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是同學,沒必要搞的那麼勢利,你們有錢你們吃你們的,我們沒錢我們吃我們自己的,張野是我的兄弟,以後誰他馬德要是再敢嘲笑他,就是跟我林逸過不去!」

林逸盯著眼前曾經的同學,咬著槽牙,冷冰冰的呵斥道,別看他出手似乎挺狠的,可最少周志兵的命保住了,這一身的修為也保住了,如果讓張野出手的話,這小子今天可就死定了。

「瑪德,老子弄死你!」

坐在地上的周志兵,大手在地上一拍,整個人就像是陀螺一般雙腳朝天,旋轉著朝著林逸攻了過去。 「找死!」

林逸一看頓時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了一抹怒容,本來他還打算放過這周志兵一次,卻沒想到此人的心境竟然如此狹隘,敢趁機偷襲,當即林逸也不客氣了,抬腿就是一腳狠狠的踹了出去。

「砰!」

一聲爆響。

這一腳林逸足足動用了五千斤的力量,使得周志兵整個人就像是一個棒球一般,直接被踹的飛了出去,沿途的桌椅,板凳都被周志兵撞成了粉碎,一直後退了足足數十米才勉強穩住身形,可此時全身都像是散架了一般的痛苦,躺在地上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周圍的同學看到如此恐怖,震撼的一幕,個個都傻眼了,一臉驚恐之色,根本沒有一個人敢再廢話了。

「都給老子滾蛋,一群目光短淺之輩!」

林逸氣不過臭罵道。

眾人一聽,急忙化作鳥獸散,不過倒是有幾個人把周志兵攙扶了起來。

「瑪德,簡直不知所謂,這群人,就他瑪德王八蛋,一直以欺負別人為樂,早晚有一天我要好好的教訓一下他們。」

張野看著落荒而逃的眾人,咬著槽牙,不滿的呵斥道。

「呵呵,好了,好歹同學一場,沒那個必要,吃飯吧!」

林逸說著,從自己九龍戒指中掏出了一沓鈔票放在了桌子上,看著之前一臉高傲不屑的服務員,冷冰冰的說道:「自己算算這裡損壞的東西,一共需要賠償多少,我全額賠償。」

「啊!哦,好的,您二位稍等,我馬上給老闆商量。」

服務員一聽,急忙一臉激動的上前伸手去拿那一沓鈔票,他可不是傻子,那鈔票一眼望去最少都有三五萬,都能夠抵得上他一年的工資了,一旦拿到手,到時候想要扣下去多少,還不是他一句話的事情?

「等等,算好了,把單據拿過來再說!」張野見狀直接拿起筷子擋住了服務員的大手。

服務員一愣,隨後呵呵的笑道:「是是,是我著急了,這樣好了,二位先稍等片刻,我馬上把單據給你們拿來!」

服務員說完,便美滋滋的轉身離開。

而張野則是目光帶著一絲怪異的光亮鎖定了林逸手上的九龍戒指,討好的笑道:「這難道就是空間戒指?」

林逸淡淡一笑,微微點了點頭,「這次機緣巧合之下,在海外得到的,算是一場不小的機緣吧!」

張野見狀一臉羨慕的笑道:「這東西可是身份的象徵啊!我聽說,就算是在崑崙虛內,也只有一些真正強大的家主才有資格帶這珍貴的至寶呢。」

「哈哈,好了,不說這個了,咱們兄弟兩個好久沒見,走一個!」

林逸端起酒杯,一臉豪邁的大笑道。

「好,走一個!」

張野見狀也哈哈一笑,端起了面前的酒杯。

此時在櫃檯前面,服務員正盯著老闆,吐沫橫飛,講述著整個事情的過程,同時也把自己的貪念一起說了出來。

十分鐘后。

服務員拿著一張單據走了上來,點頭哈腰的笑道:「兩位先生,這是這次需要賠償的清單您二位看看吧!」

「好!」

張野放下筷子,直接接過了單據,當看到單據上面所寫的價格,整個人不禁怒極而笑起來,直接一巴掌把單據拍在了林逸的面前大笑道:「十五萬哦,這他瑪德是把你我當了傻子啊!」

「什麼?十五萬?」林逸一聽,也是眉頭微微一皺,臉上浮現了一抹不悅之色,以這些桌椅的價格,怕是五千塊錢都要不到,可這飯店竟然敢張嘴索要十五萬這簡直就是搶劫啊!

「你確定我們打壞的東西,需要賠償這麼多?」

林逸扭頭看著服務員一臉陰沉的質問道。

服務員一看,頓時脖子一歪,不樂意了,冷冰冰的呵斥道:「我告訴你們,這個價錢還沒有算你們消費的三百塊錢呢,本來想要把這三百塊錢給你們免去了,可現在既然你們這麼不開眼,那就再加三百塊錢好了,一起十五萬三百塊!」

「哈哈,好,好,有意思啊!」

張野一聽,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在華中省,在華夏,竟然有人敢敲詐林逸這個華夏第一人,這是何等的諷刺啊!

「看到了沒兄弟?人性本惡啊!對付這樣的人,你只能用拳頭,好好的跟他們說是沒用的。」

張野似乎十分開心,盯著林逸大笑道。

林逸放下手中的單據,抬頭神情不悅的看向了服務員冷冰冰的說道:「你知道嗎?你們這屬於敲詐。」

「呵呵,先生,咱們別說這些沒用的,不管在哪裡,打壞了東西,你就得賠償,這件事兒不管到哪兒我都理!」

服務員見林逸跟張野似乎不想賠償了,這神情也瞬間變得冷漠起來,冷冰冰的說道。

「如果我們不賠呢?」

張野直接把桌子上的鈔票拿起,揣進了自己的兜里,盯著服務員笑問道。

「哈哈,不賠償?那我怕你走不出這萬壽山!」

服務員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林逸見狀,抬頭看著張野說道:「給他五千塊錢,我倒要看看他今天怎麼讓我走不出萬壽山!」

「五千?會不會太多了啊?這種爛桌子我看三千就差不多了啊!」張野玩味的笑道,不過還是從抽出了五千塊錢讓在了桌子上。

「走!」

林逸淡淡一笑,便起身準備離開。

「走?老闆,這兩個人不給錢,想要走啊?」

總裁,別玩了 服務員扯著嗓子高聲喊了起來。

站在櫃檯上的老闆一聽,頓時眉頭一皺,便凶神惡煞的走了出來,老遠便指著林逸跟張野呵斥道:「你們兩個做什麼?打壞的東西就得賠償,今天不給錢,你們別想走。」

「可不是,東西打壞了,客人被你們嚇走了,你現在不想給錢,哪裡有這麼好的事兒?」

「就是,不要以為你能打就了不起了,我告訴你,比你們能打的人多了去了。」

周圍的服務員也走了上來,一個個神情不善的盯著林逸跟張野冷冷的嘲諷了起來。

這陣仗,如果一般人遇見了怕是要慫。 畢竟他們兩個是外地人,人生地不熟的,而且對方又人多勢眾。

「張野,打工商管理處的電話我就不信,還沒人管他們了。」林逸冷冰冰的呵斥道。

「哈哈,好啊!你只管打,你在這裡打壞東西,嚇走客人,那是事實,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不好使!」

老闆惡狠狠的獰笑道,萬壽山雖然旅遊才開始不久,可這裡的商戶卻非常的團結,跟上面的關係也非常不錯,就算是他們沒有什麼理由,工商管理處的人來了,也就是建議協商處理,更不用說,這次他們可是站著理在,畢竟林逸的確是打壞了東西,至於這些東西多少錢,那還不是他們一句話的事兒嘛!

「好!」

張野盯著老闆等人玩味一笑,直接掏出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工商管理處的電話,把這裡的情況說了一遍。

「你們等著,最多五分鐘人就會過來了!」

老闆咧嘴玩味的冷笑道。

果不其然,他們在這裡還不到五分鐘時間,兩名穿著制服的工作人員便神情嚴肅的從遠處走了過來。

「怎麼回事兒啊?」

「誰打的電話?」

兩人懶洋洋,有些不悅的問道。

「是我打的電話,被人敲詐了!」

林逸抬頭看著兩名工作人員,沉聲說道。

「被敲詐了?」

兩名工作人員一聽,扭頭看向了老闆。

「他在這裡跟人打架,你們看看我們這裡,一地狼藉,還把客人都嚇唬走了,我現在讓他賠償,可他只願意給五千塊錢,你們說說五千塊錢在這裡夠買什麼啊?這裡可是景區啊!」

老闆起身,盯著兩名工作與人員,訴苦道。

「這裡的東西都是你們打破的?」

其中一名工人員看向林逸,皺著眉頭問道。

「是的!」

林逸沒有否人直接承認道。

「呵呵,那你還給我們打什麼電話?既然承認是你們做的,那就賠錢好了啊!是不是以為我們每天都清閑的很?」工商管理處的工作人員,盯著林逸不滿的呵斥道。

「他們要十五萬!」林逸眸光冷漠的說道。

「十五萬?人家就是要二十萬,你也得給啊!你把人家的東西打破了,賠錢天經地義,這件事兒我們管不了了。」

工商管理處的工作人員不滿的呵斥道。

「呵呵,怎麼樣?打碎東西賠償,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你今天叫誰來都沒用。」

「不錯,準備給錢吧!十五萬並不算太多,如果耽誤了我們的晚上的生意,到時候那可就不只十五萬這麼簡單了!」

狂愛頑妻 兩名服務員見狀膽子也肥了起來,盯著林逸跟張野冷冷的嘲諷道。

「我要投訴,難道賠償不需要按照實物的價格來判定嗎?」林逸樂呵了,這尼瑪完全是漫天要價啊!幾張破破爛爛的桌子,就敢開口要十五萬,這不是搶劫是什麼呢?

「投訴那是你的權利,不過我要提醒你,這實物的價格還真不是誰個人說的算了,你覺得一個普通的盤子在你眼裡也就是十塊二十塊的事情,可是在人家老闆眼裡,這東西帶這感情呢,也許三百五百人家都不一定買,你現在給人家打碎了,你說怎麼賠償?當然是按照人家的心理價位賠償了啊!」

工商管理處的工作人員看著林逸一臉玩味的冷笑道。

「呵呵,好,好,我今天算是來了眼界,感情那些景區之所以如此大膽,就是因為你們在背後啊!」

林逸笑了,直接拿起自己的電話,撥通了景區保安的電話,他倒要看看景區的保安是不是也是這個樣子。

三分鐘后。

兩名身材魁梧的保安走了進來,同樣皺著眉頭一臉的不耐煩之色,那神情彷彿讓他們來這裡是一件多麼為難的事情一般。

「怎麼回事兒?」

其中一名條子開口問道。

「是這樣的,這兩個遊客打壞了人家的東西,老闆現在索賠十五萬,嫌貴了,這在這鬧事兒呢。」

工商管理處的工作人員,扭頭看著兩名條子淡淡的笑道。

兩名條子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怒火,指著林逸跟張野呵斥道:「你們這群外來人啊!就喜歡鬧事兒,我怎麼就這麼不待見你們呢?打壞了人家多少東西,照價賠償給別人不就好了,就這還值得叫我們過來?」

「他們涉嫌勒索敲詐,幾張桌椅就要十五萬,我希望你們能夠處理。」

林逸淡漠的說道。

「十五萬?很貴嗎?你不打碎不就沒事兒了?人家桌子是給客人吃飯的,不是讓客人打的,你們倒好,來吃飯還是來打架了?現在不想賠?」條子盯著林逸一臉的鄙夷厭惡之色,厲聲呵斥道。

「陪我肯定賠償,可我只會按照市價賠償,另外,他們涉嫌敲詐勒索,我希望你們能夠調查!」

首席之家 林逸度態度強硬的說道。

「涉嫌不涉嫌,那不是你說了算,是我們說了算,現在給人家賠錢,這件事兒就算是過去了,要不然,以違反治安條例的罪名把你們抓起來了啊!到時候錢你還一分不能少。」

條子盯著林逸兇巴巴的威脅道。

「呵呵,這就是你們處事的態度?」

林逸樂呵了,這很明顯就是幫著索要賠償來了,對於他的請求,根本一點都沒有放在心上,別說十五萬,如果他林逸真的打了價值連城的東西,他自然會賠償,便是幾百萬,幾個億,他林逸也不會癩皮的,可現在,明顯是餐館把他們當成凱子了。

「老大,我就說了,人性本惡,你給他們說沒用的,要不,你給陳老打個電話?」

張野在一旁揶揄道。

「我告訴你,今天誰來都不好使。」其中一名條子盯著林逸冷冷的呵斥道。

林逸見狀直接掏出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陳美君的電話。

「老公。」

陳美君甜美,激動的聲音在電話里響起。

「嗯,幫我接通萬壽山一把手的電話!」林逸輕輕嗯了一聲,淡淡的說道。

陳美君一聽,頓時面色一變,十根纖纖玉手,快速的在鍵盤上跳躍了起來。 「我已經在聯繫對方了,他所在的位置離你們很近,最多十分鐘,我讓他趕到現場。」

陳美君看著眼前的大屏幕,急切的說道,這上面正是林逸跟萬壽山一把手的定位位置,自從進入信息社會之後,人們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方便了很多,任何人一個人只要他有電話,陳美君就能夠在第一時間找到對方的位置。

「好,我還有點事情,等我忙完了再找你啊!」

林逸的口吻稍微溫和了一分,歉意的笑道。

「沒事兒,男人嘛總要以事業為重,你只管忙,我一直在家裡等著你!」

陳美君一臉欣慰的笑道,強悍如林逸,只要心裡能夠有她的位置,對陳美君來說已經是一種奢侈了,更不用說林逸還知道心懷愧疚,這對於陳美君來說簡直就是一種恩賜了,畢竟當你想要一個王者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不可能獨享了。

可顯然林逸還是一個比較良心的王者。

「嘖嘖,萬壽山的一把手?小夥子,你這裝的不錯啊!」

「可不是,你要是認識萬壽山的一把手,還需要來這裡吃飯啊?」

「我今天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

圍在林逸周圍的人,顯然都把的行為當成了裝比。

初見一眼便因你蘇心 可此時吳川卻急的整個人都要瘋掉了,華夏第一人,持有軍神勳章的林逸竟然在萬壽山被人為難了,這是多大的事兒啊!一個弄不好,甚至可能讓他的仕途就此終止。

而且,這次的電話可是從京城秘密基地給他打過去的,可見高層怕是都已經知道這件事兒了,他如何能不著急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