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嗚!」小豆丁趴在一鳴的頭上,雙手抓住一鳴的一縷頭髮,擋住自己,偷偷的瞄著遠處的戰鬥,嗚嗚的指著月影的背後叫道。

一鳴順著它指的方向望去,只看到月影正遭受著兩個高手的圍攻,雖然險象環生不過卻有驚無險。道:「嘿嘿,那傢伙不是月影那個兇悍的小婆娘嘛,竟然遭受到兩個高手的圍攻。嘿嘿,狠狠的打。看她以後還敢不敢對我凶!」

他雖然不想月影死,但是也希望她受到一些教訓,所以看到月影遭受到兩大高手的圍攻,並沒有立即衝過去救援。想讓她吃一些苦頭,免得以後看到自己還一副兇巴巴的樣子。

「我這是為了她好,不然總是一副兇巴巴的樣子,日後是嫁不出去的!我真是太善良了!總是替她人著想!」一鳴為自己找了一個很好的不出手救援的理由,義正言辭的趴在那裡看著。

很快,孫家的人也追趕了過來。讓一鳴沒有想到的是,冷麵虎他們三人也追了過來,雪兒不知道跑哪裡去了。看到月影背著的包袱之後,果斷的拎著兵器沖了上來。

「我靠!他們怎麼也來了,真是越來越亂了!」一鳴暗道,並沒有想到孫家的人會是他們三個追了過來。

雖然三人在那天黎明看到過月影,但是她當時蒙著面還留著長發,所以他們三人現在看到月影之後,並沒有認出來。大吼一聲就沖了上來,拎著兵器就砍。(未完待續。。) 「大膽蟊賊,竟然敢在大爺眼皮子地下偷東西,我殺了你!」胖豬領著一口血紅色的長刀,看著背著包袱的黑衣人,大吼一聲就跳了過去。


不過,他這去的也快,但是飛回來的更快。才跳過來,就被大戰在一團的三人不知道誰一腳給踢了出來。

「哎喲!他媽的是誰踢我呀,有沒有一點公德心呀!不知道大人不打臉,打臉傷自尊嘛!」胖豬從三丈遠的地面上爬了起來,雙手捂著自己的臉,愁眉苦臉的道。

「胖豬,你沒事兒吧?」子均急忙檢查他的渾身上下,發現沒事兒,才鬆了一口氣,道:「還好,沒有受傷!」

胖豬當時就不樂意了,大叫道:「誰說沒事兒呀,你們看!」

說著,他就將雙手放了下來,兩人只看到他臉上竟然出現了一個通紅的腳印。不偏不倚,剛好將他的左臉給遮蓋住。

「嗚嗚!原本就不好看,這次徹底的毀容了!雪兒一定不會喜歡我啦!嗚嗚……」胖豬開始沒品的在哪裡大哭了起來,竟然擔心雪兒不在喜歡他了。

子均低聲嘀咕道:「即便是不毀容,雪兒也不會喜歡你的!」

「你說什麼?」胖豬聽到他在嘀咕什麼,問道。

「哦!沒什麼!」子均忙改口道:「我是說我們要快點行動了,不能讓他們將金行源根帶走!」

三人再次站了起來,拎著手中的兵器沖向了正在大戰的三人。

「轟!」

月影面對了更加強大的形式,五個人竟然同時進攻向了自己。縱然是她的身法迅速無比,但是面對五人的圍攻。也顯得力不從心。終於被青色大鐘撞擊了一下,如果不是用黑色匕首擋住了這一擊。恐怕就要受到重傷了。

「殺!他快不行了!」青色面具人大吼道,想要藉助兩外兩方的力量先打敗這個黑人人再說。

月影看著五人再次圍攻了上來,知道不能硬撼,最後一咬牙,直接解開背後的包袱,直接扔向了青色面具人。

看到夢寐以求的東西向著自己飛了過來,青色面具人先是一怔,隨後大喜,一把就抓住了包袱。掀開一看。正是青銅箱子,當即抓起包袱就準備遁走。畢竟這是所有人都要強多的東西,如果留在這裡絕對會被圍攻的。

「想走,留下箱子!」侍衛統領第一個不願意了,轉身就追了上去,長刀出擊,砍向了青色面具人的背後。刀芒衝天,像是要撕裂天地似的。

「將東西給老子留下來!」胖豬他們三人也是大叫,全都打出了恐怖的一擊。雖然他們還不是俊俠。但是也是元俠五重天的強者,全力打出的一擊,就算是青色面具人也不敢不防禦。

無奈之下,他只能轉身躲避。轟隆一聲。刀芒將地面撕裂出一道一米寬的大口子,而緊接著胖豬他們三人的攻擊也趕到了。頓時亂石崩雲,土石翻飛。

青色面具人還想再走。打濕侍衛統領已經趕到了,長刀所向。橫掃八方。


俊俠一重天的攻擊,縱然是同等境界的青色面具人也不敢硬撼。嗡的一聲。青銅大鐘已經沖了出來,震動出一道道的烙印,直接將這一刀彈飛了出去。

兩者碰撞,發出刺耳的聲響,讓耳膜生疼,牙齒髮酸。

「帶著面具的醜八怪,你給我留下來吧!」胖豬吼叫著就沖了過來,雙手拎著血紅色的長刀,猛然就劈了上來。

青色面具人聽到之後氣的差點火冒三丈,自己可是一個風流倜儻的英俊少年,竟然被一個長得跟豬一樣的臭傢伙喚作醜八怪,氣的他七竅生煙。

青銅大鐘震動,一道道烙印衝天而起,直接向著胖豬就攻擊了過去。這就是俊俠級別的可怕之處了,每一次攻擊都能調動體內燃界的力量,不用燃界大開。

「砰!」

巨大的力量再次將胖豬崩飛了出去,一直飛行了十幾米才停下來,一頭扎在了草叢裡面,栽了一個狗吃屎。

「呀!我要殺了你!」胖豬再次跳了起來,將嘴裡面的野草吐了出來,然後操起大刀再次沖了上去。只是很快,他的身體再次倒飛了回來,不過他依舊不氣餒的再次沖了上去。

「呃……?沒有想到胖豬這個傢伙還真是有恆心呀!」一鳴躲在遠處的山坡上,看著不遠處的胖豬已經被打飛出來十幾次了,還依舊活蹦亂跳的大叫著衝過去,感覺異常的驚人。

看著青色面具人被人圍攻,月影回頭看了看花婆婆兩人此時快要突破圍攻了,也不再擔心。再次拎著匕首悄悄的向著青色面具人的戰場潛行了過去,這次她不打算在面對面的正面對抗了。因為她們暗夜聖教最強的還是偷襲。

躲藏在自然的一切之中,將身體化作自然的一部分,就連氣息都融在了自然之中。這就是她們暗夜聖教中最強大的「化身天功」的強大之處。

可已經自己的身體以及氣息融合在天地自然之中,這樣來襲殺一切敵人來說,就是最好的攻擊手段。

她慢慢的潛行到了青色面具人的身邊,看著他和別人大戰的不亦樂乎,沒有心思防備自己的身後。她冷笑了一聲,直接划動手中的黑色匕首就朝著他的後背刺了過去。


「啊!不好!」青色面具人突然感覺到自己後背發寒,意識到了有天大的危險降臨,忙準備側身退走。但是為時已晚,只感覺到後背一痛,一股涼意已經進入了他的身體。

「噗嗤!」

血花四濺,黑色的匕首瞬間就被鮮血染紅了。而青色面具人忍痛反手一掌就向著自己身後拍了過去。

「砰!」

他和隱藏在虛空中的月影狠狠的對了一掌,踉蹌而退,口吐了一口鮮血。

月影的身影再次隱藏了起來,後退了出去。暗自的皺眉,沒有想到這一擊竟然被對方躲避開了要害之處,只是刺傷了對方而已。

「去死吧!」侍衛統領看到對方竟然突然遭受到了重創心中大喜,大喝了一聲,手中的長刀綻放出炙熱的光芒,對著他就力劈了下去。

「鐺!」

青銅色的大鐘在最後的關頭終於擋在了青色面具人的身前,如果不是擋住了,恐怕會在一瞬間被劈成兩半。

但饒是如此,他也被震得倒退出去了十幾米。口中不停的流著鮮血,從面具下滴落在了青色的衣袍上面,顯得分為的刺眼。

「他受了重傷!我們攜手拿下他!」冷麵虎大叫道,手中的長槍已經刺了過來。面對孫家的敵人,他們一向不會手下留情。雖然對方是俊俠強者,但是他們依舊悍不畏死的沖了上去。

青色面具人身受重傷看著圍追不屑的幾人,最後一咬牙將手中的青銅箱子扔了出去。而這一次正是扔給了沖了過來的冷麵虎。

「青銅箱子!」冷麵虎看著手中的東西,一喜,看了看追擊過來的侍衛統領知道此地不能久留,不然必死無疑。對著胖豬和子均喊了一聲,就向著一個方向飛奔而去。

但是他怎麼可能快點過一個能飛行的俊俠呢,隱藏在暗處的月影和追過來的侍衛統領都不可能讓他逃走。而胖豬和子均根本就不可能阻擋住會飛行的俊俠。

「哪裡走!想走,留下手中的東西!」侍衛統領飛在半空中,大吼一聲,手中的長刀已經飛了出去。

正在奔逃的冷麵虎突然感覺到後背發寒,回頭一看一把散發著炙熱光芒的長刀已經沖了過來。忙提了一口氣,飛身跳了起來,躲過了這致命的一擊。

「轟!」

長刀擊落在了地面上,密密麻麻的裂紋以長刀為中心,向著四周迅速的蔓延了開去。最後轟然倒塌,出現了一個半徑三米的大坑。

「好險!」冷麵虎落在了旁邊不遠處的地面上,看著剛才被攻擊的地面,膽顫心驚,暗道。

就在這個時候他被一掌拍飛了出去,而他手中的青銅箱子也易手轉變了主人。一個黑色的身影憑空出現在了那裡,不是別人正是蒙著面的月影。

如果是別人攻擊到話,恐怕冷麵虎就不只是被一掌擊飛了出去了,而是一刀解決了他的性命。因為月影知道冷麵虎幾人和一鳴有著不錯的關係,所以才沒有下殺手。只是搶奪了青銅箱子而已。

「大膽!賊子,竟然敢搶我孫家的東西,活得不耐煩了吧!」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青年人從遠處駕雲沖了過來,還沒有接近,一道神芒已經攻擊了過來。

「公子!」冷麵虎看到來人之後,心中一喜。終於來一個俊俠級別的人了,因此也不再擔心了。

月影雙眸看著對方的攻擊,身體瞬間倒飛了出去。接著雙腿一用力,直接飛身到了半空中,手中的黑色匕首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衝擊了過去。

道紋閃爍,兩人大戰在了一起。雖然第一擊只是短暫的交鋒,但是全都對雙方的實力感覺了驚異。沒有想到在對方竟然能和自己一戰。

「又來一個,人竟然越來越多了!」遠處的高坡上,一鳴低聲驚道。因為他有看到遠處的天空中又有兩人飛了過來,雖然沒有老一輩的強者,但是也是不弱的強者。(未完待續。。) 「蕭清清和周薇兒!」胖豬也看到了遠處飛來了兩人,失聲叫道。

遠處兩個亭亭玉立的少女急速的向著這邊飛來,只是眨眼的功夫,就來到了這邊的戰場。

兩人都年紀差不多大小,蕭清清一身紫色的衣裙,烏黑的長發像是瀑布垂落,上面扎著一個紫色的蝴蝶結,清秀中透漏著一些調皮可愛。而另一個身穿一身緊身勁裝服侍的,從來就透露著一種彎彎淺笑,黛眉細長,宛若柳葉,瓊瓊玉鼻小巧可愛的少女,正是周薇兒。

「孫家的胖豬,你們幾人怎麼也在這裡?」蕭清清看著受了傷的胖豬和子均,娥眉輕蹙,問道。紫色的衣裙不停的上下擺舞,宛若是夢幻中的女神。

子均的臉色更加的蒼白了,本來身體就有些虛弱,現在更是雪上加霜能站起來就不錯了。這兩人他也認識,蕭清清是帝都蕭家的天才少女,只是十六歲的年紀已經是俊俠一重天的強者了。而另一個則是周家,也是和孫家明裡暗裡總是作對的周家的唯一女兒周薇兒。她雖然比不上自己的哥哥,但是天賦也不算差,如今已經是元俠五重天的強者了。

對於她們的到來,子均心底一沉,畢竟帝都幾大家族向來都是明爭暗鬥,根本就不可能同氣連枝。所以現在看到這兩人到了,恐怕這場戰鬥就更加的難以預測了。

「清清姐,你看!那邊的戰鬥好像是為了搶奪一件東西,難道就是拍賣會被人搶奪的金行源根?」周薇兒磨了磨自己銀色的小虎牙。像是發現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她的思維非常的縝密,在一瞬間就洞悉了一些東西。

胖豬心頭一震。急忙道:「周薇兒、蕭清清,難道你們也要趁火打劫嘛?這樣做。我們孫家和你們的關係,一定會遭到破壞的!」

如果這兩人在參戰了他們就更加的難以保存這一件拍賣品了,因此想用幾大家族的關係來牽制住兩人。

現在孫家的天才孫鳴翔已經來了,只要戰局不發生太大的偏差,他們相信自己的公子一定能搶回拍賣品的。但是現在周家和蕭家的兩個天才也來了,一下子讓這裡的戰局更加的撲朔迷離了。

周薇兒彎著大眼睛,像是變成了月牙。笑道:「哦,是嘛!可是我們周家和你們孫家本來就不對付吧,就算是稱火打劫也是理所當然的!」

說完。她二話不說就向著戰場奔去了。她的修為只是元俠五重天而已,所以還不能飛行,來的時候是被蕭清清帶著的。可是作為元俠五重天的強者速度也是很快的,轉眼間就已經快要衝了過去。

「你給我留下來吧!」胖豬大怒道,現在他絕對不會允許周薇兒去打擾現在的戰況的。

雖然身受重傷,但是動作卻相當的麻利。手中的長刀飛舞,舞的密不透風。血光環繞,像是一座磨盤在轉動,氣勢壓迫的彷彿是一座大山壓來。

周薇兒看著胖豬。笑道:「如果說在以前我們還算是棋逢對手,但是你現在都已經受了重傷了。就算你們兩個齊上陣,也算白搭!」

「鏗鏘!」

一道青色的閃電像是劃過了夜晚的蒼穹,猛然和長刀撞擊在了一起。火星四濺,震耳欲聾。

「三蛇鞭!」胖豬身體被震退了好幾步,握著長刀的雙手都被震得生疼。他瞥了一眼。發現自己虎口已經出現了一縷縷的血跡。但是他吃驚的是對方拿著的兵器三蛇鞭。

不錯,周薇兒用的是一種鞭子。可是這並不是一種普通的鞭子。因為這是周家俊俠巔峰的兵器。沒有想到現在竟然被周薇兒拿了出來,不知不覺間她的實力已經增加了不少。

這就像是兩個實力相同的士兵。可是手中的兵器卻完全不同。一個人拿著的是匕首,而兩一個拿著的卻是大炮。雖然自身的實力非常的重要,但是在同等境界之下,不同的兵器卻也是實力的體現。

「怎麼,難道你們不行了嘛?孫家的人竟然認慫了,真是可笑至極呀!」周薇兒雙手不停的玩弄著手中的青色軟鞭,上面密密麻麻的全都是青色的鱗片。看著已經身體快要撐不住的胖豬,調侃道。

子均這個時候也沖了過來,手中的長刀綻放出炙熱的光芒,像是要劈開蒼穹一般。猛然對著身體稍弱儀態萬千的周薇兒劈了過去,如果這一刀真的劈實了,就算是俊俠一重天的人也會被劈成兩半的。

「殺!」胖豬這個時候咬牙站了起來,雙目通紅,大吼了一聲就沖了上去。手中的長刀橫掃,像是要將天地重新的分開。

兩道炙熱的光芒衝天而起,一道力劈而下,一道橫腰而斬。兩道神芒直接封鎖了周薇兒的所有去路。

「薇薇小心點!」遠處的蕭清清雖然有些嚴肅,但是卻並不擔心。畢竟她還是十分清楚周薇兒手中三蛇鞭的可怕的。

果然,周薇兒沒有絲毫的緊張。看到兩道神芒沖著自己飛來,手中的青色鞭子散發著炙熱的青色光芒,然後緩緩的脫開她的手掌,懸浮在她的頭頂上空,猛然變化成了一條張開血盆大口的青色巨蟒。

「吼!」

青色的巨蟒能有十幾丈長短,水桶般粗細,紅色的蛇信吐露而出,血盆大口,讓人生畏。它大吼了一聲,身體只是輕輕的晃動了幾下,直接輕易的將兩道炙熱刀芒崩碎了。

雙眸綻放出兩道血色的長芒,巨大的身影懸浮在周薇兒的頭頂盤旋,彷彿是一頭真龍在凝視著兩人。

龐大的氣勢如同泰山壓頂一般,讓胖豬和子均有些承受不住,身體戰戰赫赫的,讓人臉色蒼白。

「好了,我們去看看,金行源根。這樣的寶貝可是可遇而不可求。」蕭清清看到周薇兒完勝了,身體化作一道流光就沖了過去。要加入令一邊的戰場。

五行源根是世間最珍貴的天材地寶之一,現在既然能遇到金行源根,任誰都把持不住。如果不是靈俠級別的強者不能融合,恐怕就算是靈王都把持不住要衝過來搶奪了。

另一邊的戰鬥早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的地步,月影一身黑衣手中的黑色匕首不停的出擊。現在青銅箱子已經回到了她的手中,花婆婆和榮婆婆也在幫助她對戰孫鳴翔、青色面具人以及侍衛統領。


三對三,全都是俊俠一重或者是二重天的強者。如今而看,算是平局吧。

青色的大鐘震動,一道道波紋不停的蕩漾,席捲十方,圍攻月影三人。

金色的方天畫戟劃過天空,炙熱的金芒彷彿是太陽的光芒,照耀的人們睜不開眼睛。但是其中卻透露著無與倫比的殺氣,震懾的人們靈魂都在顫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