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你還有什麼話要囑咐毛娃子的?」

方芍藥看馬氏迴光返照,但是精力不足,想讓她把身後事都交代清楚。

「妹子,我有個不情之請。」

馬氏沒看兒子,而是努力把視線放在方芍藥的身上,這麼美貌的女子,周身上下,散發著平和的氣息,一定是個好人。

「龐家,毛娃子不能回去,龐家人對他一直不重視……」

馬氏喘息了兩聲,勉強說完一段話。

毛娃子雖然是兒子,可不得家裡人的喜歡,小寡婦肚子尖尖,都說是兒子,龐家人都在期待那個孩子。

毛娃子苦,是她這當娘的沒本事,立不起來,最後害了兒子。

馬氏看得清楚,娘家人只想佔便宜,把她當搖錢樹,更不會要一個拖油瓶。

「毛娃子給他一口飯吃就好,讓他做個下人……」

馬氏要頂不住了,央求郎中拿出筆墨,寫了一張賣身契。

有賣身契在,就算將來龐家和娘家人來鬧,也無濟於事的。

她讓郎中幫忙寫清楚,賣身銀子,給她留著下葬。

「我不用下葬,只要找一張草席子……」

馬氏含著眼淚,說出自己的祈求。

她知道,非親非故,此舉會給別人帶來困擾,有些強買強賣的意思,但是,就讓她厚臉皮一次吧,這是一個母親,最後能為兒子做的事了。 「馬氏,我都答應你。」

方芍藥堅定點頭,只希望馬氏不帶遺憾的走。

人生如此凄苦,如果走之前,還有心愿未了,那怎麼能安心閉眼。

罷了,相遇即是有緣。自己力所能及,就幫助一下吧。

「毛娃子以後不姓龐,隨便姓什麼,或者跟著夫人的姓氏。」

這是馬氏的兒子,以後必須和龐家脫離關係,兒子不用替她報仇,腳下的泡,都是自己走的。

馬氏說完,有話要單獨和毛娃子說,一行人都出去了。

兩個婦人唉聲嘆氣,又和方芍藥說了很多好話,感嘆遇見了好心人。

如果龐家來找茬,二人一定會作證。

「娘,娘你睜眼看看我啊!」

小間里,傳來毛娃子的哭喊聲,方芍藥等人趕緊進去,發現馬氏已經氣絕了。

這種情況,不好把人留在醫館中,老郎中願意讓人在裡面咽氣,已經非常的寬容。

這年頭人迷信,認為死人很是晦氣。

很多醫館在人咽氣之前,把人攆走。

「買棺材,儘快入殮吧。」

卷著草席子扔在亂墳崗,那是不可能的。

這裡距離自家也不遠,方芍藥找了四喜和馮春幫忙,買了棺槨,找了嗩吶的喪葬隊,去城外找一處地方安葬。

毛娃子自從他娘閉眼,就沒說過一句話。

「好孩子,你娘沒了,你以後還有姨母在。」

方芍藥把人抱起來,小娃也是面黃肌瘦,顯得腦袋很大,大眼睛凸出。

毛娃子被抱在懷裡,沒任何反抗,還是呆愣愣的。

為馬氏安葬,忙活一日時間,等方芍藥回到家,已經是掌燈時分。

「夫君,你帶著毛娃子洗漱,我去給他找衣裳。」

小多餘有不少衣衫,他習武以後,個子長了點,原來的就穿不上了,剛好給毛娃子穿。

方芍藥拍了拍頭,自己一忙,就把兒子忘了,那小娃怕是在武館等了一日。

毛娃子不敢入睡,縮成一小團,眼睛盯著某一處,一動不動。

方芍藥和他說話,他也會有點反應。

這種狀態,和曾經的小多餘相似,不哭不鬧,乖巧聽話,卻很沒安全感。

馬氏下葬,龐家還有一大堆的爛攤子,方芍藥拍著毛娃子,見他閉眼,沒一會兒,自己也睡著了。

一夜無夢,方芍藥睡到日上三竿。

蕭鐵山已經做好了早飯,帶著毛娃子先吃過了,小娃子吃的很少,只喝了一小碗粥。

「太少了,再陪著姨母吃點。」

方芍藥又盛了一碗溫熱的雞絲粥,並一個小小的花捲。

小娃眨眨眼,接過來,卻沒有吃。他真怕自己吃的太多,被人嫌棄。

他沒娘了,也沒家了。

「乖,姨母喜歡能吃的小娃,得吃飽,但是卻不能吃太撐。」

方芍藥讓小娃坐在自己身上,她給毛娃子喂飯。

初步估算,以馬氏母子的地位,在龐家也吃不到啥好東西,不然,毛娃子也不能瘦成這樣。

腸胃弱,就得多吃點好克化的。

「夫君,咱們去一趟龐家村,那兩位嫂子應該回去提過了。」

以後,毛娃子和他們一起生活,方芍藥打算看看著小娃子的資質,決定如何培養。

如果小娃有做飯的天賦,就如她當初答應何大姑的,培養一個何姓的男娃,為何家延續香火。

改姓,是馬氏最後的遺願,想來被龐家傷透了心。

是了,連下葬,都是陌生人幫忙的,喪葬的日子,龐家在忙著辦喜事。

武館那邊,蕭鐵山給兒子送了消息,又解釋事情的原委。

小多餘很同情毛娃子,還說要把自己的幾樣玩具,包括娘親給買的珍貴的面人,送給他。

「夫人,帶上我!」

出門之前,四喜提著柴刀進門,把眾人嚇一跳。

「龐家人沒人性,萬一想著碰瓷呢?」

四喜一晚上沒睡著,早上起來,一怒之下吃了半鍋饅頭,越想越覺得她應該來幫忙。

予你纏情盡悲歡 對付極品,氣勢必須先拿出來!

「行吧,你上馬車吧。」

方芍藥無奈地搖頭,的確,她不是過去講道理的,只是告知這個事實。

雖說毛娃子有身契在手,但那是為防著小人的,方芍藥已經打算當成自家娃子來培養。

以後她也有了孩兒,那小娃一出生就多兩個哥哥,雖然不是親生,勝似親兄弟,相互扶持,多好啊。

「四喜,馮春一個未成親的,你住著不方便,你收拾收拾,搬回來住吧。」

自家院子大,還有廂房,馮春那雖然也不小,畢竟是賃來的,就怕街坊鄰居嘴碎,萬一傳出點什麼就不好了。

而且,她聽說,有一個姑娘看上了馮春,不嫌棄他爹娘重病。

「對對,對外我就說是馮春的妹子。」

四喜臉頰鼓鼓的,她明白這些事兒,那姑娘對她也不錯,每次路過都給她帶點好吃的。

四喜對人家姑娘印象很好。

方芍藥無語,卻有些羨慕四喜。雖然是個能吃的胖丫頭,快升級成團寵了。

問神串店每個人,都對她極好,有好吃的絕對不會忘記四喜,還有趙大叔,白牡丹的管家更甚,有好吃的還要巴巴地送上門。

「這是管家伯伯給我送的糖果,毛娃子,給你吃。」

四喜小心翼翼地打開一個油紙包,裡面有幾塊白白的奶糖,奶糖里有花生,方芍藥眼尖,這分明是牛軋糖。

牛軋糖不便宜,普通百姓人家的娃子,能吃的起麥芽糖就不錯了,這般高大上的,並不好買。

白牡丹不差錢,他的管家也不是尋常人。

「吃吧,不過不能多吃,當心壞了牙。」

方芍藥把小娃摟在懷裡,用帕子擦了擦他眼裡的淚水。剛失去娘親,毛娃子不敢哭,只能等方芍藥睡著,偷偷摸摸地流眼淚。

以前他哭,他奶就罵他喪門星。

致心動的你 「乖,吃吧。」

方芍藥不曉得如何安慰,只能道,「你娘變成了星星,在天上看著你,所以啊,你要好好的活下去,這樣你娘見了,也會開心。」

「方姨母,天上星星一閃一閃,就是在眨眼睛嗎?」

「人死之後,都會變成星星嗎?」

毛娃子愣住了,然後就有很多問題。他娘沒走,變成星星了。

「對啊,不過只有好人才能變成星星,壞人只會下地獄的。你娘是好人,所以變成了星星。」

方芍藥忍住心裡的難過,微笑地安慰著毛娃子,或許,小娃有了念想,有了支撐,會好一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馬老大聽人說起,自己妹子死了,剛好給小寡婦騰地方,從平妻變為續弦。新娶的小寡婦又是個有錢的,他絕對不能放過機會!

「小妹啊,你在天有靈,快回來把這群下賤玩意收走吧!」

馬老大的媳婦,接到自家男人的顏色,當即哭開了,她用帕子點了點眼角,「讓這些惡人不得好死!」

一句話,戳痛了龐家老太太的神經。

大齊人極其迷信,尤其是上了年歲的人,生老病死看得極重,馬老大的媳婦說這些話,無異於詛咒他們早死。

「殺千刀的,敢在我龐家放肆,我們還沒找你馬家算賬!」

龐老太太絲毫不示弱,從灶間拿了一把砍刀,冷笑道,「很好,反正老婆子我也活不了幾年,你們今兒來找麻煩,索性把命留下,我殺一個夠本,殺兩個還賺一個!」

不就是喊打喊殺,自家若是不敢上,豈不是顯得怕了老馬家的人?

龐老太太個子不高,氣勢很強,有那麼瞬間,馬老大的媳婦還真怕老太太揮刀上來。

方芍藥在外圍觀,深覺帶著四喜是個正確的決定。

瞧瞧這兩家人,狗咬狗一嘴毛,馬家想佔便宜,龐家急著撤清關係,誰都沒提馬氏是否安葬,更是絕口不提毛娃子。

兩家人鬧到不可開交,馬老大眼尖,先行看到方芍藥等人,眼珠一轉,又有了主意。

今兒來的時間趕巧了,不僅能在龐家佔便宜,他可聽說了,昨日有好心人幫著妹子入殮,花費不少銀錢。

對方有錢,還想領養毛娃子,他們作為外家,是不是又能敲上一筆?

「哎呦,大舅娘的心肝啊,毛娃子,你可回來了!」

馬老大的媳婦率先跑出來,想要把毛娃子抱住,卻被他身形一閃,躲開了。

毛娃子躲在方芍藥身後,他大舅娘對他一點不好,每次娘帶著他回馬家,因為多帶他一張嘴,大舅娘都會摔摔打打,這會兒看著熱情,也是裝出來的。

毛娃子不大,從小看人臉色,膽子也小,卻很敏感。

方芍藥看著馬老大的媳婦皺眉,沒有言語。

「龐老太太,別的不說,我妹子沒了,她的棺槨呢?我們娘家人要弔唁!」

方芍藥一行人到來,馬老大以為對方給自己來助陣,開始咄咄逼人。

「呸,那個喪門星,大喜的日子一屍兩命,我馬家的孫子都留不住,你還有臉和我說入殮?」

龐老太太啐了一口。她昨日可不是好心把人拉走,而不是不想讓馬氏在家裡躺著晦氣,就假意要帶著她去城裡找郎中。

剛出村口,她就停下來了,等著馬氏咽氣。

自家辦的是喜事,可不能被晦氣衝撞。

馬氏有人幫著買了棺材,也別想和他們家要一文錢。

「死老太婆,你說啥,你說誰是喪門星?」

馬老大頓時火了,當年妹子做了丫鬟,從大戶人家出來的,十里八村一朵花,加上見過世面,來求親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也就是龐老三那個小白臉,會說話,把妹子哄得上了心。

細算下來,龐家一點聘禮沒出,自家還倒貼二兩銀子,哪有姑娘家沒聘金的?

「那是馬氏自己眼皮子淺,關我家老三啥事!」

龐老太太眼皮子跳跳,他們家家境一般,卻是正經的農戶。馬氏就算有錢,也當過低賤的奴婢,雖然最後除了奴籍,那也抹不去她那身份。

馬氏在大戶人家,誰知道和人有沒有首尾,要細說起來,還是他們家老三吃虧!

「昨日,我們把馬氏送入醫館,隨後人就咽氣了,所以,我和夫君就自作主張,買了一口棺材,把人入殮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