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金丹期修士,那城中可有應對。」林罔極又問道,他很久沒有再人類世界出現了,所以很多情況都不了解。

「想必客官應該知道,我鐵牛城的城主就是一位金丹後期修士,所以雖然面臨妖獸大軍,但是城中卻是一切都井然有序。」

「鐵牛上人,我倒是聽說過,有他在,鐵牛城也多了分保障。」林罔極點了點頭,道。

「鐵牛上人雖然厲害,但是這次妖獸似乎也沒有善罷甘休的樣子,到時妖獸越來越多,很多妖族的高手也會注意到這裡的,那是鐵牛城就危險了。」

「小兒哥,說得有理,不過我等身為人類那能讓妖獸騎到我們頭上來了。」林罔極正色道。

店小二聞言笑嘻嘻的臉突然一變,眼中露出絲絲讚許,道:「客官能如此想,當真讓在下刮目相看,這我就不要了。」

店小二將布袋拋在桌子上,林罔極卻是抬起頭來認真的看著店小二。這個店小二很年輕,比起林罔極似乎都要小上一年歲,此刻他臉上殷勤的笑容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嚴肅。

林罔極將桌上的布袋一收,口中稱謝一聲后,便打開盛有牛膽酒的酒罈。酒香四溢,聞之讓人微微陶醉。

「小兒哥,在下敬你一碗。」林罔極將酒倒入碗中,端起一飲而盡。

店小二見此,也端起桌上的酒窩,一仰脖,盡飲碗中酒。

而後,經過店小二的口述,林罔極了解到。由於鐵牛城是第一次讓妖獸大軍吃敗仗的地方,所以雲州各方勢力共同決定堅決保住鐵牛城。同時雲州各方勢力同時發出公文,讓雲州其他地方的修士前往鐵牛城支援,這其中就包括了雲州排名靠前的皇極觀,金鋼寺、雲城、御劍閣等。

在不久之後,就會有大量的修士趕往鐵牛城,到時定有一番惡戰。

當日林罔極在黑牛酒館喝過酒後,就在此住下。

翌日,林罔極來到了城主府的廣場前,這裡正在招募兵士。

林罔極決定加入軍隊,為鐵牛城出分力,同時也當鍛煉自己。

此時的城主府廣場排著一條長龍,這在修仙界是比較難得的場面。每位修士都為了自己的追求各自為戰,自私自利。但是當整個族群受到威脅的時候,修士們放下了追求,自私,肩負起作為一名人類的責任。

林罔極身為築基期修士自然不用和練氣期修士排隊了,相比起練氣期排隊的長龍,築基期的隊伍就要短小得多。很多林罔極就報名加入了軍隊之中。

由於有築基期修為,林罔極得到了一個小隊隊長的職位。但是沒有士兵,這些都要他自己去招募。

看著手中募兵令牌,林罔極苦笑一聲,隨後手掌一翻令牌就消失不見。不多時林罔就又出現在了黑牛酒館,找到了那個告訴林罔極鐵牛城基本情況的店小二,向他出示募兵令牌。而後林罔極將自己要招募人手的事情給他說了之後,店小二滿心歡喜的答應了下來。

由此可見,店小二也是一個熱血男兒。

在招募兵士的這段時間,林罔極閑來無事就在酒館中自己所住的房間閉門修鍊起來。

現在他正修鍊幾個築基期能修鍊的法術。築基期才能修鍊的法術威力必然比練氣期的要大很多,所以林罔極也十分用心。就這樣他在房間里閉門修鍊就是數月。

這期間妖獸對著鐵牛城發起了一次攻擊,但是卻已失敗而告終。這大大鼓勵了鐵牛城中無數修士的信心。而妖獸在經歷再次失敗並沒有退去,反而有更多的妖獸向著這裡趕來,似乎在醞釀著更大的一場戰爭。

這一日,久閉不開的房門突然打開,林罔極從中走了出來。他臉上容光泛發,雙目炯炯有神。看向遠處妖獸大軍的營地,目中卻是紅光一片。 妖獸大軍的營地上,此時篝火升起,映紅了半邊天空。遠遠望去無數營寨整齊排開,如天上繁星般眾多。

林罔極出了房門,便來到酒館大堂,徑直向著靠窗邊的位置走去,那裡店小二正招呼著數位修士。林罔極信步來到桌前,看著坐著的幾人,淡淡道:「幾為可是要加入我的隊伍。」

聞言幾人抬頭看了林罔極一眼,發現來人深不可測,眾人齊齊色變。

「哦,難道我臉上有什麼東西讓各位目不轉睛。」林罔極摸了摸臉龐,笑道。

「啊,道友見笑了,只是道友修為深不可測,讓我等側目。」一位憨厚大漢,憨笑道。

林罔極見此,掃視幾人一眼,隨後就端端正正的坐下。

憨厚大漢見此,急忙向林罔極介紹道:「在下王大山,至於其他幾位道友,我們也是剛認識,還是讓他們自己介紹吧!」

而後經過幾人紛紛自我介紹,林罔極了解到這幾人都是趕到鐵牛城的散修,他們分別叫范勇、趙偉、李威。都是練氣九層的修士。

范勇是個高個大漢,趙偉是個矮矮的胖子,而李威是個刀疤臉。

四人都來自不同地方,今日能齊聚於此都是為了鐵牛城,為了人類。雖然這幾人實力都要比林罔極弱,但是林罔極還是對他們充滿感謝之色。

很快又來了六位練氣期修士,他們在和林罔極幾人見面后就加入了林罔極的隊伍。而後他將募兵令牌拿出來,靈力注入,立即令牌就飛了起來,在空中顫抖不已,不一會兒一道霞光落下,將眾人籠罩其中。片刻之後,令牌上就顯現出眾人的影像信息,同時也出現了一道任務在林罔極的令牌之上。

林罔極見此,驚訝異常。沒想到一個小小的令牌居然有如此功效,這煉製令牌之人一定不簡單。林罔極不知道的是這塊令牌一直和城主府一塊巨大石壁有著聯繫,他們的任務也是從石壁上發出的。

看著令牌上發布的任務,林罔極陷入了沉思。這個任務居然讓他們深入敵人後方刺探軍情。眾人見此,都面色一變。

「林道友,現在城外可是危險無比,我等要是出城可是有生命危險的。」後來六人中的一位吳姓修士問道。

「吳道友,現在鐵牛城危在旦夕,我等豈能躲在城中毫無作為,那不是貪生怕死嗎?到時各位如何面對自己的心魔。」王大山憨厚的臉色卻是微微發怒。

「王道友說的對,是我等考慮不周。」吳姓修士旁邊的麻衣少婦說道,她也是那後來的六人。似乎這六人本就相互認識,而且關係匪淺。

這時從那六人中走出一人,國字臉、濃眉大眼。他出來後向著林罔極微微點頭,道:「既然林道友是我們的隊長一切聽林道友的。」

眾人都將目光看向林罔極,他掃了眾人一眼,正色道:「既然如此,我們就出城去吧。只是刺探軍情之事人不用太多,所以我們分出兩組人馬分別行動。」

「林道友此言正和我意,要不我們五人一起,他們六人一起。」憨厚的王大山說道。他將目光看向林罔極,徵求他的同意。

林罔極看了六人一眼,然後點了點頭,道:「就這樣,不過雖然我們分別行動,但是還是要相互聯繫才好。」

而後,林罔極口中默語幾聲,然後手一揚,幾道符籙就出現在空中。「此符各位收好,城外危險異常,到時也好有個照應。」

聞言,眾人都將符籙收下,而後林罔極等人就來到鐵牛城的一處偏門。他們將自己偽裝之後,就小小翼翼的出城而去。

其實像林罔極這樣的小隊還有很多,城中給每一位築基期散修都下達了同樣的命令。本來這些修士想到鐵牛城中守城殺敵,但是這些散修卻是無法統一號令,完全不能和城中的軍隊或是各方勢力的修士相比。

出城之後,兩組人就分別朝著不同方向潛伏而去。此刻鐵牛城和妖獸大軍的營地都被雙方高手布下的陣法相互干擾,神識在這個時候作用已經大打折扣。

林罔極帶著王大山等人,向著一片樹林走去,一路上都收斂氣息,小心翼翼生怕被妖獸發現。他們貓著身子,在山丘土包之間穿梭,不一會兒就來到了樹林之中。不過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此時樹林已經被妖獸佔領。幾人見此,面面相窺,臉色都是一變。林罔極隨即對著幾人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他后他開始閉目冥思,一盞茶的功法,林罔極睜開雙眼,口中微語道:「這樹林中妖獸很多,我們還是小心為妙。」

眾人點頭,而後林罔極繼續深入樹林之中,刺探虛實。

不過他們沒走多久,妖獸就發現了他們的蹤跡。一頭狗類妖獸發現了他們,同時他對著天空嗷叫了幾聲,頓時林中的妖獸全部向著狗類妖獸聚攏,它們全都怒視著林罔極幾人。

眾人見此,臉色大變。

不過妖獸們卻是沒有給他們過多時間反應,只是一瞬間全都衝上來,兇惡的樣子欲撕碎眼前的幾人。

除了林罔極外,幾人何時見過如此多的妖獸同時進攻,紛紛臉色駭然。

「轟」的一聲衝到最前面的妖獸第一個倒下,不知何時林罔極已經擊出一劍,將妖獸擊殺。王大山幾人見此,大受鼓舞,紛紛拿出法器攻擊來襲的妖獸。

他們幾個居然都是用劍禦敵,修仙界用劍的修士還真多呀,眾人無不感慨。

王大山舉起巨劍向著來襲的妖獸劈砍而下,其它幾人也不甘落後紛紛舉劍殺入妖獸之中。妖獸身體強壯,一般刀劍很難傷到他們,就算是王大山等人的法劍同樣如此。妖獸兇猛,一個個撲上來對著幾人張口就咬。血腥之色讓幾人胃中翻騰如欲嘔吐,這時王大山將劍一橫擋住了妖獸的大口,一把將他推開。而這時,又一頭妖獸撲了上來,鋒利的爪子向著王大山一揮而下,似乎要將王大山撕碎,而就在這時一頭紅色的巨型狗類妖獸出現在眾人面前,他衝天怒吼,眼中血紅一片,口中更是口吐人言道:「找死。」隨即他就向著幾人這邊沖了過來。其他妖獸紛紛讓開道來,林罔極見此,臉色一變,這頭妖獸遠比其他的要強大地多,相當於人類的築基後期修士。 巨大的紅色妖獸飛奔而來,如一道閃電,眨眼間便衝到了林罔極面前。林罔極立即將劍猛地刺出,對著妖獸口中直刺而去,似要將來襲的妖獸洞穿。不過這頭妖獸實力卻是有著人類築基期的修為,怎會輕易就被林罔極擊殺。

他的身形立馬一頓,狗臉上厲色一現,張開大口一道犀利的勁風帶著濃烈的血腥之色呼嘯而來。林罔極刺出的劍像是被什麼擋住了一樣,不能前進分毫。林罔極見此,立即反手一卷,手中的劍就是一絞頓時犀利的勁風就消失不見。隨即他用力將劍一刺,長劍便對著妖獸大口而去。

妖獸見此,立即扭轉身體向著遠處跑去,速度奇快,簡直讓人看不清楚,留下一道道紅色的殘影。林罔極轉頭看著在遠處顯現出身形的妖獸,眼中閃過淡淡的驚訝。而後一劍揮出,一道燥熱的紅光向著妖獸激射而去。

而王大山這邊,戰況也很激烈。他們四人圍在一起對著將他們包圍的妖獸攻擊,妖獸身體強壯而且耐力驚人,此時他們雖然沒有露出敗象,但是已經明顯處於下風。

王大山長劍一引,一道火光突然出現向著面前的妖獸噴涌而出,妖獸沒有注意居然被火燒掉一身狗毛。妖獸頓時怒吼連連,欲將眼前之人生生撕碎。王大山見此,立即一劍砍下完全不理會妖獸的憤怒,根本不給他一點機會。不過妖獸那裡會認他如願,他後腿一蹬一躍而起,瞬間就跳起三丈高,然後從天而降將王大山撲倒在地。同時無數妖獸也沖將上來,也想將他活活生吞。王大山此時已是冷汗淋漓,臉色大變,他將劍橫在胸前擋住妖獸的撕咬,同時口中陣陣咒語響起,一道火光突然出現一卷而下,其他沖將上來的妖獸速度紛紛一止,給王大山贏得了寶貴的時間。隨後他使出渾身力氣用力將把他壓在地上的妖獸推開,他準備站起身來,這時又有幾隻妖獸沖了上來。王大山立即雙手合十,猛地一掌推出,紅色的掌印立即印在了妖獸身上,不過妖獸渾若未覺,衝過來揮舞著他鋒利的爪子,口中突然說道:「去死吧!」

眼見鋒利的爪子就要將王大山撕裂,而范勇等人更是分身乏術,無能為力。就在這時,一道白光激射而來,四周頓時冷了下來。白光射到妖獸身上,立即妖獸就被冰封。卻是林罔極見王大山危險,在和紅色妖獸激斗的同時喚出「寒光鏡」救了王大山一命。

王大山感激的看了林罔極一眼,口中正想說什麼,又一隻妖獸沖了過來,大口一張就向著他的頭顱咬去。不過有了上次的經歷,王大山也就更加小心,能躲就躲,在躲避中尋找機會。

而林罔極和紅色妖獸戰鬥正酣。紅色的狗類妖獸此時十分憤怒,見林罔極居然在和自己戰鬥的同時還有餘力救他的同類,這時對他的藐視。他心中發誓要將林罔極碎屍萬段。

不過林罔極心中卻是冷笑連連,在和這頭妖**過手后發現也不過如此。林罔極對付起來也是遊刃有餘,現在更是喚出「寒光鏡」來,勝算就更大了。

林罔極長劍一引,一道火焰衝天而降,直落紅色妖獸身上。火焰在他的身上燒得滋滋作響。妖獸怒吼一聲,就地一滾將身上的火焰滾滅。隨即他跳躍而起,口中一吐,一道風刃激射而來。

速度之快比起林罔極降下的火焰還要快些。林罔極只能反轉身體躲避風刃,但是他還是被風刃割斷了一絲鬢髮。紅色妖獸見此,臉色更是憤怒,似乎沒有傷著林罔極讓他大為憤怒。隨即他四腿向後一蹬整個身體如同一道流星劃過天際,猛烈的撞擊而來。林罔極這時卻是催動寒光鏡向著紅色妖獸一照,一道白光射出,紅色妖獸身體立刻就泛起層層冰霜。此刻騰空的妖獸卻是難得的出現了驚恐之色,身體劇烈的掙扎欲破冰而出,不過寒光鏡的威力不是他能相信的。他也落了個被冰封的下場。

一塊巨大的狗形冰雕從空中掉下,透過晶瑩的冰層還能隱隱看見裡面冰封的是個紅色的東西。

紅色妖獸被冰封,其他妖獸立即震驚的看向林罔極這裡,只是這一瞬間王大山等人卻是抓住機會向著林罔極這邊飛躍而來。

「林道友,修為真是了得,同樣有築基期修為的妖獸都被道友輕鬆解決。」王大山第一個跑過來,說道。

「現在不是說話的時間,我等還是將眼前妖獸解決完了再說。」

而後林罔極率先殺入妖獸之中,一劍揮出就帶走一頭妖獸的生命,其他幾人見此也是信心大增,紛紛加入戰局。在經過半個時辰的戰鬥,林罔極幾人終於將樹林中的妖獸全部殺死。

「幾位道友沒事吧。」林罔極看了幾人一眼,關心道。

「全靠林道友將那妖獸解決,不然我等可能就要交代在這裡。」范勇道。

「是呀,不知這鐵牛城城主府為何會讓我等修士出城干這個,這不是明擺著讓我等送死嗎?」李威抱怨道。

「就是,我等千里迢迢來保衛鐵牛城,懷著一份為人類出一份力的決心來到這鐵牛城,可是沒想到他們居然會讓我等去當炮灰。」趙偉道。

林罔極看了看幾人,正色道:「雖然鐵牛城讓我等做這送死的行為非常可恥,但是眼下我們還是想著如何回到城中才是。」

「林道友說道是,但是我們要回去必須要完成任務才行,沒能探清妖獸軍情如何能回得去。」王大山一臉惆悵道。

「任務是讓我得刺探軍情,可是並沒有讓我等深入妖獸的營地之中,這個軍情也是可以從妖獸口中得知的。」林罔極說完,眼睛看向那頭被冰封的紅色妖獸。

眾人也隨著林罔極的目光望去,頓時幾人都是眼中一亮。

林罔極快步走到被冰封的紅色妖獸前,手掌印在上面,掌上白芒淡淡閃現,不一會兒后,紅色妖獸的頭顱就顯現出來。而後林罔極撤開手掌,眼中直視妖獸道:「你們妖族大軍的情況你可知道。」

「哼,人類休想從我口中知道半點消息。」

「不給你點苦頭嘗嘗你是不會老實的。」說完林罔極一掌猛地擊到妖獸頭顱之上,掌上紅光一閃,頓時一股熱浪襲來。

一股灼熱之感傳入妖獸心靈,同時淡淡的焦臭味升起,卻是妖獸被林罔極飽含火靈力的一掌給灼燒。妖獸下半身冰寒刺骨,頭顱卻是灼熱難忍,簡直就是冰火兩重天,痛苦無比。

「我說,我說,我們妖族共來了十多萬大軍圍攻鐵牛城。」

「那像你這樣修為的有多少?」林罔極問道。

「我不知道,但是肯定數不勝數。」妖獸回答

「那妖丹期的又有多少。」

「這個我不知道,我身份低微沒有知道的權利。」

「好,那你就安心上路吧!」林罔極一掌擊下,火焰一下子將妖獸吞沒。

林罔極看了幾人一眼后,正準備轉身離開。這時他的臉上卻是突然一變,口中說道:「那六人有危險。」 林罔極通過給那六人的符籙感應到他們的氣息漸隱漸弱,知道他們定是遇到了什麼危險。

「林道友可是感應到他們了嗎?」王大山一臉凝重道。

「不好,他們全部死了。」林罔極大驚失色。從知道他們有危險到現在短短時間之內那六人居然全部死了。死得如此之快,定是遇到了什麼強大的存在。

「什麼他們居然全部死了。」李威臉色一變,驚呼一聲。他那刀疤的臉上卻是突然抽搐一下。

「還好我們沒和他們一起,不然也要步他們的後塵。」趙偉胖乎乎的身體,面上卻是冷汗淋漓。

「好了,這城外危險重重,我等還是要小心為妙。」范勇皺著眉頭說道。

林罔極也是點頭認同道:「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快快離開。」而後他看了眾人一眼,就準備動身離去,但是就在這時,林罔極卻是突然臉色大變,道:「不好,那妖似乎感應到了我的存在,正朝這裡來。」

「那妖是不是就是讓他們六人全部死去的存在。」王大山凝重的問道。

眾人都將目光看向林罔極,只見他點了點頭,滿臉的凝重。眾人齊齊變色,面上泛起恐懼之色。

「各位道友,你們先走,那人是沖著我來的,定不會去管你們的。」林罔極正色道。

「林道友,我等可不是貪生怕死之輩,我們怎能丟下道友獨自逃跑,在決定跟隨道友出城之時我等已做好最壞的打算。」王大山一臉堅毅道。

聞言,其他幾人也是點頭稱是。

「各位道友的心意在下心領了,來人實力深不可測,我們聚集於此只會讓他一鍋端。」林罔極對著幾人拱了拱手,面色嚴肅。

「可是……」王大山還想說什麼,卻被林罔極出聲制止了,」各位再不走可就來不及了,要是我真的死在那妖手中各位也好為我報仇。」林罔極著急道。

王大山等人見此,對視一眼而後對著林罔極抱拳道:「道友多加小心。」

而後幾人就飛躍而去,林罔極看著他們離去,心中微微一松,面色嚴峻的看著遠方,那裡一道青虹飛射而來。

林罔極見此,眼睛跳動了一下,腳下紅光一起,駕起火遁之術逃之夭夭。

不一會兒,青虹降落在林罔極等人離去的地方,顯現出來的是一個牛頭人身的妖物,他通紅的雙眼看了一眼一片狼藉的戰場,眼中怒氣直冒,鼻孔呼出一口白氣,惡狠狠道:「小子,敢殺我同類定要將你挫骨揚灰方解我心頭之恨。」

隨後他看著林罔極離去的方向,青煙一起化作一道青虹直追林罔極而去。

兩者一前一後,飛遁而走。不過後來的牛頭妖物速度卻是要快上幾分,不多時,林罔極就出現在了牛頭妖物的眼前,他大喝一聲,:「小子休逃。」

林罔極見此,心中大驚,體內靈力又是一轉,速度立馬加快,和追來的牛頭妖物拉開了一段距離。牛頭妖物見此,面色泛起淡淡的驚訝,而後靈力也是加速運轉,速度也是快上了幾分,不多時和林罔極的距離又接近了。

兩人一前一後,飛遁速度很快,很快他們就出了鐵牛城的地界,不知身在那裡。而在這一番你追我逃中,牛頭妖物卻是心中大驚,他完全沒想到林罔極在飛遁如此之久后還能堅持,要是一般的築基期修士早就靈力枯竭了。

原本牛頭妖物還是貓戲老鼠的心態,此時卻是重視起林罔極來。

就在這時,飛遁中的牛頭妖物突然射出一道飛梭向著飛遁中的林罔極射去,林罔極急忙扭轉身體,改變方向,但是就是這一瞬間牛頭妖物卻是近身過來,猛地一掌劈下,威勢猛烈。

心知不能硬抗,林罔極立馬彈地而起,向著旁邊掠去。

「小子,怎麼不逃了。」牛頭妖物一臉戲謔,笑道。

「哈哈,閣下還真是好能耐,追我一個小小築基期居然用了如此之久。「林罔極站定后,嘲諷道。

「哼哼,你就暢快的說吧,不過馬上你就沒有再說話的時間了。」牛頭妖物也不生氣,冷哼一聲。

旋即,牛頭妖物口中「哞」的叫了一聲,身體猝然高漲,粗壯有力的手臂一張一根巨大的狼牙棒就出現在他手中,渾身青煙寥寥,看上去威勢滔天。

林罔極面色一沉,知道這個牛頭妖物十分厲害,心下打起十二分精神,小心翼翼的看著牛頭妖物。

「小子納命來。」牛頭妖物舉起狼牙棒就向著林罔極砸下,力道巨大。林罔極急忙向後已退,狼牙棒砸到地上,大地立馬崩裂開來。狼牙棒砸下巨力卻是經過大地向著林罔極所在的腳下傳來。一道裂縫直奔林罔極腳下,他立即飛躍開來,同時手中劍一揮,一道劍光閃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