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啊!」

「哦!」

面對眼前的這個索命閻王,魯山不敢不聽吩咐,顫抖著爬了起來,摸到了床上,規規矩矩地坐在那兒。

蕭雲伸手一指柳采春道:「你就是洪其昌的老婆?」

「嗯!」柳采春眼睛有些失神地點著頭。

她趕到賓館后,已經從魯山那聽到有關蕭雲的事了,相隔數十米之外,一伸手,並將黑屋子的牆給砸出了一個洞,他的媽媽就像飛人一樣落到了他的懷裡,隨後一拳就將整個大樓給打倒了。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是神嗎?

當他從魯山無比恐懼的表情上可以看出,這不是神話故事,而是真實的。

想不到這個人會出現在他們在賓館所開的房間里。

他到底想要幹什麼?

柳采春嚇得腦子像被人給掏空了,思緒凝結成了一汪冰,身體僵硬如木棍,渾身的肉都繃緊了,兩條美腿竟抽起筋來,時不時地抽動一下。

「很好,」

蕭雲兩眼望著柳采春笑道,「聽說你長得很漂亮,舞也跳得不錯,能不能在床上跳上一段?」

「我……」柳采春猶疑著。

「采春,你……你就跳吧!」魯山怕惹得這個煞神一不滿意,一拳直接就將他們兩人給轟成肉泥。

蕭雲道:「算了,人家不願意,我也不勉強,以後有機會我再來欣賞吧!」

——以後有機會?看來他是沒有殺我們的意思了!

此刻,在魯山心頭掠過一道驚喜,忙不迭地點頭道:「好的,隨時歡迎蕭大俠的光臨!」

「嘿嘿,魯山,」

蕭雲突然語氣變得異常冰冷地道,「你說,你覺得自己以後還有機會讓我看到你嗎?」


呃,

魯山的一顆心忽悠一下子又提到了喉嚨口,臉上的冷汗迅速披了一下。

「我……我……」他已經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了。

嚓!

蕭雲給自己點著了一枝煙,靠在沙發上慢悠悠地吐出了一口煙霧道:「你好好想一想,洪其昌是什麼人?如果讓他知道了你居然和他最疼愛的老婆在一起滾床單,他會怎麼樣?」

「他……他會殺了我們的!」

魯山恨不得再次跪到蕭雲的面前,哆嗦著聲音道,「蕭大俠,請你替我……夫我們保密……」

蕭雲笑道:「嗯,我這人一向喜歡助人為樂,加上人品又好,看著你們這一對苦命鴛鴦即將大難臨頭,我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是是是……」魯山機械地點著頭,心裡卻一個勁地腹誹著,媽的個蛋,還自誇什麼什麼人品好呢,你這不分明在要挾我嗎?

只要你不怕事情給捅出去,那個姓洪的怎麼會知道?

可眼下沒有別的辦法了,脖子被這個煞神給掐著,只能聽之任之了。


魯山討好地道:「蕭大俠,我知道你大人有大量,為人豪俠仗義,鐵肩擔道義,一心為天下蒼生謀福利……」

「魯山,千萬別這麼說,」

蕭山則有些不滿意地呵斥道,「我這人一向是很低調的,你別把我說得那麼風燒好不好,否則我會害羞的。」這廝說的一本正經,如果他的話要是傳到他身邊那些女人的耳朵里,一個個會笑得肚子抽筋的。

蕭雲什麼時候會變得學會害羞了?

「是是是……」魯山忙不迭地認真點頭。

儘管他也不相信蕭雲是個害羞的男人,但他對他的話,不得不表示出一百二十四個贊同,這一切都是為了保命。

蕭雲又道:「其實我這次來這裡,是想和你交一個朋友的!」

「和我交朋友?」魯山腦子有點轉不過彎來了。

他擰了擰耳朵,怕自己的耳朵是不是產生幻聽了。

「是呀,不過朋友是分有好多種的,」蕭雲彷彿一個大學講師一樣侃侃而談道,「朋友有分生死之交,酒肉朋友什麼的等等。我只說兩種:一種是生死之交,不過,這是一生難得的啊,在關鍵時刻,朋友有難,能夠挺身而出,撥刀相助,可謂義薄雲天;另一種是酒肉朋友,一般指的是經常在一起吃喝玩樂的朋友,這種人在一般有難的時候,很難靠得住。魯山啊,你願意做我哪一類朋友?」

「這個……這個……」

魯山不知道眼前的這個小子葫蘆里到底裝了什麼葯,嘴角抽了抽,滿臉堆笑,大表忠心道,「蕭大俠,我願意做你的生死之交!」

「這個……你覺得自己配嗎?」蕭雲質問。

魯山頓時蔫了:「我……我不配,那,我就做你的酒肉朋友吧!」


蕭雲連連搖頭道:「這個不行,你想,憑我長得這麼帥,和你在一個桌子上喝酒吃肉,我這不是自貶身價嗎?呃,還是好好想一想,你到底能做我一個什麼樣的朋友?」

這一下子,魯山傻眼兒了,他也想不出自己能做蕭雲什麼樣的朋友。


他也知道,這小子根本不會和他這種人做朋友的,可他偏偏提出了這麼一個問題,讓他回答。

不回答行嗎?

他不敢。

魯山一臉的糾結,他快被他氣哭了。

「要不,我做你的狗!」魯山突然智商大開道。

「狗?」

「是啊,狗是人類最忠誠的朋友!」

魯山急忙解釋道,「狗的祖先是狼,狼屬群居動物,單獨行動是做不了任何事情的。而每個狼群都會有一個首領,所有狼會對它絕對追隨,絕對服從。也不會自相殘殺。狗也一樣,它潛意識裡把自己的主人當做自己的首領,對主人的朋友,親人也會很友好,把他們當自己人。」

「嗯,不過,你能比得上狗嗎?」蕭雲似乎有些不放心,向他提出了自己的質疑。

啪!

蕭雲的話,就像一記耳光抽在了魯山的臉上。

他整個臉部的肌肉都抽搐了起來。

虎落平川被狗欺啊!

想他魯山平日何時遭受過這等羞辱?

人家都自願做你的狗了,你還懷疑人家的忠誠度連狗都不如。

這簡直是欺人太甚啊,

魯山強忍住沒讓肚子里翻騰的一股黑血給噴出來,囁嚅著道:「人有人品,狗有狗品,我……我會努力做得比狗好的!」

人有人品,狗有狗品。

這話居然能從魯山的嘴裡崩出來,讓蕭雲不由得不對他刮目相看,這混混的思想境界有所提高了。

話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蕭雲苦口婆心地和他聊了這麼一會兒了,他再不上進一點,豈不是白痴?

「那還差不多!」

蕭雲看著他委屈的眼神,眼角還噙著淚花,有些於心不忍心地笑了笑站起了身來,他好像變戲法似的,在手裡多出了一束玫瑰花,小心地地放在了他們的床前,充滿了情感地道:

「對了,這是我在街上垃圾桶邊撿的,好歹也是花啊,現在送給你們也不至於白糟蹋了吧,我這也算是借花獻佛,祝願你們一對男女天長地久,白頭到老……呃,對了,好像夾在你們中間還有個叫洪其昌的人吧,魯山啊,漂亮的女人是不能與人共享的,你得動動腦子啊!」

從垃圾桶里撿來的花送人,這也能算是借花獻佛嗎?

在這個世上,像這種事恐怕也只有你蕭雲能做得出吧?

呃,還有這傢伙話是什麼意思啊?魯山心裡頓時一寒,難道他要我殺了洪其昌嗎?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輞 蕭雲當然不會讓魯山去殺了洪其昌。

洪其昌的自我保護意識很強,一般人根本不能靠近他的身邊,即使這魯山能殺得了他,他也逃脫不了被追殺。

他只想向他傳遞一個信息:

洪其昌是他和柳采春身邊的一顆炸彈。

要想清除這顆炸彈,你姓魯的以後必須聽我蕭雲的。

「你們繼續快活吧,不打攪你們的好事了!」蕭雲要了他們的手機號,得到了自己要得到的東西后,然後雙手插兜,施施然出了房間。

嘭!

蕭雲出了房間,順手替他們將房間關上了。

兩人終於呼出一口氣,伸手抹著臉上的汗,可他們瞬間心情又沉重了起來,姓蕭的手機里畢竟藏著他們在床上的愛情動作大片。

魯山暗想,難道我從此以後真的要給他當狗嗎?

可是,除了此外,還有第二條路可以選擇嗎?

「魯山,我們以後怎麼辦?」柳采春哆嗦著問。

魯山有些恍惚地問:「什麼怎麼辦?」

柳采春道:「我們有照片在他手啊,如果落到洪其昌的手裡,我們就沒有活命了啊!」

魯山安慰她道:「沒有關係,這姓蕭的只不過想利用我們對付洪其昌,不會拿我們怎麼樣的。我只是奇怪,他是怎麼發現我們在這家賓館的?」

在城北郊區時,他是親眼看見他載著郝美雲駕車離開的,他根本就沒有發現自己呀,他又是怎麼盯上自己的呢?

看來,這傢伙太神秘了,根本就是一個惹不起的人!

他暗自決定,以後遇上這姓蕭的找他,只能和他合作,絕對不能和他對抗,否則,到時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想到這,他又告誡柳采春道:「回家時,你可得管好你那寶貝兒子洪武,讓他以後見著蕭雲,得繞著道兒走,至於洪文,他和姓蕭的已經是朋友了,最好還是不要碰他吧!」

柳采春聽了,嘴角抽了抽,沒敢說話……

……

離開賓館后,蕭雲正駕駛著車子在街上,這時雪子來了電話。

雪子在電話里嬌聲嫣然地道:「蕭先生,今天中午有時間嗎,我想請你再聚一下!」

看來這個女人真的有些迫不及待了,昨天中午不是剛在一起聚過嗎,怎麼又要在一起了?

既然想熬著她,蕭某人當然不會輕易答應她的。

「不好意思,雪子小姐,今天我很忙,實在抽不出空來,要不,過一段時間吧,好嗎?」蕭雲裝出一副很為難的口氣對他道。

雪子問:「你在忙什麼?」

「說來真是狗血啊,都是一些女人的事,今天不是這個美女找我,明天就是那個美女要找我,一個個又哭又笑半痴半癲纏著我要以身相許,唉,你說煩不煩?哥長得有那麼帥嗎?雪子小姐,以後啊,你要見我,一定要預約,可不能搞特殊化啊!」蕭雲說到這,重重嘆了一口氣,啪,就掛了電話。

「這是什麼人啊!」那邊雪子氣得粉臉血紅,恨不得將手機給砸了。

這世上如果有女人又哭又笑半痴半癲纏著你要以身相許,那一定是個白痴,神經病,腦子被灌了漿糊!

——呃,那……我是什麼?

雪子立馬想到自己,心都要碎了!

我從江縣趕到銀河市區,不正是纏著他要以身相許么?

「林夢璇!」

想到這裡,雪子在樓上歇斯底里地喊叫起來。

正在樓下房間里玩電腦遊戲的林夢璇,在聽到雪子的尖銳的叫聲后,一路小跑衝出房間,上了樓,只見雪子絲毫不顧形象地將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脫去,最後一絲不掛地在一面落地鏡面前旋轉著身子。

呃,

她這是在幹嘛?

這青天大白日的,這雪子將身上衣服脫光了,一個勁地在鏡子前轉著圈子,她不會是腦子出了毛病吧?

「雪子小姐,你沒有事吧?」林夢璇不由得一呆,驚詫地問道。

雪子在看到林夢璇的那一刻,她立即擺了一個造型,兩眼直勾勾地瞪著她問道:「夢璇姐,你覺得我這身材怎麼樣?」

林夢璇上下打量了她一下,點了點頭道:「很美,美得讓人眩暈,前凸后翹,玲瓏有致,上有美人峰傲然屹立,下有仙女洞春水蕩漾,遠看像仙子下凡,近看如玉女臨世,一絲不掛醉倒心上郎君,素麵朝天顛覆天下蒼生,好,實在是一個妙人兒!」

「你別一個勁地誇我了,」

聽到林夢璇的誇獎,雪子的心裡總算略略平靜了一些,又問道,「你告訴我,華夏的男人最鍾情的是什麼類型的女子?」

林夢璇笑道:「這個呀,可多了,一般來說,什麼小家碧玉型,才女淑女型,勤勞善良型,小鳥依人型等,後來隨著時代的發展,又有一些男人喜歡了嬌美嫂子型,溫柔保姆型,風燒護士型……」

「那你說說,蕭雲會喜歡什麼女人型?」雪子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