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傢伙,謝謝你!」黃然雖然閉著眼睛,但是他卻清楚的知道自己提升是因為小傢伙的幫助!此刻的黃然對於小傢伙更加好奇了,小傢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小獸呢!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呢!黃然心裡早就清楚小傢伙不簡單,能這麼麻利吃晶石,能是一個普通的小獸嗎?對於小獸的來歷,黃然心裡已經下了一個決定,一定要好好差一下!

「咕嚕嚕……」小傢伙笑了笑,小臉蛋在黃然的臉上蹭了蹭,露出了歡快的神色!

(三更了,求花花了,笑笑一定多更新,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不敢熬夜太狠,媽媽不讓,擔心我的身體情況,但是我知道,沒事的,呵呵,睡覺了,希望大家給花花啊!快掉出鮮花榜了,真是悲哀啊!好悲慘的成績,笑笑也知道因為笑笑沒有努力更新,但是還是厚著臉皮求一下花花) 黃然閉著眼睛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靈魂之力散步全身,仔細的探查著身體的情況!這一檢查不得了,黃然內心的震動可是非常的巨大!本來自己的身體沒有經脈,但是這次卻發現,自己的身體裡面竟然有了經脈,他能清晰的感覺到水晶經脈的存在!漂亮的經脈讓黃然自己都感覺到震撼,而經脈裡面一絲絲元氣都沒有,空空如也,但是黃然卻不在意!有了經脈,那就代表著自己可以修鍊一些正常的功法了,這個收穫可是巨大的!

更重要的一點,自己的吞噬能力依然還在,而身體的防禦能力更上一層樓,靈魂之火更加的旺盛了,已經有點深紫色的顏色,猛的一看好像黑色火焰!黃然臉上露出了微笑,對於自己的身體黃然非常滿意!

看了看紫色的小獸,黃然露出了笑容。此刻小傢伙吞噬神品晶石的埋怨早已經消失的一乾二淨,輕輕撫摸了一下自己的小腦袋,黃然臉上露出了笑容。

「小傢伙,你這個小怪物,到底是什麼身份啊!不會是傳說中的神獸吧!」黃然打趣的笑著說道!

「咕嚕嚕……」小傢伙眨巴眨巴眼睛,好奇的看著黃然,不知道黃然說的什麼意思。黃然看著小傢伙疑惑的表情笑了笑,最後把小傢伙放在地上!

「好了,我們開始挖礦了!賺錢了,這可是你以後的零食啊!」黃然笑了起來,聽到黃然要開始挖礦,小傢伙歡快的叫了起來。黃然看了看周圍這個空曠的地方,吞噬之力開始運行!

「嘩……」沙子猶如下雨一般落了下來,周圍的石頭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展開,而晶石卻一枚枚飛進了自己的納戒中!讓黃然驚訝的是,在這周圍還有很多上品晶石!雖然不是太多,但是還是有三萬多枚。在加上黃然一開始採集的一萬多枚。一共四萬多枚的上品晶石,這可是一比無法想象的財富啊!此刻黃然已經麻木了,但是人心是不知道滿足的,晶石這個玩意猶如地球上的黃金,是永遠不會失去作用的!

小傢伙看著猶如流星一般的晶石,小小的嘴巴已經笑得合不攏嘴了!時間一點點過去了,黃然處在大山的核心地帶,處在礦山的最深處!一個星期以後,在礦山深處,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間!直接幾十里,高一千多米的空間!這就是黃然一個星期的勞動成果。一個星期過去了,黃然停了下來,因為他已經沒有必要在繼續採集了下去了。現在黃然納戒中,上品晶石四萬多枚!中品晶石十萬枚!而下品晶石已經無法去計算了!初步統計有兩三億枚吧!在這個核心,裡面的晶石密度比外面高的多的多。好像一個挨一個似地。而在外界,一平方米出一塊晶石就已經不錯了!

小傢伙也看著這個巨大的空間,煽動著可愛的小翅膀,在那裡到處的飛舞!而黃然臉上卻露出古怪的笑容!大手一揮,漫天的黃沙飛了起來,猶如活了一樣。在天空慢慢的聚集。沙子越聚越多,小傢伙看著黃然的動作,眼珠子轉了一圈又一圈!

黃然控制著黃沙,黃沙竟然慢慢的變成一個巨人,巨人坐在一張龍椅上,龍椅雕刻的很精緻。黃然繼續用力,沙子擠壓的越來越近。而洞內的溫度也越來越高,黃然卻不在意。此刻黃然用自己的意念直接控制沙子互相擠壓磨蹭,從而產生劇烈的高溫。在小傢伙的注目下,沙子融化了,融化后的沙子繼續擠壓……

小傢伙好奇的長大嘴巴,在他的關注下,一個巨大的石雕出現在那裡!那是一個男人,長的很精緻,小傢伙看了看巨大的石雕,又看了看黃然,最後叫了起來。

黃然面帶微笑,為自己的成就加分,他以自己為原型製造了一個神秘的雕像!一個精緻的龍椅,一個男人。男人坐在那裡,看著遠方,一隻手搭在龍椅上,另一隻手扶著自己的腦袋,好像在思考什麼事情。

「好像還缺少什麼?」黃然自言自語的說,然後看了看小傢伙,又看了看這裡的環境,笑了起來!

「哈哈,就讓我給你們弄個神秘的存在吧!」不知道你們到這裡以後,會是一個怎樣的表情!」黃然調皮的笑了起來,身體飛舞了起來,在這個空間忙碌了起來。在黃然的忙碌下,這個地方變了,變成一個雄偉的大殿!有士兵,有官員,精緻的雕刻,古樸的設計!黃然設計的這個大殿很雄偉!圓形大殿。房屋是一個巨大的九宮八卦陣。在每一個防衛上都有一個神獸!而在黃然雕像的身邊,一個女孩拖著一把劍,一個女孩拖著一個水晶球!兩個女孩立在黃然的身邊!長的一摸一樣!而在黃然雕像的一旁,一個小傢伙在一個精緻的巢穴上睡著,巢穴全是晶石做成的,為了突出神秘,黃然直接用八十一枚上品晶石壘成!

在大廳裡面,兩排士兵精神的排列著,中間有一個長椅,很多官員坐在那裡!而黃然用上品水晶雕刻成巨人的眼睛!最後黃然用啥子弄出幾塊巨大的石板,在上面雕刻出一幅幅人的畫像,然後點出穴位所在!最後胡亂的把穴位連在一起,而旁邊還用自己看不懂的象形文字亂寫一通。

黃然把龍椅設置成一個機關,而龍椅下面是一個小房間,石板就放在那裡面!一塊塊相連,看上去好像一個神秘的功法!黃然腦子裡面可是很多,糊弄人這點東西可是很在行!

忙活了大半天,終於弄好了一切,看著自己的成果,黃然笑了,小傢伙也笑了……

「好了,我們走,即便有人來了,看到這一幕也不會懷疑我們在這裡挖走了很多晶石,嘿嘿……」黃然笑著說。然後帶著小傢伙飛了出去,那個洞口被沙子堵上,黃然巧妙的偽裝,沙子又變成了石頭,裡面也有晶石的存在!

黃然這一番做法,巧妙的偽裝了這一切!但是讓黃然沒有想到的是!在很多年以後,這個地方因為黃然的造價,引起了一場血雨腥風,引來了整個宇宙的強者來爭奪。而那些黃然弄得石板!成為各大強者搶奪的對象……

「轟……」黃然鑽了出來,然後把土重新填上以後,心裡充滿了滿足感!此刻天色以黑,寂靜的礦山充滿了寧靜……

「啊……」黃然突然吼了以來,小傢伙被黃然嚇了一跳,飛起來看著黃然,此刻的黃然緊緊的握著拳頭,身上散發出一股毀滅的氣息,青筋暴漏,好像一條條蠕動的青蟲!

「殺、殺、殺……」一個聲音在黃然的腦海裡面回蕩著,黃然努力的剋制著自己,但是卻無能為力!身體難受無比……

「嗖……」黃然動了,猶如一條黑色閃電,渾身都散發著黑色霧氣,小傢伙看著黑色霧氣,竟然有點害怕!而黃然完全沒有顧忌小傢伙,而是向著一個地方飛了過去……

「誰……」西薩是一名快要突破到武王境界的人,在這裡挖礦已經十年了!也積攢了幾百枚晶石,準備去賣一把好的武器和鎧甲,進入冒險者的行列。但是西薩剛走出自己的山洞,就感覺一股毀滅的氣息飛了過來。西薩立刻警惕的看著周圍喊了起來!接著就看到一個黑色的影子快速的飛來!

「你是誰?」還沒有等西薩喊出來,一直大手一把扣在西薩的腦袋上,西薩沒有反應過來!

「啊……」西薩發出一聲慘叫,眼睛裡面充滿了恐懼!身體快速的枯萎,最後變成一具乾屍!黃然感覺到身體裡面進入一股熱流,特別的舒服。此刻的黃然才又一次擁有了意識,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睜開眼睛。第一眼就看到西薩的屍體,當看到西薩的屍體的時候,黃然愣了一下!然後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心裡充滿了震驚!殺人黃然早就習慣了,但是自己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看這具屍體,難道他是被我吸收了生命精華!

黃然檢查著自己的身體情況,發現水晶經脈裡面,竟然多了一股熱流。黃然試著控制這股熱流,發現熱流竟然真的可以控制。

「這是?」黃然能清晰的感覺到那股熱流散發著強大的生命氣息,好像充滿了生命一樣!黃然試著運用那股熱流,但是卻無能為力!熱流只能在水晶經脈裡面運行,但是卻不能運用,而且這股熱流並不會自己增長!

黃然驚呆了!剛才的失控好像走火入魔一樣,這是怎麼一回事呢!剛才那股難受勁頭,猶如癮君子犯了毒癮一樣,無比的難受!黃然怎麼都想不出這個原因。而小傢伙這個時候飛了過來,看到恢復正常的黃然,眼光裡面卻充滿著恐懼!

「怎麼了,小傢伙……」黃然看著小傢伙笑著問道。

「咕嚕嚕……」小傢伙低沉的叫了一聲,仔細的看了看黃然,最後才確定黃然恢復了過來,興奮的扎進了黃然的懷抱裡面!

「呵呵……」黃然抱著小傢伙,心裡的煩惱也一掃而空。對於自己剛才的那種情況,黃然以後自己慢慢的探查一下!

「恩……」在遙遠的太空中,一個老者睜開眼睛,平靜的臉上竟然露出了煩惱的神色,最後嘴裡念念有詞!

「是,天聖,我這就派人去查……」一個聲音響了起來,最後消失在空中,老人閉上眼睛,又重新恢復了平靜!

(一更了,求花花) 黃然和小傢伙,又在礦山呆了三個星期!三個星期當中,黃然的任務就是不聽的修鍊,而自己身體的狀態,卻讓黃然感到恐懼!三個星期,每個星期的最後一天,自己就會失控,就會去殺一個人,吞噬那個人的生命精華,這個事情詭異無比。一共有三個高手死在黃然的手下了!

對於自己的身體情況,黃然也不知道怎麼了!想起自己發瘋的樣子,黃然就感到恐懼,那種失控的感覺讓黃然有一股強大的危機感。黃然不喜歡這種失控的感覺!

「呼……」黃然睜開眼睛,深深的呼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苦笑。還是沒有找到原因,小傢伙已經好像已經習慣了黃然的狀態,也沒有當初的那種恐懼感了!

「小傢伙,我們走吧!」黃然看了看小傢伙,臉上露出了苦笑。

「咕嚕……」小傢伙點點頭,鑽進了黃然的懷抱裡面,黃然輕輕的撫摸了一下小傢伙的腦袋,笑了笑。小傢伙猶如一個撒嬌的小孩子,嘴裡發出歡快的叫聲。黃然抱著小傢伙,離開了礦山。

又一次逛天元城,黃然已經換了一種心態。第一次來,自己是一個窮光蛋,看見那些好玩的東西也只能看看的份。而這一次來天元,黃然可是變成了一個大富豪,天元城還沒有什麼東西是自己買不起的。

黃然現在缺少一副好的鎧甲,一副好的鎧甲可以提升自己不少的戰鬥力!實力才是最重要的,黃然當然要去弄一副了!黃然抱著小傢伙進入天元城,氣質已經變了!突破實力以後,黃然身上的氣質更加神秘了!更重要的,突然到武侯境界以後,黃然的實力就變得神秘莫測起來,身體發生了巨大變化!就算是武神境界的高手都不一定能看出黃然的實力,其他等級的人就更不要說了!

黃然一進天元城,就引起了其他人注意!第一次來,黃然身上一副破破爛爛,猶如一個要飯似地。根本就沒有人注意,而這次不同了,整潔的服裝,迷人的氣質,還有那張迷死千萬人的臉!在加上一個可愛的紫色小獸,整個組合顯得神秘無比。

黃然沒有注意別人,面帶微笑的走進了天元城最大的一家鎧甲專賣行!

「歡迎光臨……」一個甜美的聲音響了起來,黃然看了看,一個穿著白色長裙的女孩來到的黃然的身邊!

「這位公子有什麼需要的嗎?本店有各種各樣的鎧甲,公子喜歡的話可以看一看……」那個女孩笑著說,黃然點點頭。看了看這個店面,精緻的裝修,一件件精緻的鎧甲放在架子上,看得讓人眼花繚亂!

「你們這裡最好的鎧甲是哪一件!」黃然沒有多餘的廢話,直接問道。女孩聽到黃然的話,眼睛一亮!他們最喜歡這種豪爽的客戶了!

「公子請跟我來……」女孩笑著說,然後擺了擺手讓黃然走在前面! 熱血兵王 兩個人一前一後向著裡面走去。一個精緻的櫃檯出現在黃然的面前,櫃檯上有一個模型!一件精緻的衣服穿在模特的深山,顯得特別的精緻!白色的長袍,好像一件美麗的時裝!上面不知道用什麼材料修的精緻花紋。白色的戰靴更為好玩,兩個小小的翅膀分在鞋的兩側,好像一個要展翅飛翔的雄鷹!

黃然仔細的看了看這件精緻的戰艦,女孩也輕輕的笑了笑!

「這件鎧甲是我們店裡最好的一件,是著名的鎧甲製造師舒雅的作品。主體是海雲絲線織成,經過舒雅大師的精品編織。有經過陣法高手的加持,防禦力達到了一個很高的層次。這件長袍也是我們這裡唯一的一件地級鎧甲!」女孩笑著說。

「恩,不錯,這裡有沒有更好的存在……」黃然聽到這些點點頭,笑著問道。鎧甲分五個等級,神、天、地、玄、黃五個等級。地級鎧甲一般就很少見了,能在這裡看到地級鎧甲,黃然也是有點意外。而天級鎧甲和神級鎧甲,更是少的可憐!

「這位公子,沒有再好的了,別說我們這裡沒有,整個天元城都不會有,甚至去其他城市都不會有!要不是本店店長和舒雅大師有交情,也不能拿到這件鎧甲!」女孩笑著說。然後看了看這件鎧甲,這件鎧甲是舒雅大師寄賣的,但是高昂的價格別說是天元城,就連天府那樣的大城裡的人都很少有人能買得起!300萬下品晶石,這是一個恐怖的天價啊!

「呵呵,就要這件了。」黃然笑了笑,笑著說道。

「什麼,就要這件?」女孩愣了一下,接著驚訝的問。

「怎麼,難道不賣嗎?」黃然好奇的問。

「不,不是,公子可看清價位了?」女孩再一次確認的說。

「不是300萬嗎?」黃然奇怪的問,此刻他對晶石已經麻木了!

「對,對……」女孩點點頭笑著說。

「就這件了……」黃然笑著說,女孩點點頭。在震驚當中把那件鎧甲拿了下來。他沒有想到這件天價鎧甲竟然真的賣了出去,這件鎧甲在這裡放了十幾年而了!看過鎧甲的人都被這個價格給嚇了回去!再看看黃然,一臉的無所謂,女孩子痴迷了!腦袋裡面不斷的再想,這到底是那個家族出來的大公子,這麼捨得本錢!

「公子是直接穿上還是包起來呢?」女孩甜甜的說。

「直接穿上吧!」黃然看了看自己的一副,搖搖頭笑了笑!

「好的,公子可以在裡面換鎧甲……」女孩笑著說,黃然點點頭。直接從納戒裡面劃出300萬晶石,晶石直接進入女孩的納戒中。女孩看到晶石受到,笑著點點頭,領著黃然進入一個試衣間!

進入換衣間,黃然一愣!然後沒有多說什麼,女孩放下鎧甲,就走了出去!說是換衣間,其實更像一個總統套房,裝修的很奢華,最重要的還有一張大床,黃然沒有在乎這些,快速的把自己的衣服脫了下來,換上了新型的鎧甲!

鎧甲穿在身上,一點都不顯得束縛!顯得很舒服,好像沒有重量似地,鎧甲分為長褲,上衣!長袍,戰靴四個部分。黃然輕輕的撫摸了一下這個鎧甲,利索的穿戴整齊!

來到鏡子面前,看著裡面的自己,黃然笑了起來!白色的鎧甲,黑色的眼睛和頭髮! 總裁老公吻上癮 在配上迷人的臉蛋,黃然整個人顯得更加有氣質了,白皙的皮膚估計會讓所有女孩所嫉妒!

黃然感覺了一下,感覺自己的腳步好像變輕了,在感覺一下鎧甲的防禦能力,黃然點點頭離開了試衣間,最後在那個女孩的痴迷的目光下離開了那裡!離開鎧甲店以後,黃然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直接把鎧甲變了一副樣子。高級鎧甲都可以隨時變換樣式和顏色。黃然把鎧甲弄成一套簡單的黑色勁裝,而黃然也換了一副臉蛋,換成了一副及其普通的大眾臉。仔細看了看自己的一切,黃然才走了出去!

那個鎧甲太惹眼了,自己的那張臉也太惹眼了!在自己沒有足夠的實力之前,還是低調一點比較好。小傢伙看著黃然的變化,眼睛轉了轉!最後也開始了變化。翅膀慢慢的消失,尾巴變長,樣子又變得可愛了起來!

「比卡丘……」黃然看到小傢伙變得樣子,喊了出來!小傢伙竟然變成了日本動畫片裡面的比卡丘。真是太好玩了,黃然最喜歡的卡通形象就是比卡丘!

「比卡丘……」小傢伙聽到黃然的話,竟然喊了出來!

「我靠……」黃然聽到這句話不由自主的罵了出來!小傢伙也太能搞了吧!竟然學比卡丘!

「比卡、比卡……」小傢伙叫了起來,臉上露出了笑容!黃然聽到這句話已經徹底無語了,他不知道小傢伙怎麼會說這幾個字。其實小傢伙和黃然是心意相通的,認主之後,小傢伙和黃然本來就算是一體了。雖然一些隱秘的信息小傢伙不知道,但是一些黃然的記憶小傢伙還是能感覺到的!

黃然徹底無語了,不管小傢伙的鬧騰,直接把小傢伙抱在自己的懷抱裡面,走了出去。黃然這一次開始一點點的逛天元城,看見什麼好玩的就買下來,看見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就問問。一邊走一邊了解這個世界的具體情況。信息一條條進入黃然的腦海裡面!

「閃開……」一個聲音遠遠的傳了過來,所有的人都快速躲閃著!好像很怕這個人似的,但是黃然這個時候還在眼睛手裡的一個小玩意。可能太入迷了吧!根本就沒有聽到聲音!

「恩……」黃然突然感覺又個東西快速的像自己撞來,條件反射的轉身一拳打了出去……

「轟……」一聲巨大的聲音震驚了所有人,一副難以忘懷的一幕出現了!一個普通的年輕人,轉身一拳打在一頭追風神駒的身上,追風神駒竟然被直接打飛了出去,巨大的身軀落在十幾米外!狠狠的砸在地面上!

一個女孩從追風神駒上飛了起來,看了看自己的追風神駒,然後又看了看黃然,滿臉的怒氣!而黃然這個時候才想起了自己做的事情!搖搖頭,在看看那個女孩!一身紫色的勁裝,兩隻大眼睛盯著黃然,手裡拿著一個巨大的鞭子!即使黃然見過很多漂亮的女孩,也被女孩所吸引了!女孩很漂亮,不比黃然的女人差,更重要的女孩身上有一股說不出來的氣勢。

(一更,今天早上七點多的車從鄭州來到北京,動車速度還算不錯,12點26就到了北京,呵呵!下午忙了一下午,我還是在火車上碼了一章字,大家不要介意!這幾天更新的少,是有原因的!今天就一更了,謝謝大家的支持了) 黃然看了看自己的拳頭,然後又看了看那個女孩,最後又看了看那匹已經被自己一拳給擊飛的神駒,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色。

「你敢打我的小灰,我殺了你!」女孩大吼一聲,鞭子直接抽了過來!黃然聽到女孩的話,臉色一變,笑容瞬間消失了!露出了一股嘲笑的神色。

「哼,那家來的野丫頭,這麼沒有禮貌……」黃然冷哼一聲,看著飛速抽來的鞭子,右手閃電般探出,一把抓住了黑色的鞭子,用力一扯,女孩直接飛了起來。而旁邊的人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隨之又變成了看熱鬧的神色!

「厲害,竟然敢惹小魔女……」一個男子看著黃然低聲說道,抬起有看了看兩個人的戰鬥,趕緊閃開!好像很害怕牽扯到這件事情來!

「去死吧……」女孩顯得很憤怒,身體雖然飛了起來,但是依然保持著平穩,隨著黃然的拉扯之力,狠狠的一腳踹在黃然的身上。

「轟……」一聲巨響把所有人都給鎮住了!黃然面無表情,女孩的霸道已經讓黃然產生了厭煩!黃然雖然不討厭撒嬌搞怪的女孩,但是對於糟踐人命的女孩,黃然還是從心裡討厭!本來黃然不想計較,女孩的神駒差點撞住自己,要不是自己反應怪,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呢!而女孩非但不道歉,還這麼霸道,這種表現激起了黃然的傲氣!

「啪……」一聲脆響讓所有人愣住了,女孩捂著臉不敢相信這一切,竟然有人抽自己的耳光,從小到大還沒有人抽過自己的耳光,而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抽自己的耳光!

「啊,我殺了你……」女孩怒吼一聲,臉蛋變得通紅,兩隻眼睛通紅,顯得異常的憤怒!殺氣漫步開來,猶如一直發狂的老虎!

「哼,那要看看你有沒有這麼本事了!」黃然鬆開女孩的鞭子,冷哼的一聲!

「啪、啪、啪……」鞭子猶如閃電一般抽了過來,黃然冷靜的躲避著。看似猛烈的鞭子,根本就抽不到黃然,女孩卻猶如一台不知道疲憊的機器,一鞭又一鞭的抽著。

「就這麼點本事,就敢說殺了我,不知廉恥……」黃然的話猶如一把刀子似地,狠狠的扎進了女孩的心裡!女孩猛的停了下來,臉色猶如千年冰塊,靜靜的站在那裡!

「你敢侮辱我,我今天非要殺了你!」古雲倩看著黃然,眼睛裡面沒有一絲波動,黃然臉色一變,臉上也露出了認真的表情!

「別再這裡看熱鬧了,快走快走……」路兩旁的人看到這一幕,猶如老鼠見了貓似地,快速的離開了!就連路兩旁的店鋪都關上了們。不一會兒功法,整個街道只剩下黃然和古雲倩兩個人,顯得特別的荒涼!小傢伙落在一棟房子上,好玩的看著兩個人的戰鬥!

「啊……」古雲倩大吼一身,身上的衣服無風自動,頭髮竟然慢慢的邊長,兩隻眼睛也變了,變成那種詭異的蒼白色,猶如女人一樣,但是黃然卻清晰的感覺到,古雲倩的實力猶如做了火箭一樣,快速的提升,短短十幾秒鐘,就從武侯境界提升到了武王境界!

「好霸道的功夫」黃然心裡一驚,自言自語的說。而此刻的古雲倩,用一種蒼白無神的眼光看了一眼黃然,身體一閃就消失在原地!

「砰……」黃然感覺自己好像被高速飛行的列車給撞了一下,身體直接騰空而起,向著遠處飛去,而古雲倩並沒有放過黃然,身體猶如幻影一樣,一閃一現,黃然就會中一招!

「砰砰砰……」一連串的打擊顯得格外精彩,連續打了幾十下,古雲倩好像打累了,動作才停了下來,而黃然的身體也狠狠的砸在地上!

「哼……」古雲倩冷哼了一聲,看著一動不動的黃然,沒有絲毫的可憐!

「就這麼點實力嗎?太輕了……」就再古雲倩以為黃然死的時候,一個聲音把她嚇了一跳,在她驚訝的目光中,黃然慢慢的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搖了搖頭。然後抬起頭,看著古雲倩諷刺的說道!古雲倩雖然不知道用什麼秘法把自己的實力提升到了武王境界,但是這樣的攻擊對於黃然來說,還不算什麼。不說黃然那個變態的身體,就僅僅地級的鎧甲的防禦也能保證黃然沒事,要不然也不能稱為地級鎧甲了!

「女人,該我了……」黃然的聲音還在空氣中回蕩,身體已經消失在原地!

「轟……」一聲巨響想起,黃然重新出現,拳頭緊緊的握著,而古雲倩的身體卻猶如蝦米一樣猛的一彎,接著就感覺到一股巨大的痛苦,身體就飛了出去!僅僅一拳,黃然的戰鬥乾淨利索,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這個世界,容不得半點仁慈!

古雲倩的身體猶如斷了線的風箏分了出去,但是卻被一個黑影在半空中接住!感覺到自己已經安全的古雲倩,精神一松,竟然昏了過去,可見黃然的這一拳有多麼重!而黃然臉色一變,立刻戒備了起來!

黑影慢慢的落下,手裡抱著古雲倩,抬頭看了一眼黃然!

「保護好小姐……」黑衣人的聲音很輕,剛說完就出現幾個黑衣人,全身都被黑衣包裹著,只露著兩隻小小的眼睛,猛的一看就好像一個個忍者似地!黃然看到這幾個人,臉上冷冷的笑著,拳頭緊緊的握了握,看樣子今天的事情是不能善了了!黃然不是一個怕事的人,對於一切敵人,他選擇的方式都是毀滅!

「你是第一個敢打傷小姐的人,所以你必須死!」那個黑衣人看著黃然,嚴肅的說。接著渾身就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巨大的威嚴直接向著黃然撲了過去!

黃然也絲毫不示弱,雖然自己剛剛突破到侯境界,但是也沒有絲毫的害怕!比氣勢,黃然從來就沒有弱過。即使對面的敵人是一個武王巔峰級別的高手!

空氣瞬間變得緊張了起來,兩股巨大的氣勢在空中相撞,黃然雖然實力不算高,但是卻有神秘的靈魂之火,一般人根本就探測不出他的實力!面對強敵,黃然的其實越來越高,臉上也露出神秘的笑容!而對面的黑衣人心裡一驚,對面的年輕人他根本就探測不出實力,在看看他那張陌生的面孔,中年人快速的思考著!

「難道這次招惹的是一個實力超強的高手,如果這樣的話,就慘了!小姐啊小姐,今天你可給古家帶來了一個大麻煩啊!」中年人心裡一陣苦笑,氣勢又一次提高!

「哼……」黃然冷哼了一聲,渾身殺氣散發了出來,當這股濃濃的殺氣散步出來,中年人臉色一變!黃然的殺氣,實在是太恐怖了,整個天空都好像變冷了一樣,原本晴朗的天空竟然因為黃然的殺氣而變了顏色!黃然殺的人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多的數都數不過來,而殺氣又通過特殊辦法釋放出來,加上靈魂之火的輔助,變得更加恐怖了!

黃然的眼睛變得通紅,好像一個嗜血的魔鬼,殺氣快速的在天空中蔓延,以很快的速度覆蓋了整個天元城!天元城的人們晃了,一個個恐懼的飛了起來,看著遠方!

而在天元城的一個府邸,一個老人猛的睜開眼睛,接著身體就消失在空中!

「死……」黃然嘴裡發出一個冰冷的字眼,接著就飛了出去。一隻手呈爪行,直接向著中年人爪了過去!

「吼……」中年人猛的吼了一聲,掙脫了黃然氣勢的壓抑,一拳打了出去!

「卡……」一聲脆響,顯得乾淨利索,中年人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手,黃然的手竟然直接在自己的拳頭上留下了五個小洞。鮮血從小洞裡面流了出來……

「呼……」黃然抬起自己的手,那雙猶如白玉一樣的手上還沾著絲絲的血珠,黃然迷幻的看著自己的手,好像很興奮的樣子……

「就這麼點實力,就敢說殺了我!你知道嗎?有很多人想要我的命,但是最後他們都死了,呵呵……」黃然顯得有點失態,此刻的他,已經被魔氣入體,顯得有點嗜血!

「去死吧!」黃然大吼一聲,身體又一次消失……

「啊……」中年男人發出了慘叫,黃然猶如魔鬼一樣,每一次閃爍,都會在中年人身上撕下一塊肉,中年人雖然是武王的境界,但是卻一開始就被黃然的殺氣給鎮住了,沒有了絲毫的戰鬥信心!在加上黃然魔氣如體,實力已經提高了很多!

「嗖嗖嗖……」黃然猶如拳皇裡面的八神似地,爪子一爪接著一爪,鮮血在空中亂舞……

「轟……」黃然一拳打飛了已經深受重傷的中年人,緩緩的落在地上。搖了搖腦袋,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在看看已經變得不成人形的中年人,臉上露出了苦笑,剛才殺氣的散發,自己的心裡竟然出現了一股暴虐的情緒!

黃然不知道自己的身體怎麼了,好像這段時間特別的嗜血,在聯想起自己這段時間每個星期都會又一次失控的表現,黃然更擔心自己的身體了,黃然不知道怎麼了!

「難道是魔劍的問題?」一個想法迅速的出現在黃然的腦海裡面。

(今天還是一更,如果沒有意外,後天應該能恢復更新,希望大家要理解見諒啊!花花能給就給點吧!恢復更新以後笑笑會盡量的更新的,希望能把這幾天欠下的給補上!呵呵,沒辦法,笑笑也不希望這樣,) 「好殘忍的手段,好重的殺氣啊!不知道閣下和我們古家可有什麼恩怨嗎?」一個聲音響起,在黃然的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白衣老者,老者來到黑衣中年人的面前,迅速的出手相救,黑衣人的傷勢才算穩住。然後看著黃然問道。

黃然剛才被突入起來的聲音嚇了一跳,當老者出現的時候,黃然立刻警惕了起來,以黃然的眼力,竟然看不出老者什麼實力,這樣的情況只能用一個答案來解決,那就是這個老人的實力已經超出了自己很多很多!

「沒有……」黃然冷冷的說道。

「既然沒有,為什麼要下這麼重的手呢?」老人顯得很溫和,輕聲的問道。

「我喜歡。」黃然擺出一個不屑的眼神,其實黃然的心裡已經砰砰直跳,此刻現在黃然沒有任何辦法,只能裝*。

「好一個喜歡,看閣下的樣子,應該不是天元城的人吧!不知道可否告訴我你從何而來呢?」老人氣勢突然提起來,看著黃然認真的說。語氣中已經透漏出一種很不友好的信息!但是卻沒有立刻動手,因為他也看不出黃然的身份,在沒有搞清黃然實力之前,老者是不會胡亂出手的!

「哼,你還沒有資格知道。」黃然不屑的笑了笑,看了看自己的手,冷冷的說。老人被黃然的那句話弄的臉色一變,但是隨即又布滿了笑容!

「還有什麼事情嗎?」黃然抬起頭,不屑的看著老者說道。

「呵呵,原來是客。請……」老者擺了擺手笑著說。黃然笑了笑,沒有任何遲疑,轉身離開,小傢伙也飛到黃然的懷抱裡面,看了一眼老者,和黃然一起離開了街道!老者看著黃然的背影,臉上布滿神秘的笑容,拳頭卻緊緊的握著。對於黃然的冷漠,老者心裡很生氣,但是他卻沒有表現出來,因為老者見識更加廣,他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的勢力是他們古家惹不起的,也有太多太多的人能輕而易舉的滅掉自己的家族,老人不能胡亂出手,也不能隨意得罪人!特別是外來的人,雖然自己是一個武皇級別的高手,但是在這個世界上卻不能算是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