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是的。」朱平安點頭,「聽說以前我爸還有一些朋友,天天就愛打打殺殺的,還去了其他星域冒險,現在人都沒回來,所以我媽很討厭打殺。」

「對不起,不知道你家裡還有這個情況。」杜必行和齊鳴抱歉道,他們沒想到朱平安居然是單親家庭。

「沒事,我都習慣了。你們什麼學院的?」朱平安問道。

「我是太白學院的,主攻精神力方面。」齊鳴說道。

精神,指的是武者的另一種修行,即精神力修行。原武者到了高級,都要進行精神修行,否則就無法突破到武宗。

杜必行現在身體基礎修行都沒有完成,所以暫時也不會修行精神力。

每個人的身體特質不同,有人精神力強大,便主攻精神方面,同時也兼修身體和基因武道。

「太白學院,就是以『酒劍仙』李太白命名的學院嗎?」杜必行問道。

「沒錯!」齊鳴點頭道,「李太白可是我們大唐著名的酒劍仙,也是千年來最天才的精神力修行武者,創作了數百種精神力修行、攻擊之法,都赫赫有名。」

「李太白可是我的偶像,我之所以報太白學院,就是為了學習李太白的修行之法!」

杜必行和朱平安俱是點頭,李太白的名頭響徹大唐,據說連當朝帝王都經常宴請他,是無數原武者的偶像。

因為他對精神力修行方面的貢獻,很多大學都設立了太白學院,專門學習他的精神力修行之道!

兩人都介紹完了,杜必行說道:「我是真武學院的。」

「真武學院?」朱平安和齊鳴都露出驚訝的表情,說道:「那可是泰洲大學要求最嚴格的學院。據說上課都是一種折磨,每年的考核也是最難的。」

「是啊!」齊鳴說道,「別的學院,都能輕鬆畢業,只有真武學院因為考試太難,經常有留級和無法畢業的學生!」

杜必行自然知道這一點,真武學院在泰洲大學可是出了名的「惡魔學院」。這個學院的學生都必須接受各種嚴酷的訓練,基本是把學生當成星際士兵的標準培養的。

因為嚴苛和危險,真武學院每年都會死傷一些學生。很多即便是專攻基因武道的學生,也不會報考這個學院。反而是報太白學院,或者機甲學院、格鬥學院等等。

對於杜必行來說,困難和挑戰,才是修行《斗戰篇》最好的方式。而且真武學院的學生,戰鬥力通常是最強的,他迫切想要變強,保護自己和小艾,所以才選擇真武學院。

「有難度,才有挑戰嘛!」杜必行說道。

「有志氣!」朱平安誇獎道,「來,干一杯,祝我們都能在泰洲大學取得優異的成績,成為泰洲星上響噹噹的人物!」

「干!」三人喝下獸血酒,算是正式成為朋友。

一頓飽餐之後,他們便要回宿舍了。泰洲大學的規定是,除了節假或者學業任務獲得批准,晚上必須在學校留宿。

三人有說有笑,回到蜂巢宿舍。可才走到門口,便發現宿舍門口堆了一堆東西,是三人的行李,被胡亂丟在門前。

「怎麼回事?」三人進入宿舍,發現裡面又來了三個人。之前那個泰洲府本地人陳航,正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看著他們。

「門口的東西是你們乾的?」齊鳴質問道。

陳航看了他一眼,然後自顧自的擺弄自己的新款智能手錶,說道:「沒錯,你們該感謝我們,義務幫忙清東西。」

「你什麼意思?」杜必行皺眉問道。

「沒什麼意思,就是請你們換個宿舍。這裡,我們哥仨住了。你們幾個外地佬,去別的地方吧。」 顧先生,請指教 陳航用命令的口吻說道。 他這麼一說,杜必行等三人的臉色頓時拉了下來。他們可沒招惹對方,對方這種行為,對他們來說是種侮辱。

齊鳴寒聲道:「不好意思,我們並不打算換宿舍!」

「我們打算換!」陳航不以為然的說道,「你們可以走了,別站在這裡礙眼。」

朱平安上前一步說道:「都是同學,你們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分了!」

「誰特么跟你們是同學?」陳航罵道,「跟你們這些外地佬住在一起,老子感覺全身不舒服!」

他身邊兩個同伴也一種倨傲的眼神看著他們,眼中滿滿的歧視。

杜必行沒說什麼,而是直接上前去,一把揪住陳航的衣領,把他拖出去。

「放手,你特么幹什麼?」陳航大喊道,他想要掙脫,卻發現杜必行的手如鐵鉗一般,以他初級原武者的實力,居然完全擺脫不了!

「不想呆就滾吧!」杜必行不客氣的把他扔出宿舍!

被當成垃圾一樣丟出去,陳航頓時暴怒,喊道:「你找死啊!」

他的兩個同伴頓時站起來,逼近杜必行,說道:「你還敢動手?欠收拾?」

朱平安見狀,連忙上前勸道:「大家冷靜點,不要打架!講道理嘛!」

「誰特么跟你講道理!」一人把朱平安推開,朱平安連退幾步。

朱平安眼中也有些怒意,但被他生生壓下去了。

「不能打架!一定不能打架!」朱平安在心裡默念他母親的囑咐。

這時,因為他們吵架的動靜,一些周圍宿舍的學生都出來看熱鬧。

「這幹什麼呢?入學第一天就搞事啊!」

「好像是幾個泰洲府的要強行換宿舍,這幾個不同意。」有人說道,原武者的聽力都特別好,如果不把隔音門關上,這些動靜他們能聽的一清二楚。

「哦,又是這種事情,年年都要發生幾次!」有老生搖頭道,聽他的語氣,似乎已經習以為常了。

「這點屁事都搞不定,給我們泰洲府丟臉!」還有泰洲府的學生對陳航鄙視道。

即便是在泰洲大學里,泰洲府的學生也是最多的,佔據了百分之五十以上!所以有優越感的到處可見。

陳航聽到議論聲,臉上很掛不住,他又衝進宿舍,對同伴喊道:「抓住他,老子非要收拾他不可!」

那兩個同伴便要上前擒住杜必行,朱平安見狀大喊道:「你們敢在宿舍里動手?我馬上報告學校管理處!」

「慫貨!」一人鄙夷道,「這種事還要學校為你出頭,真是沒卵用的東西!」

「去告啊,不過在那之前,先讓你們滾蛋!」另一人再次推開朱平安。

朱平安居然還能忍住,杜必行很難相信,他家境那麼好,脾氣卻好的過分了!要是換做別人,只怕早就動手了吧!

陳航等三人把他們圍起來,陳航摩拳擦掌,說道:「外地佬還蠻囂張啊?今天,你們都得滾出這裡!」

「告學校也可以,頂多是一點小處分。不過你們告一次,我們就打一次!」

聽到他們的威脅,齊鳴臉色漲紅,說道:「你們欺人太甚,這裡本來就是我們的宿舍。」

「現在不是了!你不服啊?不服動手啊!」陳航的一個同伴笑道,他比齊鳴高出一個頭,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動手啊!別比比!」外面還有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起鬨著。

「就是,吵了半天,要打就打!不打我回去睡覺了!」

「去斗場啊,這裡打多沒意思?」

「收拾那幾個外地佬,讓他們知道咱們泰洲府的規矩!」

……

外面叫喊的人不少,這裡是基因武道大學,武科生佔了大多數。所以好鬥的人也多,都想著看他們打鬥。

「去斗場!」齊鳴喊道,他憋不住了,今天就是打不過也要打,不然以後還怎麼在學校混?

斗場,是學校里學生們切磋的地方。整個泰洲大學,有十幾個斗場,大小不一。可以看出,學校也鼓勵學生們互相切磋,增加實戰經驗。

在宿舍鬥毆,要受到學校處罰,但如果是在斗場,只要不打死,都在校規允許之內。畢竟現在醫療技術那麼發達,就是把手腳打斷了,也能復原。

「去斗場?哈哈,好主意,老子正手癢!」陳航的同伴笑道,「等會把你打的叫爸爸!」

朱平安猶豫道:「還是不要打架吧?」

他話才說完,就看見齊鳴和杜必行都眼光嚴厲的看著他,顯然是不同意。朱平安只好說道:「好吧,不過點到為止,不要太上頭。」

杜必行對陳航等三人說道:「去斗場之前,先立個規矩。輸的人,滾出這裡,並且大聲喊『爸爸,我錯了』,父子局,敢嗎?」

陳航瞪眼道:「怎麼不敢?你們這些外地佬,真打起來,我們一隻手就能收拾你們!」

「現在就去!」

既然決定約戰,六人便直接出了宿舍,前往最近的一個斗場。那些看戲的學生們,也跟在後面。

陳航等人大搖大擺的走在前面,杜必行三人走在後面。

朱平安擔憂道:「真的要打嗎?要是打不過怎麼辦?」

齊鳴怒道:「打不過也要打!要是入學第一天就被趕出宿舍,不得被人笑話死?我爸知道,肯定罵死我!」

老公太霸道 杜必行也點頭道:「我們雖然不是本地人,但也不能被人這麼欺負?不然學武幹什麼?你放心,你不會打架,還有我們!」

朱平安慚愧道:「我真不會打鬥,等會只能看你們的了。」

杜必行問道:「齊鳴,你實力怎麼樣?」

打鬥之前,必須得預估一下實力,方便做出對策。

提到這個,齊鳴也有點底氣不足,說道:「我的身體強度是初級原武者,精神力強度是中級原武者。不過這種程度的精神力,根本沒法戰鬥。實戰的話,應該只是初級原武者實力。」

「能發揮幾成?」

「七成吧!」齊鳴說道。一般原武者,能把自身實力發揮七成,已經很不錯了,所以齊鳴才能考進泰洲大學。

「我是中級原武者,發揮程度,還可以吧。」杜必行說道。

「那完蛋了!」朱平安皺眉道,「那個陳航是初級原武者,但是他兩個朋友都是中級原武者。這樣沒法打啊!」

齊鳴也從剛才的熱血上頭冷靜下來,苦著臉說道:「還能怎麼辦?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沒事,還有我。」杜必行說道。

「你也沒辦法啊!」朱平安說道,「雖然我也不爽,但實話實說,泰洲府的學生實力的確強一些。同樣是中級原武者,他們可能發揮出八成,甚至九成實力!而且身體素質、實戰技巧往往比其他地方的更好,哎……」

兩人的心情都沉重下來,今天要是不打,那就顏面掃地了。如果打,指不定要被打成豬頭,同樣要被笑話。以後在學校怎麼混?估計要被人瞧不起,到時候女朋友都找不到…… 和他們不同的是,陳航等人卻信心十足。陳航自己的實力不算強,但他的同伴洪剛和韋元浩兩人的戰鬥力卻不俗。

洪剛,中級原武者,武科考試的時候評分是SSS+,以優異的成績考近泰洲大學。

而韋元浩同樣是中級原武者,不過他比洪剛更優秀。據說他父親是個有名的武宗,從小就接受到高級武道教育和一些基因培養。實戰起來,比一般學生強了不是一點半點。

「等會一定要給那些外地佬一些教訓!」陳航說道,「特別是那個杜必行,就剛才敢擰我那個!」

「廢話!」洪剛說道,「也不看看這裡是哪裡,還敢囂張。等會看我的!」

韋元浩哼道:「在我們高中,就沒人敢跟我搶東西。他們敢跟我們搶宿舍,有他們好看!」

他們來到最近的斗場,這裡其實就是個體能訓練場,外圍是各種訓練場地,中間劃出區域,有一處可以用來比試的高台。

這高台通體用太空合金製造,堅硬程度堪比一般宇宙艦的外殼,即便是用熱武器也不一定能炸開。

在高台周圍、地面都裝有各種力感應器和能量感應器,同時高台還會連接學校的智能管理系統。在高台上比斗的時候,會有人工智慧裁判進行判定,比較公正。

重生之凰鬥 而且在斗場比試的時候,你發揮的每一項數據都會被統計評價。很多學生沒事就喜歡來這裡切磋切磋,查看自己的戰鬥數據。

六人來到了比斗台上,開始錄入信息。

斗場被激活,出現一個男性裁判的全息投影,這是人工智慧。

「已記錄信息,請選擇你們的比斗方式。」

在他們面前,出現了各種比斗方式選項:雙人比斗,小組比斗,技巧比拼……自定義格鬥。

「賭約比斗!」陳航說道。

另一邊,杜必行等人選擇了同意,同時,賭約的信息也被標明。

「雙方進行小組賽制比斗,每人有一次上場機會,出場順序自定。輸的一方需搬出2C120宿舍,同時對勝利者高呼『爸爸,我錯了』!」

虛擬面板上,把賭約條件標明出來,同時也記錄在了學生信息里。如果失敗者不履行,勝利者可以要求扣除他的學分。

在泰洲大學,如果學分不足,是會被要求退學的。所以斗場的賭約決鬥協議,一般都會被履行。

「咦,有人比斗,還是父子局,有意思,去看看!」一些在附近訓練體能的學生們看到斗場的虛擬熒幕亮起來,都圍了過來。

「都是新生啊!」有些老生感慨道,「年輕人就是火氣大,剛剛開學就要打。」

「我們也是這麼過來的。」同伴笑道。

斗場金屬台兩邊,雙方選手已經準備就緒了,正在商量出場順序。

齊鳴說道:「朱平安,你是文科生,肯定打不過他們,就不用上場了,直接棄權。」

朱平安很不好意思,說道:「這不好吧。我還是上去一次,實在不行就認輸。」

「不用。」杜必行說道,「就怕這群傢伙下手太狠,萬一把你打壞了怎麼辦?我們武科的,即便是輸了,也不會輸的太慘。」

「嗯。」齊鳴說道,「就我和杜必行兩個上場,我先上,探探對方的實力。如果運氣好的話,就不用你們上場了。」

杜必行也沒有異議,齊鳴好歹也是真材實料考進泰洲大學的,應該不會太差。

實在不行,還有他上場。

另一頭,陳航等人也商量好了上場順序。陳航是初級原武者,和朱平安一樣,直接棄權,讓洪剛和韋元浩上場。

韋元浩實力強,所以放在後面,洪剛先上。

「雙方選手都準備好了嗎?」虛擬裁判問道,他的聲音通過擴音器讓周圍的學生都能聽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