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安?」星宿有些驚訝,正準備上前,卻發現什麼地方不對。

躺在那裡的寧安一動不動,雙目緊閉,身上的傷並不是很嚴重,至少不會嚴重到昏迷。

星宿蹙眉,看了一眼手中抓著的魂魄,又看了看床上的兩具身體,一瞬間,星宿就明白了過來。


清澈的眼眸中劃過一道意味不明的光,星宿看著蕭涼生,語氣冷漠之極,「蕭魔,你奪了寧安的身體,就為了救這個骯髒的魂魄的主人?」 星宿說這句話的時候,帶了明顯的殺氣,在場的三人都不是傻子,輕而易舉的就感覺到了……

蕭涼生一驚,心中暗道不好!

「鬼帝,不要亂來。」宗政有些害怕的看了一眼星宿。

他們等了這麼久,好不容易奪到了身體,要是在這個關頭功虧一簣,那他們何必去奪這個身體!

「蕭魔,你不該動她!」手微微收緊,星宿目光冰冷的看著蕭魔。

那雙一向清澈的眼眸中,慢慢沾染了其它的東西。

千算萬算,蕭涼生怎麼也沒有想到鬼帝居然認識寧安,看鬼帝的樣子,似乎和寧安很熟悉。

只是他怎麼不知道寧安是什麼時候認識這個鬼帝的?

蕭炎和宗政在看到星宿的手收緊之後,都擔憂了起來。

寧安寧安,怎麼那個女人死了都礙事,蕭炎有些氣憤,他就不明白了,除了實力高一點,容貌好看一點,她還有什麼好的?

蕭涼生看了星宿一眼,道,「我已經動她了,鬼帝,和我討論這個,我們不如換個話題。」

「哦?」星宿冷笑,「不知道三殿下想和我討論什麼問題?」

蕭涼生聞言,緩緩說道,「鬼帝新任鬼界,只怕鬼界人心不穩,聽聞鬼帝有兩個妹妹,長得都是傾國傾城,鬼帝如今到我魔族來,想必是想談和親的事情吧!」

星宿眼眸微眯,沉默了一會,便笑著說道,「不愧是三殿下,本帝一字沒說,來意就被你摸透了,既然三殿下已經知道我的來意,不知道三殿下怎麼回應本帝?」

「我的回應是,我二哥迎娶鬼帝的妹妹如何?」蕭涼生淡漠的說道。

「三弟……!」蕭炎一驚,回頭看向蕭涼生,正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宗政的手卻按住了他。

對著蕭炎搖搖頭,宗政並未說話,只是意示蕭炎看看星宿手中的魂魄。

蕭炎看過去,最後只好咬牙道,「我答應迎娶鬼帝的妹妹,不知道鬼帝現在可否將魂魄還給我們!」

「本帝要是將魂魄還給你們,二殿下,你反悔了怎麼辦?」

「那你想怎樣?」宗政有些不耐煩的說道,「要知道這裡可是魔族,不是你們鬼界。」

聽到這句話,星宿目光冰冷的掃過宗政,一字一字的說道,「本帝在和殿下商量事情,親王還是不要插嘴比較好,當心本帝的手一個緊張,親王妹妹的魂魄可就不保了!」

「你……!」 大牌經紀人:墨少寵妻入骨 ,宗政氣的臉色通紅!

蕭炎沉默了一會,看著星宿說道,「本殿下立誓,必定娶鬼帝的妹妹為妃,否則靈力盡散。」蕭炎的話才落下,他的腳下就浮現了一個陣法。

那是誓言之陣,如果違背剛才立下的誓言,那麼立誓的人就會受到他自己說的下場!

等到陣法消失,蕭炎憤怒的看著星宿,「不知道鬼帝這下是否放心了?」

靈力盡散,卻把命留下來了,還真夠怕死的!

勾唇冷笑一聲,星宿將手中的魂魄扔了過去,冷漠的說道,「既然如此,一個月後大婚,到時候還請二殿下不要記錯了時間。」

—-大家晚安,推薦好友月琉初的新文《廢女輕狂:懶妃戲邪王》,女主卑鄙無恥,簡單粗暴,節操全死。求圍觀求支持! 話落,星宿就朝著外面走了出去。

「三弟,難道就讓他這麼離開嗎?」蕭炎把未央的魂魄交給蕭涼生,不甘心的說了一句。

蕭涼生聞言,淡漠的看了她一眼,一邊幫著未央的魂魄進入寧安的身體,一邊說道,「你們不是他的對手。」

不說其它的,就是他那雙銀色的眼睛就有勾魂的作用,看久了,會頭昏眼花,意識渙散。

他這個二哥根本不知道這些,還想攔下他,簡直就是說笑。

蕭炎臉色有些難看,卻始終沒有再說些什麼,只是一想到那什麼一個月後的大婚,蕭炎的心裡,就有一股說不出來的憤怒。

他正妃的位置,本來是要留給未央的,如今卻出了這麼一件事情……

等了好一會,蕭涼生才收回手,看著寧安的身體說道,「未央很快就會醒過來,你們在這裡陪她吧,我出去一下。」

見蕭涼生要走,蕭炎急忙上前抓住蕭涼生的手臂,「三弟,你再忙等到未央醒過來再離開也可以啊!」

「放手。」蕭涼生冷漠的看了蕭炎一眼,眼裡沒有一點溫度。

蕭炎並沒有放手,下一瞬間,手就傳來炙熱的溫度,無奈之下,蕭炎只好放開了蕭涼生的手臂。

看了蕭炎一眼,蕭涼生快速走出了輪迴殿,朝著魔族外面而去!

宗政拍了拍蕭炎的肩膀,說道,「不用在意,反正他在意的那個女人已經死了。」

蕭炎聞言,並沒有說話,只是神色複雜的看向寧安的身體。

那裡面的魂魄已經是未央了,他從此以後,就要面對著這具身體喊他喜歡女子的名字……

蕭涼生離開沒多久,未央就醒了過來。

醒過來的那一瞬間,看著眼前的景象,未央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睛,沉默許久才說道,「我能看到東西了?」

宗政因為有事,所以先離開了,只剩下蕭炎在,而蕭炎此刻正準備倒茶,聽到這句細微的聲音,激動的看向未央的方向,在看到心心念念的人睜開眼睛之後,蕭炎顧不得面前的茶水,跑了過去。

「阿……炎。」未央有些困難的喊了出來。



聽到這個稱呼,蕭炎激動的抱住了未央,說道,「未央,是我,是我。」

未央怔怔的看著蕭炎,伸手摸了摸蕭炎的臉龐,感受到那真實的觸感時,未央高興的笑了起來,「阿炎,我……我活過來了。」

「沒錯,你活過來了。」看著眼前的未央,蕭炎在心底嘆息了一聲,儘管不是未央原本的樣子,可魂魄是未央,那又有什麼區別!

「阿炎,這不是我的身體對不對?」未央伸手摸了摸臉,隨後對著蕭炎說道,「阿炎,可以把鏡子給我看看嗎?」

如果這身體沒有她本來的身體漂亮,那她還不如不醒過來……

「好。」蕭炎點頭。

因為輪迴殿是蕭涼生居住的地方,根本就沒有鏡子這種東西,所以蕭炎便自己去給未央找。

輪迴殿外面,洛影一身狼狽,剛從歷練之地出來。 走進輪迴殿的大門,洛影便沒有再往前面走去,而是恭敬的說道,「主人,我回來了。」

裡面有動靜,卻沒有人回應,因此洛影有些好奇的走了進去。

誰知道這才走進去,洛影就看到一個女子站在宮殿中間轉圈。

「你是什麼人?」洛影一驚,警惕的看著那個女子。

輪迴殿裡面連丫鬟都沒有,怎麼會有一個女人?

似乎被洛影嚇了一條,未央停了下來,靜靜的看著洛影。

未央一停下來,洛影就看清楚了她的容貌。

「寧安,你怎麼會在這裡?」洛影有些驚訝的看著她,隨後走過去問道,「難道是主人帶你來的嗎?」

除了主人帶寧安來魔界,他想不到寧安會出現在這裡的理由了。

「阿影。」未央眼眸微瀲,道,「我是未央,不是什麼寧安。」

聽到這句話,洛影怔愣在了原地,隨後後退了好幾步,剛好撞在進來的蕭炎身上。

「未央,鏡子。」將洛影推開,蕭炎拿著鏡子走到了未央面前。

「阿炎,謝謝你。」未央盈盈一笑,接過鏡子就照了起來。

看著眼前詭異的一幕,洛影咽了咽口水,拉住蕭炎就跑到了外面。

「你幹什麼?」被洛影突然拉到外面,蕭炎有些不滿的問道。

沒有在意禮儀那些,洛影問道,「二殿下,這是怎麼回事?那明明就是寧安,為什麼她說她是未央,你也叫她未央,未央不是在沉睡嗎?」

聽完洛影要問的,蕭炎雙手抱胸,緩慢的說道,「三弟用剝離之術將寧安的身體和魂魄分開,把未央的魂魄移到了寧安的身體裡面,所以未央才可以醒來,從現在開始,她叫未央,不叫寧安。」

「那寧安呢?」洛影看著蕭炎,「你們奪了寧安的身體,那她怎麼樣了?」


「這個你要去問你主人,我不知道。」蕭炎說完,就走了進去。

站在門外許久,直到一陣清風吹過,洛影才回過神來。

怎麼會,主人怎麼能對寧安下手?

想到這裡,洛影不再多做停留,而是快速離開了輪迴殿。

——

蕭涼生從魔族離開之後,本想去神族打探消息,卻又覺得不妥,只好轉而去了海夢,想要打探一些消息。

誰知道在去了海夢之後,蕭涼生卻沒有得到一點消息。

站在海夢的山崖上,看向遠處的修羅城,蕭涼生蹙了蹙眉,他沒有想到修羅城居然會把降臨點選在這個地方。

在哪裡站了一會,蕭涼生便離開了原地。

神界月華宮中,因為魂魄才剛剛進入這具身體,雖然已經完全融合,可是這身體沉睡的太久,動作這些並不方便,但是寧安又怕紫宸他們沒有她的消息一直擔心,便讓嘨龑離開了神界,去找紫宸他們。

「就讓嘨龑這麼去找他們沒關係嗎?」星辰將泡好的一杯茶端給寧安,平靜的說道。

寧安聞言,放下手中的筆,道,「沒事,我已經交代嘨龑,告訴紫宸他們之後,讓紫宸他們對外就說我已經死了。」 我們虧欠了愛 ,也不再多說什麼。

不管怎麼樣,寧安要做什麼,他都站在她的身後,做她最強硬的後盾。

「星辰,這身體到底是什麼來路?」寧安動了動手腕,說道,「我之前只有火元素,土元素,木元素,風元素,可是這身體不光有這四種元素,還有我之前沒有擁有的雷系元素和水系元素。」

帝星辰聞言,也有些驚訝。

雖然懷疑了這身體不簡單,卻沒有想到居然這麼變態,當時就應該抓住重月問個清楚的。

現在也不知道重月跑到什麼地方去了,再想抓她就難了!

「帝君。」河溪從外面走了進來,先是向帝星辰行了禮,隨後看著寧安高興的喊道,「帝后。」

寧安一怔,紫眸微閃,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反應,倒是帝星辰笑了起來,漫不經心的問道,「有什麼事情嗎?」

「有。」河溪點頭,「大臣門都聚集在神殿,想和帝君你商量一下怎麼對抗修羅城。」

帝星辰聞言,蹙了蹙眉,正準備說不去的時候,寧安卻開口說道,「你去看看吧。」

「我不放心你。」帝星辰看著寧安,道,「你現在才醒過來沒多久,力量這些都非常弱,我……!」

「那就讓河溪陪著我走走吧。」寧安說完,對著河溪眨了眨眼,「你願意陪我在神界走走嗎?」

河溪聞言怔愣在了原地,隨後高興的說道,「河溪當然願意。」

帝星辰見此,頗為無奈的搖了搖頭,俯身在寧安的耳邊說了些什麼,這才起身離開。

等帝星辰走後,河溪蹦蹦跳跳的跑到寧安的身邊,睜著一雙大眼睛看著寧安,道,「帝后,你真漂亮。」

「你也很漂亮。」寧安輕笑。

這話她倒不是說假的,河溪屬於蘿莉那種,呆萌可愛,那一雙大眼睛更是惹人喜歡。

「真的嗎?」河溪看著寧安,小心翼翼的說道,「帝后,可以告訴河溪你的名字嗎?」

寧安聞言,腦海裡面就浮現出了帝星辰剛才說的話。

他說,你之前說那個叫卡洛亞的人是你的二爺爺,你原本的姓氏名卡洛,如果有人問你的名字,就告訴別人你叫卡洛心。

「卡洛心。」寧安緩緩說了出來。

反正她並不打算用寧安這個名字出現,蕭涼生,她絕對不會放過他……

「卡洛心?」河溪呢喃了一句,隨後拉起寧安,道,「帝后,我帶你去神界最漂亮的花屋看看吧。」

寧安聞言,沒有多說什麼,便跟著河溪一起離開了。

兩人沒有看見,就在他們兩人離開之後,月華宮的隱蔽處,四個男人靜靜的站在那裡,其中兩個正是逃走的六宮主和七宮主……

河溪帶著寧安去了花屋那邊,一路上,因為寧安的容貌,引來了不少人的注視,他們更好奇的時,為什麼河溪大人會拉著一個女子笑的那麼開心?

坐在花屋邊上的一顆石頭上,河溪緩緩說道,「歸月帝君一千多年前便隕落了,而帝君兩百年前才出現,中間的那些時間,神界一直很混亂,十二宮又想控制神界,所以大家偶爾會打起來,那個時候,我都會到這裡來,只要一到這裡來,我的心情便會好很多,帝后,你覺得這裡漂亮嗎?」

——今天更新完畢,關於寧安的新身體,後面會解釋的! 寧安聞言,一眼看過去,入目的是各種各樣的花,非常漂亮,有些地方還爬滿了綠藤。

「很喜歡。」這樣美麗的地方,大楷沒有人會不喜歡吧!

「帝后喜歡就好。」河溪在寧安的身邊坐下,道,「我還怕帝后不喜歡。」

聽到這句話,寧安正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卻感覺到一絲不對的波動,拉住河溪往旁邊一閃。

寧安這一避,身後襲擊而來的暗器就落了空,釘在了地上。

河溪見此,看向那暗器,眼神一暗,站在寧安的面前,說道,「十二宮逃走的六宮主和七宮主,我知道是你們,出來。」

「哈哈!」河溪的話才落下,她們的對面,就響起了狂笑聲。

七宮主和六宮主從那裡走了出來,讓開位置,讓身後的兩個男人上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