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來!」

楚河想了一想,既然船不能走,飛機又不夠,看來只有讓自己的神獸出戰了,這一次多虧了八岐大陣這個機制,出戰過的神獸無法再出戰,這也才讓楚河狠下心來差不多把所有的變現點全都用光了。

現在,既然已經脫離了八岐大陣,那就可以把所有神獸全都放出來了,這其中不乏能飛的神獸,以他們的體形,運送三四百人應該不叫事吧?

楚河略一統計,現在自己的神獸數量,真的可以用大牌雲集來形容了。

白澤,猙,九尾妖狐,犰狳獸,羭山神,英招,羆,狸力,畢方,肥遺鳥,兕,犼,窮奇,四聖獸,西王母,天狗,精衛,應龍,九嬰。

當然,還有虎子,無論到什麼時候,虎子永遠都會有一席之地,而且在不遠的將來,楚河還為他準備了一份大禮呢。

如此多的神獸,基本上全都有獸身,而且其中巨大無比的也有不少,當然要論身形的話,自然還是應龍更強大,不過要論移動速度的話,那麼非兕莫屬了。

楚河再一次召喚出了應龍,只不過這一次應龍不需要變的整個島那麼大了,僅有四分之一島大小,但即便如此,眾人抬頭望去還是覺得這身材杵天杵地有點恐怖。

所有的血盜者都爬上應龍的尾巴,應龍尾巴上那些鱗甲內的不平的坑紋,血盜者們完全可以當成深深的壕溝,都不需要扒的結結實實的,只要在壕溝內排排坐就好……

兕不能帶太多的人,於是先一步撕裂空間,帶著楚河和徐傲幾人,先行穿越空間往回趕,由於不是瞬間移動,兕穿越這麼遠的距離還是要蓄力,而且要花費些時間,且短時間內只能進行一次這麼長距離的空間穿梭。

最後一個離開的是應龍。

張強等人在飛機上,看著身後小島上應龍一抖雙翼飛了起來,周圍的大海猛然間翻起了滔天巨浪,飛起來的應龍遮天蔽日,眨眼之間便沒入了雲霄之中,比飛機飛的高太多了,只是唿扇了兩下,應龍已經在頭頂的雲層之上,超越了直升飛機。

狂風卷積著烏雲向下颳了過來,讓直升機在半空中都開始東倒西歪的難以控制。

兕自然是先到的,而且是直接上到了指揮大樓,直接出現在了指揮大廳之內,但是應龍速度也不慢,僅僅兩三分鐘的功夫,而直升飛機都需要十分鐘才能回來。

看到應龍的巨大身影出現在天空上的海邊,整個S3安全區完全沸騰了起來。

楚河的戰鬥他們當然看了,全世界都看了,這應龍的恐怖和龐大,簡直是無可匹敵的,不管是什麼都不行,他的尾巴一甩,一艘船就直接被咋成了碎片。

不知不覺中,應龍已經吸粉無數了,應龍在眾人心中留下的是無可戰勝的力量,同樣和楚河帶給他們的希望一樣,而且楚河的地位在人們心中再一次拔高。

現在,已經有人從心底里真正的認為,楚河就是神的使者。

這一點都不難理解,能召喚出應龍,九嬰,抵禦喪屍,一人對抗R國超自然勢力,試想除了真正的神,有誰能完成這些,即便是真正的神,又有幾個實實在在的做了這些拯救華夏的舉動呢?


華夏崇拜神明,崇拜信仰,但是更加崇拜實實在在可以看得見摸的著堅實靠山。

面對著這個從未見過的巨大存在,無數人聚集在擁擠不堪的城牆上,所有的救世軍幾乎都被擠得東倒西歪,但是他們同樣也是激動大軍中的一員,早已經忘記了自己應該是維持秩序的那一方。

應龍將血盜者們放到地面上,自然看到了城牆上無數激動歡呼的華夏子民,他們認為楚河就在應龍的身上,而且他們也都想近距離的看看應龍。

不用楚河吩咐,應龍再一次縮小身形,大概只比城牆高出百米,踩著滿地廢墟靠近了城牆上的萬千民眾,仰天一聲吼叫,人群再一次瘋狂的沸騰了起來,他們知道應龍竟然在回應他們。

這其中很多人認識應龍,很多人不認識應龍,或者說沒見過,所以大部分人直接將應龍當成是無敵神獸就行了,畢竟他們看到的,就是能夠一尾巴掃死數千喪屍的恐怖巨獸。

當然,這只是人們從視覺上直接獲取的安全感,以及臆想中的信息。

真正大戰起來,應龍是絕對不能以這樣的身材出現在戰場上的,那樣的話只要有幾個五六級喪屍爬到應龍背上,就足以鑽進她的身體里破腹挖心了。

像羆那樣狂暴的傢伙都不敢顯現出原始大小的身形,更不要說大到恐怖的應龍了,喪屍現在又有了那種會把喪屍扔的老高的存在,這樣一來戰場上就更不能出現巨大的神獸了。

不管喪屍戰場上有多少喪屍,強大的物理和法術攻擊才是最大的支柱,體形在戰場上,反而是劣勢。 應龍圍著城池轉了一圈,隨後便被楚河收回了系統中,城牆上的人們見應龍消失了也沒見楚河,大都明白了過來,楚河已經回到了指揮大樓了。

事實上收回了應龍之後,楚河第一個趕往的地點就是大一區。

此時的大一區雷達基地內首腦等人已經等待多時了。

楚河一進入大一區的雷達基地,頓時響起了一片雷鳴般的掌聲,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興奮和激動,對著楚河等人齊齊的行著注目禮。

首腦和白桃張瑩還有秦珊都在,實際上幾人離別了才僅僅兩天,但是白桃還是撲了過來緊緊的抱著楚河,畢竟那幾場戰鬥實在是太嚇人了。

「他們有反應了嗎?」

楚河安慰了白桃幾句,隨後轉頭向首腦問道。

「還沒有,不過這次我估計他們再也硬氣不了了。」

首腦臉上帶著一絲輕鬆的笑容說道,副首腦也在一旁補充道:

「沒錯,而且現在老M正面臨著大問題,R國這邊失敗了,我看他們怎麼辦。」

楚河一愣,這兩天好像自己錯過了什麼。

不過不容楚河細想,一個操作員摘掉耳機回身沖首腦道:

「首腦,R國傳來信號了。」

「接入!」

操作員應是,隨後大屏幕上蹦出了之前的那個說話的R國將軍,此時的他可以看到隱藏在平靜之下的滿面怒容,他的眼角都開始微微泛紅了。

「沒想到你們都在啊,不愧是鑄魂師大人,沒想到最後還是敗在了你手裡,不過你們不要高興的太早。」

R國將軍說著話的時候臉上的橫肉連續抖動,似乎隱忍著什麼巨大的秘密,而這秘密可以將眼前的所有人都至於死地一樣。

楚河以為首腦會說點什麼,但是首腦卻出奇的沒有說話,反而是副首腦看了一眼楚河,隨後朝楚河擠了擠眼睛,楚河當即明白了什麼意思,踏前兩步對大屏幕道:

「我打算給你們一次活命的機會,你接還是不接?」

首腦和副首腦兩人互看了一眼,隨後都深吸了一口氣,這次本想讓楚河來和R國談判,順便適當施加一些壓力,他們大概猜到了楚河可能會比較激烈,但是卻沒猜到這麼激烈……

屏幕中的R國將領眼眉挑了挑,強壓住自己的憤怒,竟然氣的笑了出來:

「說來聽聽。」

「為了你們這個民族能夠保存下來,我勸你們投降書,並且讓我們救世軍接管你么你的國家,從此,這世上不再有R國,你們,將成為華夏的一份子,只有這樣,我們才會幫助你們,否則的話,你們休想在踏過邊境一步,等著自生自滅好了。」

楚河此話說完,整個基地大廳內一片鴉雀無聲,就連首腦和副首腦也張大了嘴,這是要吞併R國的意思???楚河竟然當著R國人的面說出這樣的要求,大屏幕的那邊說話的雖然是這個將軍,但是身後坐著的卻是整個國家的核心。

狂妄!實在是太狂妄了,一個國家豈是你說吞就吞的?許多人對楚河的要求表示不解,甚至有些人認為他太過激進了,但是轉念一想,楚河說這話不是完全沒有根據的。

要知道現在的R國,已經是逼於無奈才要侵入華夏,只有在華夏才能立足,那說明他們國內已經岌岌可危了,沒有華夏的古戰爭文化支撐,他們甚至連城牆都不知道如何建起來。

在R國,礦產資源是十分貧乏的,而且R國是一個多震國家,他們的建築採用的大都是輕型材料,所以採石,冶鍊等行業的需求量也並沒有用那麼大。

這些,都直接導致了末世之後,R國很少有地上的形成規模的堡壘或者是城池,大都是地下基地,而地下基地的壞處就不用說了,空氣質量差,植物生長緩慢,出入不便等等問題,久而久之,讓整個R國陷入了一片愁雲慘淡。

所以,他們才瞄上了華夏這塊肥沃而相對安全的土地。

如果華夏真的禁止他們再踏入華夏一步,那麼在海上孤立無援的R國,最後也只能落一個自生自滅的下場,而如果華夏肯收留他們,把R國變成華夏的一部分,那麼不但能保存他們這個民族和其文化,還能擴大領土,雙贏的結果。

而華夏,五十六個民族,也不在乎多一個大和少數民族……

只不過這對於R國來說,是絕對的屈辱,就看他們咽不咽的下這口氣了,而這其實在楚河等人眼裡,已經是給R國人開了天恩了。

楚河不是什麼不分白皂的憤青,即便是侵華結束了如此多年,即便是現在已經有很多很多人對R國釋懷了,但楚河就是無法釋懷。

不得不承認R國有很多東西發展的很好,但是你可以學,卻不需要崇拜,因為當年R國什麼都不是的時候,無數次派遣唐使來幾乎搬走了大半個唐朝文化,可最後人家還是說侵略你就侵略你。

侵華時期R國人研究生化武器,什麼黃三號紅二號,各種致死,致殘,頃刻之間就能把人的器官化成濃水的生化武器,那可不是有任何水分的電影或者傳聞,而是真實存在的武器,R國不顧條約向華夏實施此種毒害武器的時候,又給過誰面子?

時至今日,R國在中國不斷挖掘出來當年R國在中國埋下的R遺化武多大400000枚,沒錯,就是四十萬枚,如果華夏沒有勝利,當時R國把這些引爆,那麼現在替R國說話的那些人,恐怕連出生的機會都沒有。

而現在,楚河答應讓他們加入華夏,那自己都說不定在後世會留下罵名,所以楚河說實話壓力也很大。

就這,R國的將軍回身看了身後的核心幾眼,隨後在大屏幕上給了楚河一個明確的答覆。

「你想的太美了……」

R國將軍幾乎是咬著牙說道,雖然八岐計劃已經完了,但是他們的忍者計劃還沒有暴露,現在已經深入華夏內陸城市了,他隨時等著給楚河致命一擊了。

楚河微微一笑,點了點頭隨後沖身後道:

「所有人的忍者全都監控到了是嗎?」

白桃點了點頭。

「好,全殺!」

「不!」

R國將軍聽到楚河說出忍者的時候,便覺得大事不好了,聽到楚河下令,他連忙大喊了起來,可以聽到屏幕中R國將軍身後也傳來了數聲驚呼,但是楚河此時卻已經轉身走了,大屏幕直接關閉。 「首腦,我們這一次必須給R國一個下馬威。」

楚河走到了首腦面前垂首說道。

首腦看了楚河一眼,楚然楚河臉上帶著些許歉意,不過這小子是絕對不會因為未經自己同意就做出這樣的事而後悔的,首腦只能暗嘆了一聲,隨後沖操作員道:

「再有R國方面的信息,拒接。」

「呃……好!」

剛剛回頭的操作員正要彙報R國方面發來的信號,不過現在也只好直接無視了。

隨後楚河向首腦告辭,帶著守夜人的眾位高層直接回到了M3區布置清理忍者的事情。

說到做到。

這兩天的時間白桃幾人早就已經鎖定了所有的忍者,他們現在也不過兩前五百多人,此時主要聚集在一個大城,九個小城,而守夜人這邊在這十城已經都布好了傳送門,只不過傳送門都較為隱蔽,這些忍者這些天都在忙著尋找物資,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盯上了。

剿滅的命令一下,守夜人野貓部隊全體出動,直接開啟了屠殺模式,不用說論單兵作戰能力上這些忍者比守夜人的野貓部隊差得遠,從數量上就是個以多欺少的架勢……

暗部總共出動了五千多野貓,這裡面註定有一半人要白跑一趟,誰不想立功,所以便在這十個城中出現了一堆急於立功搶人頭的瘋婆子。

不到三個小時清除計劃便已經結束了,這沒有絲毫懸念的一面倒的戰鬥根本不能讓野貓部隊們過癮,這些R國忍者大部分就好像還沒學出師的雛一樣,實戰技能實在是爛透了,除了學了一點隱匿暗殺的皮毛,真打起來簡直不堪一擊。

救世軍重新派人佔領了十城,並且首先在這些城池間的喪屍洪流位置建立防禦圍牆,荊棘鐵網一層接著一層,將喪屍洪流擋的結結實實,多虧了那些忍者,現在沿海城市中大部分城市都被清空了,平衡黑洞幾乎都被徹底堵死了。

憑藉著傳送門的高機動性,救世軍以及大量的非變異倖存者很快重新佔領沿海大部分城市,開始了重建工作,並且守夜人也派出了科研部隊,趕赴海邊城市,開始建立雷達防禦網。

既然楚河不打算讓R國再染指邊境,自然要做的絕一點。

從東三省開始,一直到廣東海南等地,每隔兩個城市,便有一個足以覆蓋四個城市的雷達基地,沿海地區全部張開視野,甚至連越南邊境都監控了起來。


當然,這並非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但是不得不說經此一戰之後,人類可以說是士氣大振,揚眉吐氣了一把,打掉八岐計劃這一戰甚至比戰退數十萬喪屍還要來的更加震撼人心。

畢竟,雖然不能說是全都不理智,但愛國人士還是多的,即便是個殺人犯,或者是為了食物出賣過朋友兄弟的人,也無法阻擋他愛國,榮譽是最容易讓人熱血沸騰的東西,否則也不會有那麼多憤怒球迷了。


如此一來,沿海城市的建設格外的熱情高漲,雷達防禦網建立的也非常順利。

接下來的十幾天,M3城市建設也已經接近了尾聲,城牆即將達到恐怖的二百米高,現在的M3可以說是固若金湯,喪失再想靠疊人牆進入M3區,那幾乎是痴人說夢了。

一切似乎都平靜了下來。

楚河這幾天了解了一下M國這邊所謂的大問題,那就是M國現在已經出現了不止一個七級喪屍,這些七級喪屍一露面就給了M軍一個異常沉重的打擊。

七級喪屍們先是清空了某物資較多的區域,試圖吸引M軍前去搜集物資,M軍一開始恐疑有詐,不敢輕舉妄動,但是很快這一區便出現了高等級的蠻存者,這些蠻存者顯然是帶著直播視野的,這一區域物資豐富的消息不脛而走。

很快,這一片區域被蠻存者佔滿了,大量蠻存者從這裡搜集了物資,然後安然無恙的離開了。

這只是一小片區域,M軍雖然氣氛,但是也並沒有過激的反應。

不過很快,第二個個被清空的區域便再次被M軍偵察到了,這一次M軍決定先下手圍牆,拍一小部分人前去收集物資,結果還是相安無事。

緊接著第三片區域開放,M軍便開始出動大部隊前去收繳物資,果然,這一次依然是非常順利。

逐漸的,M軍似乎意識到了這好像是喪屍的某些異動,他們可能是將這周圍的喪屍抽調去了其他的地方,通過平衡黑洞傳送走了,一旦有了這樣的想法,M軍登時高興的手舞足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