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先給你一個月的工資,你拿上。」齊妍從包里掏出一疊錢,給賀豐收遞了過來。

「這樣不好吧?表嫂,我什麼都沒有干,不能拿你的錢。」

「嫂子叫你拿上你就拿上。聽話。這裡不忙,苗苗不是明天就可以上班了嗎?有苗苗一個人就可以了,你現在就可以去箱包廠里去。」

「他們的門已經封了。」

「你可以去你大表嫂家裡去,你大表嫂住的地方離那裡不遠,你一打聽就能找到。去的時候給你大表嫂買一點禮物。記著我的電話,去吧。」

齊妍下了逐客令,賀豐收拿起桌子上的錢就走。

出了商城,他沒有直接去箱包廠,而是去了苗苗的租房處,不知道苗苗現在怎麼樣了,不知道她吃飯了沒有。走到路上,賀豐收看見路邊電線杆上有出租房的小廣告,就隨手打了電話,問了情況,里這裡不遠,可以去看看。 名門賊夫人:萌妻要逃婚 賀豐收就說現在正忙,一會兒過去看房。

苗苗在屋裡躺,看見賀豐收回來了,說道:「你咋回來這麼早?」

「老闆去了,問你咋沒有去,我就說你腳受傷了,老闆關心你,讓我回來看看你,說要是不行了就去醫院。」

「齊總挺關心人哩,以前她可凶了,今天不知道太陽從那邊出來了。」

「其實齊總人很不錯的。」

「她是不是看上你了,你一來她就學會關心人了。」苗苗說。

「你千萬不要胡說,要是表哥聽說了我就麻煩了。」

吃飯的時候,賀豐收問:「苗苗姐,我大表嫂和表哥離婚的時候是不是鬧的很兇?」

「沒有聽說過啊,你大表嫂什麼都沒有說,離就離了,但是那是老闆的家事,詳細情況就不清楚了。」

「齊總和大表嫂之間有往來嗎?」

「你是傻子,齊總原來是*,周總一定恨死她了,會和她有來往?」

「表哥和大表嫂之間有往來嗎?」

「不知道,應該子很少吧,有了新歡,那裡還會想起舊人,男人不都是這樣嗎?」苗苗說。

「你不要打擊面太廣了。好像天下的男人都那麼壞。」

「但願你以後發達了,不要到處拈花惹草。」

「我不一定會發達,但是一定不會到處拈花惹草的。」

「嘴上說一套,背後又一套。」

「不給你抬杠了,苗苗姐,剛才齊總到公司了,給我說,公司里事情不忙,不要我在那裡幹了。」

「為什麼?是不是你有得罪她了?」

「不是,她說有苗苗一個人就夠了,等表哥回來,看再給我安排個啥活。」

「你是你表哥家的人,齊總是你新表嫂,肯定不喜歡你了,公司就是有位置,她也會想辦法安排她娘家的人來,以後就是爭奪公司的控股權。電視上演的宮廷劇不都是這樣?」

「你是電視劇看得多了,人心哪有那麼複雜?齊總這裡不缺人,我想去大表嫂那裡去看看,看她那裡要不要人手。我要是去了,齊總會不會不高興?」賀豐收說。

「都是你表嫂,小表嫂不要你,你去你大表嫂那裡,她能說啥,去就去唄,就是以後不能和你一起上班了。」苗苗說。

初見一眼便因你蘇心 「咱們把房子租到一起,還是可以見面的。」

「那行。」

吃了飯,賀豐收給苗苗說起租房子的事已經問過了。苗苗已經能下床走了,只是一瘸瘸的惦著腳尖走路。

「我已經聯繫好了,咱們去看看房子吧?」

「好啊,你騎電動車帶著我,不過不能冒冒失失的了,要是再讓我跌下來,這一輩子就訛上你了。」 衛家能夠在柴江王城之中混的風生水起,衛東陵當然不是什麼善角色。或者說,真正的善角色,在柴江王城之中,也難以立足。

「小子,讓我衛東陵來見識見識你的高招吧!」

衛東陵腳下一踩,一股淡藍色的靈氣自下而上出現。

唐玉當然也不怕,同樣的舒展開身體,金色靈氣陡然而生。

最美的青春遇上最不對的你 「哼哼,我當是什麼高人猛士!原來是個黃級靈氣的垃圾啊!」劉禮全在一邊譏笑著。

先前只是綠珠生氣,夭夭都沒有能夠勸阻下來,而今變成了衛東陵,她就更加勸不動了,只能是在一邊干著急。善良的夭夭覺得事情因為她才發生的,所以很是內疚。

悅榕酒樓是衛家的產業,衛東陵自然不會釋放武技,在他看來,唐玉不過是恰好長了個好模樣。靈氣水平很是一般,只需一番拳腳就能夠將他擊敗。

可幾拳對轟下來,唐玉絲毫不見弱勢,反而衛東陵倒是有疼痛。

但是衛東陵笑意不減,沉聲道:「看來,你也不是三腳貓,我就用真正的實力,跟你耍耍!」

衛東陵說著,整個人一震。

唐玉一驚,心中暗道:「居然是靈魂之力!」

不過隨即,唐玉就鬆了一口氣,衛東陵的靈魂之力,對於唐玉來說,不過是剛剛會走路的嬰兒一般。若是按照唐玉修鍊的淬魂大法來看,衛東陵不過才剛剛到第一重。根本不是唐玉第三重頂峰的對手,看到這裡,唐玉臉上又露出了一陣隨意的笑容。

「既然你想玩這個,那小爺我就好好陪你玩玩!」唐玉心裡已經下定了決心,要好好教訓教訓一下衛東陵。

而衛東陵帶著靈魂之力的一拳轟擊到唐玉身上的時候。

靈魂之力瞬間就被擠散了,連一點點效果都沒有,彷彿跟之前一模一樣的。

衛東陵一驚,詫異的看著唐玉,而唐玉則是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繼續按照之前的情況接拳,反擊。

「小子,你究竟是什麼人!」

衛東陵很是警惕的看著唐玉,如臨大敵一般。

而唐玉則是淡淡一笑,「我是什麼人,你還不配知道!」

說罷,唐玉就開始聚集靈氣,淡淡的金光籠罩在唐玉周圍,不管是誰,看著唐玉都明白,唐玉要放大招了。周圍的食客們哪裡還敢繼續看熱鬧,紛紛跑路。

「東陵。小心!」

只見衛東陵眉頭緊鎖,淡藍色的靈氣也是匯聚在全身上下,做好了反擊和防禦的準備。

而此時,劉禮全見勢不對,連忙走到夭夭跟前。

「夭夭姑娘,我們先走吧,這裡危險啊!」

劉禮全說著,攬住夭夭的肩膀,就要把夭夭從門裡拽出去。

可夭夭卻完全沒有答應他的意思。

「不行,我不能走,這事情因為我才弄成這樣的,這位公子是無辜的!我得留下來!」

夭夭雖然看起來柔弱,可話里卻透露著一股堅定。

劉禮全自詡風流儒雅,雖然有點見色起意,可也不敢在這大庭廣眾之下動手。

「孤星爪!」

唐玉雙手之上,十根手指全都亮起。

那種亮,是耀眼的閃亮,銳利無比。

「喝!」

唐玉一聲暴喝,嚇了眾人一跳,然後後撤幾步,來到大廳的立柱跟前。

摧枯拉朽般的幾下,雙手就將那二人合抱的立柱給撕碎了。

立柱破裂,導致了二樓開始了坍塌。

整個悅榕樓的屋頂也開始往下掉落。好在先前戰鬥爆發的時候,人們已經都撤的差不多了。

隨著整個屋頂的坍塌,場面變得混亂了起來。

而唐玉的破壞工作還在繼續著,孤星爪撕毀建築的能力,簡直讓唐玉有些著迷。

就像是撕紙一樣流暢,而各種木頭的碎屑和灰塵也將整個悅榕樓弄的塵土飛揚。

「不好。這小子要跑!」衛東陵眼神一挑,立馬沖了進去,可混亂的建築物中,哪裡還有唐玉的影子。

片刻之後,衛東陵從灰塵中走出來,眼神有些不悅。

劉禮全立馬上前問道:「衛兄,人不見了?」

衛東陵點頭。

「嗨呀,衛兄,既然今天遇事如此不順,不如今夜兄弟我請你喝酒,聽說新來了個兩個北齊小妹,不然咱們去除除晦氣?好像還是雛呢……」劉禮全哈哈大笑寬慰著衛東陵。

可衛東陵卻是一臉的不高興,畢竟綠珠還在一邊呢,就算是真的去,也不可能當著妻子的面答應。

衛東陵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撓撓頭。

「衛兄,哈哈!改天改天!」

劉禮全本來是打算過來吃飯的,現在悅榕樓都被拆了,自然也吃不成,臨走的時候,貪婪的看了幾眼夭夭,心裡不知道盤算著什麼。

夭夭看著逃出生天的唐玉,暗暗鬆了一口氣。心道:「幸好沒事,不然我內疚死了!」

而綠珠則是走到衛東陵身邊,「夫君,可不能這麼輕易的放過這個小子!咱們要通知府衙的人,把他抓起來!」

衛東陵點頭,「我已經在他身上留下印記了,他只要不出城,跑不了的!」

聽了衛東陵的話,夭夭放下的心再度提起,「壞了,衛大哥還有這種神奇的本事,這可怎麼辦啊!」

「掌柜的,統計損失,然後跟我去府衙報官!」衛東陵臉上很是果決,一點也沒有因為悅榕樓的損失而感到難過。

這點東西對於衛家來說,還真的算不上什麼。

「夫君,今天恰好遇見了,你就幫夭夭算一下姻緣嘛!我都答應她好久了!」

綠珠雖然平時有些囂張跋扈,可在衛東陵面前,卻是異常的溫柔乖巧。

衛東陵笑了笑,便答應了下來。

「夭夭,你將左手伸出,我來看看。」

說起兒女姻緣這種事情,夭夭自然又開始害羞了。

可卻也沒有拒絕,伸出了左手,抵到了衛東陵跟前。

衛東陵仔細端詳了一番后。

「夭夭,從你手相來看,不多時你就要遇到你的如意郎君了,而且他還是一位人人敬佩的大英雄!」

「真的?」夭夭面上露出喜色。

「不過,他身邊美色眾多,恐怕難以專情於你一人!」

「哼,夭夭,別信他的,他就是想為他自己的風流找借口!我們逛街去!」綠珠在一邊打岔道。

可即便如此,夭夭卻將衛東陵的話,記住了。 「你訛上我不拍,就怕你會疼。」

到了房東的住處,看看房子,和原來的房子差不多,只是房子是新蓋的,比原來的房子設計更合理,有小單元房。賀豐收看中了一套兩室一廳的房間,和兩個單間的房子租金差不多。

「要不,咱兩個租一套房子得了。裡面有廚房衛生間。」賀豐收說。

苗苗的臉紅了,說道:「你可不能有什麼想法啊,房租咱們一人一半AA制。」

「好說,就是讓我全部掏錢我都願意,裡面有廚房你可以給我做飯啊!」

「你想的美,只是房子在一起,一人一間,相互不干涉。」苗苗說道。

「行,只要你願意,怎樣就行。」

房子很快談下來。兩人回到原來的住處,把苗苗的東西拿回來。苗苗的腳還腫著,就上床歇息。賀豐收出來,走到街上,又給表哥在車上給的那個號碼打電話,電話依然是關機。就又給他發了一個信息,希望他開機以後回電話。

買了一些禮物,來到宏源箱包廠,見大門依然封著,就在附近打聽,果然路邊上一個賣飲料的老大娘給賀豐收指了指廠子後面說道:「你去那裡,最漂亮的那棟房子就是梁總原來的家,他大老婆在那裡住。」

走過廠區,來到一片別墅區,雖然是冬季,但是這裡綠樹掩映,假山流水宜人,來到一處最豪華的別墅前,賀豐收敲了敲門。好久,裡面出來一個老太太,警惕的問道:「你找誰?」

「我來找按表哥,俺表哥叫梁滿倉,小名狗糧。」

「你老家是哪裡的?」

賀豐收說了家裡村莊的名字,並報上了母親的名字。老太太把賀豐收領了進去。

「俺哥不在家?」賀豐收問道。

「他哪裡還把這裡當一個家?早就不在這裡住了。」老太太咕噥道。

「俺表嫂好吧?」

「好,都好著哩。」

進了屋子,裡面傳出一個聲音:「是誰啊?」

「狗糧的表弟,來找狗糧來了。」老太太說。

從樓上下來一個三十多歲的婦女,看面目就是周玫表嫂了,和小時候見過的她想比,身材更加豐滿了,眼角有了淺淺的魚尾紋。

「你來找你表哥?你表哥早就不在這裡了,你應該去商場里去找他。」大表嫂說道。

「我來的時候俺媽交代,若果找不到表哥就來找你。」

「哦,是嗎,你媽身體好吧?」

「好,好著哩,就是我爸身體不大好,給人家刨樹砸住了腰,現在在床上躺。」

「哦,你媽挺不容易的。你還小,應該繼續上學才是。」

「不上了,來找表嫂,看在哪裡安排一個活,我還有兩個兄弟,他們都在上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