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稟大人,這伙山賊佔據險地,要想困住他們容易,不過要想徹底殲滅他們,卻是、難!」

小六凝重的搖了搖頭。

看着小六這樣,眾人都不由感到有些失望,不過他們也沒有責怪小六,畢竟小六之前殺賊立功頗多,他們只以為小六還年輕,能力始終還是有限的。

最終,婁知縣讓老邢代替小六前去黑風嶺繼續鎮守,同時勘察地形,思索破賊良策。而小六則是留守七俠鎮,這也算是讓他休息休息。

小六也沒有什麼異議,那伙山賊已經被打成烏龜了,根本就不敢出來。

而且就算是他們出來了,以外面已經訓練了一個月的七十多人,足以將他們給打回去,甚至還有可能一舉殲滅他們。

小六也覺得這是一個引蛇出洞的好主意,便欣然同意了。

就這樣,老邢和小六完成了換防。

————————————————————————————————

七俠鎮南門口,小六在送別了老邢后,正準備要回縣衙,不過卻是被兩女子給攔住了。

這兩女子不是別人,正是怡紅樓的賽貂蟬和她的丫鬟小翠。

兩人自從上次被小六救了以後,就一直想當面感謝小六,但無奈小六一直坐鎮黑風嶺,讓她們沒有機會。

這次她們好不容易終於得到了小六回來的消息,連忙就趕了過來。

小六看着那一臉激動的看着自己的兩女,連忙微笑的說道:

「賽掌柜,小翠姑娘,許久不見,你們的傷勢可好了?」

賽掌柜兩人連忙給小六行了一禮,賽貂蟬嬌羞的說道:

「多謝燕副捕頭的關心,奴家的傷已經好了。」

賽貂蟬真是人如其名,美若貂蟬,此時嬌羞的樣子更是有幾分動人心魄,另外她的聲音也很好聽。

不過小六並不是那種見了美女走動不道的人,只見他笑着說道:

「那就好,那不知賽掌柜找燕某可是有什麼要事?」

賽掌柜看着小六目光清明,絲毫沒有被自己的魅力所吸引,心中不由得有些失落,不過她還是很快調整好了心態,輕笑着感謝道:

「感謝燕副捕頭上次在翠微山的救命之恩,那次若是沒有燕副捕頭的突然出現,怕是我們主僕兩人都已經遭了賊手。」

說着,賽掌柜就要向小六再行禮,不過確實被小六給攔住了,小六笑着說道。

「無妨,這不過是職責所在,當不得這許多的感謝。」

賽掌柜聞言卻道:

「對於燕副捕頭而言,這不過是職責所在,但對於我們主僕二人那卻是恩同再造,賽貂蟬無以為謝,只得備了些薄物聊表謝意。」

說着她就小聲喊道。「小翠。」

不過卻是無人回應。

賽掌柜再次喊了大聲一點。「小翠!」

不過還是無人回應。

賽貂蟬奇怪的回過身去,只見小翠正痴痴的看着小六,那媚眼如絲的樣子。

賽掌柜的見狀連忙氣得伸手拍了她一下,小翠這才回過神來。

「哦哦哦!小姐有啥吩咐?」

說着話時,她還不好意思的看了小六一眼,小六也是抱拳表示不介意。

看着自己這個丟人的丫鬟,賽貂蟬心裏那氣得呀,也不知她是氣小翠發獃,還是氣小翠看小六看到發獃,只見她強壓着怒意說道:

「還不快去把我給燕副捕頭準備的禮物拿過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出手的不是林凡。

是羅剎。

她本不想來。

只是一直遙觀此地。

但當她看見那個屹立在半空的金色身影后,再也忍不住。

天城慘叫,竟然是被一耳光抽飛八百里,腦袋都被拍爆了,好在他是七境的大修者,在生死關頭,保全了自己的神與魂。

「知道她是我女兒,知道他是我兒子,你也敢動?」

羅剎陰森的眸子如刀一般掃向天城。

「羅剎皇!」

天城在怒吼,但看著這對夫妻就這麼立在天穹上,他以及滿營的將士,竟然是都升不起半點戰心來。

世人都知道羅剎皇很強。

從數千年前起就能與海狂一戰而不死。

數千年的沉澱,她到底又強勢到了什麼地步,無人能估計。

只因,她在這數千年中,從未走出森羅界。

但現在,諸人知曉了羅剎皇有多強。

是差點能一巴掌拍死七境的絕巔強者。

「你來了。」林凡的聲音略微有點顫抖,但在努力的保持著平靜。

他心中愧與疚,悔與恨。

羅剎也回眸,雙眸微紅,只是點了點頭,但隨著點頭這簡單的動作,眼淚卻是忍不住的落了下來。

「我要回去了。」羅剎的淚水被她蒸干,看著林凡:「我只是太想你了,所以來看你一眼。」

林凡眼神複雜,決然道:「等我,最多一年,我一定會殺進混沌。」

「嗯,我信你。」羅剎點點頭,有點羞澀的道:「閨女就交給你了。」

「放心。」

兩人輕言細語,沒有什麼驚心動魄的重逢之言語,沒那個必要,只是一個眼神,就能懂了所有的不易,能理解對方的思念與痛苦。

羅剎走了。

林凡眼神漸漸冷厲了下來:「從現在開始,有一人對我的兒女出手,我就殺你天族十萬兵卒,有兩個我就殺一百萬,你應該知道,以我的境界想要做到這些事,只是一個動念。」

天城牙齒咬得嘎嘣響。

他知道,他的臉全都被丟盡了。

但更恐怖於林凡真的不管不顧的大開殺戒。

那種大罪,他承受不起。

深吸口氣,怒吼道:「都讓開,送神庭公主,神庭小小少神入三千界。」

林凡眼眸眯起。

三千界。

大軍雲集。

也如這混沌界一般,以無盡的兵卒組成了長長的人牆,橫渡了虛空百萬里。

只差一步,就到了三千界的疆域。

林無敵微微一笑退了小半步,林若溪有點錯愕不解的看向自己的弟弟。

但很快,她就被那震顫了星野的高呼震撼了——

「歡迎若溪公主歸家。」

「歡迎若溪公主歸家。」

……

山呼海嘯。

林若溪突然就懂了,為什麼林凡會在明知道她母親有了身孕的時候,還決然離開混沌回歸三千界。有緣書吧

那是責任與擔當。

眼中出現些許的慌亂。

她在森羅界時就是公主。

但與森羅界不同的是,森羅界只有殺手。

哪裡可能出現這種最煽情的場面?

林凡的身影出現在她身邊,牽著她,笑了笑:「閨女,走,我帶你去見你爺爺。」

神庭主星上。

林若溪已經過了那種緊張與熟悉了這個陌生的環境。

蹦蹦跳跳。

「姐姐,神庭好漂亮,我也好想要浮空島……」

林若溪一臉艷羨。

森羅界很苦。

到處窮山惡水。

哪裡有這番美景?

小希微微一笑:「除了幾位叔伯以及父親的浮空島外,其他的任你挑選。」

林若溪眼神陡然一亮,她的纖纖玉指一劃,指向垂在最邊緣的那一座浮空島。

這個浮空島沒人居住,但魔尊夫婦在其上種了太多太多的神道薰衣草,此時正是花開時,整個浮空島上,一片耀眼的紫色。

「好。」小希點了點頭:「這就讓人去給你收拾。」

夜晚。

林凡這一家難得團聚。

真的一個外人都沒有。

全都是他的子女以及魔尊夫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