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國…….」

千頌秋也不傻,星月高爾夫球場有什麼用處,她大體已經猜出來了,尤其是那裡還被寒國調動了一個營的兵力在駐紮著,重要性可見一斑。

「沒錯!所以,他們挾持了全美妍,就是為了讓酷天集團聽話,辛昶安這條狗可有可無,但是全美妍的手中有著更加重要的東西,一個讓他們都心動的東西!」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是!一定是這樣!那我們快去星月高爾夫球場吧!」

千頌秋既然已經知道了全美妍的下落,自然不可能在這裡坐以待斃,尤其是秦穆然他們還要對辛昶安出手的情況下。

「我這就喊人!」

千頌秋說著,便是要拿起電話找人。

「那你們去準備一下吧!這一戰,很艱巨,而且會很慘烈,一旦我們突破進去了,面對的就不只是海皇殿了,同樣的,還有寒國的軍方以及爾城的警方,這一仗,可能我們都會涼涼。」

秦穆然看著曲天馳說道。

「沒事,老大,要不是你,我早就死了,現在能夠多活一天都是賺了!我跟你幹了!」

曲天馳很是爽快地說道。

「好!那我們兄弟就再次並肩殺敵,等我們回去,喝個痛快!」

秦穆然拍了拍曲天馳的肩膀道。

「好!」

曲天馳認真地點點頭。

作為文曲星,作為冥王的護法,曲天馳這個時候是更加堅定地站在了秦穆然的身旁,同生共死!

一會兒,李成軒已經將冥王軍召集了起來,而千頌秋這邊,人馬也已經準備好,通知下去。

「走!我們去跟兄弟們說會兒話!」

秦穆然踏步走出了別墅的大門,眼前,赫然是已經排列整齊的冥王軍精銳們。

「老大!」

冥王軍裝備齊全,全身散發著冷冽的殺氣,看著秦穆然,說道。

「兄弟們!今天我們要去星樂高爾夫球場,我們要將海皇殿那群狗ri的滅了,我們要將那裡毀了,我們要將我的朋友救出來,但是,我們還要面臨著很多危險,這一次,我們或許都會死,但是,我們不得不做!」

秦穆然看著下方的冥王殿精銳,說道。

「兄弟們,告訴我,我們冥王殿的精神是什麼?」

金牌特助:總裁給我當小三! 「同生共死,榮辱與共!」

眾人異口同聲地說道。

「好!好!好!」

秦穆然一口氣連續說了三個好,隨後接著道:「海皇殿殺我兄弟,這一筆賬我們要他血債血償!」

「血債血償!」

「血債血償!」

眾人都已經知道了李成軒的經歷,也知道了自己兄弟們犧牲的消息,他們將心中的悲憤化為了力量,勢必要將海皇殿的來犯者全部殺死!

「保護好你們自己!我想等你們一起回來喝酒!」

秦穆然看著那一張張熟悉的臉龐,感慨地說道。

「是!」

重生漁家女 眾人齊齊立正,對著秦穆然敬了一個軍禮后,便是轉身,井然有序地上了車,向著星樂高爾夫球場而去。 黃大師一回頭,面孔順便變成一個好像老鼠一般巨大的獸頭,頓時嚇得蔣舟舟和郝大寶心頭一跳。

可是即使是這樣,郝大寶依然說道:“姓黃的,你想讓小爺放棄自己兄弟,下輩子吧!”

一旁的蔣舟舟身體雖然在顫抖,但是聽到郝大寶的話也立刻點點頭,將白骨手串對準了黃大師。

“一幫蠢貨!”

黃大師看到兩人堅決的神情,暗自咒罵一句,然後將目光望向了劉子豪。

“哼,我當真是小瞧了你,沒想到你竟然還能復活?”

黃大師手持桃木劍,冷冷的對着劉子豪說道。

“嘎嘎,我也沒想到會在這裏遇到你!”

劉子豪舉着手中的死人頭,對着黃大師陰笑道:“不過我更沒想到身爲茅山派第三十六代傳人的你竟然也會有如此狼狽的一天,想必如果你師父知道你.。”

“孽障閉嘴!”

黃大師似乎被戳到了痛處,大聲地打斷了劉子豪的話。

“嘎嘎,不說就不說,不要那麼激動!萬一你的血流乾了,那之後我怎麼折磨你呢?”

劉子豪看着黃大師胸口的血像是水龍頭一般流出,陰森的笑道。

“耗子,你難道又被鬼附身了?”

“廢話!舟舟,這種白癡問題不要再問了!你難道看不出來現在他的狀態和之前中邪時一模一樣麼?”

郝大寶立刻打斷了蔣舟舟,然後冷冷的看着劉子豪打算大戰一番。

“嘎嘎,別激動!我的目標並不是你們,我只是想要你們背上的那個鬼物罷了!只要把它交給我,那我便保證你們沒事。”

劉子豪眼神火熱的看着郝大寶被上的趙小川,繼續道:“不然的話,憑藉着這隻受傷的黃皮子和你們,我可要不客氣了!”

劉子豪說完後,身上的血色光芒猛然向着四周一震,一股強大的氣勢壓得衆人喘不過氣來,同時他手中的死人頭也發出一陣讓人心寒的慘笑聲。

“你是想要吸收着夜叉境鬼物來增加自己的實力吧?”

黃大師一眼看出了劉子豪的意圖,冷冷的說道。

劉子豪眼中寒光閃過,撫掌道:“不愧是黃大師,這都被你看出來了!不過我的這個提議對你們也有好處,至少也讓你們不會受傷,對麼?”

“哼,只不過是對你有好處而已!”黃大聲冷笑道:“你不過是擔心天空中的那幾人發現你的行蹤,才提出這樣的建議,別說的那麼好聽!”

狂妻囂張:渣男總裁玩上癮 劉子豪的心思被揭穿,也不再隱瞞,森然道:“沒錯!我確實是這樣想的,那麼你們呢?這鬼物到底是給還是不給呢?”

黃大師思量片刻,目光在劉子豪和郝大寶之間遊離着,最後吐出一個字:“給!”

“給?姓黃的,你要給你給!我大寶剛失去了耗子這個兄弟,是絕對不會將下一個兄弟交出去的!”

“沒錯!我蔣舟舟也不會!”

就在黃大師和劉子豪談判時,蔣舟舟和郝大寶兩人一直在緊張地傾聽着兩者對話。

如今聽到黃大師的答案,立刻憤怒的說道。

“蠢貨,這根本不是趙小川,他是王平,是這個劉莊子中最強大的鬼物之一!”

黃大師衝着兩人大聲的吼叫道,爆發的氣勢一下子鎮住了兩人。

郝大寶和蔣舟舟半天才回過神來,對視一眼,眼中都有了一絲不確定。

“不可能,他的臉和小川一模一樣!”

“笨蛋,那是假的!”

郝大寶剛說了一句,立刻被黃大師打斷了,不由驚疑不定的看向蔣舟舟。

奶爸有植物系統 蔣舟舟看着趙小川身上冒出的黑煙,臉上的表情有些複雜,忽然一拍腦袋,對着郝大寶耳語了一會兒。

郝大寶聽到蔣舟舟的耳語,眼中越來越亮,然後重重的對蔣舟舟點了點頭。

“他們在做什麼?”

黃大師看着蔣舟舟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小瓶,似乎在自己的眼皮上抹了點液體,然後不斷地打量着趙小川,心中充滿了疑惑。

一旁的劉子豪看到蔣舟舟的舉動似乎想到了什麼,眼中閃過一絲精芒,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片刻後,蔣舟舟衝着郝大寶欣喜地點了點頭,而郝大寶則長舒了口氣,似乎發現了什麼,然後轉頭看向黃大師。

黃大師看到兩人眼中懷疑的神色在一番奇怪的舉動之後變得堅決了許多,心中升起一絲不祥的預感。

“我們是不會將小川交出去的,除非你們從我們的屍體上踏過去!”

黃大師聽到兩人異口同聲的回達,神情不由一愣,半天才反應過來,氣急敗環的罵道:“該死的!你們有沒有理解我的意思,他根本不是趙小川,他是鬼物!”

“哼!我們當然明白!你爲了活命,欺騙我們,想要我們將小川交出去,故意欺騙我們說小川是鬼物幻化的。告訴你,我們是不會上當的!”

“兩個棒槌!”

黃大師雖然不知道兩人到底做了什麼再一次變得這麼堅定,但是心中確定他們背上的根本不是趙小川,而是王平。

畢竟他相信王平身上散發的那股純淨的鬼氣和精神力的波動是不會騙人的!

“嘎嘎,我改變注意了!我不僅要那個鬼物,我還要你們手中的那種液體,不然的話,你們都死在這裏吧!”

正當黃大師心中暗暗賭咒時,劉子豪出聲說道,滿臉猙獰的看着三人說道。

誤被男配叼回窩 “除非從我們.。”

“我明白,不就是你們的屍體麼?嘎嘎,放心吧!我好久沒有吃人肉了,你們的屍體我絕對不會浪費的!”

蔣舟舟剛想再重複一句,劉子豪立刻打斷了他,然後慢慢地向着前方走來了。

黃大師感受到劉子豪身上的威壓心中暗暗叫苦,而蔣舟舟和郝大寶則臉色蒼白地看着劉子豪越來越近。

“莧兒~”

正當這時,郝大寶背後一直昏迷的趙小川猛然睜開眼,大喝一聲。

趙小川身上瞬間產生的氣浪更是將郝大寶和蔣舟舟衝飛了出去。

兩人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着血,但是眼中卻充滿了震驚的神色看向趙小川。 星樂高爾夫球場,位於爾城的郊區,佔地面積足足達六七十公頃,集休閑度假,競技於一體。

星樂高爾夫球場的酒店之中,海皇波塞冬看著面前冷若寒霜的全美妍,臉上帶著愜意的笑容。

「全小姐,這一次能有這樣的效果,還得多虧了你!」

波塞冬晃了晃手中的高腳杯,暗紅色的酒液在高腳杯中晃動,看起來有些妖異。

「你們做了什麼!」

全美妍看到波塞冬這個反應,心裡驟然升騰起一種不好的感覺。

「呵呵,要不是你,冥王殿怎麼可能會上鉤呢!雖然說讓李成軒給跑了,有點失望,不過好在,其他的人都因為救你,死了!」

波塞冬說的很是雲淡風輕,同時笑著呡了一口高腳杯中的紅酒。

「你說什麼?什麼死了!」

全美妍身軀猛然一震,她怎麼都不敢相信這個。

「千頌秋找了冥王殿當外援,呵呵,他們來救你,不還是落入了我的圈套之中。」

波塞冬笑的很是開心。

之前罪惡之城的事情,波塞冬的海皇殿可以說損失慘重,海鬥士更是直接被秦穆然給殺了,讓他損失一大將。

雖然說他手下有十名海鬥士,可是每一個都是萬里挑一的存在,海皇殿耗費了多少的心血去培養他們啊,可是死了,那就是巨大的損失。

波塞冬一直忍著這口氣,沒有想到這一次在寒國遇上了李成軒,當然,還有李成軒手下的冥王軍的一小隊人馬。

冥王軍同樣也都是冥王殿的精銳部隊,一小隊的人馬,也足夠讓冥王哈迪斯肉痛好一陣的了。

這樣的勝利,雖然沒有多少的意義,但是卻讓波塞冬心情愉悅,哈迪斯心裡添堵,也未嘗不是件好事。

只要能讓敵人痛苦了,那麼對於波塞冬來說,他就是快樂的。

「你殺了秦大哥和秋姐姐?」

全美妍並不了解多少冥王殿,但是能夠來救自己的,肯定是千頌秋找到了秦穆然。

但是現在聽到波塞冬這麼說以後,那豈不是意味著秦穆然和千頌秋都已經遭遇到了毒手?

「我管你什麼秦大哥,秋姐姐的,死就死了!不過,全小姐,現在,你是不是該將星樂高爾夫球場的股權交出來了?」

海皇波塞冬盯著全美妍說道。

之所以一直沒有對全美妍下手,正是因為星樂高爾夫球場的最高控股人不是辛昶安,而是眼前的全美妍!

不過因為她一直在寒城發展,所以掌控的人還是辛昶安。

這也是為什麼辛昶安對全美妍起了殺心的原因。

星樂高爾夫球場被寒國官方徵用,其實還需要最後的簽字,這個簽字需要全美妍來簽,不過若是讓全美妍知道高爾夫球場用來部署馬德系統,而且針對的還是夏國,以全美妍對夏國的好感,絕對是不會同意的,那麼就只能夠出此下策了。

「想要我交出股份,然後讓你們部署導彈系統?做夢!」

全美妍理直氣壯地拒絕道。

「我不會成為你們的幫凶的!寒國是和平的寒國,不是你們玩弄權術的工具!」

「呵呵,說的不錯,但是你真的以為寒國很重要嗎?徵用你的星樂高爾夫球場是你的榮幸,不要因為你是一個女人,還是一個美女就這樣跟我說話,一般情況下,跟我這樣說話的人都是死人了!」

波塞冬突然語氣寒冷地說道。

「呸!你算什麼!侵略者!」

全美妍忍不住啐了波塞冬一口。

「嘭!」

波塞冬的身上突然奔湧出一股強勁的氣場,將全美妍震飛了出去,撞擊在後面的牆上。

「不要以為你是個美女就可以為所欲為,就可以侮辱我!」

波塞冬冷聲道。

「這一次,以作懲戒,下一次,就是死!」

波塞冬目光之中透露著寒冷,他心中起了殺意。

全美妍什麼時候遭遇過這樣的對待,猛烈的撞擊,讓她感覺自己的後背都要斷裂了一般,強大的衝擊力,讓她感覺喉嚨口一股氣直接抑制不住地沖了上來。

「噗嗤!」

一口逆血噴出,全美妍的臉色瞬間紅了起來,隨後氣息又萎靡了下去。

波塞冬瞥了眼地上的全美妍,起身,離開了房間。

另外一邊,秦穆然這時候已經帶著冥王軍來到了距離星樂高爾夫球場不遠的一處酒店裡面。

「秦先生,我們的人都已經準備好了,只要你一聲令下,隨時都可以!」

千頌秋接了個電話,看著秦穆然說道。

「好!不過現在用不到他們,畢竟這個檔次的戰鬥已經不是一個幫派能夠參與的了,你們的人只要到時候在我們撤退的路上幫忙阻撓就好!」

秦穆然心中已經有了一些想法。

一旦他們闖入星樂高爾夫球場,勢必會驚動寒國的警方,軍方,還有酷天集團和海皇殿的人,到時候撤退將會面臨著種種的問題。

不過,有了千頌秋這千人的阻撓,想必他們的撤退,會相對順利一些。

「怎麼說?」

千頌秋看著秦穆然好奇地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