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我這也是頭一次聽說這個平等契約,你就當我見識短,好心給我解釋解釋唄?」

秦壽嘿嘿一笑,厚著臉皮去問白秋。

「額……這個嘛,我只會簽訂契約,至於它到底是不是我剛剛說的那麼回事兒,我也不清楚,我也是頭一次使用啊,不知道會有什麼副作用,你就自求多福吧。」

白秋說完都沒有給秦壽反應的時間,撒腿兒就跑了。

嘿,這個混蛋感情那我當實驗品了,我次偶,你別走啊。

白秋只留下一陣白色的霧氣,就消失無蹤了,留下秦壽和虛靈大眼瞪小眼,這回好玩了。

「你這白叔叔真是個急性子的傢伙,這就把你賣給我了,走吧,我帶你見見我的朋友們。」

也許是因為簽訂了契約的關係吧,虛靈對秦壽並沒有抗拒,而是附在了他的背上,跟著他走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鬼上身吧,嘿嘿,難得有機會體驗,不如借這個機會嚇唬嚇唬庄小仙他們,秦壽就沒安好心……

庄小仙也跟凌野談了好長時間了,一直不見秦壽回來,倒也不著急,他不會來正好,庄小仙剛好可以不用顧忌的跟凌野說話。

「哎,秦壽哥哥好像是回來了,小肉墩子,我把剛才給他留點蛇肉給他送過去吧。」

凌華這小丫頭是個善良的小姑娘,要不是她護著這些蛇肉,估計早就到了段皓的嘴裡,此時他正不高興呢。

「我還沒有嘗夠你的手藝呢,這麼好的肉怎麼能便宜那個變態呢!」段皓嘟嘟囔囔的抱怨著。

「不許你所秦壽哥哥的壞話,他是用小柳條抽你了,可那也是為了你好啊,你要是管不住你的嘴,我替你管……」

段皓以為凌華真的生氣了,才不敢再言語了。

「哼,你個小沒良心的,我守護督促了你一路,一句好話沒撈著就算了,還被你罵作是變態,還不如剛剛相處不久的小凌華呢!」

秦壽一回來就聽到段皓的抱怨,接過凌華送上來的蛇肉,坐到了火堆旁邊,看了一眼已經停止談話的庄小仙和凌野,自己突然心裡有些難受。

怎麼感覺我是一個局外人呢,他們兩個有事兒瞞著我,小胖子痛恨我折磨他,哎,真是太悲哀了。

「你跑到那裡去了,我還以為你撇下我自己回皇城了呢!」庄小仙沒話找話,秦壽不想搭理他。

「你是美女嗎,我回不回去,還得向你彙報,一個個都是些沒良心的傢伙,除了小凌華,你們通通別跟我說話……」

氣氛一下變得安靜起來,秦壽也沒有心思吃肉了,剛要將蛇肉放下,忽然聽到一聲吞咽的響動,格外的響。

幾人都是一驚,這聲音是虛靈發出來的,秦壽驚訝是沒想到虛靈也要吃東西。

「秦壽,我怎麼感覺你回來之後乖乖的,饞成這個樣子你也就別裝了,趕緊把肉吃了吧,不要發出那種讓人各應的聲音。」

咕嚕,又是一聲,虛靈還挺會配合庄小仙的。 秦壽心想捉弄幾個人,所以就沒有說出虛靈的事情,嚇他們一下,誰讓他們都不會說話的。

「沒有啊,我剛才已經吃過了,你們沒有看到嗎,我扛著那麼一大塊兒蛇尾出去的啊,那聲音不是我的。」

秦壽裝著很詫異的樣子,離他最近的凌華不由得向他靠了靠,於是秦壽小聲跟凌華說明了情況,他可不想讓這些人里,唯一一個偏向自己的也背離他。

「小凌華不用害怕,哥哥是想捉弄他們,一會兒不管看到什麼你都別害怕哦……」秦壽想凌華露出一個奸詐的微笑。

「好的,凌華不怕,不過人家想配合你捉弄他們,誰讓他們老是針對你的。」

兩人嘀嘀咕咕的商量好了,演戲就正式開始了。

「秦壽,你別鬧我膽子小,要是把我嚇出個好歹來,姐姐回來可饒不了你!」段皓哆哆嗦嗦的往庄小仙的身後躲,小臉兒刷白。

「看你那點兒出息,至於嚇成那個樣子嗎?」

庄小仙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鄙夷的看著段皓。

「你說的輕巧,你要是跟我年齡差不多,估計比我還得狼狽,你別站著說話不腰疼,秦壽我告訴你啊,別胡鬧,大不了我以後聽你的就是了……」

說到這兒,段皓突然不往下說了,伸手指著秦壽的方向,然後往後一倒,就昏了過去。

「嘭!」

他倒地的聲音還不小,引起庄小仙和凌野的注意,不由得向秦壽看去,只見一個淡藍色的靈魂體慢慢的從秦壽身體里飄出來。

「我次偶,秦壽你被鬼上身了……」庄小仙一下跳了起來,這一跳有點兒假,似乎是故意表現出來的,而凌野也顯得異常冷靜,好像他以前見過鬼一樣。

沒有起到預期的效果啊,真讓人失望,這兩個人的膽子真大,哎,無趣,還是跟他們說實話吧。

本來秦壽還想看看庄小仙被嚇得屁滾尿流的樣子呢,誰成想就換來一聲驚呼,加上一次假跳,秦壽覺得無趣。

「好了,我就知道你小子不簡單,肯定沒少見過虛靈吧,戲演得一點兒也不好,我來告訴你她的來歷吧。」

虛靈也是很聰明的,見秦壽已經把話挑明,她也就不客氣的去吃東西了,兩人可是心意相通的。

庄小仙尷尬的一笑,又坐回了原位。

「嘿嘿,並非兄弟我隱瞞你,你也知道我這人一向守規矩,尤其是這師門的秘密,別說我們的關係好,就是我親爹我也不能說。」

「好吧,我也知道你有難處,所以才沒有逼問你的,要不你認我做個乾爹吧米哈哈。」

秦壽沒臉的笑了笑,看著虛靈狼吞虎咽的吃著蛇肉,他總是能在這些吃相上找到小狐狸的影子。

「去去去,我可不缺爹,你還是省省吧,快說這姑娘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啊?」以庄小仙的道行他都看不出這姑娘是什麼。

「這姑娘是我撿來的,這種形態的我也是頭一次遇到!」

秦壽帶虛靈過來的時候,也沒來得及深入的了解她,所以庄小仙這一問,倒是把他給問住了。

這時候一直不說話的凌野,從懷裡拿出一本古怪的書,之所以說它古怪,是因為掀開書頁的時候,要先滴一滴血進去。

「這東西我好像在書里見到過,只是這裡的字我看不懂,只能看圖了。」凌野尷尬一笑。

「你也不用不好意思,我到了魔族還不是文盲一個,不過這書我好像看的懂,老爺爺你看能不能?」

秦壽向凌野伸出了手,原本他還有些猶豫,可是手裡的書轉眼就沒了,原來是哪個虛靈拿去交到秦壽手上的。

「你要的信息都在裡面,有了這個鬼絹,省了我不少的事情……」這是虛靈反饋給秦壽的信息。

秦壽之所以能看懂那本所謂的鬼絹,是因為那紙萬能的契約,能讓他和虛靈學會彼此的語言,便於交流。

「好快的速度啊,她的速度估計連你家風風都遜色呢,看樣子她跟你關係還不錯,你可是撿到寶貝了。」

庄小仙的表情,說不出來是羨慕還是嫉妒。

「別說廢話了,帶她在身邊,還說不好是福是禍呢,我們先了解一下她的身世吧。」

秦壽終於在鬼絹的尾頁,找到了這個虛靈的線索。

我次偶,早知道她的信息在最後,直接倒著翻好了,這不瞎耽誤功夫兒嘛。

「有了,這傢伙是殤行夜叉,為什麼叫這個名字,這裡沒有解釋。」秦壽說完就啪的一聲合上了鬼絹。

庄小仙聽故事的興趣被他一句話就給調動起來了,結果他說完了。

「我次偶,這就完事兒了,還有沒有別的了,殤行夜叉到底是什麼鬼……」庄小仙一不小心說漏了嘴。

「嘿嘿,說漏嘴了吧,我就知道,你不光是個捉妖師,還是抓鬼的行家,你剛才和凌爺嘀嘀咕咕的就是說這個的吧?」

「額,我說的什麼鬼,就是什麼東西的意思,你別亂猜,什麼捉妖抓鬼的,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庄小仙慌忙解釋,秦壽也不在意他說的話,只要心裡有數就好了。

「沒有更多的解釋了,不過倒是有關於夜叉的,你們想不想聽?」

「不聽了,怎麼有點兒困了呢!」

秦壽想解釋了,庄小仙又不想聽了。

小樣兒的秦壽,你還挺賊,還想套我的話啊,我可沒那麼傻,小爺不上你的當,睡覺去嘍,我怎麼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呢,差點兒把師門的秘密暴露了。

「我想聽啊,秦壽你快說說吧,你要是有時間可以幫我把這本書翻譯一下嗎?」秦壽聽完凌野的話,心中暗想,又多了一個能拿住凌野的條件。

「好吧,不過我也是有條件的,你跟我回去給皓皓當老師,那我就同意幫你的忙,你看怎麼樣?」

其實凌野早就看出秦壽有哪個意思了,只是人家不說,他也不好厚著臉皮拿這個當條件。

「好,我同意了!」

秦壽沒想到這個老古董這麼好說話,此提了一次就答應了。

妻心有毒:總裁立正跟我走 「好,凌爺這麼爽快,我也不是小氣的人,不像某些人,都跟我稱兄道弟了,還跟我保守什麼狗屁的師門秘密。」

我次偶,你的師門才是狗屁呢,庄小仙心裡這個氣啊,可是他也只能當做沒聽見,現在還不是和秦壽攤牌的時機。

要不是秦壽這小子像極了師傅所說的貴人,我才懶得理他呢,總跟我搶了了,特么的…… 這次出門給皓皓找老師,可謂是相當的順利,還給他找了一個準媳婦,雖說才六歲,確實有點兒早,不過現在的女孩兒太搶手了,不早點兒預定,恐怕憑小胖子的一身肥肉,是很難找到真愛的。

接下來的日子,秦壽一邊幫著凌野翻譯鬼絹,一邊給段皓做訓練,一行人在山裡待的很自在,無常一直也沒有下手的機會,對於他們身邊的虛靈有幾分忌憚。

萌寶密令:影后媽咪,別想逃 「特么的,那個虛靈究竟是什麼,見到他讓我出現了一絲莫名的靈魂悸動,太邪門兒了,我還是先撤吧。」

無常突然想明白了,能不能拿到射日弓也不急在這一時,還是回去吧功法修鍊好才對,在那之後再去問候一下聖魔族,抓到聖了就不信秦壽不投降,嘿嘿……

無常就這麼悄無聲息的回去了。

「七七你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發現啊?」

七七是秦壽給那個虛靈氣的名字,因為她只能記住一個人七秒,這個名字倒也貼切。

「只是有個鬼鬼祟祟的傢伙突然走了,應該是你們的仇人吧?」

天網建筑師 仇人,哈,那就是無常嘍,太好了,這個傢伙總算是走了,終於不用提心弔膽的了,秦壽心裡輕鬆了不少。

庄小仙這兩天又對七七感興趣了,偏偏七七又記不住別人,可把他給急壞了。

這是我頭一次遇到這麼厲害的鬼,不研究一番這不是可惜了嗎,奇怪了,她怎麼就能記住秦壽,而記不住其他人呢,是不是跟那個契約有關?

「秦壽大哥,你就告訴我唄,怎麼樣才能讓七七記住我,你要是跟我說了,我幫你訓練皓皓行不行?」

「走開啊,沒看見秦壽正在幫我翻譯鬼絹嗎,你來搗什麼亂,再說了段皓那小子現在很自覺,根本不用旁人看著,你要真是閑著沒事,還不如幫著凌華去做飯呢!」

凌野成了秦壽的護衛,只要他在,閑人休想靠近秦壽。

庄小仙只好跟著凌華走了,讓小姑娘一個人去採集水果確實不好,以往都是秦壽配她去的,現在只好讓庄小仙去了。

「凌華,你這個小丫頭年紀不大,廚藝就如此好了,你是怎麼做到的?」

庄小仙跟凌華搭話。

「呵呵,這有什麼,人總要有點兒一技之長嘛,對了,我怎麼沒有發現你有什麼特長啊,你看秦壽哥哥多厲害,武功好還那麼有學問……」

凌華可是很崇拜秦壽的,這就讓庄小仙心裡很不爽。

「他有什麼課顯擺的,我不過是低調慣了,不想和他爭罷了,我也很厲害的好不好。」

在了了面前我就已經輸給秦壽很多了,總不能在這個小丫頭面前再輸一次,那不是顯得我太不中用了,哼,我今天就要證明一下。

庄小仙暗暗發狠。

「小凌華一會兒有危險,哥哥會照顧你的!」庄小仙拍著胸脯說。

「哎,哪有什麼危險,我看你是……」凌華的話還沒有說完,草叢裡突然跳出來一隻小兔子,模樣很是可愛,小丫頭就喜歡這種萌萌的東西,當即就被它給俘獲了放心。

「哈哈,好漂亮的小傢伙,小強哥,這不會就是你說的危險吧,我好害怕哦。」凌華三兩步跑到小兔子跟前,它也不驚慌,任由自己落到凌華的手裡,這畫面挺和諧的,突然畫風就變了。

小兔子一入手,凌華就發現自己的手被黏住了,然後草叢裡亮起兩團綠光,出現一隻大野獸,品種不詳,然後凌華就被拉向野獸。

「小強哥,快救我啊!」凌華驚聲呼救。

「哈哈,小丫頭,這回知道你哥哥的本事了吧,別急我馬上來救你。」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時候,庄小仙也不敢怠慢,從儲物袋裡取出一把看不懂的黃符,照著野獸就是一通亂貼。

「嗚嗚,我是知道你的本事了,原來你就是傳說中的烏鴉嘴,以後再也不跟你出來了,說有危險還就真的遇到了。」

庄小仙聽了這話,臉上一陣兒青一陣兒紅的,什麼時候烏鴉嘴也成了本事了,這倒霉的丫頭,也不會說個話啊。

「呔,好你個畜生,竟然敢偷襲我們,看小爺今天不收了你。」一邊說著庄小仙向腰間摸去,本來是要拿靈恕收妖的,可那裡早就空了。

我次偶,我的靈恕在秦壽手裡,這下可麻煩了,我又不能殺生,只能救了小凌華然後跑路了。

庄小仙也顧不上被凌華嘲諷,往野獸的身上貼了不少的定身符,然後拉起凌華就跑。

這一舉動激怒了那隻野獸,定身符幾下就被它掙脫了,從草叢裡跳了出來,這傢伙的長相實在奇特,似貓非貓,大大的耳朵,長著豬鼻子,口中滿是獠牙,還會點兒妖法。

剛才在那隻小兔子就是它舌頭變化的,是個誘餌。

「我的天哪,小強哥你怎麼跑了,你不是說要給我展示一下你的能力嗎,就是這逃跑的功夫嗎?」

凌華狠狠的鄙視了庄小仙一頓。

「我叫庄小仙,什麼小強不小強的,你就不能跟著好人學嗎?」秦壽這個可惡的小子,他才是小強,他們全家都是小強……

看來我是擺脫不賴哦這個綽號了,不過,小強究竟是什麼意思啊,秦壽拿來嘲笑我的,肯定不是什麼好話,哼,回頭找他算賬。

「我怎麼不學好了,再說了,我身邊除了爺爺和秦壽哥哥,還有好人嗎?」凌華這罵人都不再轉彎了,可把庄小仙氣的不輕。

「你說秦壽是好人,哇哈哈,你我只能說你太單純了,他可是個無惡不作的傢伙,算了,你還太小,以後我再跟你解釋吧。」

庄小仙覺得凌華的臉色不善,才把到嘴邊上的話給憋了回去。

「不用解釋了,你還是快想想辦法對付後面的那個大傢伙吧!」說話間那個醜陋的野獸已經追了上來,誰能想到那樣臃腫的身材會這麼靈活啊。

「我次偶,這到底是什麼,竟然跑這麼快,不行了,帶著你我肯定跑不快的,我看還是把你還給它吧。」

到嘴的食物讓人給搶了,可想而知那野獸心裡有多憤怒,凌華一聽庄小仙的話,嚇得再也不敢出聲,任由他背著亂竄。 正在兩人四處亂竄的時候,那隻野獸突然不追了,庄小仙以為它是失去了耐心不追了,明顯的鬆了一口氣。

「嘿嘿,我就知道它沒有長性,加上小爺的速度奇快,怎麼樣小凌華哥哥的本事也還可以吧?凌華,我跟你說話呢……」

「小,小強哥,你前面。」

凌華根本就沒有聽庄小仙的自賣自誇,因為在兩人的前方有一隻巨大的白狼,森寒的牙齒,嚇得凌華直哆嗦。

「你這丫頭別是被那頭蠢獸給嚇壞了吧,怎麼話都說不利索了呢,我次偶!」庄小仙猛然一抬頭,看到了巨狼,當時就爆了一句粗口。

不是吧,我就想在小姑娘面前吹噓一下自己的實力,沒想到今天老是遇上強悍的野獸,這隻巨狼恐怕已經成精了吧?

「嘿嘿,狼兄我們是路過的,就不打擾你了,拜拜……」庄小仙調頭就跑,一邊跑還一邊罵秦壽。

「秦壽那小子果然是我的剋星,和他在一起,我就天天倒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