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這次行動正式開始,一會兒水下聽我指揮。」

林飛語氣嚴肅地說著,這次行動畢竟事關重大,甚至有可能接觸到真龍,所以容不得他不小心。

其他人自然沒有意見,畢竟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既然林飛作為這次行動的指揮人員,那到了水下自然需要聽他命令。

重生之嫡女傾城 不過林飛也注意到他在說這話時,隊伍里似乎有人對自己的神情有些異樣,

對於這些林飛全都看在眼裡,不過為了顧全大局他也只好暫時視而不見了。

接著潛水艇艙門閉合,隨著吃水漸深緩緩下沉而去。

馬達快速轉動的轟鳴聲響起,潛水艇內部的人皆是帶上了專用設備耳麥,與隊友、外界保持密切聯繫。

看著四周顯示的水下情景,以及艙內新奇的設備環境,林飛也是嘖嘖稱奇。

說實話這次還是他第一次乘坐潛水艇執行任務,所以對這一切皆是覺得很是新奇。

不過在他東張西望的過程中不小心蹭到了一旁的一人,頓時一道略微不滿地冷哼聲響起。

林飛也是眉頭一皺,循聲望去這人正是剛才對自己表現出不屑神情的女子。

只見她冷著臉,似乎因為林飛不小心碰到她極為不滿。

說實話雖然她現在一副清冷的模樣,但身上的氣質卻顯得十分出眾。

只見她一頭烏黑柔順的秀髮如瀑般披散在身後,一副幾乎完美的側顏加上魔鬼般的身材,完全就是那種讓男人看一眼就會忍不住心動的美人。

不過這也不是她這麼無禮的理由,林飛掃了她一眼,淡淡道:

「這位同志,我不過是不小心碰了你一下,至於這樣不客氣嗎?」

女子沒搭話,不過斜對角的那個原本正色眯眯盯著她的男人卻是有些幸災樂禍地笑道:

「林飛同志不要介意,我們北隊長有潔癖,所以才反應激烈了點兒。」

婚婚欲醉:總裁我要離婚 聽了這稱呼,林飛忽然明白這女子應該是這隻小隊的隊長,而正是自己的『空降』搶奪了她這次任務的指揮權,這也難怪會對自己這種態度。

至於什麼潔癖估計不過是鬼扯罷了。

不過林飛並未表現出自己的不滿,只是不咸不淡地說道:

「原來是這樣,那我在這給北隊長賠禮了,不過接下來的任務非同小可,所以希望我們能夠金誠合作,若是還沒對付水怪反倒窩裡斗,到頭來葬身魚腹都不無可能。」

被稱為北隊長的女子見林飛主動服軟,也是神色稍緩道。

「林飛同志你是這次行動的指揮,不必喊我隊長,叫我北笙就好。」

「北笙,很好聽的名字。」

林飛淡淡點評了一句,隨後狹小地空間再次變得安靜起來。

隨著下潛深度增加,潛水艇所承受的壓力逐漸加大,馬達發動機的聲音幾乎到了震耳欲聾的地步,要不是他們帶著耳麥,恐怕還真能被這噪音給震聾了。

隨著時間過去,眾人開始覺得呼吸變得有些困難,甚至心臟撲通撲通跳動,差點從喉嚨跳出來。

林飛也是眉頭緊皺,其實與他隨行的這群工作人員雖然也算特種部隊成員,身體素質過硬,但是終究不是專業的人員,所以這次下潛風險很大。

雖然自己身具玄術,但仍然覺得有些吃不消,更別提他們了。

所以艙內除了以前經過專業訓練的駕駛員,其他人皆是覺得胸悶無比,甚至有些呼吸困難。

林飛再看向一旁的北笙,只見她由於氣壓原因臉色通紅,正捂著胸口一副呼吸困難的樣子。

這時剛才那個色眯眯盯著北笙看的男人從一旁拿出幾袋攜帶型氧氣將其分發給眾人,在來到北笙面前時還特意張開嘴露出一口黃牙笑道:

「北隊長,不舒服就吸口氧吧,要不然下面撐不住啊。」

北笙有些厭惡地看了他一眼,不過還是接過氧氣把面罩戴上了。

等男人把氧氣袋遞給林飛,林飛擺了擺手說道:

「還是把氧氣留給需要的人吧,我暫時不需要。」

其實林飛說的是真話,自己身具玄功體質自然不是一般人能比的,現在就是把坐著潛水艇把他送到太平洋萬米海溝里估計都沒事,更別提這隻有百米的太湖水庫了。

可這話覺在其他人耳中卻是有些裝逼了,別人都快憋死了你竟然跟我說不需要氧氣,這不是裝逼是什麼?

他們可都是特種部隊出身,身體素質原本就遠超常人。

而林飛不過是一個還在上大學的小子,他們可不信他的身體素質能強到哪去。 難不成這傢伙是想要吸引北隊長注意?

餘下幾人心中十分不友好地想著。

其實他們一行人中大多都是北笙的愛慕者,對其的喜愛已經達到了狂熱的程度。

這也不難理解,特種部隊女姓原本就比較少,北笙不光美麗動人而且各項能力都十分優秀,這也是能夠打動他們的原因之一。

若是換成一個中看不中用的花瓶,那他們這群眼比天高的傢伙根本不會放在眼裡,更別提有些其他想法。

北笙身為女姓卻能夠憑真正實力把他們給壓得死死的喘不過氣來,所以容不得他們不佩服,進而產生愛慕之情。

在他們看來,現在突然來了個林飛想要打北笙隊長的主意,心中自然不樂意了,小心思也是熱絡起來。

林飛不知他們心中所想,自己只是單純地想要把氧氣留給需要的人罷了,沒想到這些人竟然這麼想他,這好心當成驢肝肺。

最後那人笑了笑,悻悻把氧氣袋收起,繼續觀察著水下情景。

林飛也是時刻注意外界情形,畢竟現在他們的周圍可還有一個類似真龍的存在在虎視眈眈,容不得他不小心。

隨著時間過去,潛水艇已經下潛到存在紅色泥沙層的水域,透過厚厚的玻璃窗眾人可以看見四周鋪天蓋地的紅色泥沙正在水中飛舞。

忽然一道輕微的碰撞聲響起,潛水艇似乎遭遇了什麼障礙物,接著又下沉了一段距離又卡住了,隨後便再也不能下潛分毫。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遇到了什麼情況。

就在林飛考慮下一步打算時,耳邊的傳呼機忽然響起沙沙的磨砂聲,接著就是劉局粗壯的嗓音響起:

「林飛嗎?現在接到通知,你們不用再尋找水怪了,剛才組織已經通過衛星紅熱探測儀發現水怪已經死在太湖水庫水底。」

聽到這個通知,林飛也是有些愕然,沒想到那個體型巨大幾乎快成精的水王母竟然已經死了。

不過這也難怪,它在吞食另一隻水王母的同時還帶走了五噸重的石柱,所以死的倒也不算莫名其妙。

「劉局,現在情況有些複雜,潛水艇好像被什麼東西給卡住了,現在是進退不能……」

「什麼?你們出現意外了!」

還沒等林飛說完,電話那邊就已經傳來劉局暴走的聲音。

他怎麼也沒料到這特種部隊剛下水沒多久就出事了,若是真的在他的地盤發生了這起意外事故,加上這麼多特種兵一起在水庫里出事,他怎麼和領導交代?

「劉局你先別急,我們現在還沒什麼危險,而且這次出動特種部隊也不光是抓捕水怪,更多的是探索真龍是否存在以及水庫里的一些情況,所以在任務尚未完成前我們不會輕易返回。」

林飛出聲安慰著,語氣卻十分堅定。

他的聲音不大,不過卻絲毫不落地傳到眾人耳中,沉悶的話題頓時讓狹小的空間氣氛變得十分壓抑。

「好吧,你們注意安全,一有問題及時彙報,我會想辦法給你們增援。」

電話那邊傳來劉局關切的聲音,隨後便切斷了通話。

不過話雖是這麼說,他們心中是卻是清楚,在這種地方即便真的有心,又能提供些什麼幫助呢?

林飛看向潛水艇裡面臉色都有些難看的眾人,隨後嚴肅道:

「小趙,嘗試把潛水艇上浮,看還能不能正常使用。」

那一直負責駕駛潛水艇的一個年輕小夥子聽了這話急忙點頭,趕緊去調試潛艇。

然而片刻后他慌亂的聲音響起:「不好了,潛水艇無法上浮好像……好像失控了!」

這話一開口頓時猶如晴天霹靂,讓潛水艇里的人如遭雷擊。

他們都知道這話意味著什麼,要知道在深入水下幾十米的地方潛水艇可是生命的唯一保障,可現在生存的保障卻失控了,後果自然不可設想。

「北隊長,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在這種危急關頭,不管林飛身份如何,其他人還是看向他們平日的領導北笙,直接將其無視。

關鍵時候北笙又成了他們的主心骨,這時原本因為水壓身體難受的她忽然變得沉默起來。

半晌之後在其他人的注視下,她緩緩開口道:「看看你們還有沒有一副軍人的模樣,幹這一行我們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現在的情形我早在第一天就想到了,廢話少說聽林飛同志指揮,繼續工作。」

她這一番話就像一記強心藥,讓一群原本鬥志渙散的人又燃起鬥志。

各人又拿起手上的設備,緊張地記錄起各種數據來。

林飛以前畢竟不是專業的下潛隊員,所以遇到這種情況也沒什麼好的辦法,不由看向一旁也正在低頭思考的北笙。

似乎感受到林飛的目光,北笙抬頭與其四目相對,皆從對方眼中看出一絲無奈。

「北笙,有沒有辦法把我放出去,我去排查潛水艇遇到的故障。」

林飛忽然神色嚴肅道。

聽了他的話頓時所有人都看向林飛,這傢伙剛才說什麼?

讓他出去?

開什麼玩笑,這裡可是太湖水庫水下接近百米的地方,且不說外邊超強的水壓就能把人的心臟給壓爆,這外面可還有類似真龍的存在,現在出去不是送死是什麼。

「林飛同志你清楚你在說什麼?」

北笙也有些不確信地問道。

林飛重重點頭。

「我當然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可是我們要不出去那隻能是現在的被動局面,而且我既然這麼說了,那就有應付外界危險的自信。」

一吻成癮,女人你好甜! 聽了這話,眾人面面相覷,沒想到剛才他們還看不起的林飛現在竟然說出一番這樣的豪言壯語,皆是覺得羞愧不已。

同樣他們心中也有一種僥倖心理,若是林飛真的能夠解決潛艇故障問題那在場眾人就都不用死了。

在生存和死亡面前誰又不自私呢?

現在有人主動站出來替他們承擔危險去解決問題,這何樂而不為。

見林飛執意堅持,北笙又問道:

「林飛同志你確定這麼做?」 林飛仍是點頭,態度堅定讓人動容。

要知道現在出潛水艇那就和送死無異,可林飛仍是這麼義無反顧,捫心自問他們做不到如此。

北笙深深看了林飛一眼,皺了皺好看的細眉隨後吸了口氣道:

「好,既然林飛同志決定這麼做,那我們也只能支持他,盡最大可能為其提供幫助。」

說著她看向一旁正愣愣聽著的幾人。

「你們幾個趕緊去給林飛同志準備潛潛水服,仔細檢查設備不要出現紕漏。」

其他人點頭如小雞琢米,急忙一陣手忙腳亂。

片刻之後,林飛穿上潛水服,戴上水下供氧袋后,便在一行人注視下通過特殊通道出了潛水艇。

眾人目送著林飛的身影,皆是有種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感覺。

林飛心中雖然略微緊張,不過也沒在臉上顯露出來其他神情。

一接觸到渾黃中夾雜血紅泥沙的水質,林飛便覺得一陣刺骨的寒冷透體而來。

再加上此刻視線被阻擋,饒是以林飛的定力內心深處也是覺得一陣憂慮。

其實林飛這次主動請求下水,一方面是因為需要排除潛水艇出現的故障,另一方面也有著他自己的打算。

從猜測此次太湖水庫污染是由於水脈污染造成后,林飛就對這太湖水脈念念不忘。

雖然大江河湖都存在水脈,但是平日里水脈這東西無形無色,想要發現無異於痴心妄想。

可這次不同,太湖水庫水脈遭受污染,如此有利有弊,利就在水脈因此有了顏色,只要略施手段就能收服。

水脈身為吸收天地精華形成的產物,珍貴之處自然不用多說。

就光是能夠加速修鍊這一點就能讓無數修士趨之若鶩,而且據林飛所知,水脈的作用還遠遠不止如此……

好在這時神識發揮了作用,雖然不知道這渾黃的物質污染源在哪,但此刻林飛方圓近百米左右的東西一覽無遺。

只見此刻潛水艇正被一團巨大地無邊無際地黃色『雲團』包裹,當然這雲團是有數不清的渾黃水源組成。

將軍妻不可欺 而潛水艇之所以不上不下,正是因為現在正落在『龍首』上的兩個龍角間卡住了。

林飛雙腳蹬動,游到往下遊了幾十米,終於掙脫了巨大的渾黃色『雲團』。

眼前視線再次變清楚,林飛轉身透過水下一看眼前的景象便震驚了。

只見一條身高几十丈的巨龍橫貫在太湖水庫水底,而此刻『真龍』的兩個巨大鼻孔正不斷噴吐出不一樣的氣息。

一隻鼻孔噴吐出一股清流,這道清流一出龍軀便消失的無影無蹤,而另一鼻孔噴出的則是一種渾黃色氣流。

這股氣流一出龍軀便在水中擴散開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整座太湖水庫的污染源竟然是這小小的一眼『龍息』。

林飛震驚之餘也不得不感嘆,還真是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啊。

而且讓他暗中興奮的是,這兩道『龍息』顯然就是太湖水脈啊!

至於噴吐氣息的真龍,此刻林飛湊近一看竟然是一座栩栩如生的巨大雕像,真不知道究竟是出自哪位驚世巧匠之手,讓人嘆為觀止。

既然知道了真相,那林飛原本懸著的心也落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