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很好吃,下次我還要來!」

潘思婷反應迅速,也跟著一波誇獎。

「很好吃!」

季宏愷也連連點頭。

這裡,味道乾淨,有家的感覺。

王阿姨收了碗筷,就走了。

晚間時候軍訓結束,潘思婷立馬就過來纏著樓韶白:「韶白韶白,我們還要去王阿姨那裡吃嗎?」

味道是真好,暖暖的,和平時在家裡吃的感覺截然不同。

季宏愷這個「吃貨」也被吸引了,軍訓一結束,他就準時過來找樓韶白。

潘思婷又是瞪了眼季宏愷,然後彆扭的把頭轉開,她才不要看他這個渣男。

騙了其他人還不夠,現在居然還想著來騙韶白……

她得防備著呢。

「奇怪,是關店了嗎?」

三人一道站在門口,潘思婷上前看了看沒打開店門。

剛來到小飯店,店門關了沒開,只是裡面的燈還是亮著的。

樓韶白眉頭微蹙,不排除可能因為要事關店的情況,但這門口連牌子也沒掛,裡面的燈還是開著的,肯定是有人了。

「會不會是人走了忘記關燈了?」 靳斯辰明明是行色匆匆趕來,看到葉初七的第一眼不是放心,而是驚愕,像是根本沒想到會在這裡看到她。

所以,葉初七無比肯定,他不是為她而來。

那是為了誰?

靳斯辰的臉色頓時沉重起來,正想要開口說話……

忽然,剛才他來時的方向,又傳來一陣匆忙的腳步聲,與剛才不同的是,這次是高跟鞋的聲音。

很快,一個漂亮優雅的年輕女人匆匆奔了過來。

「小四……」

女人面露憂色,直奔靳斯辰而來,像是拽住救命稻草一樣抓住他的手臂,問道:「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這個女人,葉初七也認識。

她正是靳斯辰的同胞姐姐靳斯雅。

他們姐弟兩個是一對龍鳳胎,靳斯雅只比靳斯辰早出生了十幾分鐘。

明明已經三十歲的女人,但是漂亮的五官保養得宜,再加上一身少女的裝扮,看起來像是二十齣頭的小女生一樣。

他們姐弟乍看之下像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但細看之下也不是那麼像,一個剛硬,一個纖柔,全然不同的氣質。

靳斯辰不動聲色的鬆開了葉初七的手,扶了把自己的姐姐。

他道:「我也剛到,具體情況還不清楚。」

靳斯雅喘了口氣,面向緊閉著的急救室大門,喃喃的道:「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兒?就是辦一個畫展而已,好好的一棟樓為什麼就著火了呢?早知道我該陪著他一起去的,他這幾天又不太舒服,我怎麼沒陪著他一起,都怪我……」

靳斯雅說著說著,將臉埋在靳斯辰的胳膊上,聲音中已經帶著哭腔。

靳斯辰嘆了口氣,拍了拍她的後背安撫道:「不關你的事兒!不管你去不去,觀景塔著火這個事實都不會改變,姐夫吉人自有天相,會沒事兒的,別擔心……」

葉初七聽到他們的對話,這才反應過來。

姐夫?

所以,薛一鳴是靳斯雅的丈夫?

就憑蕭家和靳家以往的關係,葉初七應該對靳家的每一個人都很熟悉才對,唯有靳斯雅的丈夫是個例外。

大概,在十幾年前吧……

具體的時間,葉初七記不清楚了。

只記得那年她還在念初中,聽說靳斯辰的三姐和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早戀被發現了,鬧得人盡皆知。

自古以來,門不當戶不對的愛情總是要遭到反對的。

就比如,前世她和雲愷就不被所有人看好;就比如,當初安又琳和柯毅偷食禁果就連她自己都想反對。

可想而知,堂堂靳家的三小姐,居然戀上一個沒有任何身份背景的孤兒,這將會在靳家掀起怎樣的軒然大波。

靳家的老大和老二都本本分分的很聽話,偏偏靳斯雅和靳斯辰這對龍鳳胎都是個刺頭,靳斯辰為了逃避進部隊往自己身上紋了紋身,靳斯雅十幾歲早戀,為了和心愛之人在一起主動宣布跟父母斷絕關係。

靳家二老被氣了個半死。

斷絕關係是不可能的,他們將靳斯雅關在了家裡。

然後,靳斯雅半夜翻牆逃跑跟人家私奔了,靳邦國派人去追。

再然後,靳斯雅在被追捕的過程中出了車禍,躺在床上休養了三個月才康復,卻永遠失去了做母親的資格。

靳斯雅很懊悔,卻不得不為自己的叛逆付出代價。

靳家二老也很後悔,早知今日,不如當初成全他們。

可是,這個世界上從來都沒有如果,只有後果。

大概,唯一欣慰的就是那個讓靳斯雅不顧一切去隨他私奔的男人沒有在這個時候遺棄她,反而更珍惜她。

靳家二老只能放手成全。

後來,他們一起去國外生活,很少回來。

再後來……

誰也沒想到當初那個被靳家嫌棄的孤兒,最終會成為享譽全國的名畫家,至少葉初七是沒想到的。

當年的這件事情並不光彩,靳家不外露,連葉初七也只是知道個大概,她沒見過靳斯雅的丈夫,所以見了面也不認識。

在靳斯辰的安慰下,靳斯雅的情緒逐漸平復下來。

她擦乾了眼眶的濕潤,忽然問道:「爸媽還不知道這件事兒吧?」

靳斯辰道:「我是在知道出事兒之後第一時間就趕了過來,只通知了你一個人,二老年紀大了,不想讓他們擔心,不過出了這麼大的事兒,遲早是兜不住的。」

靳斯雅沉默了一瞬,雙手合十,默默的祈禱一切安好。

張揚回來的時候,看到靳斯雅也在,打了聲招呼之後就把剛買回來的葯遞給了葉初七,葉初七剛伸出手,就被靳斯辰給接過去了。

他仔細的看了下說明之後,再次拽過葉初七的手,擠出藥膏塗在她的手臂上。

藥膏清清涼涼的,塗在傷患處很舒服,但他偶爾沒注意力道,葉初七還是忍不住蹙了眉,叫嚷道:「大叔,疼……」

靳斯辰綳著臉沒說話,卻細心的給她吹了吹。

靳斯雅見狀明顯愣了一下,驚得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

這真的是他們家小四?

他長這麼大,什麼時候有對一個女孩子這麼溫柔體貼過?

「小四……」靳斯雅抬了下下巴,意有所指,「這位是……」

其實她並不是現在才看到葉初七,剛來的時候又匆忙又焦慮,沒留意到身邊還有其他人,後來留意到了又覺得她應該是其他病患的家屬,所以也沒吭聲。

如果不是他們已經『手牽手』,靳斯雅真的不會把看著像未成年的小姑娘跟靳斯辰聯繫在一起。

靳斯辰卻道:「一個朋友的女兒。」

葉初七這才不得不直面靳斯雅,乖巧的笑了笑,「姐姐好。」

靳斯辰不悅的皺了下眉,忽然道:「這是我親姐姐。」

葉初七道:「我知道啊,看出來了。」

所以,她最終也沒能理解靳斯辰的意思是他和靳斯雅是同一個輩分的,叫他大叔,卻管他的姐姐也叫做姐姐,這樣子是不對的。

靳斯雅勉強的對葉初七擠出一絲笑容,不由得又多打量了幾眼。

小姑娘很漂亮,單是看剛才靳斯辰給人家上藥的那架勢,若是說他們沒有一丁點兒的曖昧關係,靳斯雅反正是不信的。

關鍵是,小姑娘真的太小了……

靳斯辰正想再說些什麼,急救室的門忽然開了…… 青秀山觀景塔失火案,造成了如下損失。

1、觀景塔被徹底燒毀,只能重建,無法翻修。

2、塔內一共展出2009幅畫,占薛一鳴所創作總和的百分之九十七,市值超過一億,全部化為灰燼。

3、最嚴重的是,此次大火造成了96人輕傷,3人重傷,1人死亡。

其中,死亡的是那個拄著拐杖的老奶奶,重傷的是老爺爺,劉暢,薛一鳴。

靳斯辰不想讓年邁的父母為此擔心,還想過要把這件事情壓下去,但是鬧得這麼大,在場的見證者也多不勝數。

此事一經報道,就是熱門社會新聞。

想要壓下去,根本不可能。

在急救室外,最先傳來的是兩個老人家的噩耗。

老奶奶在送往醫院的過程中就不行了,搶救了不到十分鐘就宣布死亡,老爺爺畢竟上了年紀,遭此一劫,雖然暫時保住一條命,但也還沒度過危險期。

劉暢的情況還算是好的。

腳扭傷,渾身上下有幾處皮膚輕度燙傷,之所以昏厥是因為吸入過多的煙塵,精心調理一段時間就會康復。

這已經算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了。

葉初七懸著的心放下了一大半,幸好劉暢沒事兒,否則她真不知道要如何向劉暢的父母交代,恐怕這一輩子也會活在內疚和自責當中。

至於薛一鳴,情況就不怎麼樂觀了……

急救室的門打開那一瞬,葉初七也在場。

當時,靳斯雅是第一個衝上去的,醫生摘下口罩來,疲憊的臉上有一絲頹色。

一般來說,這都是不好的徵兆。

果然,醫生一開口就是沉重的語氣,「你們家屬最好有個心理準備……」

聽到這句,靳斯雅整個人一滯,像是連心都不會跳了,眼看著就要支撐不住倒下去,幸好靳斯辰扶了她一把。

葉初七雖然不是家屬,但薛一鳴怎麼說也算是她的偶像,而且在危難時刻還幫了她一把,聽到醫生的話,她的心也跟著提了起來……

靳斯辰算是最鎮定的,也最受了醫生連說句話都要分成好幾段,磨磨蹭蹭的。

他扶著靳斯雅,開門見山的問道:「人還活著嗎?」

醫生點點頭。

如此,就好。

薛一鳴重傷被送來醫院,靳斯辰其實已經有心理準備了,估計情況不會好到哪裡去,但只要人還活著,活著就是希望。

也不知道是這個醫生經過漫長的搶救是真的太累了,還是天生就是個慢性子,他點完頭之後又間隔了十幾秒才道:「接下來的24小時是危險期,如果能平安度過去,應該能保住一條命……」

然後呢?

又間隔是十幾秒,等到就連葉初七都急得恨不得衝上去掰開他的嘴時,他終於再次開了口。

「不過,他吸入了過多的煙塵,可能對嗓子會有所影響,還有……他全身有好幾處嚴重的燒傷,尤其是臉部,百分之六十以上III度燒傷,就算是後期經過植皮或者整容,我估計也很難恢復到原本的容貌了,另外……」

好不容易說了一大段話,該說的也都差不多表達清楚了。

卻,在關鍵時候又來了一個轉折。

欲言又止。

也許是看到還有其他的人在場,醫生道:「傷者家屬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靳斯雅二話不說就跟了上去。

靳斯辰看醫生的樣子,也唯恐事情不妙,又怕靳斯雅一人承受不住不好的打擊,也打算跟上去。

臨走時看了眼呆愣的葉初七,交代道:「別亂走,在這兒等我。」

葉初七點了點頭,目送他離開。

她就這麼等啊等……等到老爺爺和老奶奶的家屬來了,劉暢的父母也來了,靳家那邊的人也在接到消息之後陸續趕了過來。

等了將近一個小時,靳斯辰和靳斯雅才回來。

靳斯雅一看就是放聲痛哭過,雙眼紅紅的,情緒明顯的低落,就連靳斯辰也都是一臉的沉重。

像是這一路走過來他醞釀了許久,才開口道:「別想太多,人活著就好。」

靳斯雅在經過極致的崩潰之後,此時反而冷靜了下來,說道:「我沒事兒,你跟著在這兒忙活大半天了,先回去吧!大姐和二姐她們待會兒應該會過來,你最好回去安慰一下爸媽,就說我這兒挺好的,會好起來的,讓他們二老就別來醫院了。」

靳斯辰點點頭。

他確實沒有太多時間在這裡逗留下去,還有殘局等著他去收拾。

和靳斯雅說了幾句話之後,靳斯辰就打算離開,瞥了眼還在狀況之外的葉初七,直接拽著她的手。

在離開醫院前,到底還是帶葉初七先去看了下醫生。

她手臂上的傷並沒有大礙,拿了一些葯,醫生再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兩人就一起從醫院離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