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姐,你怎麼會來的?」

趙起余盯着慕安安很久,這會兒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周圍人都在認真計量,以及談表演主題,因為怕談不清楚,就跟服裝有出入,那樣就很傷舞台效果。

現在比賽還沒播出,但錄製已經到了第二期。

第二期的表演舞台非常重要,表演出去了,觀眾會投票,讓觀眾看到票數會突飛猛進,但如果出現問題,或者不被觀眾喜歡,那麼票數就會很難看。

他們比賽全程根據觀眾喜好投票,決定排名和去留。

慕安安很認真的記錄下數據,淡淡回應,「來看看你,是否還活着。」

趙起余咧咧嘴。

慕安安抬頭輕笑,「沒什麼,主要問你,要不要出道。」

「什麼?」趙起餘一愣,有點沒反應過來。

慕安安看着他,「程耀跟節目組溝通過,要麼讓你第五期走,要麼給一個出道名額,看你怎麼想。」

慕安安跟趙起余解釋這個事,可趙起余意外的卻不是因為聽不懂這個事,而是慕安安會問他意見。

從決定跟着安姐開始,趙起余完全就是給慕安安奉獻上了他的忠誠。

慕安安拖他出底層泥沼,給他以光明未來,他送上一生忠誠。

所以慕安安讓去賽車就去,讓進娛樂圈就進,讓參加練習生,他就絕對不能在這裏混。

趙起余張張嘴,「我都可以,看公司安排。」

「你和公司,不是要你聽公司,而是互相合作。」慕安安很認真的看着趙起余,「你是公司的第一個藝人,但你能不能撐起整個公司,能不能爆火起來,這是你的本事,也是公司背後的推手。

但這不代表,你要在這裏當傀儡一樣聽公司賣命。」 賽拉弗看見葉天將生命藥水放到自己的身邊,獃滯的神情竟然在那一刻消失了,他直接拿起生命藥水給芙拉服了下去。

緊接著賽拉弗坐著的地上出現一陣黑煙,他倆就這麼消失在原地了。

賽拉弗夫婦就這麼消失了,沒有留下任何一句話。

葉天擺了擺手,「算了吧,祝西格國好運吧!」

安德烈愣愣地看著原地的黑煙「消失了?就這麼走了?他們是什麼人啊?敢情剛才都是裝的嗎?害,我以為他們多慘呢!真是離譜!」

「別牢騷了,寶寶姐他們呢?他們到哪兒了?」葉天挑了一塊兒乾淨的地方坐了下去。

「應該快了,寶寶姐跟我說有點擔心你,就讓我帶著九泉劍先過來,沒想到來的正是時候。」安德烈擺弄擺弄手指繼續道:「應該在有十幾分鐘。」

「好。」得到安德烈的答覆后,葉天打開黑水雨林的地圖。

這張地圖跟之前自己得到的沙漠地圖有很大不同,之前那張沙漠地圖是標記了所有地方的那種圖紙,而這張黑水雨林地圖更像是一隻尋寶圖,或者說是一張指路圖。

「葉天,吃點東西吧!」安德烈拿著從伊莎貝德等人留下的帳篷里翻出的食物說道,「帳篷是哪些人留的啊?是西格國那兩個人嗎?」

「不是,是老鷹國和倭國。」

「我去,怪不得,那我剛來時撒丫子跑的就是老鷹國人吧!」安德烈神色驚訝。

葉天點點頭以示正確。

葉天和安德烈等待張寶寶的過程中。

禁地各處的國運選手都開始陸續獲得了神秘力量的傳承。

大櫻國選手湯姆和傑西卡駕駛著一艘簡陋的木製帆船,猛地從水中飛了出來。

對,兩個人就是從水中猛地飛了出來。

這兩個人一降臨就在海洋中的一片孤島,經過長時間的探索,他們終於在一次擊殺C級生物時獲得了水魔法的傳承。

「湯姆!前面有一個小島!」傑西卡驚喜道。

「好!加速行駛,抓緊登岸吧!」湯姆回頭看了一眼緊隨其後的雙頭白鯊,心裡一陣后怕,要不是曾是海軍精通水下作戰又獲得了水魔法,他倆早就命喪鯊口了。

登上小島,傑西卡放下了懷中的寶箱,這個寶箱是他倆冒著生命危險才從海底帶上來的,為此被那個雙頭白鯊追了一路,現在還在這座孤島上四圈環遊。

「傑西卡,打開吧!」

傑西卡緩緩打開寶箱,一陣亮光閃過,一個光球進入湯姆身上,一個光球進入傑西卡身上。

「我們的付出沒白費,水魔法又精進了!」傑西卡驚喜道,「這還有一張地圖。」

傑西卡驚喜之餘還看見了一張地圖。

「B級黑水雨林地圖?」湯姆遲疑地打開地圖,「我的上帝,這可以指引我們出去!」

「感謝上帝!我們能去大陸了!」湯姆比劃了一個十字在胸前。

「走吧!傑西卡,去陸上!」

雨林里

倭國的山本達和風魔蝶看著眼前狼狽的伊莎貝德和一瘸一拐的德魯克。

「我的天啊!伊莎貝德女士!你們怎麼落得這麼狼狽!」山本達露出一副虛情假意的表情,「我看看德魯克大哥,這是中了蛛毒吧!你們可真幸運竟然從裡面逃了出來。」

伊莎貝德的表情就好像吃了蒼蠅一般看著山本達和風魔蝶罵道:「混蛋!這就是你們的契約精神嗎?臨陣脫逃!懦夫!」

「呵,只要把龍國人困裡面,讓蛛鳥殺了他就可以了,你們自己蠢沒跑出來,還怪我們了唄!」山本達神色張狂,一副一切盡在掌握的樣子。「現在看來,可能龍國一半已經沒了,我倭國復興值日可待啊!」

「你個腦殘!你以為龍國人死了嗎?我告訴你!青紗蛛鳥已經被他殺了,就一個人!就兩刀!就殺了!」伊莎貝德臉色憋得通紅,山本達的好主意沒起到任何作用,還讓葉天獲得了A級獎勵。

「納尼?!這不可能!」風魔蝶一下來到伊莎貝德的面前一把抓住她大聲喝道。

山本達更加不敢相信,他直接罵道:「這不可能,那個病秧子?就算他有實力,怎麼可能獨自一人擊殺A級生物呢!這不可能啊!我不敢相信簡直就!伊莎貝德,你騙我們!」說到最後,山本達已經變得聲嘶力竭了!

「我說,龍國人殺了青紗蛛鳥!」伊莎貝德一把甩開了風魔蝶的手。

「倭國人!我告訴你們!龍國人不會放過你們!我們老鷹國也不會放過你們的,你們拋棄隊友,這筆賬我們一定會算的!」伊莎貝德神色不悅,看著山本達和風魔蝶惡狠狠地說道。

「你這個傻娘們兒!我看你不爽很久了!你以為你是誰?」山本達將對龍國的怒火全部發到了老鷹國身上,「德魯克動不了了吧!龍國滅不了,滅一個老鷹國也不是不行!」

倭國的狼子野心終於露了出來,對於大國,他們始終處於一個對強者搖尾乞憐,對弱者強取豪奪。

「龍國暫時我們動不了,但你們現在可不是什麼可以硬石頭啊!」山本達獰笑著向伊莎貝德和山本達走去,「西格國的那兩個廢物現在應該也快死了,整個北邊大陸也就剩個楓葉國,你們一滅,整個北部大陸就是我們的了!」

他角色轉換得倒挺快!

風魔蝶臉色冷峻看著伊莎貝德和德魯克,神色不言自明!

「你們敢!」伊莎貝德臉色一變,頓感大事不妙!這群白眼狼是真的打算動手滅了他們。

「伊莎貝德,扶住我!」靠在伊莎貝德身上的德魯克費力地直起了身子,「我說你得小心他們,他們就是一群養不大的小白眼狼!」

「跟你們相處這一段時間,你以為我就沒藏了一手嗎?」德魯克張開手掌對著山本達和風魔蝶繼續道:「你們要麼趕緊滾,要麼就準備接我這一招!」

「那天殺完D級的青紗蛛鳥幼崽,你們只認為他掉落的幾瓶藥水是寶物,就沒想到那隻幼崽為什麼在那裡嗎?」

「我說五個數,要麼同歸於盡,要麼趕緊走!」

德魯克說著手掌中開始凝聚出一種綠色的光團。 罵了一通之後,氣的要吐血,腦子裡都要炸了。

鬼知道宋三喜這車,把老爺子拉到哪裡去做手術了呢?

這車上做手術,能有在醫院裡有保障嗎?

全國最好的醫院,也不敢給父親動手術的。

宋三喜這王八犢子,瘋了瘋了,韓發明是要氣瘋了。

這個時候,已經是上午九點過了。

冷靜下來之後,怎麼辦?

手下人也很慌。

老人家,千萬不要有什麼閃失啊!

一旦不祥,所有人都得丟飯碗,甚至坐牢。

人家的親兒子,這會兒也是一頭的汗水急出來了。

不過,有一個手下低聲道:「三爺,要不,咱只能用土辦法了。」

「說!」韓發明抓住救命稻草一樣,吼道。

「從出山關卡開始,向金盾野營基地方向,咱集結這裡有生力量,沿途一處一片的搜索。移動生命線重達35噸,要麼停在路邊,要麼停在平坦開闊的山谷,不可能太遠的,應該好找。」

「還愣著幹什麼?備車,出發!!!」

韓發明跟打了雞血似的,跳了起來,直接朝外面沖。

手下人,馬上集合,整裝出發!

韓發明這時候,還是有點腦子了。

莊園裡面,有生力量還有30多人。

這30多人,分乘了8輛車。

車子出發,趕到出山關卡那裡,然後,呈一字陣形。

每一輛停一處山谷外面,負責兩邊山谷的搜索。

離開路面二百米的範圍,都搜索一下。

因為,這一帶野營的多。

有的人,也不去金盾野營基地,就在路邊到處停。

有些玩越野的,車輪子也大,能給人不少的錯覺。

不過,好在韓發明他們速度還是快。

這一通找了下來,上午十點,終於發現了那片山谷,找到了移動生命線。

此時,移動生命線,孤零零的停在那裡。

那邊,還有營房。

門口,有清茶、點心什麼的。

但,不見韓老和衛隊的身影。

韓發明的車子,開到移動生命線外面,跳下車來就罵。

「宋三喜,你個王八羔子,給老子滾下車來!」

車裡,有些安靜,無人回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