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夠這樣,那麼真的是太好了。」

「好的,那我來叫醒他。」

「嘀嘀嘀!」

房間中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而基拉,也被這陣尖銳的電話聲吵醒了。

「喂!是我!」

「拉米亞斯大尉,讓他們兩人不用來指揮室了!」

「唉?」

「因為,等不到我們出來,那些傢伙就已經主動找來了!」.. 「我拒絕!請不要再讓我們跟這場戰爭有任何的糾葛了!」基拉大和一臉憤怒地向自己面前的瑪琉說道,他話中的語氣堅定無比,似乎根本不容置疑。「或許你說的沒錯,我們外面的世界正進行著戰爭。但是我們正是因為討厭戰爭,所以才來到奧布這個中立的國家!」

「嘛,我的情況跟基拉的也差不多,也是討厭戰爭所以才來到了這裡的。」這時,之前一直在一旁抱著胳膊看戲的林天突然插了一句嘴,卻讓本來就有些難過的瑪琉的情緒更加地低沉了下去,但是,「但是,這並不代表別人可以隨便地來欺負我!既然他們想要阻止我活下去,那麼我也就不會坐以待斃了,畢竟,刀子已經架在了脖子上,還想要跟對方說理,這種老好人的性格並不適合我!」

林天看似頗為無奈地一攤手,卻讓瑪琉的臉上綻放出了一絲笑容。她有些高興地看著林天,然後又用略帶猶豫的目光又看向了一旁已經低下了頭的基拉大和。

「基拉,暫且不提這些地球聯軍的人,他們作為軍人,死了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了。但是多爾他們呢?你確定要看著他們隨著這艘船一起墜毀?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反正在我看來,如果殺掉這些地球聯軍的人能夠保證米麗雅莉亞他們平安的話,我可是會毫不猶豫地動手哦!」

林天聳了聳肩,毫不理會瑪琉那瞬間變得有些愕然的表情,十分淡定地說著讓在場所有人都有些毛骨悚然的話。

「可是,就算是被俘虜,作為調整者的我們兩人或許能夠保證有很好的待遇,但是米麗雅莉亞他們呢?恐怕不被當場殺死就已經是扎夫特給我們面子了吧?但是,誰也不能夠保證他們一離開我們的視線就還能夠安然無恙,不是嗎?」

大天使號重新啟動了!它迅速升空,脫離了地面。艦橋中,瑪琉拉米亞斯大尉正坐在艦長座位上,她一臉嚴肅地向著眾人下達命令。

「以從海利奧波利斯中脫離為最優先!戰鬥中盡量留意不要造成殖民地損傷!」

「這可真是有些傷腦筋了!」

聽到瑪琉的命令,艦橋中的眾人紛紛抱怨了起來。本來這一仗就很不好打了,更別說還要顧及這個顧及那個,瑪琉的這個命令,無疑是在無形中給眾人套上了一層讓局勢變得更加困難的枷鎖。

不過,作為士兵,聽從自己長官的命令是必須的,但這並不代表林天會選擇乖乖聽話。反正對於他來說,這裡的大多數人都已經進入避難所了,還剩下的,也只是少數而已,死了也是活該。 妻寶無價,總裁大叔超完美 最主要的是,只要米麗雅莉亞他們這少數幾人沒有事,其餘的,只是螻蟻罷了。

況且,如果海利奧波利斯不解體的話,那麼最終,卡嘉莉絕對會淪為扎夫特的俘虜。林天可不希望等自己到了地球的時候,卻沒有受到這個妹子的第一時間歡迎啊!

「打開三號貨艙!長劍強襲高達的裝備!」

此時的大天使號機庫中一片忙碌,基拉再次登上了這台他認為自己以後再也無緣的機體,駕駛著它一步步走向了發射口。

「給我強襲高達的槍戰型裝備!」

林天,也同樣登上了那台吉恩,不過,他卻並沒有再去使用吉恩的那個MMI-M8A3型76mm重突擊機槍,而是直接將它扔在了地上。

「喂喂喂!小鬼,你想幹嘛?!」負責裝備整備的藍發大叔科傑羅馬德克中士有些不滿地雙手抱胸,看著自己忙活了半天才裝備好的武器被隨手扔在了一邊,語氣中已經帶著幾分怒氣。

「這一次,基拉使用劍戰型裝備負責與扎夫特游斗,而我,則是需要使用遠攻型的裝備來守護大天使號,防止對方接近它。可是,如果還是使用這種對於吉恩來說都有些撓痒痒的MMI-M8A3型76mm重突擊機槍,你認為我該怎樣保護大天使號呢?」

「嘛,話雖如此。」

「強襲高達的槍戰型裝備,它的威力能夠有效地保證讓逼近的吉恩退開或者攔截下它們的攻擊。而且,它的威力卻又不足以對海利奧波利斯這個殖民地造成太大的損傷,畢竟,哪兒有那麼巧的,能夠一下子就射中主軸?」

「啊!真是的!」藍發大叔有些無奈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最終還是妥協了下來,「好吧,你說的也有道理,但是怎麼都有些不甘心啊,自己忙了這麼半天,到頭來居然都白忙活了。」

「哈哈,大叔,這也有我的一部分責任,以後我會好好地跟你說清楚的!抱歉啦!」

聽了林天的話,科傑羅馬德克中士釋懷地一咧嘴,他發現,這個小鬼雖然不像基拉大和那樣老實,但是卻在待人處事這方面十分的圓滑,本來自己心中還是有點小芥蒂的,可是看著他那爽朗的笑容,自己卻已經不自覺地將它給忘得一乾二淨了。

「接近中的熱源一架,熱源類型——吉恩!」

隨著電腦屏幕上的成像顯示,一台裝備了M66型導彈發射器的吉恩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它的左右兩邊,各掛載這兩枚和它都差不多高的導彈,加起來一共四枚導彈,一看就是威力十足。

「什麼東西嘛!那是據點攻擊用的強爆破裝備啊!」看著這台向大天使號急速接近的吉恩,穆拉弗拉格的臉上頓時沉了下去,滿是不爽地感嘆道,「那種東西,想要在這個地方使用嗎?!」

「啊拉!看來對方已經沒有俘虜我們的打算了啊!」林天同樣在吉恩中看到了這一切,他有些玩味地看著臉色同樣有些不好看的瑪琉,說道:「瑪琉艦長,既然扎夫特根本沒有打算避開這個殖民地,那麼我事先聲明,我也不會跟他們客氣了啊!」

PS:感謝跳虎、絕斷、冷寒舞三位的月票支持.. 「轟隆!」

就在大天使號升空的附近,海利奧波利斯的牆壁突然被一陣爆炸給炸出了一個缺口,滾滾的煙塵中,從外面再次飛進來兩架機動戰士。

「有別的敵人從外壁侵入!」

「哦?看來我們眼前的這台吉恩是為了確定我們的位置啊,以便告訴外面的人應該在哪裡開洞,好將我們的退路給完全封死啊!」看著艦橋上一臉緊張的眾人,林天卻頗為無聊地分析起了戰況。

「讓強襲高達出擊!」巴吉露爾少尉有些詫異地看了一眼通訊屏幕中的林天,接著就直接下達了命令。

但是,就在眾人以為已經結束了的時候,之前被炸開的那個缺口位置,卻又再次飛進來一架紅色的機動戰士。

「啊!又來了一架機動戰士!這,這是。。。X303,聖盾高達!」

聽到這個報告,所有人都是大吃一驚,剛剛被俘獲沒多久的機體就已經被直接投入使用了,沒想到這一次,扎夫特想要將大天使號和強襲高達毀滅於此的決心居然如此之大!

「竟然已經投入到實戰中了!」瑪琉看著屏幕中投影出的聖盾高達,有些愣神地喃喃說道。

「現在已經是敵人了!難道你們想被它擊沉嗎?!」就在眾人還有些猶豫的時候,穆拉弗拉格大尉的一聲叫喊猶如當頭棒喝,將所有人都給喚醒了過來。

現在,可不是感嘆這個的時候啊!

「克林特斯(宇宙對空導彈)發射準備!雷射誘導!」

「注意了!實彈對PS裝甲無效!」這時候,瑪琉好像突然想起一般,對著負責攻擊系統的巴吉露爾少尉提醒道。

「沒關係!」但是,已經站在了大天使號甲板上守株待兔的林天卻是閑來無事地再次跳了出來,「只要能夠起到騷擾作用就好了。況且,哪怕是實彈,在被連續命中76發以上,就算是PS裝甲也會被擊破的!」

「這是真的嗎?」聽到林天的話,瑪琉的質疑聲也隨之響起。

這一點,就算是隨同觀摩了G系列整個兒開發過程的瑪琉都不知道,可是為何林天好似早就已經了解了一般?

「你們愛信不信,現在的扎夫特應該還沒有發現這個缺點,這一點對於我們現在來說,是一張不錯的底牌哦!」

「主炮!雷射聯動!焦點擴散!」

隨著巴吉露爾的命令,大天使號的甲板上露出了兩個高能光束炮,對著前方的四台機動戰士就轟擊了過去。

但是,卻立刻被它們靈巧地躲閃了開來。

「奧洛魯對付戰艦,馬修和米介爾負責纏住那台強襲高達!至於我。。。」看著屏幕中彈射出了大天使號,朝自己四人衝來的強襲高達,阿斯蘭猶豫了再三,還是將目光繞過了它,繼而轉向了那台看似毫無威脅地站在大天使號甲板上的吉恩,向三位同伴下命令道。

「正好,我要抱上一次的一箭之仇!」

米介爾就是之前那位被基拉給拿了一血的可憐人,原本想要靠自己來搶到強襲高達,卻不料被基拉幾拳撂倒在地,兩道子給捅翻,最終自爆都沒能給他造成絲毫的傷害。

這位還不知道強襲高達中坐著的是最強調整者的可憐孩子,一直都以為自己是被一位地球人所打敗的,這讓他感到十分的羞恥,這一次,能夠再次與強襲高達對決,這對於他自己認為自己重拾信心是十分關鍵的事情,可是,事實終將讓這位仁兄更加的悲劇。

「去死吧!」毫不猶豫的,米介爾直接舉起了手中的M59型瓦爾魯斯改特火重粒子炮,對著強襲高達就是一發。

因為裝備了劍戰型裝備而毫無遠攻能力的強襲高達,只得閃身躲開他的攻擊,卻將身後的衛星支柱鏈接分支給暴露在了攻擊的軌跡上。

於是,原本就沒有絲毫防禦力的支柱被這一炮直接給轟得斷裂開來。

看到強襲高達閃開,米介爾不爽得大喝一聲,不停地朝著它攻來。而同樣站在另一邊的一台手持光束步槍,也時而放幾發冷槍,讓強襲高達無暇顧及身後的大天使號。

強襲高達,已然已經被死死地纏住了!

飛到了一段距離,手持M66型導彈發射器的吉恩立刻將自己手中的四枚巨型熱導彈向著大天使號射了過去。兩枚瞄準了大天使號的高能光束炮,一枚射向了它的推進器,最後一枚,則向著站在它頂部的吉恩射去。

不得不說,這位扎夫特士兵還是十分有水準的,三枚導彈射向了最關鍵的三個地方,一旦被命中,大天使號就必然會全體癱瘓,甚至會被自身武器或推進器中所攜帶的能源引爆。

而最後的那一枚,則是為了有效地阻止那架吉恩的攔截。面對這樣的攻擊,這台吉恩只有選擇閃避一途,而這,就會將它身後的艦橋暴露出來。

看到它的動作,在這台吉恩身邊聖盾高達中的阿斯蘭沒有絲毫阻攔的意思,相反的,他目光炯炯地盯著那台站在艦橋前的吉恩,臉色卻是十分的糾結,彷彿在期待著什麼,又好像並不期望什麼。

「嗯?聖盾高達居然沒有選擇去和強襲高達對戰?」面對這與原著完全不同的情景,林天先是愣了愣,隨後,當他看到聖盾高達停留在自己的吉恩前方毫無動作時,就瞭然地一笑,「原來如此,是察覺到了什麼嗎?我該說,真不愧是你嗎?阿斯蘭!」

面對這射向了不同角度的四枚炮彈,吉恩,在阿斯蘭那有些變幻的目光中,快速地舉起了自己手中那原本屬於強襲高達的57mm高能量光束步槍,對著身邊的三個方向就是三槍,而隨著三聲槍響,還與大天使號有相當一段距離的三昧炮彈就直接爆炸了開來,沒有對它造成任何的損害。

面對著向自己直面襲來的這枚巨型熱導彈,吉恩舉起了自己手中的盾牌,在艦橋中所有人驚恐的尖叫聲中,猛然蹲下,當導彈在它的頭頂劃過,將要命中艦橋的一剎那,吉恩用手中的盾牌狠狠地砸在了導彈的中間部位,將它的角度瞬加砸高,堪堪擦過大天使號的艦橋,命中了遠處的衛星支柱,將它炸開了一個非常大的缺口。

PS:感謝夜盡之風、斥天下的月票支持!.. 「阿斯蘭,記住,沒有最強大的武器,只有最強的使用者。任何看似完美的武器,其實都有它的缺陷,而區別就在於,它的使用者,或者是它的敵人。光束攻擊能夠被光束劍戰開,實彈攻擊能夠被準確攔截。當然,前提就是你擁有能夠準確把握住那一瞬間的反應與意識。」

「那,天大哥,你能夠做到嗎?」

「只要給我一把劍,我可以在毫不移動的情況下防禦住10台吉恩的遠程攻擊!」

當初那個人那看似輕描淡寫的描述,至今讓阿斯蘭記憶猶新,雖然這種事情在現在已經上過了戰場實際操作過的阿斯蘭看來有些異想天開,但是,不知為何,到現在他卻仍然沒有絲毫的質疑,彷彿這一切是那麼的合乎情理。

「阿斯蘭!喂!阿斯蘭!怎麼了!」

「嗯?啊!奧洛魯,什麼事?」

「什麼事?你剛剛怎麼回事,作為指揮怎麼能在戰場上走神呢?!快點想辦法把那台吉恩解決掉啊!我的炮彈已經射完了,現在只剩下一把MMI-M8A3型76mm重突擊機槍了,但是我不認為它能夠擊落這艘飛船,所以,還是需要你來支援。」吉恩中的駕駛員奧洛魯有些不滿地說道,在來這裡之前,他們所接到的最後的命令就是聽從阿斯蘭的指揮。

聽起來有些莫名其妙,而且阿斯蘭也沒有特別說明更改作戰目標。所以三人還是將自己之前所接受到的擊落大天使號作為這一次的主要目標。可是。。。

「別去管它了!奧洛魯,現在的主要目標是那台站在飛船上的吉恩,我們這一次的目的是捕獲它!你負責使用突擊機槍進行騷擾,由我來。。。」

「哈?!你在開玩笑嗎?!阿斯蘭!克魯澤隊長的命令可是。。。」

對於阿斯蘭的命令,奧洛魯著實感到有些好笑,這一次的主要作戰目標是什麼?一台吉恩?!開什麼玩笑!這種在Plant中一個按鈕就能夠造出一大堆的東西的價值居然會超過眼前這艘地球聯軍的最新型戰艦和機動戰士?!

可是,阿斯蘭卻再次肯定了自己之前所說的話沒有錯,而奧洛魯自己也沒有聽錯。

「那是之前的命令!而這個,就是克魯澤隊長對我所說的秘密指令!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作戰目標!你明白了嗎?!」

「這。。。好吧!你是指揮,你做主。不過,你小子可要記住了!如果你敢擅改作戰目標,你就等著上軍事法庭吧!」經過了再三的確定,奧洛魯才滿臉不情願地答應了下來,同時在最後還不忘警告阿斯蘭一句,以便在事後如果出問題了好撇清自己的關係。

「啊~之後的事情由我來負責!只是前提是你們要好好地。。。」

「明白了!」

冷哼一聲,大天使號邊上的吉恩十分爽快地扔掉了手中已經空空如也的M66型導彈發射器,從身後掏出了自己的突擊機槍,對準了大天使號上的吉恩,開始了瘋狂地射擊。

而林天,也就直接撐起了自己右手的盾牌,將吉恩的機身縮在了它的後面,時不時還上一槍,將迫近上來的聖盾高達給逼退回去。

「嗯?看來他們的目標已經改變了呢!瑪琉艦長!」

「啊!嗨! 親愛的受益人 什麼事?」

「對方似乎想要跟我纏鬥,他們似乎已經並不想要管大天使號了,你們就先脫離海利奧波利斯好了,之後我和基拉在外面與你們會合!」

「什麼?!可是這樣的話會對海利奧波利斯造成。。。」

「已經造成了!現在的這種情況,警報等級早就已經上升到10了,海利奧波利斯解體是遲早的事情,你還想要用大天使號給它陪葬嗎?要知道,現在這上面恐怕已經沒幾個活人了,你想讓大天使號中的所有人為這個死地陪葬嗎?!」

「這小子說的對!難得不知道為何對方放棄了大天使號,我們一定要快點離開才行!」

關鍵時刻,穆拉弗拉格拿出了自己作為男士的果斷,向瑪琉說道。

「好吧,將會和的地點發給他們兩個,大天使號,出發!」

「基拉,大天使號已經離開了,不用怕誤傷,向我靠過來!」

林天駕駛著吉恩跳下大天使號,果不其然,聖盾高達和另一台吉恩都沒有選擇去追擊它,而是跟在它身後向他尾隨而來。

聽到林天的命令,儘管不知道為何,但強襲高達還是帶著另外兩台吉恩向林天靠近了過來。緊接著,兩人就保持著相距百米的距離再次展開了各自的戰鬥。

情況看似與之前毫無變化,但是實際上,改變在無形中進行著。

「受死吧!」

不知道第幾次,米介爾又一次喊出了這句話,他的吉恩手中的M59型瓦爾魯斯改特火重粒子炮在接近零距離的位置對準了強襲高達,可是,在他扳機扣下的一剎那,強襲高達的背後推進器驟然發力,將它遠遠地推離了炮口位置。

「嘖!好快啊!阿斯蘭!你們在幹什麼?!一台吉恩而已,還不快點來幫幫我!」米介爾有些不滿地朝著阿斯蘭喊道,可是還沒等阿斯蘭回答,他就被一陣突然的爆炸給沖得頭昏腦脹了起來。

「可惡啊!怎麼回事?!」才從衝擊中反應過來的米介爾一看,自己吉恩的右腿已經完全無法動彈了,在它的關節處,是一顆正好命中了右腿系統硬體的子彈,那是屬於吉恩標配的MMI-M8A3型76mm重突擊機槍子彈!

而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又是數顆子彈從另一片戰場射來,打在它的裝甲上,將上面擊出一個個小坑。

「奧洛魯!!!你這個混蛋在幹什麼?!你射到我了知不知道?!」此時,在使用突擊機槍不停射擊的,只有奧洛魯的吉恩,所以米介爾立刻不滿地朝他發起火來。

「唉?別抱怨了,只是擦到那台吉恩手中盾牌上的跳彈而已,我又沒辦法。」

「我現在機體都受損了,本來就不好打,這下更難了!」

「巧合啦,巧合,誰讓你運氣不好呢!」

巧合?也許阿斯蘭在之前也會這樣認為,可是,他發現米介爾的吉恩這已經是不知道第幾次被子彈所擦過時,他就知道事情沒這麼簡單。

在之前,奧洛魯就總是險而又險地擦過米介爾的吉恩,而這一次,更是直接命中了它的系統模塊。

聖盾高達再次停止了動作,不在選擇接近林天,而是飛在了戰圈外,緊緊地注視著這台還在舉盾格擋的吉恩。

「哦?挺敏感的嘛!不愧是後期能夠爆種的調整者啊!」

微微地將手中的盾牌再次傾斜了一個小角度,緊接著命中盾牌的子彈再次被彈射向了已經有些行動遲緩的米介爾。

「啪啪啪!轟!」

這一次,數顆子彈的同時命中,讓他這台原本就無法動彈的右腿徹底地被炸斷了開來。

「奧洛魯!!!你!!!」

「米介爾!將強襲高達迫離我們的戰場!這不是巧合!那台吉恩用盾牌將奧洛魯的子彈專門地彈向你的吉恩,再這樣下去就會有危險了!」

「哈?!你在開玩笑吧?這怎麼可能?! 舊城半醉愛未眠 這種瞬間的計算能力,就算是調整者也不可能辦到!」

「可以的!據我所知,有一個人絕對能夠辦到!」阿斯蘭的語氣中充滿了肯定,「所以他,才是我們這一次的真正的目標!」

PS:感謝13751343729的月票支持.. 阿斯蘭不再遲疑,他知道,再這樣下去,等到海利奧波利斯真的崩潰了,那麼自己幾人還不知道要被吹散到哪裡去呢。

所以,聖盾高達直接變形成了更為靈活的MA形態,彷彿一隻巨掌般向著林天當頭抓了下來。

「哦!可不會讓你這麼輕鬆就抓住啊!」

就在巨掌將要抓住吉恩的時候,林天的吉恩驟然舉起了自己的盾牌,將它狠狠地搗向了聖盾高達的中心位置,這突然的一擊讓阿斯蘭嚇了一跳,但他還是毫不猶豫地繼續合攏四肢,決定不去理會它。

可是,他顯然低估了林天這一擊的力量。

突然產生的強烈衝擊讓身處駕駛艙中的阿斯蘭感到一陣噁心,彷彿自己的肚子上被狠狠揍了一拳似的。就連手中的操控桿都無意識地鬆了開來。

而這面豎起的盾牌,也正好插在了MA中心的580mm複列位相能量炮口,隨著吉恩的手一劃,聖盾高達就被擋在了它的身前,恰好擋住了奧洛魯的吉恩射來的子彈。

「什麼?!怎麼會。。。阿斯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