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她都知道,否認沒用,不如大方的承認。

可讓江若東沒有想到,顏芊芊竟然問了一句就沒再說劉心菲的事情了。

她跟劉心菲怎麼反著來了?劉心菲是沒有立場生氣的,可她生氣了,江若東哄著。顏芊芊有立場生氣的,反而沒有生氣,寬容不在乎的樣子。

「你什麼時候有空幫我錄歌?」

顏芊芊是真沒生氣,最近有人聯繫她,是個沒聽過的經紀公司,顏芊芊拒絕了。

這件事後,她興奮之餘也想了很多事情,如果她以後真的要當歌星當明星了,常年在外,跟江若東怎麼辦,她不想放棄跟江若東的感情,畢竟這條路說到底也是因為江若東才有的。

可她也知道江若東無心當明星、當偶像。

最後她想了想,既然放不下跟江若東的感情,又不忍心讓他承受相思之苦,那麼就任由他遊戲花叢吧。

「下周吧,我抽出時間過來陪你。」

「江若東,我愛你。」

江若東被顏芊芊這突然的表白驚訝得不知所措。

顏芊芊溫柔的靠着江若東,不顧宿舍有其他人在。

「芊芊,我也愛你。」

「答應我,永遠不要離開我,我也答應你,永遠做你的女人。」

「嗯,我答應你。」

「以後我不在你身邊,你可以做…任何你喜歡的事情、去追你喜歡的人。但是一定,一定要記住,我們永遠不分開。」

「怎麼啦?芊芊,怎麼突然說這些胡話?」

江若東雖然想聽到她的女人說這些話,可是這話從顏芊芊嘴裏說出來總感覺瘮人。

「沒什麼,最近有個經紀公司找我,說要包裝我,會把公司里的資源都給我,你說他是不是騙子?」

「肯定是騙子啊!不要去,如果你願意我給你開個公司,我賺大把大把的錢捧你,有錢就有資源,我就不信捧不紅你,不要去那些野雞經紀公司。」

前面兩人說的是竊竊私語,現在江若東tu然豪氣干雲。

哪個女人聽到這樣的話能不感動,宿舍里其他人都開始對顏芊芊羨慕嫉妒恨了。

「我是認真的,你千萬不要答應他們,也不要隨便跟他們見面,很危險的,我之前不是跟你說過我要拍MV嗎,小說電影版權我都搞定了,我立馬找相關的團隊,不會太久,這事順利的話很快就可以拍了。」

江若東聽到顏芊芊要去什麼經紀公司,立馬急了,娛樂圈太亂,江若東不想顏芊芊受到委屈,如此還不如自己成立個影視公司,就算只用來捧顏芊芊也願意。

「嗯,我聽你的。」

「江若東同學,你要拍電影嗎?能不能給我個角色,我不要錢。」

「也給我個角色,不用太多鏡頭,露個臉就行,我也不要錢。」

雖然知道江若東可能不會拍電影,但是這些女生哪裏管這些,只要有機會,她們都想要抓住。

江若東沒有答應她們,不過說過陣子會出消息,如果要面試演員第一時間通知她們。

……

師大這邊,暗黃路燈下,有一對情侶在大樹下的長椅親昵,嚴格來說是男的想進行親密的舉動,女的在反抗。

「雯雯,我們是男女朋友都這麼久了,給我親一下都不行嗎?」

「不要,有人。」

「這哪裏有人,連個鬼都沒有!」

高帥有些氣急敗壞,站起來朝着余雯雯吼道。

處對象這麼久了,他就牽過余雯雯的手而已,親親抱抱這些硬是沒得手。

「對不起,雯雯,我剛才對你發脾氣了,是我不好,我就只想親親你。」

看見余雯雯傷心的表情,高帥立馬道歉,而且還自殘打自己的嘴巴。

「帥,別這樣,我只是還沒有準備好,等我們結婚了,我都會給你的。」

余雯雯心疼的拉住高帥的手,阻止他打自己。

高帥趁着她心疼,立馬一把抱住,然後快速的親了上去。

余雯雯被嚇了一跳,連忙用手撐開他的臉,沒擋住,讓他親了臉頰。

「帥,你怎麼可以這樣,我都說以後會給你了,難道你連這都等不了?你到底喜歡我身體還是我的心。」

余雯雯從來沒有這麼大聲說過話,她是真的生氣跟失望。

「不是,雯雯,我就是忍不住,我太愛你了,所以……」

「別說了,我回宿舍了,不用送我,你自己好好反省。」

余雯雯最討厭腦子只想那種事的人,看人永遠先看外表,根本不了解別人就說喜歡,江若東就是這樣。

現在高帥也這樣,為什麼不把心思用在學習上,總想着那種事情,她真的很失望。

還好,高帥跟她從高中就認識,所以他們的愛情是先了解對方,然後才喜歡上的。

高帥今晚的行為就是一時的衝動,可以理解,想通就好了。

回到宿舍的時候,看見兩個室友都在玩電腦,她們兩個什麼時候買電腦了?

然後回到自己床位下也發現了一台電腦,學校配的電腦?

「江若東送給我們的,他說了,你要是不喜歡就扔了,他送出去的東西不會收回去的。」

又是江若東!這人有病吧!自己都那麼討厭他了,他不知道嗎?

竟然想送電腦來討好我,真是異想天開。

果然是個滿腦子都是那種事的男人。

余雯雯看着電腦難受,看見陽台有幾個箱子,應該裝電腦的,於是去拿了回來,開始拔插頭,拔線。

「雯雯,真的沒必要,你就當作是學校發的就行了。」

「依蓓,你別勸她,讓她扔,也好讓江若東死心,我要讓他知道,誰最愛他,他一直心心念念的人是怎麼對他的。」

劉心菲不嫌事大的說道

「他是你同學,不是我同學,幹嘛要送東西給我,我為什麼要收他的電腦。」

余雯雯也生氣了,這是她第一次正面反駁劉心菲。

「不是同學也是朋友嘛,何必鬧得這麼不愉快。」

蕭依蓓有點替江若東不值。

「我跟他不是朋友!」

余雯雯嚴肅的跟江若東劃清界限。

「呵呵!真好!」

「我真不明白,江若東對你那麼喜歡,他對你做什麼啦,你這樣討厭他,連跟他做個普通朋友都那麼不情願。」

「我,劉心菲也不是你朋友,我不配做你的朋友,以後我們就是陌生人,我們誰也不用理會誰!」

以前劉心菲是嫉妒她長得漂亮,不喜歡她,現在是覺得她這人有問題,談不上喜不喜歡,已經可以做到無視這個人的程度。

同住一個宿舍,鬧得這麼不愉快,蕭依蓓沒有想到,余雯雯更加沒有想到。

她好想大聲問劉心菲,江若東有什麼好,值得你這樣跟我吵。 「羅德,別鬧事。」

見羅德與克雷斯被四面的蜥蜴人、豺狼人守衛隱隱圍住了,本就頗為緊張的紅木鎮士兵迅速取出武器,甚至已經有人張弓搭箭。

作為奴販首領的岡納瑟見到這種情況,他臉色一變,迅速上前來到羅德身邊這樣說道,雖然他與羅德的敵對關係幾乎快要浮於表面了,但是如果羅德在這裏與鷹身女妖起了衝突,他也脫不了干係。

「你看這種事情心裏不快又有什麼用?帝國境內礦場主使用異族奴隸,種植園主使用人類奴隸,這種事情屢禁不絕到處都是,不僅僅只是這裏有的。」

「……」羅德聞言,側過頭注視着身旁后側的岡納瑟。

而這個時候,一頭為首的蜥蜴人,已經將手中鋼槍對準羅德的臉了,似乎隨時都要扎過來。

就在這個時候,鏘的一聲劍鳴出鞘。

羅德一劍斬向面前的蜥蜴人,那頭蜥蜴人首領驚駭後退,它雖然有一些機警勇力,但蜥蜴人的素質也並不比人類更強,它如何能是武藝不俗,體魄力量更超過常人近三倍羅德的對手。

當得一聲,羅德一劍掃過,將射向它的一支箭矢掃飛開了,同時也將那頭蜥蜴人首領駭得坐倒在地上。

原來,在剛剛那一瞬間,有一名夏爾獵手,因為心神緊張,看到那頭蜥蜴人攻擊自家領主,下意識鬆開了弓弦。

「羅德!」

眼前這少年貴族的一劍掃出,將一旁的岡納瑟嚇得一身冷汗。同時駭然恐懼的,還有坐在地上的那名蜥蜴人首領。

「對你們來說不過是幾磅的肉而已,我買。」

隨着羅德的示意,自然而然就有下屬,迅速取出大塊大塊的肉食、香腸擺放在那些蜥蜴人與豺狼人的面前,重量遠遠比一個孩子更重得多了。

羅德騎在馬上,居高臨下的俯覽着眼前這些蜥蜴人豺狼人,他確定,因為女巫的禁令,這些傢伙也根本不敢於輕易攻擊自己,只要自己沒有首先出手。

「嗯,好了。你們,滾吧。」

那頭被駭退的蜥蜴人首領連滾帶爬的站起來,也不顧拍打自己身上的塵土,先是去看紅木鎮士兵取出的那些肉食與香腸,然後心滿意足地抱在自己懷裏。

在這些直立而行,全身披滿厚厚綠色鱗甲的獸人看來,用幾磅肉換到十幾磅肉當然是一筆再划算不過的買賣,不過它們雖然有着近乎人類治安官的貪婪,卻還沒有那些人類治安官的狡詐,這種情況下若是換成是那些人類城鎮的治安官,至少也要再多勒索出幾倍的好處才肯放過的。

「克雷斯。」

「嗯?老爺。」

「替我記住這個傢伙的樣子,老爺我以後要親手劏了它,為這孩子的親人報仇。」

「嗯,我記住了老爺。」

對於作為奴隸販子的岡納瑟來說是已然見慣,習以為常的事情了,但對於羅德來說,他早已經適應了人類高居於萬族之上的價值觀,他甚至可以退一步,相對平等的看待與人類同樣是智慧種族的其它生靈,但是其它生靈高居於人類之上,這種價值觀羅德實在是接受不了,也不打算接受。

羅德、克雷斯與岡納瑟轉身返回商隊的時候,剛好看到亞洛斯帶着自己的貼身護衛瑞兒,站立在那裏等待着。

「鷹身女妖『女巫』麥格娜·勒爾據說是上古時代的遺留種族,她在這裏建立城鎮,據說已經傳承兩百多年了,擁有召喚颶風、施展詛咒魔法的能力,並且她還有一支非常強悍的豺狼人近衛隊。我們在這裏休整兩天,不要招惹她們,不要觸犯當地的法律,否則,我也保不住你們。」

亞洛斯這番話雖然是對羅德與岡納瑟兩人言說的,但是她的眼睛卻一直注視着羅德,其中內涵,再明顯不過。

「我明白了,紅木鎮不會給管事先生添麻煩的。」

就在這個時候,剛剛那片礦場內又傳來一陣的嘈雜聲,眾人尋聲望去,只見幾名蜥蜴人與豺狼人守衛,一起將幾名人類奴隸用木架高高得吊了起來,一邊拉高它們一邊在下面狂笑,並且以一種威脅挑釁的目光注視向人類商隊這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