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我們已經到了楚台國的境內了,這裡離楚台國的京城只有一天的路程,我們是從那裡走,還是繞過去?」

洗邑也是知道韓楉樰赫爾容初璟之前的時候,是來過楚台國的,只不過上次,是他們兩個人來的,他們這些暗衛都沒有跟著。

這次韓楉樰他們是從東境趕過來的,走的是另外的一條路,所以沒有經過西林城,也沒有去見季夢凡和孟陵江他們。

「直接繞過去好了。」

韓楉樰的聲音裡面是滿滿的疲倦,還有些沒有力氣的樣子,這會兒她也是在馬車裡面躺著,回答洗邑的問題。

雖然從京城裡面直接穿過去,會節約一天的時間,可是韓楉樰很清楚,百里東鞅和百里燕嫦,甚至是韓楉榛,都有可能在京城裡面。

韓楉樰不想讓這件事情,生出了其他的麻煩出來,所以寧願多繞一些遠路,也不想走京城裡面過。

「夫人,你沒事吧?」

洗邑自然也是聽出來了,韓楉樰的聲音有些不正常,不由得有些擔心的詢問著。

現在容初璟這樣的情況,韓楉樰就已經成為了他們的主心骨了,要是她出了什麼事情的話,洗邑真的是要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我沒事的,還是先趕路吧,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韓楉樰說了一句話之後,就沒有在說話了,她的身體實在是有些不好,也很是疲倦了,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容初璟的忘情蠱發作的次數越來的月頻繁了,差不多到了,每個三四天,就會發作一次的地步了。

而容初璟每次忘情蠱發作,就會口口聲聲的說著,自己最喜歡的人,是韓楉榛,從而對韓楉樰出手。

韓楉樰並不能每次的就躲過去,又不忍心傷害了容初璟,所以她現在的身上已經有了不少的傷了。

昨天晚上,容初璟又折騰了大半個晚上,現在還在睡著,韓楉樰也很是疲倦了,想要趁著這個時間,好好的休息一下。

「璟之,你好好的睡一覺的,等醒過來就好了。」

現在韓楉樰已經差不多的摸清楚了容初璟發作的規律了,他差不多每隔三四天就會發作一次的,而每次發作,都要七八天的時間。

狂妻來襲:九爺,早安! 在這段時間裡面,容初璟的記憶裡面,有關於韓楉樰的記憶,都會全部的自動轉換成了他和韓楉榛之前的記憶。

可是,在這段時間裡面,容初璟的情感還是屬於自己的,有自己的思考的能力,並不盲目,而韓楉樰就會在他一開始激動的時間過去了之後。

慢慢的和容初璟說明白,他們現在所處的狀況,讓他放棄對自己的攻擊,要不然的話,就算是她在怎麼樣的醫術高超,恐怕也不是他的對手的。

而這次容初璟也已經發作過了,等醒過來的時候,應該是清醒的時候了吧,韓楉樰想著,自己正好可以趁著這段時間,好好的休養一下。

「楉樰,你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會這樣的虛弱?」

果然,等容初璟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清醒的狀態之後了,看著韓楉樰這樣虛弱的樣子,很是心疼,眼裡和心裡,都是滿滿的愧疚和自責。

恨自己不能將韓楉樰給保護好,還讓她一次次的為了自己而冒險,容初璟的緊緊地握著她的手,有些不知道要怎麼表達了。

「我沒有什麼大礙的,就是在路上的時候,我們遇上了韓楉榛派來刺殺的人,所以受了一些輕傷,我已經吃了葯了,休息幾天就能好的。」

韓楉樰自然是不會告訴容初璟,自己身上的傷,都是被他給弄出來的,那樣的話,他肯定是接受不了的。

索性就將這一切推到了韓楉榛的身上去好了,反正他們之間也已經到了生死難容的地步了,也不在乎多給她加上這樣的一件事情。

「又是韓楉榛這個賤人,我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容初璟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眼裡閃過了一抹狠厲的色彩,充滿了殺意的說著。

見容初璟沒有起疑,韓楉樰就放心了,反正自己都已經受傷了,就算是他知道了,除了更加的內疚之外,也是於事無補的。

「嗯,我知道,她將我們害到了這樣的地步,我也不會放過她的,不過,我現在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你不要打擾了我哦。」

才剛剛睡醒,韓楉樰只是吃了一些清淡的東西,和容初璟說了會兒話,就覺得自己很疲憊了,她現在需要的,就是好好的休息。

「好,你好好的休息,我就在這裡守著你,不會讓任何的人打擾了你的。」

容初璟眼神裡面充滿了寵溺,柔聲的說著,握著韓楉樰的手,一點都沒有鬆開,她也沒有說什麼,閉上了眼睛,很快的就睡著了。

看著韓楉樰睡著了,容初璟的視線也捨不得從她的臉上移開,她的臉和之前的時候比起來,真的是消瘦了很多了,而且滿是疲倦的神色。

可就算是這樣,在容初璟的心裡和眼裡,仍然覺得韓楉樰才是最好看的,這世界上沒有人能夠比得上她。

可是容初璟很快的,就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了,只是一時間有些不清楚,到底是哪裡不對勁。

慢慢的想著,容初璟就將視線落在了韓楉樰的衣服上面了,就是這裡不對勁了,明明已經是天氣很熱的時候了,她卻穿了一件高領的衣服,將自己的脖子都給遮起來了。

「怎麼會這樣的?」

容初璟的心裡隱隱的有些不好的預感,於是將韓楉樰脖子上面的衣服給拉下來了一些,就看到了她脖子上面的,那青紫的痕迹,很明顯的,是被人給掐出來的。

不知道為什麼,容初璟好像對韓楉樰的脖子很有興趣的樣子,每次忘情蠱發作的時候,都要掐一下她的脖子。

明明已經快要好的,結果被容初璟這樣一掐,青紫的痕迹就更加的嚴重了,遲遲的時間都消不下去。

所以韓楉樰才總是穿著一件高領的衣服,將自己的脖子給遮起來,就是不想讓容初璟見到,幸好這馬車裡面,還是比較得涼快的,就算是穿著高領的衣服,也沒有很熱。

可是,容初璟見到了韓楉樰脖子上的青紫的痕迹,心裡就有了不好的預感,直覺的,這件事情是和自己有關的。

「洗邑,我發作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反應?」

鮮妻抗議:餓狼請節制 等馬車停下來休息的時候,韓楉樰還沒有醒過來,容初璟就直接的去問洗邑去了,他一定要將這件事情給弄明白。

「爺就是嘴裡說著喜歡的人是韓楉榛的話,然後要去找她,夫人自然是不會讓爺去的,就會暫時的將爺給控制住,然後等你冷靜下來了,在好好的和你說的。」

洗邑已經得到過了韓楉樰的吩咐,自然的是不會將真實的情況和容初璟說的,更加的不會將他傷害了她的事情告訴他的,不過他說的話,倒也不全是假的。

「洗邑,你跟在我的身邊也有不少年了,你應該很清楚的我脾氣的,我最後問一遍,我發病的時候,到底有沒有傷害過楉樰,你要是不說實話的話,就滾吧。」

容初璟的臉色冷了下來,就像是他自己說的那樣,洗邑已經跟了他很多年了,他有沒有說實話,他一眼就看出來了。

而聽了容初璟的話之後,洗邑就明白了,肯定是他已經知道了些什麼,才會來問自己的,只是確定一下,要是他不說的話,很有可能,他馬上就會被趕走。

在這樣危險的時候,洗邑自然是不能離開容初璟和韓楉樰他們的身邊的,要不然的話,他們的處境會更加的危險的。

「爺息怒,屬下這就告訴你。」

知道了容初璟是真的生氣了,洗邑也不敢再有隱瞞,只能將他發病的時候,差點將韓楉樰給殺死了的事情,告訴了他。

「你說的,都是真的?」

聽了洗邑的話之後,容初璟痛苦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其實他自己的心裡很清楚,他說的都是真的,可是自己還是有些接受不了。

平時的時候,就連韓楉樰多去藥房一段時間,或者是拿一些重物,容初璟都害怕她會累到了,傷到了。

卻沒有想到,這個時候,傷害韓楉樰最深的人,居然是自己,容初璟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當時是怎麼能下得了手傷害她的。

容初璟緊緊握著的手,都有些顫抖了起來了,這會兒,他都有些不敢去見韓楉樰了,即是不敢,也覺得自己沒有臉再去見她了。 「我已經知道了的事情,不要和楉樰說,要是下次我再發病,想要傷害楉樰的話,你馬上將我給制服,或者是打暈,你聽到了沒有?」

既然韓楉樰要想盡辦法的瞞著自己,那容初璟覺得自己不能辜負了她的一番心意,就當作還是不知道好了。

只不過,容初璟絕對不允許,自己再做出,任何傷害韓楉樰的事情來了,所以才會對洗邑吩咐了那樣的話。

「屬下知道了。」

洗邑恭敬的回答著,其實他也是不想讓容初璟傷害韓楉樰的,他很清楚,傷害了夫人之後,最痛苦的人還是自己的主子。

只不過之前的時候,沒有容初璟的吩咐,洗邑也不能對他不敬,再加上韓楉樰不想傷害了他,所以他才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的。

和洗邑說了之後,容初璟就再次的進了馬車裡面了,目光定定的看著韓楉樰,充滿了愛意和愧疚。

「對不起楉樰。」

容初璟在韓楉樰的耳邊,輕聲的呢喃了一句,一個個輕柔的吻,落在了她還是有些青紫色的脖子上面。

等韓楉樰醒過來的時候,容初璟已經將自己的情緒給整理好了,不想在她的面前表露出來,免得他會更加的傷心難過。

「楉樰,你醒了,感覺怎麼樣了,要不然吃點東西?」

容初璟一直都是這樣關心著自己的,所以韓楉樰一時間,也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不過她的肚子也確實餓了,就點了點頭。

「正好,一一他們準備了一些吃的東西,剛剛好,我抱你下去吧。」

因為得知了韓楉樰受了重傷的事情,容初璟就沒有讓洗邑他們趕馬車了,免得馬車顛簸起來,她睡起來會不舒服。

趁著韓楉樰睡覺的這段時間,洗邑他們也去打了不少的獵物,甚至還用他們帶著的小米,煮了一些小米粥,就是為了讓她醒過來的時候,能夠吃點東西的。

韓楉樰不想動,任由容初璟將自己給抱下來馬車,這對她來說,已經是很難得的體驗了,不過感覺還是很不錯的。

「璟之,等你好了之後,我們也這樣,出門遊玩,誰都不要帶,你打獵,我做東西給你吃,好不好?」

韓楉樰想著,自己是一定會將容初璟體內的忘情蠱給解了的,到時候將大禹王朝的事情都交給容小貝他們,就他們夫妻兩個人出門遊玩好了。

「好,只要你高興,不管哪裡,我都會陪著你一起去的。」

容初璟點了點頭,只覺得韓楉樰說的那樣的生活,也是他無比的想要的,就他們兩個人,沒有任何人的打擾,遊山玩水的,肯定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最重要的是,身邊的那個人是她。

見容初璟同意了,韓楉樰就露出了笑容來了,就算是他們現在又苦難,但是她相信著一切都是會過去的。

吃好了之後,韓楉樰他們就繼續的前行了,想要儘快的,將中原芝給拿到,然後去取北境的北絕芝。

「夫人,那些人又出現了?」

在走了一天的時間之後,韓楉樰他們再次的遇上了,韓楉榛派出來的刺殺他們的人了。

或許是因為,這裡是楚台國,而韓楉榛的勢力都大部分的在這裡,所以這次來的人是比往常所有的人都要多的。

「你們小心一些。」

重生農女巧當家 韓楉樰叮囑了洗邑他們一聲,然後就出去,和他們一起打算儘快的將那些人給解決了。

容初璟是昨天剛剛清醒過來的,韓楉樰很放心,覺得他至少也要等兩天的時間才會再次的發作,可是沒有想到,再韓楉樰他們對付那些殺手的時候,他卻突然的發作了。

其實容初璟原本是要等兩天才會發作的,可是因為昨天,知道了自己傷害了韓楉樰的事情,讓他的心裡很痛苦難受。

因此而加快了容初璟體耐的忘情蠱的發作,再這樣關鍵得時候發作了起來了,讓他都有些防不勝防的。

「你這個賤人,拿命來。」

忘情蠱的發作,除了在發作的時候,會將下蠱的人,當作自己最愛的人之外,還會將自己最愛的人,當成自己最恨的人。

所以在容初璟的忘情蠱發作的時候,沒有在自己的身邊見到韓楉榛,而是見到了韓楉樰,自然的就會對他發動攻擊了。

「爺,不要!」

不僅是韓楉樰沒有想到,容初璟會在這樣的時候發作,就連洗邑也是沒有想到的。

之前的時候,容初璟就對洗邑吩咐過了,在他想要傷害韓楉樰的時候,就讓洗邑將他給打暈。

可是現在的情況,洗邑要忙著對付韓楉榛派來的人,根本就無暇分身去幫助韓楉樰,只能大聲的喊了一聲。

而韓楉樰也是在對付那些人的,這會兒,見到容初璟的忘情蠱發作了,心裡一緊,只能有些狼狽的躲開了他致命的一擊。

「容初璟,你清醒一點,看清楚我是誰?」

韓楉樰瞪大了眼睛看著容初璟,就算是知道他是被忘情蠱給控制了,可是當時他是真的想要要了她的命的,這讓她心裡一涼。

「你是誰,你不就是我的仇人嗎?」

容初璟冷冷的說著,也不想再聽韓楉樰說話,再次的向著她攻擊了過去。

而韓楉樰見這個時候,也不是和容初璟說那麼多的時候,就只能先躲避著,不讓他真的傷到了自己。

可是韓楉樰的功夫雖然是很不錯的,比起容初璟來,卻是差遠了的,這會兒躲避起來很是吃力。

「唔。」

一個不注意,容初璟的劍就穿過了韓楉樰的肩膀,他又一下的將劍給拔了出來,鮮血不停的留了出來,讓她都忍不住的痛哼了一聲。

「容初璟,你這個混蛋!」

韓楉樰狠狠的罵了一句,就算是他被忘情蠱給控制了,現在居然真的將劍穿透了自己的身體,也讓她十分的氣憤。

容初璟的嘴角揚起了一抹冷笑,想著再刺韓楉樰一劍的時候,突然見到了她頭上的那根,用沉香木做成的桃花簪子,動作一滯。

容初璟的心裡一動,不知道為什麼,再看著韓楉樰肩膀上流出來的血的時候,心裡卻都了難受的感覺。

「這是怎麼回事?」

容初璟的心裡有些震驚,不知道自己是出了什麼事情了,心裡想著,難道韓楉樰會妖術,控制了自己的心神不成。

可是等容初璟想要再去看韓楉樰的時候,卻發現,她已經沒有看著自己了,而是轉身,去對付其他的人去了。

韓楉樰這會兒可沒有功夫理會容初璟,這會兒洗邑他們對付起那些人來,都很是吃力的,她自然是要上前幫忙的。

容初璟之前的時候,只想著將韓楉樰給殺了,根本就沒有留意過著周圍的環境,這會兒才看到原來他們已經打起來了。

「將那個男人也一起給殺了。」

之前的時候,那些殺手見容初璟在對付韓楉樰,所以他們沒有對付他,這會兒見他居然停手了,又想著他們是一起的,自然是不會放過他的了。

原本容初璟也沒有想要動手的,可是這會兒這些人居然敢朝著他出手,那他自然也不會客氣了。

可是這次來的人,真的是太多了,就算是有了容初璟的幫忙,想要對付了他們,還是很困難的。

「讓開。」

韓楉樰喊了一聲,讓容初璟閃開了,然後將自己準備的毒針,刺入了那些殺手的身體裡面,那個人很快的就倒地不起了。

接著,韓楉樰又如法炮製的,將另外的幾個人,都給處理掉了,可是因為剛剛受傷,她的精力也是越來的越不好了。

這會兒韓楉樰已經覺得自己的腦袋有些不清楚了,只能儘快的,將自己手中的銀針給拿了出來,能對付多少是多少了。

這些淬了毒的銀針,原本是韓楉樰留著,再緊要的關頭防身用的,沒有想到,自己會被容初璟給重傷了,這會兒也只能用在那些人的身上了。

而那些人被韓楉樰這一手給震懾住了,一時間也有些害怕了起來,洗邑和一一他們趁此,迅速的殺了一些人。

「我們走。」

最後,那些人見他們剩下來的人,想要將韓楉樰他們給殺了,是不可能的,只能先保住自己的命,離開了這裡再說。

「義母,你沒事吧?」

見那些人跑了之後,一一他們也懶得再去追,他們之前的時候,就看到韓楉樰受傷了,這會兒自然是更加的關心她的傷勢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