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歡歡,疼!輕點!」

「今晚我跟霽華睡。你自己去打地鋪吧!」

「歡歡別啊!我這是為了霽華好。多麼合適的歷練目標不是?」

月千歡環手抱胸,「我也是為了你好。免得你摸得著吃不著,多折磨?」 隨著四院大比時間的接近。四方盟,不僅四大學院,各方勢力的弟子也紛紛出來歷練。

武元界迎來了一場盛會。諸多天之驕子,將在他們中間誕生未來的英傑。能入武元學院,一步登天!成就不可限量。

歷練開始,武元界大陸上大大小小的城池,名聲大響的宗門,或是小門派。每天都有爆發打鬥。

對諸位天才而言的歷練,在這些小門派眼裡就是磨難。誰也不知道,會不會一個倒霉,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為門派帶來滅門慘禍。

這,沒有誰對誰錯,也沒有正義公道可言。

弱肉強食的世界,只能自己拳頭硬,才能護住自己想要保護的人!

這個道理,不論在哪兒,都是通用的。

北方盟,諸葛山峰腳下。

鮮血染紅了院牆,石階上一路鋪著屍體。

萌寶孃親禍天下 霽華皺著眉頭,不滿的摸了摸弓夭。「被人搶了名單,會不會不及格?」

他抬頭,高門大院上掛著的牌匾「諸葛府」被人一手劈成兩截,現在正危險的掛在上面。風一吹,搖搖欲晃。

霽華嘟著嘴,一臉不悅的走近諸葛府里。面前遇到屍體,霽華眉頭都不皺一下,冷淡冷漠的邁步跨過去。

遠方高空上。

月千歡嗑著瓜子,「這被人搶先了,沒問題吧?」

這個諸葛府,是霽華歷練的名單之一。出來也有小半年,霽華名單上一百五十個只差最後十個沒有完成。

不曾想。霽華的常勝將軍之路,遇到了意外。

「這是半魔魔葉近年來活躍最多一個爪牙。神老懷疑,這諸葛一脈知道半魔魔葉藏身何處。突然被殺了,難道是半魔魔葉察覺了?」

「不一定。」月千歡搖頭否決。她說:「要是半魔魔葉。殺了人會一把火毀屍滅跡,不會留著等我們來。」

說著,月千歡忽然一頓。

她皺眉詫異道:「裡面還有人!」

目光越過重重雲層,看向鮮血遍地,屍骨橫乘的諸葛府里。

霽華在府里走了一圈。最後停在一座湖面前,霽華眨了眨眼。狐疑的盯著湖面,「這裡面好像有人。」

「嗯嗯,還活著呢。」白糰子趴在霽華肩膀上,小聲說。

粉雕玉琢的瓷娃娃,肩膀上趴著一個柔軟可愛的白糰子。萌的讓人心肝顫。

霽華抿唇想了想。還是抬手掐訣,五指隔空在湖面上一抓。

砰!

平靜的湖面炸開,摻雜鮮血,水都被染成了淡紅色。

霽華從湖裡抓出來一個少女。他拂袖一揮,少女落在湖邊上。霽華走過去看,白糰子打量一眼說:「長得還挺好看的。」

「她是諸葛府唯一的活口。說不定她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誰搶了你的目標。你要不把她弄醒問一問?」

「好。」霽華點頭。

他邁步走過去,一腳踩在少女胸口。

噗——

少女張嘴噴出水,呻吟一聲有了意識。只是白糰子瞧著少女胸口凹陷的地方,它剛剛好像聽到了骨頭斷掉的聲音。

是不是太粗暴了?

月千歡看的震驚了。她揪住墨九卿袖子,「完了。我們兒子可能要注孤生了!」 愛情未滿 霽華下腳粗暴,少女沒一會兒醒轉過來。頓時捂著胸口痛哼,只見是痛的眼淚都流出來了。

而始作俑者的霽華,毫無自知之明。他歪頭看著少女,開口:「你是諸葛府的人?」

「啊!你是誰!」少女聽到聲音,驚呼大喊一聲。

她似乎還沒回過神。愣愣看著面前不過四五歲的霽華。

「喂,你該不會是傻子吧?」霽華皺眉,一臉嫌棄。

只會愣愣的看著他,不是傻子是什麼?頓時霽華看少女的眼神,充滿了不滿和冷意。救了個傻子,浪費他時間。

被霽華這麼一看,少女打了個寒顫回過神。「不,我不是傻子。我是,我是……」

少女扭頭,視線里看到不遠處的屍體和鮮血。她尖叫一聲爬起來,「死人了!有人殺進來了!」

「小弟弟你是誰?你趕快走吧!有人闖進來了,他們見人就殺。要是看到我們,一定會殺了我們的!必須趕快離開這裡!」

少女驚慌著,伸手來抓霽華。「小弟弟,我們快逃!啊!」

霽華就著弓夭拍少女手背上,痛的少女眼淚汪汪。

霽華撇了撇嘴,「諸葛府的人除了你,全死了。這兒沒有別人。屠殺諸葛府的人,早就走了。」

說著,霽華審視少女一眼。「你看見兇手的模樣了嗎?」

少女愣愣搖頭。

聞言,霽華拿起弓夭。拉弓對著少女,冷冷質問:「那你是誰?諸葛府的人?」

如果她是諸葛府的人,那就殺了她。回去給爹爹求情,說不定就當他合格了呢!

清楚看到霽華眼底的殺意。少女哆嗦著搖頭,「我不是。我是跟著門內的師兄來諸葛府借住的。我跟諸葛府沒有任何關係!小弟弟你不要誤會了。」

「你說不是就不是?」

「不,我有身份證明。小弟弟你看!我是羅海門的弟子!這上面有我的名字,我叫芸兒!」

霽華掃了眼,發現少女說的是真的。

淡淡哦了一聲。霽華收起弓夭,轉身就走。這下換少女芸兒愣了,「小弟弟你去哪兒?」

「別叫我小弟弟。我們不熟。你不想死,就立馬離開諸葛府。」

聞言,芸兒身體一僵。隨即追上霽華。「小弟弟我跟你一起走吧。萬一遇到兇手,我還能保護你!」

「……」霽華沒說話。

他斜睨芸兒一眼。那嘲諷的眼神,看的芸兒面色青白交加。

但她還是沒有放棄。 最強軟飯人生 緊跟著霽華出了諸葛府。霽華看著她,更加不滿了。就在霽華打算甩掉芸兒時,他收到月千歡的傳音。「帶上她。」

「娘親?」霽華疑惑不解。

月千歡沒有解釋。而是給了個地址,「我們在百利城的洪樓等你。」

「好。」

高空中,月千歡冷冷看著面前飛舞的月家捲軸。在芸兒的名字後面,是一個大寫加粗的半魔魔葉。

墨九卿鳳眸冷戾煞氣,「她是半魔魔葉。」

「她奪舍了這個叫芸兒的少女。走吧,墨九卿我們去瞧瞧,她想做什麼?」月千歡眼底閃過殺意。

半魔魔葉敢打霽華的主意,她該死! 百利城,洪樓。

這是一座名揚北方盟的酒樓。位置千金難訂,尤其是在如今天才遍地走,參與歷練的時候。為了一個位置,多得是暗中廝殺較勁的。

只為了坐在這兒,便是一種身份實力的象徵!

霽華走進洪樓,瞬間吸引了眾人矚目。一個四五歲的小孩子,背後跟著個少女。這兩個人,怎麼看都是那種肥羊,特別好宰的!

尤其當霽華拿出腰牌,洪樓天子閣的包間。

立馬有人忍不住了。虎背熊腰的大漢攔在霽華面前,咧嘴大笑露出一口黃牙。「小子。爺爺我沒拿到洪樓的位置。你把你的腰牌給爺爺我,我就放過你!」

「否則!哼。當心爺爺我一拳頭把你打死了!」

大漢揮了揮他的拳頭。光拳頭,看起來都有霽華腦袋那麼大。

芸兒瑟縮了下。又偷偷看了霽華一眼,一咬牙站出來。「你幹什麼!光天化日之下搶人東西,你要不要臉?」

「小妮子,你找死。滾開!」大漢一拳打向芸兒。

芸兒驚慌失措的閃躲。一屁股摔坐在地上,難堪極了。聽著大漢他們嘲諷的哈哈大笑,芸兒臉色鐵青發黑。

她求救似的看向霽華。結果霽華看都沒看她一眼,跟路上一樣,完全把她當透明人。

大漢扭頭,朝霽華伸出手。「拿來吧!」

嗆!

寒光掠過。

大漢眼睛瞪的大大的。他無比驚恐的後退,雙手捂著脖子也止不住鮮血的噴濺。掙扎著,最終仰頭砰的倒在地上成了屍體。

嘶!全場皆驚。

誰也沒看到霽華出手。驚駭看著大漢的屍體,眾人不可置信的盯著霽華。好厲害的身手!

這個小娃娃是變態嗎?

「他是霽華!小公子霽華!」

「嘶!這個煞星居然在這兒,快走!」

「小公子霽華。媽耶,趕緊走。千萬不能得罪他了!」

一時間,大廳里人立馬少了三分之二。剩下的人也往後退了退,躲在邊上好奇的打量霽華。他們多是沒見過霽華的。

歷練開始這小半年,北方盟最出名的,無疑就是小公子霽華。

以稚嫩的童齡,天賦妖孽堪稱變態。出手更是無情果斷。剛開始,不少人看著他年紀太小,挑釁想要殺他。

結果,無一例外。反倒都成了霽華揚名的墊腳石。偶爾有幾個實力強點,擅長逃命的跑了。也不久傳出被霽華追殺殺死的消息。

就算是門派,勢力。霽華殺不了,他背後的天坤宗直接出手找場子。更別說,霽華還有個十分可怕的娘!

月千歡!武靈院天榜第二,五階武尊。

除了她。還有不少月千歡的朋友,都樂於幫助霽華。給霽華找場子。一時間,北方盟鮮少有人敢得罪霽華。

少女芸兒愣愣的坐在地上,仰頭震驚盯著霽華。她呢喃道:「原來你就是霽華!」

霽華看也不看他,直接上樓。

白糰子:「人家跟你一路了。你都不回答一下?」

「沒興趣。」霽華撇了撇嘴。「她長得太丑了,影響我心情。」

身後,半魔魔葉聽見,當即氣歪了嘴。她明明挑了個十分貌美的殼子! 霽華居然說她丑,丑的影響到了他心情。半魔魔葉心底的小人,臉都氣的扭曲了。

又氣,同時又覺得自己好像發現了真相。該不會霽華覺得她丑,所以才對她不加言辭吧?半魔魔葉越發覺得這才是原因!

抬頭見霽華的身影就要看不見了。半魔魔葉收起情緒,緊跟上去。

她可不能現在半途而廢!

不出預料。月千歡肯定就在上面!她一定要趁熱打鐵,混進月千歡他們勢力里。

樓上雅間。

月千歡和墨九卿將剛剛樓下的情況,一五一十看了個清楚。

輕笑一聲,月千歡看向墨九卿。「你說,這半魔魔葉到底打的什麼主意?」

「他並不知霽華是我兒子,也不知你就是魔后。神老的保密工作很靠譜,其他知道的也有魔族契約控制。所以你們的身份還沒有暴露。」

墨九卿手裡剝著葡萄。一個個脫了皮,晶瑩透亮的葡萄放在面前小盤子上擺出一個笑臉。

嘴角微勾,墨九卿將小盤子放在月千歡面前。繼續說:「因此,她的目的很好猜。她知道了諸葛府敗落,因此想藉此金蟬脫殼。」

「而你和霽華,是她的目標。」

「我們是目標?」月千歡小叉子叉了一個葡萄送入嘴裡。她說:「既然她不知道我們的身份。那麼目標,要麼是借著我們想進武元島,要麼是想查查我們是否跟魔族有關。」

如果半魔魔葉確定了月千歡,霽華是和魔族有關。那麼她很容易就能猜出他們在魔族的身份。

可半魔魔葉不確定。而且她想利用月千歡他們進入武元島。目的,月千歡是猜對了的。

沒有籽的葡萄,月千歡吃的很快。墨九卿剝皮也快。眨眼面前擺上三盤。

墨九卿說:「兩盤歡歡的,一盤留給霽華吧。免得他跟你搶。」

「霽華可不會搶。行了。你再不走,叫半魔魔葉看見你,可就掉馬甲了。」

「嗯,我先回九重空間塔。歡歡,有事需要叫我。」 都市超級雇佣兵王 墨九卿起身,低頭在月千歡眉心印上一吻。

月千歡閉上眼,嘴角勾起溫柔淺淺的弧度。

在她睜眼時。霽華從外面推開門。抬頭看來,屋中只有月千歡一人。

霽華一見月千歡,立馬露出了笑顏。「娘親!」

「霽華來。給你留了剝好的葡萄,可甜~」月千歡故意沒看見後面的少女芸兒,拉著霽華說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