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

正說著,宮少霆手拿著一束玫瑰花出來,毋庸置疑也是紅牛爺爺製作的。

「壕」氣十足。

上面幾個數字更是閃瞎眼球,77,520.1314。

本來幾串數字很平常的,簡小單對這些特別的數字腦洞反應特別快,歐爵那腦子也是高速運轉。

「七七,我愛你一生一世。」

「哇了個去,這是在向小嫂子告白呀!!!」

兩人幾乎異口同聲,默契得很。

方少卿和宮少煜的眼神齊齊落在他們身上,大媳婦跟歐爵那小子咋那麼心靈相通。

情勢不妙呀!

宮少煜臉色不是很好看,歐爵聳了聳肩膀,說了一句,「湊巧而已。」

宮少霆手拿著那一束玫瑰花朝著艾七七走過來,艾七七被嚇得要死。 宮少霆這麼大陣仗這是要幹嘛,這多人在到時要是被她拒絕,他面子多下不來呀。

依宮少霆那自戀樣,要是丟了臉肯定會她算賬。

她只想那束花,不對,是那錢,人和心她都不要呀。

眼看著他一步步走來,每一步像是踩在她的心臟,重重的快壓得透不過氣,她腦子此時此刻只有一個想法:跑。

「哇去,少霆這小子看不出來這麼浪漫。」

饒是方少卿年齡已有,再看到這樣的場面,心裡也直冒粉紅泡泡。

宮御蜜汁淡定,「套路是好,結果未必如願。」

神運算元般的節奏,話剛落艾七七拔腿就跑,直接越過他們面前,一陣風刮過。

「納尼!什麼情況!!!」

方少卿驚呆好幾秒,宮御像是早已料到,老神定定,「你兒子人家看不上。」

這小子太過心急了,姑娘的心還沒抓住半分,就來這一出,換做哪個小姑娘,都會被嚇跑。

方少卿看向宮御的眼神,崇拜得直冒小心心。

宮御將她攬在懷裡。

宮少霆從未想過會有這樣的操作,反應過來爆吼一聲,「艾七七,你再敢跑一步試試看!三天之期!!!」

她竟然敢跑!!!

他只拿了一束花來她就跑,要是他真的跪下求婚,她是不是早就飛得無影無蹤。

艾七七的舉動成功地激怒了他,碾碎著他那顆容易破碎的心。

艾七七腳步鬼使神差地停下來,她死翹翹了。

把宮少霆給惹火了,她是不是要幾天幾夜下不了床。

寶寶,快來救救你媽咪吧!

許是她母子心靈相通,在宮少霆過來之前,艾寶寶踏踏踏朝著艾七七小跑過去,說了一句,「七七,我肚子痛快點抱我去上廁所。」

艾七七反應過來,抱著寶寶灰溜溜地跑了,跑得比兔子還快。

屎小子,又來瞎摻和!

宮少霆氣得把手裡的花扔了出去,散得七七八八,滿地都是小錢錢。

簡小單無聲無息地走過去,撿了撿起來。

「頭腦簡單,你再敢撿一個試試看。」氣無處撒,只能找個軟柿子捏,簡小單恰好撞在炮火上。

被這麼一吼,簡小單嚇得跌坐在地,手抖腳抖。

宮少煜蹲在她面前,罩著她,「沒事,有我在,小單你繼續撿。」

簡小單感動得想哭,「副總統,你人真好。」

太怕太怕了,簡小單嚇得往宮少煜懷裡撲去,突如其來的柔軟讓宮少煜錯愕幾秒,隨即是被笑意取代。

他抬了抬手,將她攬在懷裡,輕拍著她肩膀,「沒事,少霆那小子對你沒惡意,只是失戀罷了。」

「哇靠!」

歐爵豎起大拇指,宮少煜簡直6666,撿漏王呀他。

「少煜這小子倒是挺會挑時機的。」宮御中肯地評價了一句,方少卿點了點頭,少霆那小子費了那麼多心思,全被少煜給撿了個便宜。

宮少霆看了也差點吐血,敢情他是在為大哥做嫁衣。

人比人氣死人,宮少霆氣得甩手去找艾七七算賬。

宮御和方少卿也識趣地走開,歐爵也趕緊溜走。 衛生間,艾七七抱著艾寶寶親個不停,一臉謝天謝地,「寶寶,你就是媽咪的護身符,你一定要保護好媽咪呀!要是媽咪被宮少霆那混蛋抓去,鐵定屍骨無存。」

這下可是把宮少霆得罪了個徹底,想到被抓到,艾七七身子抖了抖,一定會被吃得骨頭不剩。

「放心,有我在沒人敢動你。」

艾寶寶拍著小心肝保證著,露出一口小白牙,簡直就是她的貼心小棉襖。

這母子對話也是夠好笑的,本末倒置。

哪知話剛落,「砰」的一聲,衛生間的門被砸開,門被保鏢扛了出去,空晃晃的,涼嗖嗖的冷空氣四面八方地湧進來。

只見宮少霆黑著臉走進來,陰森森可怕至極,目光所到之處溫度驟降。

艾七七嚇得躲在艾寶寶後面,拽緊他的小衣裳,覺得身上每個毛孔被塞上了冰粒子,冷得牙齒打顫。

宮少霆早已忍無可忍,「臭小子,我限你三秒鐘從我眼前消失。」

今日無論如何,誰敢擋他吃肉,他一定痛揍!!!

親生兒子也不例外!

宮少霆氣勢全開,饒是平時不怕死的艾寶寶此時有點怯怯的,他挺直小身板強裝鎮定,「你敢動我試試看,奶奶不會饒了你的。」

宮少霆嘴角噙著一抹邪魅的笑意,就算現在是天王老子也擋不住他!!!

「對,對,對,宮少霆你別嚇到孩子。」艾七七小嘴哆嗦著,拽緊艾寶寶不放,像是拽住了救命稻草。

宮少霆一步步走過來,步步生風,艾寶寶畢竟還是小孩子,尤其在宮少霆這樣強大的氣場包圍下,他小身板不受控制地往後挪了挪。

「真的不走???」

宮少霆耐心早已被磨得差不多,艾寶寶揚著小腦袋就是不服。

身後的艾七七感動得不要不要的,她家寶寶就是一個頂天立地的小男子漢。

「我就不……」

哪知她還沒贊不停,她的小男子漢身子直接軟了下去,眼睛閉了上去怎麼叫也叫不醒。

「寶寶!宮少霆,你對他做了什麼。」

宮少霆拿起手上的迷藥噴霧,朝著身後的保鏢遞了個眼神,其中一位保鏢上前,從艾七七手裡把艾寶寶抱走。

艾七七也跟著要走,「寶寶!」

還沒走幾步,腳下一空,整個人被宮少霆扛了起來,「宮少霆,你放我下來!你對寶寶做了什麼!」

宮少霆看她還不安分,「啪」的一聲打在她的屁股上,「只是讓他睡個好覺而已,你與其擔心別人還是好好擔心自己吧!」

那臭小子,已經突破他的底線了,讓他安安靜靜睡一覺,用不了多久,他會多個弟弟妹妹。

聽艾寶寶沒事,艾七七鬆了口氣,眼看著宮少霆一步步地上樓,艾七七慌了,才意識到現在有事的人是她。

「宮少霆,你說過會尊重我的,不會對我亂來的。」

只聽砰的一聲被推開,緊接著又「砰」的一聲被關上,甚至還被反鎖,她心慌了。

宮少霆將艾七七整個人摔在床上,艾七七作勢要跑,不給她半點掙扎的機會,宮少霆身子壓了下來。 特么的,他不想當和尚吃齋念佛,他要開葷!!!

宮少霆看向艾七七的眼神怨念十足,恨不得一口將她拆穿入腹。

親兒子他都搞得定,唯獨這個「大姨媽」總搞不定,宮少霆打從心裡恨死她了。

不說話,艾七七深刻地感受到他那股怒火,燒得好旺,她怕下一秒被燒死。

宮少霆青筋暴動,森冷寒意直冒,氣得手上的力度加大,捏得她下巴好疼。

艾七七嘴唇動了動,「那個,你冷靜一點。」

她眼睛閃爍不定,宮少霆看在眼裡,那是她心虛的表現。

冷靜個屁!

只差一步,就差一步,這下還得讓他等上幾天幾夜!

這陣子他已經憋夠了。

「艾七七,上次是不是假的!!!」宮少霆逼問著她,猩紅的眼睛快噴出火來。

這才沒多久,她「大姨媽」來得太頻繁了,這次是真的,那麼上次一定是假的。

艾七七眼皮子狠狠跳了一下,沒想到他這麼快就想到這一層,她要是說是,肯定死翹翹。

「不是,不是,是真的,我身子向來不是很好,經期不調呀!我一個月有時來兩次的。」

為了保命,她把自己身體都說垮了,她只想簡單地活著為什麼這麼不容易呀!

「經期不調?」宮少霆不是很信,她除了身子瘦點,看不出什麼問題。

看他在遲疑,艾七七拼了命地解釋,「這個大姨媽就跟天氣一樣陰晴不定,有時准有時不準,有的甚至一個月來不停呢!」

一個月!!!

宮少霆聽了差點想死,一個月流血不停,不會死嗎?

那男人還有「幸福」可言嗎?

「真的,真的,這個有時心裡壓力過大,有時熬夜,內分泌紊亂會影響的。」

怕他不信,艾七七說得唾沫橫飛,宮少霆聽得臉色越來越沉重。

「去換衣服。」艾七七正愁著怎麼讓他信服,沒想到宮少霆說了這麼一句,她愣了愣。

「啊???」

什麼情況?就這麼放過她了?

幸福好像來得太突然了,她有些驚魂未定。

「還不快去。」

「哦,哦!」

艾七七拉著被單圍了圍,撿了撿自己的衣服,飛快地跑去衛生間。

她一進去,宮少霆打了個電話,讓王坤安排最有名的婦科醫生。

艾七七換好衣服出來,宮少霆坐在沙發,火氣消了不少,她呼了呼口氣走過來。

「二少,那個,要不你喝口水。」

艾七七正想給他倒杯水消消氣,哪知宮少霆忽然起身牽著她的手想往外走,「二少,這是要幹嘛呀!」

「帶你去做個身體檢查,治療你這方面的問題。」

先把她的身體治好,他才有「幸福」可言。

不然這樣一個月來兩次大姨媽,一次得一個星期,去了大半個月,那他還什麼好日子可過。

要是嚴重點,像她說的一個月流血不停,更沒幸福可言。

考慮到事情輕重,宮少霆打定主意帶她上醫院,艾七七暗叫糟糕,「不要,我不要去醫院。」

這一檢查,還不得露餡,絕對不能去。 「這事沒商量,你的身體要緊。」

宮少霆態度堅決,比起她的身體健康,他的未來「幸福」算不得了什麼,這事情馬虎不得。

剛才那婦科醫生說過了,女孩子這個年齡階段身子必須調養好,不然容易落下病根。

艾七七被他連拉帶拽著走,艾七七抱著門框死活不肯,「我不去,我不去醫院。」

這一去醫院一下不就檢查出她生過孩子,到時宮少霆知道她騙了他那麼久,不把她抽筋扒皮才怪。

「艾七七,乖。」

宮少霆語氣不自覺放輕下來,把她的手指一隻一隻掰開,艾七七手滑了滑抓都抓不住,最後整個人被他打橫抱了起來。

「宮少霆,我不去呀!」

她想重新抓門框,空氣從指尖串過。

艾七七掙扎得太厲害,整個人差點從他手裡翻了下來,宮少霆迅速騰起一隻腳撐在牆上,她跌落在他的腳才不至於摔下去。

突如其來的落空,也讓她嚇得面色青白。

「艾七七,你鬧夠了沒有!!!」

宮少霆吼了吼,她差點就要摔下去知不知道!

要是他沒接住她,也不知道會摔出什麼好歹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