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戰亦萍笑著點了點頭。

藍墨宇拉著戰亦萍走到一間房間外,推開房間門,「萍兒,你就暫時先住在這裡,我的房間就在隔壁,有事就叫我。」

「好的藍大哥,那你早點休息。」戰亦萍戀戀不捨的看著藍墨宇。雖然只是和他相處了一天,但是她已經喜歡上了他。藍大哥長得好看,人又風趣,還會哄她開心。

「你也早點休息,明天我帶你去一個好地方。」藍墨宇走上一步,低下頭在戰亦萍的額頭上親了一下,「晚安!」

戰亦萍整個人都呆愣在了原地,獃獃的望著藍墨宇離開的背影。藍大哥竟然親了她,天哪!這感覺好像做夢啊!

許久,戰亦萍才回過神來,她滿臉笑意的轉身走進了房間。她明天一定要好好的打扮一番,讓藍大哥驚艷。

言云裳和眾人圍坐在桌旁吃著飯。

「言師姐,怎麼這麼晚亦萍師妹還不回來?」顧青涵擔憂的問道。

「現在墨月城到處都是強者,亦萍師妹會不會出事啊?」

「要不我們去找找吧。」眾人不放心道。

「別去管她!」言云裳冷著臉道。只要一想到白天的事,她就生氣。她已經跟戰亦萍說了好幾回了,可是她卻絲毫不當回事,根本就不把她這個師姐放在眼中。

「言師姐,你和亦萍師妹發生什麼事了嗎?」顧青涵問道。言師姐回來后,一直都是一副不開心地模樣。

言云裳放下手中的碗筷,站起身,「都去睡覺吧,別去管她了,她想回來就回來,不想回來隨便她。」反正她已經決定,以後不再去管戰亦萍了。師父那裡她已經發出了飛劍傳書,相信師父知道后也不會怪她的。

看著離去的言云裳,眾人面面相覷。言師姐和亦萍師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夜色漸漸的深沉,四周靜悄悄的。

戰亦萍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她現在還處於興奮之中。她真的不敢相信自己這麼好運,竟然能遇到藍大哥那麼好的男人。

一道黑霧從戰亦萍的儲物袋中溢了出來,絲絲縷縷的鑽入了她的皮膚中,處於興奮中的戰亦萍根本就沒有注意到。

感覺到神識中一痛,戰亦萍才回過神來,連忙凝神向著自己的識海探去,發現一股黑氣已經蔓延了她的整個識海,就知道自己被人奪舍了。

心中焦急萬分,連忙運轉真元開始抵擋。

「沒用的,你還是乖乖的被我奪舍吧,哈哈哈…」一道陰惻惻的笑聲在戰亦萍的識海中響起。

「你究竟是誰?你怎麼會到我的身體里的?」戰亦萍不斷地運轉真元,與神識中的黑霧抵抗著。她不能被奪舍,一旦被奪舍她就什麼都沒有了。

「以的實力也想和我對抗,簡直就是以卵擊石。」黑霧不屑道。

「你給我出來,你給我出來!」戰亦萍絕望的喊道。她不要被奪舍。

「別叫了,你再叫也沒用。你放心,我現在還不會奪你的舍。」它還要在戰亦萍的識海中溫養幾天。在水極精中待了那麼久,它現在有些虛弱。剛剛試了一下,以現在的狀態並不適合奪舍。

戰亦萍聞言,連忙問道:「你要怎麼樣才能放過我?」只要對方可以放過她,不奪她的舍,她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

「如果你幫我找到一個更好的宿體,我倒是可以考慮放過你。不過在此之前,你不可以告訴任何人我在你的身體里,不然我立即就奪舍。」黑霧冷聲威脅道。它當然是騙戰亦萍的,能找到這麼適合它的一個宿體,它怎麼可能去找別人?

「我一定會幫你找到的。」戰亦萍急忙說道。只要她能活著就好,其他人的死活跟她沒有關係。

「那好,我們就這麼說定了,別耍什麼花樣,我可是都知道的。」黑霧冷冷地笑道。

「一定不會,你放心!」戰亦萍保證道。 蘇瑾月來到前院,徐長老已經帶著煉丹師協會參加比賽的弟子在等待了。

多喜一家人 對著徐長老點了點頭,走到他的身旁。

「出發吧。」徐長老對著眾人一揮手道。

「是!」眾人齊齊的應了一聲,跟著徐長老和蘇瑾月向著外面走去。

墨月城人頭攢動,到處擁擠不堪。

蘇瑾月一行人好不容易才來到了自己的所屬區域,站在那裡等待著比賽的開始。

在之前墨月城的城主就已經讓人規劃好了各個勢力的所屬區域,各個勢力只要對號入座就可以了。丹城不管是在日耀國,還是天月大陸都屬於強大的勢力,所以所在區域也就比較靠前,屬於最佳的位置。

看向面前寬闊的比賽廣場,只見廣場上一共有著十個擂台,每個擂台上此時都站著一名裁判,看修為應該都不低於分神期。

蘇瑾月看了一下自己的參賽玉牌,只見上面顯示出的數字是九、六十三。也就是說她要比賽的擂台是第九擂台,第六十三位。如果對戰的話,以每次二十人上台來計算,她前面只有五個人。

隨著一個個勢力的到來,整個廣場更是擁擠。

藍墨祁和藍家的眾人來到自己的區域站定。

「藍大哥,我過去了。」戰亦萍不舍的看了藍墨宇一眼,向著自己門派所在的區域走去。她現在只想快一些找到,合適自己身體里那道神魂的宿體,不然她會連命都沒有。

御王圈寵:棄妃天天想爬牆! 藍墨宇詫異的看著離開的戰亦萍。她今天是怎麼了?怎麼悶悶不樂的?

言云裳看到戰亦萍回來,冷哼一聲轉過了頭。既然戰亦萍不將她放在眼中,她又何必去理會她。

「亦萍師妹,你昨晚去哪裡了?我們都快擔心死了。」

「亦萍師妹,你沒事吧?」眾人關心的打量著戰亦萍,亦萍師妹可是他們門派的天才弟子,他們自然要關心她。

戰亦萍勉強的扯了扯唇角,「我沒事,我昨天住在我朋友那裡。」她現在實在沒什麼心情跟眾人說話。她已經問過那個神魂了,自己門派內的人都不適合。

「亦萍師妹,你在墨月城怎麼會有朋友的?他是誰啊?」李晴兒好奇的問道。

除了言云裳,眾人都好奇的看著戰亦萍。戰亦萍是地球來的,他們都是知道的。

「是我剛認識的一個朋友,說了你們也不認識。」戰亦萍目光在周圍掃視著,同時與神識中的神魂做著交流,「這裡都是各個勢力最優秀的長老,還有弟子,你看中哪個了嗎?」她現在最希望的是,神魂能快一些找到合適它的宿體。

「不用急,找到了我會告訴你的。」神魂陰惻惻的笑著。最多還有半天它就可以奪舍了。

「好。」戰亦萍無奈的,應道。只能心中期盼,那個適合的人能快一些出現。她才不要成為宿體,不要被人奪舍。

一名鬚髮皆白的老者走上擂台,他微笑著環視了在場的眾人一圈,「我是墨月城的副城主紀絕,感謝各位來到我們墨月城,參加此次的門派交流賽。」

「啪啪啪!」場中一片熱烈地掌聲響起。

待到掌聲落下,紀絕繼續道:「此次交流賽分為五場分別是煉器、煉丹、煉符、陣法,還有對戰,在此次比賽中得到的分數最高的為獲勝者,可以得到三滴菩提化體涎和神獸鯤的鱗片的獎勵。」

在場的眾人立即興奮了起來,熱烈的討論著。

紀絕抬手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等到眾人安靜下來,繼續道:「接下來請參加比賽的選手做好準備,第一場比賽是煉器。」

徐長老看向自己方正中,要參加煉器比賽的幾名弟子,「方奇,吳斌,你們上場去做準備吧。」丹城自然以煉丹為主,不過也不是沒有煉器師的,只是煉器水平比起別的勢力來稍差而已。

「我也去參加。」蘇瑾月開口道。光是煉丹和對戰,分數肯定是無法得到第一名的。所以她打算上去煉製一件三級法器,只要能煉製出法器,不管是什麼等級的,都會有分數。

徐長老有些驚訝的看著蘇瑾月,「蘇長老,你也會煉器?」

「會一點。」蘇瑾月微笑著點了一下頭,和參賽的弟子向著台上走去。

煉器的賽台和對戰的賽台不同,它是階梯型賽台,可以一下子容納一兩千人同時比賽。接下來的煉丹、煉符也同樣在這個賽台上舉行。

走上賽台,蘇瑾月和參賽的選手來到自己所屬的參賽區域站定,等待著比賽的開始。只要有名額,比賽是可以現場選擇的。賽台上都會有一塊屬於自己的勢力區域,它是可以根據參賽選手的人數自行調節。

藍墨祁走上台,看到蘇瑾月也在台上,微笑著對她點了點頭。

蘇瑾月回以一笑。

戰亦萍看著走上台的藍墨宇,眼中有著藏不住的愛意。藍大哥你等我,等我身體里的神魂離開后,我會和你永遠在一起。

「怎麼?喜歡那個男人啊?」神魂陰陰的開口道。

傅少,請你消停一下 「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只要等著我幫你找到合適的宿體就好。」戰亦萍生氣道。要不是這個該死的神魂,她今天不會心情這麼差。

戰亦萍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藍墨宇,看著他走上賽台。

突然,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了戰亦萍的眼中,她微微一滯,不敢相信的看著台上的蘇瑾月。她也猜測過蘇瑾月會和她一起來到天月大陸,只是她沒有想到,她們會遇見。這麼說來蘇瑾月應該和她一樣,一直都留在天月大陸,也就是說她沒有和大哥在一起。

蘇瑾月感覺到有一道目光正盯著自己,順著那道目光看去,看到盯著自己的人的是戰亦萍,嘴角勾了勾。她知道戰亦萍在天月大陸,只是沒想到戰亦萍也會來參加這次的門派交流賽。看她身上穿的服飾,她現在是哪個門派的弟子。沒想到短短兩年不見,戰亦萍已經是金丹修士了。看來她的資質和亦寒一樣,也適合修鍊。 見蘇瑾月也看向了自己,戰亦萍冷冷地一笑。看來她不用等到回地球了,等比賽結束她就將蘇瑾月除去,看她以後還怎麼纏著她大哥。以自己現在的實力,要吊打蘇瑾月簡直不費吹灰之力。她就不信蘇瑾月的修為有自己高。可不是每一個人都有她這樣的資質的。

「你跟那個小女娃有仇?」神魂的聲音再次從戰亦萍的識海中響起。

「沒錯,等比賽過後就是她的死期。」戰亦萍冷笑道。如果現在不是在比賽,她現在就會去找蘇瑾月。她要狠狠地折磨她,然後滅了她。

「你可不是她的對手。」神魂冷笑。

「你騙人,她怎麼可能比我強?我可是純土靈根。」戰亦萍不相通道。據師父說,她這種修鍊資質,就算整個天月大陸也不會超過一千個。

「她可是分神修士,你說她是不是比你強?」神魂嘲諷道。

「不!怎麼可能?她怎麼可能是分神修士?你一定是騙我的,我不相信。」戰亦萍搖著頭,一副深受打擊的模樣。好不容易才遇到自己討厭的人,她以為自己可以碾壓對方,可是事實卻如此殘忍,這讓她怎麼接受得了?

「亦萍師妹,你怎麼了?」看到戰亦萍的模樣,顧青涵詫異的問道。

戰亦萍沒有理會顧青涵。此時她的腦中一片混亂,她不相信蘇瑾月的修為那麼高。那個神魂肯定是騙她的。

「你想要滅了她嗎?」神魂開口問道。

戰亦萍聞言,連忙問道:「你有辦法?」她不僅討厭蘇瑾月,更恨蘇瑾月,若不是她,大哥還會像以前那樣疼愛她,父母也不會罵她,她不會因為賭氣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蘇瑾月,都是她造成的。

「辦法當然有,不過要看你願不願了。」神魂陰惻惻的笑道。它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要是這個小丫頭自願讓它奪舍,它也不用花費太多的精力,直接就可以獲得她的身體了。

「我願意配合,你說吧。」戰亦萍應道。只要能滅了蘇瑾月,她都可以配合。

「讓我掌控你身體的主控權,以我的實力,要滅了那個小女娃不費吹灰之力。」神魂自信的說道。它的實力是比蘇瑾月要高一些,不過它在水極精中困了千年,實力想要一下子恢復肯定是不可能的。

「你…你想奪我的舍?」戰亦萍恐懼的問道。她是恨蘇瑾月,可是她沒有傻到用自己的命換蘇瑾月的命。

「怎麼可能?我只是暫時掌控而已,說到奪舍她的身體比你的身體更適合,等我和她對戰時,我就乘機進入她的身體,奪她的舍。」神魂嘿嘿的笑道。

蘇瑾月的實力是高,不過她的靈根可沒有戰亦萍適合自己。它修鍊的是土系功法,它也是土系靈根,自然是擁有相同靈根的戰亦萍更適合它。而且它也相信,用戰亦萍的身體修鍊它的功法,它的實力很快就會全部恢復,而且還會更上一層樓。

戰亦萍猶豫著,許久,她一咬牙道:「我同意,不過你一定要守信。」

「放心,我不會騙你的。你現在凝神靜氣,將身體的主控權交給我,我一定會幫好好的出一口氣。」神魂說道。

「嗯!」戰亦萍點了點頭,按照神魂所說的,不再抵抗。

神魂冷冷一笑,化成一團黑霧進入戰亦萍的識海中,和她的識海融合在一起。

戰亦萍只覺得渾身一輕,等到回過神的時候,她的魂魄已經被關在了一個黑漆漆的地方,周圍一片空曠,除了她沒有任何人。

「你在哪裡?」戰亦萍害怕的問道。她心裡有些後悔,不知道自己做出這個決定對不對。

「你在裡面安心的待著吧,等到我幫你除去那個蘇瑾月,你的心愿也就了了,也就可以安心去死了。」神魂嘿嘿笑道。

「你什麼意思?」戰亦萍有種不好的預感。

「蠢女人!」神魂冷笑著嘲諷道。

「你騙我,你這個混蛋,放我出去,把我的身體還給我。」戰亦萍憤怒而又害怕。她現在真的後悔了,她怎麼那麼傻,竟然相信了那個神魂的話,她該怎麼辦?誰來救救她啊!

神魂得意大笑著,「你就別白費勁了,省的力氣看我怎麼幫你滅了那個蘇瑾月吧,不然我現在就讓你煙消雲散。」

戰亦萍無力的滑坐到地上,崩潰的大哭了起來。她知道自己再後悔也沒有用,因為她已經親手將自己的身體送給了那個神魂。

隨著一道鑼聲響起,台上的比賽如火如荼的展開了。這次的比賽是一個時辰,煉製的法器不限等級。

蘇瑾月選擇煉製的是三級防禦盔甲,她手指一彈,祭出了一團火焰。她這次祭出的只是內火,她並不想太過惹眼,只要能得到分數就好。

一件接著一件材料被蘇瑾月丟入煉器爐中。為了比賽的公平性,煉器所用的材料,還有煉器爐都是由比賽主辦方準備的。

藍墨祁看向蘇瑾月,見她有條不紊的煉製著法器,嘴角勾起淺淺的笑意。自己和她的差距越來越大了。她真的和他愛的那個珊兒不同,自己應該放下了,以後他也會改變對蘇瑾月的稱呼,像她這麼優秀的人,不應該成為任何人的替代品。

收回視線,集中精神,全身心的投入煉器之中。

見戰亦萍的神色恢復如常,眾人都鬆了一口氣。剛剛亦萍師妹的樣子,就像是走火入魔一般,真的把他們給嚇到了。

「亦萍師妹,你剛剛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李晴兒問道。

戰亦萍揚唇一笑,「沒有,只是有些興奮。」他重生了,怎麼可能不興奮?雖然性別不同,不過只要適合修鍊,他不在乎這些。

「亦萍師妹,那你要參加煉丹比賽嗎?」顧青涵問道。亦萍師妹這兩年在門派,主要就是學習煉丹,現在也算小有成就了,已經是三級煉丹師了。

「這是當然。」戰亦萍勾唇笑道。他對獎品也是很感興趣的。 蘇瑾月收起火焰,抬手一揮,一件銀色的防禦盔甲就從煉器爐從飛了出來,落在了桌上,看向自己煉製的防禦盔甲,她臉上露出了滿意的一笑。

「蘇長老還真是深不可測,連煉器都有涉獵。」徐長老撫著鬍鬚,佩服的看著蘇瑾月。別說像蘇瑾月這樣的年紀,就是自己這樣的年紀,不可能在修鍊和煉丹之餘,還能有精力去學習其他。

蘇瑾月轉眼看了一下四周,發現大多數修士都還在煉製,藍墨祁還差一步就煉製好了,他的堂哥藍墨宇已經煉製完成了,此時正一臉得意的看著藍墨祁。

看向藍墨宇煉製的法器,那是一件攻擊法器五級箭弩。看來這個藍墨宇是藍墨祁的勁敵。藍墨祁是她的朋友,也幫過她,她自然也得幫他一下。

似注意到蘇瑾月的目光,藍墨宇轉頭看向蘇瑾月,對著她勾唇一笑。他知道藍墨祁和丹城的名譽長老蘇瑾月的關係很好,想來她應該就是蘇瑾月了。

蘇瑾月淡淡的收回視線,閉上眼睛養神。現在離比賽結束差不多還有一炷香的時間。

藍墨宇玩味的笑了笑。這個女人倒是有點意思。

隨著比賽的鑼聲響起,台上還沒有結束煉器的修士只能無奈的停住了手。

裁判走上台,用神識掃了一下眾人煉製的法器,抬手一揮,就見眾人的參賽玉牌同時一亮,上面出現了這次比賽的分數。

蘇瑾月看到自己的玉牌上顯示的是五分,揚唇笑了笑,走下了賽台。滿分是十分,她煉製的只是三級法器,能得五分已經算不錯了。

藍墨祁快走幾步跟上了蘇瑾月。他煉製的是四級法器,得到了六分,也沒有什麼名次。這次器城有很多弟子來參加了比賽,煉器都是他們的天下。

「蘇…蘇瑾月。」第一次這麼叫,藍墨祁覺得真的很不習慣。

蘇瑾月詫異的看向藍墨祁,「你怎麼突然改稱呼了?」最開始遇到藍墨祁的時候,她假裝自己失憶,所以自然不會去在意藍墨祁叫自己的什麼。之後她和藍墨祁也只是見過一面,她以為那一次過後,他們應該不會再見面了,所以也不會去特意讓藍墨祁改變稱呼。對於她來說名字只是一個稱呼,叫自己什麼她並不會在意,畢竟藍墨祁對她來說,只是一個普通朋友而已。

這次再次在丹城相遇,她發現了藍墨祁對自己的好感,所以她也有意想要疏遠藍墨祁。更不想聽他稱呼自己那麼親密,只是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合適跟提這件事。沒想到藍墨祁先改變了對自己的稱呼。

藍墨祁不好意思的一笑,「我覺得的珊兒這個名字不適合你。」他現在已經想明白了,不是自己的他不該去有非分之想。而且之前蘇瑾月的態度也表明了,她只是將他當成普通朋友。自己叫的那麼親密實在不太好。

「我也這麼認為。」蘇瑾月點頭贊同,與藍墨祁相視笑了起來。她知道自己和藍墨祁,此時已經成為了真正的朋友。

「下一場是煉丹比賽,你肯定是要參加的吧?」藍墨祁感覺自己放下了,和蘇瑾月相處起來也更加輕鬆了。

「那是當然。」蘇瑾月笑著點頭。

「去準備一下吧,我等著看你驚才絕艷的表現呢。」藍墨祁笑道。蘇瑾月可是八級煉丹宗師,下場的煉丹比賽還不都是她的天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