請指示!」這時,深海魔鯊跑到陌塵面前邀功。

「嗯,你們乾的很好,待會我會讓這傢伙帶我去他們地玄宗的寶庫,裡面的天才地寶,全部歸你們。」陌塵淡淡的說道,滅掉一個宗門,陌塵可不會放過他們的收藏啊。

「陳猋,想活命的話,就把你們地玄宗的收藏交出來,否則,我現在就廢掉你的四肢,哦不,應該是五肢。」說著,陌塵的目光落在了陳猋的褲襠之上,露出邪惡的笑容。

「啊,別,別廢我,我帶你去,就在大殿地下。」說著,在陳猋的帶領之下,陌塵和深海魔鯊直接進入到了大殿底下,這地玄宗的收藏,可別天玄宗豐厚得多,不說晶石,光是天才地寶,就裝了整整三倉庫的儲物袋啊,這可把深海魔鯊給樂壞了,對於他們魔獸來說,只有吃天才地寶,才能夠快速提升修為啊。

剛剛收拾完地玄宗的收藏,頓時,地面隆隆作響,陌塵臉色一邊,因為,一股讓陌塵即熟悉,又驚訝的氣勢出現了。

「哼,是他,既然來了,那麼,在這玄域之中,你我都是二級巔峰的實力,這次,應該討一些利息回來了。」說著,陌塵露出了自信的微笑,走了出去,深海魔鯊壓著陳猋,緊跟其後。

地面之上,只見弒神尊者一拳轟飛了雄鷹,掃視所有人一眼,眼中微微閃過一絲驚訝,說道:「爾等都是魔獸之軀,竟然膽敢屠殺人類,今日我就將你們全部滅掉,哼。」說著,弒神尊者大喝一聲,朝著雄鷹沖了上來。

雄鷹見狀,臉色大變,以他十一階巔峰,比肩二級巔峰的神級強者的修為,在弒神尊者面前,竟然毫無還手之力,開玩笑,這弒神尊者可是一級巔峰的頂級強者,在玄域之中修為雖然受到了壓制,但是,一級巔峰的修為那可是實實在在的啊。

「大家快閃開。」在如此密集的人群之下,這弒神尊者一拳下來,周圍的人必定受到波及啊,雄鷹可不傻,利用自己的速度,趕忙朝著側面閃開,自己不敵,雄鷹這是在爭取時間啊,等待陌塵回來。

「碰。」弒神尊者一拳轟出,竟然撲了個空,一級巔峰的神級強者的尊嚴,頓時受到了打擊,修為越高,就越愛面子啊。

「該死,你們這般孽畜,真的是找死!」弒神尊者勃然大怒,翻轉身體,朝著半空之中的雄鷹沖了上去,頓時,強大的氣勢爆發而出,直接鎖定住了雄鷹。

「該死,這氣勢,好強大,身體竟然無法移動了,這氣勢,這傢伙,是神界的強者,一級神強者!」原本雄鷹認為弒神尊者是地玄宗的強者,現在雄鷹才知道,弒神尊者根本不是地玄宗的人啊,只有神界的人,才能夠擁有如此強大的氣勢啊,能夠讓他動彈不得,也只有一級神強者才能夠做到啊。

「嗎的!」雄鷹極力掙扎,可是根本無法掙脫弒神尊者那強大氣勢的鎖定啊,眼看弒神尊者的就要來到自己面前,雄鷹絕望的閉上了雙眼。

就在這關鍵時刻,陌塵一個閃身就擋在了雄鷹面前,身上氣勢宛如火山一般噴發而出,只見陌塵身體之上,突然金光爆射,陌塵不敢怠慢,直接開啟了不滅金身。

「碰。」弒神尊者的拳頭,直接轟在了陌塵的手掌之上,弒神尊者愣住了,看著突然出現的青年,眉頭一皺,剛剛那一拳,弒神尊者宛如轟擊在一塊穩如磐石的花崗岩之上,根本無法撼動陌塵啊,當然,也只是在力量之上無法撼動陌塵而已。

「不滅金身!」看到陌塵身上的不滅金身,弒神尊者臉色大變,上一次見到不滅金身的時候,還是在三十年之前的陌塵身上啊,現在陌塵改變了容貌,弒神尊者雖然認出了不滅金身,但是卻沒有認出陌塵來,畢竟三十年過去了啊。

「哼,想不到弒神尊者還記得我的不滅金身!」說著,陌塵臉部肌肉扭動,露出了陌塵本來的樣子。

「是你!」看到陌塵的樣子,弒神尊者臉色沉了下來,突然笑了起來,繼續說道:「哈哈哈哈,小子,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竟然在這小小的玄域之中遇到了你,哼哼,在這裡,我就不行易天那傢伙還能夠護住你不成?」弒神尊者笑眯眯的看著陌塵。 弒神尊者雖然知道陌塵是神界執法者,但是有著神界委員會這座大山,他根本不懼怕神界執法者機構啊,而且,當初救了陌塵之後,易天好像就進入了閉關之中,顯然,易天是為了尋求進入一級神的境界啊,易天不在,弒神尊者只要幹掉陌塵,就能夠得到陌塵手中獸神珠了啊。

「哦,難道我陌塵,就只會尋求別人的庇護么?弒神尊者,在這玄域之中,你只能發揮出二級巔峰的實力而已,我陌塵,何懼之有。」說著,陌塵身上,強大的氣勢一瞬間爆發,二級巔峰的氣息,朝著四面八方蔓延,周圍的魔獸,紛紛歡呼起來,歡呼的同時,他們開始朝著遠處推開。

「主人,小心。」說著,雄鷹也退開了,開玩笑,這種級別的對抗,這些魔獸根本插不上手啊。

「前輩,救救我,我願意用我們地玄宗的全部收藏作為報答!」這時,陳猋見狀,趕忙朝著弒神尊者大聲喊道。

「啪。」深海魔鯊一巴掌就甩在了陳猋的臉上,一個紅色的巴掌印都打出來了,陳猋的半邊臉都打腫了起來。

「小子,給我老實點。」說著,深海魔鯊提著陳猋也遠遠的退開了。

「二級巔峰,小子,想不到短短的三十年功夫,你的修為竟然提升的如此之快,二級巔峰,恐怕在神界數十萬年的歷史長河之中,你提升修為的速度,還是第一人吧。」說著,弒神尊者露出了驚訝的神色,雖然驚訝,但他一點都不懼怕,就算只能夠發揮出二級巔峰的實力,但是,弒神尊者活了數萬年了,怎麼會怕陌塵呢?

「哼,你想不到的事情還躲著你,來吧,三十年前在你手中受到的恥辱,今日,我會討回來。」說著,陌塵主動進攻,強大的氣勢,宛如天幕降下一般,壓向了弒神尊者。

弒神尊者臉色一變,朝著陌塵迎了上去,到了這個境界,往往一秒鐘的時間,就能夠決定生死,施展戰技,需要時間啊,因此,到了神級境界以後,戰技雖然很強強大,但是,生死對決,往往都是一瞬間的事情而已,力量,與速度,以及冷靜的大腦,才是制勝的關鍵啊。

「碰。」對於自己的力量,弒神尊者還是很自信的,但是當他的拳頭與陌塵的拳頭碰撞在一起的時候,弒神尊者才知道,自己的力量在陌塵面前,就好像雞蛋砸石頭啊。

碰的一聲,弒神尊者就被陌塵給擊飛了出去,在半空之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看似陌塵將其擊飛,但是,弒神尊者一級巔峰的修為,陌塵力量雖然,但根本傷不到弒神尊者啊。

穩住身體之後,弒神尊者看著陌塵,臉色沉著,冷冷的說道:「小子,想不到你力量這麼強,不過,光憑力量,是無法打敗我的,你終究還只是一個二級修為的神而已。」說著,弒神尊者召喚出自己的本命神器大刀,頓時,灰色的刀身之上,灰色的氣流流轉。

與死獸的吞噬之力不同,這弒神尊者的吞噬之力並沒有邪惡的氣息,相反,弒神尊者的吞噬之力更偏向於正統而已。

「哼!」說著,陌塵直接召喚出獸神珠,在弒神尊者面前,陌塵根本不需要隱藏身份。

「小子,去死吧!」看到陌塵拿出獸神珠的那一刻,弒神尊者突然暴起,朝著陌塵,一刀砍下,一片灰色的刀芒,劃破長空,朝著陌塵一斬而下。

陌塵見狀,臉色大變,弒神尊者本就是一級巔峰的強大神級強者,實力雖然受到限制,但是這氣勢,根本無法限制啊,一級巔峰的氣勢,直接籠罩了陌塵,陌塵只覺得自己身上壓著一座龐大的山峰一般,但是,陌塵絲毫不懼。

「哼。」冷哼一聲,陌塵雙手舉起獸神珠,獸神訣瘋狂的轉運起來,頓時,獸神珠之上,爆發粗一陣強盛的金色光彩,陌塵整個人,都被金色的光芒包裹住了,宛如一顆金色的太陽,緩緩升起,朝著弒神尊者的那一片灰色區域撞擊了上去。

「轟隆隆!」金色與灰色的撞擊,純力量與吞噬之力的碰撞,宛如火星撞地球,那氣勢,驚天動地,方圓幾百里之力,地面震動,陌塵和弒神尊者碰撞的腳下,大地龜裂。

「呼,主人好強,竟然能夠抗衡神界的一級神強者!呼。」看著碰撞,雄鷹一眾魔獸紛紛倒吸一口涼氣,遠遠的看著那金色和灰色在半空之中僵持著,他們一個個眼中都充滿了震撼。

整個地玄宗上空,都被灰色和金色佔據,對於神器的碰撞,獸神珠,極品上等神奇,而弒神尊者的大刀,中等極品神器,神器相差一個大檔次,但是,陌塵的修為與弒神尊者的修為,也相差一個大等級啊,此消彼長之下,雙方竟然誰也奈何不了誰。

「這小子的獸神珠威力強大,遠超我的大刀,但是,他的修為不如我,只要僵持下去,這小子必定無法維獸神珠。」弒神尊者淡淡自語,加大了神級的輸出,朝著陌塵一點一點壓了過去。

「不好,主人好像處於被動了,該死!」這時,陌塵的金色被灰色一點一點的壓了回來,周圍的魔獸們緊張了起來。

「慌什麼,相信主人。」這時,深海魔鯊鎮定的說道,開玩笑,整個死海都能夠吞噬的人,還怕這一個小小的人類?至少深海魔鯊是這樣想的。

「該死!不愧是一級巔峰的神級強者,不論是修為還是氣勢,都遠在我之上。」陌塵也很是吃驚,雖然受到了玄域規則限制,但是,這持久比拼,就顯示出了修為的差距啊,獸神珠雖然比弒神尊者的本命大刀強大,但是,根本不是一件神器就能夠彌補修為的差距的啊。

「哼,泰坦王之力!」看著自己一點一點被頂了回來,陌塵只得爆發出泰坦王之力這個神級戰技輔助自身,頓時,一層紅色的氣浪噴涌而出,泰坦王之力全力爆發,在強大的力量的推力之下,陌塵又一點一點的把弒神尊者給頂了回去。 「小子,你這是在逞強,我就不信,你二級巔峰的修為,還能夠與我僵持下去?」弒神尊者不屑的看著陌塵說道,是啊,二級巔峰的修為,根本無法與他僵持下去啊。

「哼,能不能僵持,試過就知道了。」陌塵冷哼一聲,說道,確實,陌塵自己都知道,長時間僵持下去的話,對自己一點好處都沒有啊,但是現在陌塵也沒有辦法,若是滿然撤開的話,必定會被弒神尊者的吞噬之力給吞噬啊,陌塵雖然不懼怕弒神尊者的吞噬之力,但是,如果深陷其中的話,陌塵也不會好受啊。

兩人繼續僵持著,大地不斷的龜裂著,周圍的空間,都變得凝重了起來,在兩人碰撞的地方,可以看見一塊快黑色的區域,那是空間塌陷的象徵啊。

「嗯?不好,這可是中等位面,空間都塌陷了,該死,在這樣下去的話,必定會出現空間黑洞!」看到那一片黑色的空間,弒神尊者臉色大變。

空間黑洞一旦出現,根本無法阻止,黑洞可以一點一點的吞噬位面啊,甚至是整個位面,只是時間問題而已,一旦他們因為僵持導致空間不斷的塌陷的話,嚴重的話,就會形成空間黑洞啊。

位面為守護在虛空之中,臉色大變,噗嗤一聲閃身而出,站在兩人側面,激動的說道:「兩位大神,你們快點鬆手吧,在這樣打下去,這玄域就要完蛋了。」

「位面守護者!」看到這個老頭,弒神尊者驚疑的自語道,當然,陌塵並不知道位面守護者,他只知道,這突然出現的老頭是一個二級巔峰修為的神級強者額,而且,這老頭身上有一股強大的壓迫感,那氣息,絲毫不在弒神尊者之下啊,但是卻在自己和弒神尊者面前,似乎有所忌憚。

確實,位面守護者,是與位面融為一體啊,守護者,就是整個位面啊,這守護者在這裡,陌塵就好像要承受著整個位面的壓迫啊,因此陌塵才會如此凝重,當然,位面守護者,是不可以對任何人出手,一旦出手,就是觸犯位面規則的啊。

而且,一旦位面被毀滅的話,位面的守護者也無法倖免啊,因此,一旦位面受到威脅的時候,位面守護者就會立刻出現,阻止破壞,當然,也只有中等位面才有,高等位面和低等位面是沒有守護者的。

第一,高等位面空間穩定,根本不需要守護者,低等位面空間雖然不穩定,但是一個低等位面的毀滅,對星際影響不會太大,因此神界對低等位面並不重視,神界只是將低等位面之中修為達到神級的人和魔獸接入神界而已。

「獸神大人,弒神尊者,你們別在打了,在打下去,這可是會出現空間黑洞的啊!」位面守護者激動的說道,身為位面守護者,他自然知道陌塵是獸神。

「嗯?你是何人,為何會知道我的身份!」被一語就喊出了自己的身份,陌塵驚訝的看著一邊的老頭。

「我是玄域的位面守護者,打從你進入到玄域的那一刻起,你們的一舉一動就在我的眼裡了,獸神大人,快住手吧,不然我就把你在海域之中的經歷說出來。」位面守護者實在是沒有辦法了,陌塵和弒神尊者都不是他能夠招惹得起的存在啊,無奈之下,他只能夠用混沌神器的消息來威脅陌塵了。

「呼!竟然能夠掌控我的一舉一動,這位面守護者,難道與位面融為一體了么?」陌塵驚疑的看著位面守護者,扭頭看向弒神尊者,說道:「既然這位前輩都說話了,弒神尊者,我們同時撤回力量,如何?」

弒神尊者看了一眼位面守護者,點了點頭,開玩笑,這位面守護者背後,可是有著極其恐怖的人支撐的,就算是神界委員會,也招惹不起啊,否則的話,當初五大神王進入玄域,找位面守護者問一問,不就知道混沌神器在誰手中了嗎?

當然,位面守護者,是不能夠向任何人透露位面之上的消息的,這可觸犯位面規則的啊,一旦泄密,位面守護者,必將消亡啊。

「好,那我數一二三,我們一起撤。」說著,弒神尊者開始數起了一二三。

「一。」

「二。」

「三。」

「撤。」

三字剛剛出口,陌塵就開始撤回獸神珠,但是,這弒神尊者大笑一聲,身上氣勢猛然爆發而出,手中大刀,朝著陌塵壓迫了下來。

「嗎的,你耍詐!」陌塵臉色大變,想要反擊,已經來不及了,弒神尊者的強勢,宛如大山倒塌一般,壓向了陌塵。

「嗎的,那個傢伙居然耍詐,欺騙主人。」深海魔鯊怒吼一聲,將手中的陳猋扔給他身邊的一隻魔獸,直接恢複本體,拍動身體兩側的魚鰭,朝著弒神尊者張開了巨口。

「老鯊,不可,小心啊。」陌塵見狀,趕忙出口制止,開玩笑,這弒神尊者可是一級巔峰的神級強者,深海魔鯊又在陸地之上,根本無法發揮出自身的優勢啊。

不過,弒神尊者根本沒有想到在一旁觀戰的魔獸會出手啊,這觸不及防之下,只見深海魔鯊的那血盆大口朝著自己咬了下來,將弒神尊者都吞了進去。

頓時,陌塵身上壓力全部消失了,眼巴巴的看著深海魔鯊漂浮在半空之中,臉色一愣一愣的,位面守護者以及周圍的魔獸都愣住了,開玩笑,一級巔峰的神級強者都被深海魔鯊給吞了,他們怎麼能不震撼呢?

「這!老鯊,小心你的菊花!」陌塵睜大了眼睛看著深海魔鯊說道。

位面危機解除,位面守護者自然消失了,他可不會多管閑事。

「啊,大鯊魚,沒發現你這麼強大啊,居然連神級的一級神強者都能夠吞噬!呼,我雄鷹對你佩服的是五體投地啊。」雄鷹飛到深海魔鯊面前,崇拜的說道。

這時,深海魔鯊閉著嘴巴,眼珠子咕嚕咕嚕的轉著,顯然,他不敢開口,一開口,弒神尊者就跑出來了啊,當然,從深海魔鯊的眼神之中可以看得出來,這弒神尊者可是在深海魔鯊的嘴巴中翻江倒海呢。 「老鯊,怎麼樣?菊花有沒有疼痛的感覺?」看著深海魔鯊無奈的表情,陌塵擔憂的問道。

深海魔鯊只是瞪著陌塵,意思是在說道:「主人,你這是在詛咒我啊。」當然,這只是陌塵無心問的,畢竟當初陌塵是從深海魔鯊的菊花之中出來的啊。

過了三分鐘,深海魔鯊終於開口了,說道:「老大,你這烏鴉嘴,那傢伙,從我的食道之中要鑽出來了。」深海魔鯊的話語剛剛說完,只聽見碰的一聲巨響,深海魔鯊的屁股直接被炸開了花,弒神尊者狼狽的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嗎的,孽畜,我要你死。」說著,弒神尊者提著大刀,直接朝著深海魔鯊的背部砍了下來。

深海魔鯊見狀,趕忙朝著陌塵的方向飛來,陌塵冷哼一身,飄身而起,麒麟臂爆發,朝著弒神尊者一拳轟出。

「碰。」一聲碰撞之聲,弒神尊者直接被轟飛了出去,這時,陌塵趁勢而上,對於弒神尊者這種卑鄙之人,陌塵可不會留守,趁著他發瘋,陌塵直接召喚出了始祖之劍,頓時,始祖劍入手,一種血肉相連的感覺傳來,陌塵雙眼微閉,感受著始祖之劍興奮的情緒,陌塵心情舒爽。

這始祖之劍沉靜了數十萬年,早就渴望殺戮了啊,當初跟著力量始祖之神,不知道斬殺過多少混沌時期的魔獸和強者啊,現在陌塵成為了它的主人,始祖之劍急切的渴望殺戮啊,只有強者的鮮血,才能夠喚醒始祖之劍的威力啊。

「無鋒,這是我第一次使用你,讓我見識一下你的威力吧。」這始祖之劍看上去很笨重,刀鋒也不鋒利,給人一種厚實的感覺,因此陌塵叫給始祖之劍取名無鋒。

聽到陌塵的呼喚,這始祖之劍似乎想要證明自己,爆發出強勢的氣勢,當然,混沌神奇的氣息已經被封印起來了,無鋒劍身之上的氣勢,與獸神珠相差不多,但是,那威力,根本不是獸神珠能夠比擬的啊,開玩笑,混沌神器,威力比上等神器不知道強大多少倍啊。

「嗡。」無鋒發出一聲輕鳴,在陌塵的手中顫動了起來,似乎急切出擊一般,陌塵微微一笑,說道:「兄弟,你這是迫不及待了么?那好,既然已經迫不及待了,那就出手吧!」

說著,陌塵神力全部灌注其中,頓時,爆發出一陣強勢的氣勢,凝重的氣勢爆發的一瞬間,周圍的空間都好像凝固了一般,深海魔鯊和雄鷹距離陌塵最近,兩人臉色大變,驚訝的看向了陌塵手中的那把長劍,特別是深海魔鯊。

「咦,主人的長劍看上去好眼熟,啊,這不是被我吞掉的那把長劍的劍柄嗎?主人找到長劍的另一半了,呼,這長劍,好強的氣勢,比獸神珠還要強。」深海魔鯊欣喜的說道。

「嗯?老鯊,你說什麼?什麼長劍?你知道主人手中長劍的來歷嗎?堪比獸神珠,好強。」雄鷹看著深海魔鯊說道。

「我不知道長劍的來歷,我只知道,主人吞噬了整個死海,得到了那把長劍,想必還要在獸神珠之上。」深海魔鯊淡淡的說道。

「什麼?你說什麼?主人吞噬了整個死海?你確定你不是在開玩笑嗎?」雄鷹驚訝的看著深海魔鯊說道。

「沒有跟你開玩笑,我在死海之外等了主人足足三十年,我是親眼看著主人把死海一點一點的給吞噬掉的啊,不然主人的修為怎麼可能提升的這麼快啊,不跟你了,我菊花疼,讓我靜靜。」深海魔鯊,漂浮到一邊。

雄鷹良久都沒有緩過神來,對於玄域的人和魔獸來說,死海就是禁地啊,想不到竟然被陌塵給吞噬了,他怎麼能不驚訝呢?

就在雄鷹驚訝的功夫,陌塵的無鋒爆發出一陣強盛的光芒,朝著觸不及防的弒神尊者斬了下去。

「噗嗤。」無鋒直接斬斷了弒神尊者的身體,就連弒神尊者都還沒有反應過來,身體就被斬成了兩半,頓時,鮮血飛濺,弒神尊者臉色刷的一下子,變得極為蒼白,不敢相信的看著陌塵手中的長劍。

「這,是,混,沌,神,器。」弒神尊者一個字一個的說出口,為了混沌神器,他們翻遍了整個玄域,卻始終找不到,原來混沌神器就在陌塵手中,弒神尊者驚訝的時候,生命快速流失。

陌塵冷哼一聲,長劍斬斷噬神尊者身體的那一刻,直接將其體內的鮮血給吞噬掉了,原來,無鋒數十萬年都侵泡在死獸的死氣之中,早就具備了吞噬能力了啊,特別是強者的鮮血,長劍飲血,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現在知道,已經晚了!」說著,陌塵抽回長劍,在次朝著弒神尊者補了一刀,開玩笑,在混沌神器面前,就算是一級巔峰的神級強者那又如何,同樣沒有半點反抗能力啊,否則強大的弒神尊者與又怎麼會被陌塵給斬殺呢?

「哼,小子,你狠,我弒神尊者栽在了你的手中,神王是不會放過你的。」弒神尊者的臉色突然變得琳琅起來,一股黑色的氣體從腦袋之中鑽出,陌塵見狀,正要阻攔,卻已經來不及了,那是弒神尊者的靈魂之力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