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我以為秦虎會來幫忙或者打破冰牆封印,但是」

秦虎依舊和小胖在對打,沒有做什麼動作。

「難道!?」

眼鏡立刻解除了霧霾結界,重新刻畫了一個二級的魔法陣,是一開始釋放的那個火系魔法——地爆。

竹竿看到自己腳下出現了那個給他苦頭吃的火系魔法陣一點不慌反而笑了起來。

「太遲了吧!」

轟隆!

決鬥場開始裂開,一條巨大的樹根鑽出,一下子就把眼鏡的魔法陣打破。

轟隆!

越來越多的數根從裂縫轉出,不一會兒,整個一百米寬的決鬥場就變成了熱帶雨林一樣,老樹盤根一樣。

總裁的大牌保姆 「嘻嘻,你以為我走不出你的冰牆?我是故意拖時間的。真是幫大忙了」 巨大粗壯的樹根不斷的生長,而且這些樹根好像有生命一樣,居然還會不停的晃動。

小胖和秦虎已經分開,各自和隊友集合了起來。

小胖:「我的天! 厚愛撩人 什麼鬼東西!」

樹根還在蔓延,好像地底下有本來就生長著一顆巨大的樹,這些只是他的一些樹根而已

而且不但是有樹根,野草,花木都一併長了出來,很快,整個決鬥場就被樹根給覆蓋,還有各種花草,除了沒有參天大樹之外,就是一個熱帶雨林的模樣了。

蕭紫羅:「這。。這是搞什麼?換場地?」

韓靜兒:「這個瘦瘦高高的植物類的進化修鍊者怕是得到了不得了的傳承,這不是一個一級修為的進化修鍊者能做到的。雖然只要一百米圓的面積,不過這已經是改變生態環境的程度了。而且,如果這些巨大的樹根他可以控制的話,那就」

蕭紫羅:「我靠!大灰狼不會要輸吧?」

韓靜兒:「不知道。絡韻,要是你你會怎麼做」

趙絡韻想了想:「一開始不讓他施法,迅速擊倒他!要是讓他施法了的話。可能要付出一點代價,直接秒殺施法者,如果是團戰,就更麻煩了。」

——————————

「火球!」

轟!

雖然木生火,但是一個火球魔法就很難點燃這些生機勃勃的木頭了,根本燒不起來。

眼鏡:「不行,這些樹根生命力很強,燒不著。」

小胖用狼爪狠狠的揮了一爪子。

鐺!

小胖:「尼瑪!你是樹木?鋼鐵一樣!」

眼鏡:「這是鐵華樹成精——鐵華精樹的主根,比鋼鐵還要硬上好幾倍。」

小胖:「呃。。。萬一這玩意能動,會攻擊。。。」

眼鏡的神色也嚴肅了起來:「那就大麻煩了!」

另一邊,秦虎三人組。

秦虎:「竹竿,你還需要多久?」

竹竿臉色有點發白,開始喘著氣,看來他要召喚這麼多的鐵華精樹的主根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時間長不說,靈力估計都消耗一大半了。

竹竿回了口氣:「比賽不能用丹藥恢復靈力就是麻煩。不然我現在就可以催動鐵華精根去攻擊了,就他們三個肯定抵擋不了這些主根的攻擊。可惜,現在要自己恢復靈力需要的時間比較長,我靈力消耗有點大,要靠你們幫我拖一會!」

秦虎:「沒問題!猴子你的傷勢怎麼樣」

猴子搖了搖頭:「沒有傷及要害,而且他也是盲著眼攻擊,我也故意躲開了要害,不過我開啟了幾次戰服的防禦,靈力和精神力消耗了不少。」

秦虎:「真的不能少看這三人。那個叫白夜的就算了,那個小胖墩的實力很強,而且我感覺他還沒有盡全力,他的眼神透露著一種瘋狂,很可怕。」

竹竿:「那個戴眼鏡的你們要小心,他的魔法很特殊,二級魔法說放就放,越級施法我也見過,但是沒見過好像他這麼輕鬆的,最可怕是他的組合魔法,要不是召喚主根的時候把他的冰牆破掉,靠我自己還真的出不來。可以一直修復算什麼啊!」

組合魔法就是眼鏡用來封印竹竿的冰牆組合了。這是由三個魔法組合而成的。首先是四面冰牆,是一級的冰系魔法:冰牆;接著天空砸下來的冰塊是冰系一級魔法:隕冰;以及在地下運轉不斷修復的魔法陣是冰系一級魔法:凝冰術。一環扣一環才組成了那個看似很簡單的冰牆囚牢。

「二級魔法:奔雷咒!」

轟隆隆!

三道雷霆劈向了秦虎三人的位置,小白夜三人不可能在這裡瞎等。他們都清楚剛剛釋放出這麼大的技能不可能沒有消耗,至於為什麼施法出來卻沒有一點動作他們也能猜到一二,估計是竹竿消耗太大的緣故,現在在等恢復,不過他們也沒有冒進,畢竟還是要考慮這會不會是示敵以弱,引君入瓮。

「空間停滯!」

三道急速的落雷居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慢了下來,雖然還有落下,不過卻已經越來越慢。

秦虎:「帶著竹竿先走!」

猴子也沒有多廢話,帶著竹竿就遠離了落雷的範圍。

這雷電可停不了多久,因為小白夜不會讓你這麼輕鬆的。

一道半月劍光飛向秦虎。

轟!

秦虎被擊飛出去,不過雷霆也因為和空間力量的對耗,消耗了不少魔力,落下的時候已經所剩無幾。

不過秦虎卻沒有大礙,因為他用空間力量做成了一道牆壁進行了防禦,雖然這樣很消耗靈力,不過總比被砍一下要好。

小胖一馬,不對,一狼當先的衝過去繼續要和秦虎分高下,而且小胖的任務也是牽制住秦虎,當然了小胖看樣子是想直接撂倒秦虎。

而小白夜拿著雙手劍開啟身法追著扛著竹竿的猴子不放。

「天動!」

咚!

小白夜的身份的確很快,一眨眼就已經追到了身後,準備揮劍斬過去了。

「瞬步!」

咻!

猴子作為刺客,他的身法肯定是瞬移類型的,或者他根本就是持續類型和瞬移類型的都有。

小白夜一劍斬空。

「三十三雷!我就不信追不上!」

「轉!」

可惜,小白夜還真的追不上!

「cao!什麼鬼,他身法怎麼這麼快!天動居然追不上!」

很明顯猴子和秦虎,竹竿一樣,得到了了不起的傳承,而猴子的應該是身法傳承了。

不過沒關係,這是一個團隊作戰。

「二級魔法:風吹雪!」

突然一個冰藍色的魔法陣出現在猴子的面前,一股寒冷刺骨的暴風雪迎面吹來,要是被擊中結果可想而知,結不結冰先不說,會被小白夜追上是肯定的。

「退!」

正在和小胖對碰的秦虎一掌打到猴子的身上,把猴子和背上的竹竿推開了風吹雪的範圍。

小胖不高興:「你也太看不起人了吧,狼月!」

小胖也趁機對著分心的秦虎開了一道口子,雖然秦虎用靈力稍微阻擋了一下,不過這一下還是傷的很深。

「一級魔法:霧霾!」

眼鏡也發現了問題,這個黑瘦猴子的偵查很強,要先把他的視線感知剝奪,這樣小白夜才能追上!

「小白!他在三點的方向,在往左走,堵住他!」

「交給我!」

咚!

小白夜再一次使用身法,直接抄近路去攔截!

「潛龍決!爆!!五帝龍印——黑龍印!」

小白夜看到了一個黑影,他沒有用雙手劍去砍,因為他的目標不是猴子,而是猴子背著的竹竿。他沒有忘記他們的目的是阻止竹竿恢復靈力,而沒有bibu的蓄力斬加上潛龍決小白夜不確定能不能一擊把有戰服防禦而且防禦還極高的竹竿幹掉,所以他選擇零距離攻擊而且擁有極大穿透力的五帝龍印去攻擊。

咔嚓!

砰!

猴子也被這強大的一擊打的直接向前撲。不過

「假的!?」

猴子的確是受傷不輕,因為那就是一根普通的木頭,五帝龍印雖然沒有打到猴子,不過潛龍決的一掌是全吃了,只可惜。。。

「哈哈哈!你們輸了」 「媽賣批的,假人!」

本來竹竿就瘦,就算變成了樹人的形態,皮膚都覆蓋了一層厚厚的樹皮,但是整體也不大,只是比較高而已。猴子背著樹人形態的竹竿看上去真的和背著一根木頭差不多。小白夜的神念當初和猴子對決的時候已經一直開著了,早就到極限了。

神念外放也不是沒有限制的,範圍,探查能力,看破能力,持續時間等等,都是限制。小白夜雖然突破了一絲封印的壓制,不過也那只是一點點而已,讓他的神念不算是短板,但是也不是很強。

因為這個漏洞,小白夜現在只能用肉眼去看,而眼鏡需要維持結界,也無暇去探查真假。所以也只能是被擺了一道。

小白夜:「眼鏡,是不是被霧霾遮掩的時候被調包了?」

眼鏡現在已經散開了霧霾,他知道小白夜現在的神念短時間是無法使用了,只能靠他來探查了。

眼鏡:「不是,如果那個時候調換的話我應該能發現,很有可能一開始背的就是假的」

小白夜看向一開始猴子背著竹竿的地方,那裡已經被秦虎和小胖的大戰波及到,早就面目全非了,不可能還有人躲在那裡。

小白夜:「靠!這場地對我們太不友好了,他隱身成樹藤樹根根本發現不了。而且這樹根要破壞也很難,太硬。估計我靈力耗盡都不一定能全部清除,而且時間也需要太多,他早就恢復過來了」

小白夜和眼鏡現在束手無策,雖然場地不算很大,也就是直徑一百米的園,問題是現在被很多花草樹枝覆蓋,要找一個人還好說,一個樹人?

在樹叢裡面找樹人?

太難了,就算用範圍技能也不行,樹人的防禦太強,硬吃你的範圍技能一點事沒有,就連眼鏡的二級單體魔法都只能傷到外表皮,範圍技能就更難說了。

「哈哈哈!你們輸定了,只要竹竿有足夠的靈力操控這些鐵樺精根,你們將無處可逃。哈哈哈!」

小白夜本來就心煩,現在還要被人嘲笑一頓,暴脾氣頓時就上來了。

小白夜擼起袖子,向著已經失去戰力的猴子走去。

「你。。你要幹嘛。。。我投降!」

小白夜:「投降可以!不過要挨揍!」

「規則規定投降停手的。」

小白夜嘻嘻一笑:「放心,我不用靈力!」

蹦,咚,啊!

小白夜也知道不可以揍的太凶,他也沒有對著要害,只是專門對著臉狠狠的揍了一頓,猴子頭都被揍成豬頭了。

裁判也沒管,畢竟小白夜的確是沒有下狠手,當做小孩子打架而已。不過裁判見揍得差不多了。

「咳咳,你再繼續揍的話,那個變化成樹人的選手就要恢復了。」

裁判不管其實也情有可原,因為裁判也知道,猴子估計恨不得小白夜多揍他幾下,好讓竹竿恢復過來幫他報仇。

「切」

小白夜一腳就把猴子踢下了場外。

「眼鏡,你有沒有辦法做到剛剛那樣,遮蓋住視線,不過我這次不要遮蓋所有人,只是遮住我就可以,把所有的探查手段屏蔽,但是不屏蔽我的。」

眼鏡想了想:「可以是可以,不過我現在魔力已經不多了,需要屏蔽視線,聲音,感知,神念的話,我的魔力只能夠撐五分鐘左右。之後我就沒魔力了。」

小白夜:「可以!五分鐘足夠了」

眼鏡立刻就開始吟唱和刻畫魔法陣。

眼鏡的速度很快,不一會兒,場地就起了大霧,而且和普通的霧不同,眼鏡加上了妨礙的功能,而且這些霧居然都通通向著小白夜的方向集中。

秦虎和小胖卻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秦虎:「?遮擋探查?這有什麼用」

小胖:「哈哈哈,這肯定是小白想出來的。他鬼點子特別多。」

秦虎雖然有一點擔心,他也知道猴子已經出局了,不過他知道竹竿快恢復了,他親身感受過這一招的強大,鋪天蓋地的樹根好像長矛一樣刺來,而且樹根又特別堅硬,擋都擋不住,而且最讓人防不勝防的是地面還可以鑽出來,技巧根本沒用,只能用蠻力破之。但是這一招足足是消耗了竹竿一身的靈力還要再加上丹藥才能勉強使出了,同等級的修為要強行硬鋼?

太難。

所以秦虎選擇繼續拖住眼前的對手。

小胖也選擇相信小白夜和眼鏡,他們兩個一定有辦法的。

「喂喂喂!怎麼回事!怎麼起霧了!看不見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