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哥,機會難得啊,相遇就是緣分,何不成全了這份緣分?」

「你有一個,我有兩個,上天讓我們相遇了,就是為了讓我們交易,這樣各自都擁有三種九字真言了,這是雙贏啊,我們可不能逆天而行。」

「你看,你是『柳』,我是『楓』,怎麼看都是親戚,弄不好我們上一輩子就是親兄弟啊。」

……

碎碎叨叨的話語猶如雪片一樣砸了過去,把柳風整的暈暈乎乎的,他其實也是很心動,這要是有了『斗字訣』和『兵字訣』,無疑他的實力會增強很多。

「還要考慮什麼啊?多麼划算的買賣,咱趕快交易,你不是還要趕回去睡覺嗎?」大少伺機又加了一把火。

柳風糾結了一會兒,最後下定決心,「好,我可以和你交易。」

葉無鋒頓時大喜過望。

「不過有個條件,你必須發誓,不許再追著戳我屁股了。」柳風堅定的說道。

大少楞了一下,原來這小子一直沒答應,是因為怕被自己戳屁股,果然是鳳飛聖者真傳,天下最恐怖的招式『千年殺』啊。

「沒問題,我們可是兄弟,我怎麼會忍心戳你呢?」大少毫不猶豫。

「我發誓,絕不會再追著柳風兄弟戳他的屁股,若違此誓叫我屁股開花。」

聽到了如此恐怖的毒誓,柳風也就放鬆了下來,二人小心翼翼的當場交易絕技。

交易完畢,二人立刻離開遠遠地盤腿坐下,開始各自領悟。

時間一點點過去,大少很快就學會了『行字訣』,不過他並沒有站起來,而是依然一動不動,雙目緊閉。

沒過多久,柳風也領悟了『斗字訣』和『兵字訣』,他激動地站起身來,立刻開始製作靈卡,可是他沒有注意到的是葉無鋒悄悄地把眼睛打開了一條小縫,偷偷地觀察他製作靈卡的過程。

其實大少也曾經嘗試著煉製這種有增幅效果的靈卡,可惜全都失敗了,他感覺到,這種輔助卡片的製作和攻防靈卡不太一樣,現在有個可以偷學的機會,當然不會放過。

而正處於興奮狀態的柳風自然也沒有想到會有人偷窺自己,單純的一遍又一遍的製作靈卡。

呵呵,爽啊,原來是這樣,不愧是老牌的制卡師,不像自己只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菜鳥,就會基礎的那些東西,葉無鋒此時欣喜若狂,果然輔助類靈卡煉製方法是不一樣的,並不是像普通靈卡一樣以規則在卡片上銘刻銘文,而是先把增幅神通施展到自己身上,然後再在身上撲捉出來,然後再銘刻到靈卡之上。難怪自己一直失敗,原來少了一個環節。

大少也站了起來,開始製作靈卡。

時間慢慢的流逝,二人都心無旁騖專心制卡。

「好了,這下我的靈卡組合更強了」柳風得意的哈哈大笑,手上拿著新鮮出爐的『斗字訣』和『兵字訣』的靈卡。

「我也好了。」葉無鋒此時也完成了靈卡的製作,不過不同的是,他完成了三種靈卡。

「交易已經完成,現在我們該干正事了,決一勝負吧。」大少鬥志昂揚。

「哦,好,趕快結束吧。」柳風張開嘴大大的打了個哈欠。 「『萬柳纏繞』,激活」柳風懶懶的聲音響起。

無數的柳枝拔地而起,整個擂台成了一片柳條的海洋。

「又是植物類的靈卡,威力雖然不強,可是還真是難纏啊。」看到這些柳條順著小腿爬了上來,葉無鋒倒也毫不擔心,畢竟剛剛已經找出了對付植物的剋星。

「怒焰焚天,激活」,這次他不是火燒自己了,直接激活了四張,向周圍打去,四個巨大的火球幾乎點燃了整個擂台。

「切~,居然碰到了個玩火的,打不過,我認輸。」柳風使勁打了個哈欠,很光棍的認輸了。

「啊~,這才剛開始你就認輸?怎麼也要等我扎你幾個大窟窿才行啊。」大少鬱悶壞了,自己現在鬥志滿滿準備大幹一場,那邊直接就認輸了,就像洞房花燭夜,這邊興緻勃勃準備提槍上馬了,新娘子一摔門,走了,「哎,兄弟,你不能這樣就走了啊,這樣會讓人討厭的。」

柳風瞥了他一眼,「哼,討厭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幾?」,隨後消失不見。

「戰鬥結束,勝者『楓』」

「是否繼續挑戰?」

「是」大少毫不猶豫直接選擇繼續挑戰,憋了一肚子火,不發不行。

「對手匹配,請稍候。」

「高級制卡師『朱美麗』對高級制卡師『楓』」

一個紈絝子弟模樣的人出現在面前。

「本少九大天域之中的西南朱天的朱家天才朱美麗,爾等還不速速膜拜。」朱美麗鼻孔朝天得意的說道。

「比賽開始」

「嗷~」葉無鋒一嗓子狼嚎撲了上去,連著贏了兩場,可是整個過程卻一直再被動挨打,極其不爽的他不由分說衝上去直接開打。

「截天指,激活」大少瞬間激活了十張截天指靈卡,鋪天蓋地按了過去。

「轟——」

……

一連串的爆炸之聲響起,可憐的朱美麗還正在保持著看天空的姿勢,就被一堆從天而降的巨指湮滅了。

「我,我——」人影消失不見,戰鬥結束。

「勝者,高級王級制卡師『楓』」

「呼~」大少一口濁氣吐出,終於爽了一把,咦,等一下,朱美麗?好耳熟的名字,難道是那個在碑林留影被自己一巴掌扇飛,後來又在競技場給自己免費當了活廣告的那個?哎,動手太快了,都沒來得及看見臉。

「是否繼續挑戰。」

「繼續。」

……

接下來葉無鋒用這種卑鄙的辦法連贏了五場。

「高級王級制卡師『楓』已經競技場連勝九場,是否挑戰連勝十場任務。」

大少不禁楞了一下,竟然系統專門問這麼一句,有點不尋常啊。

「挑戰。」他也不多想,直接確定。

「對手匹配,請稍候。」

「高級王級制卡師『蠻熊』對高級王級制卡師『楓』,準備」

「開始。」

「嗷——」葉無鋒故技重施狼嚎一聲就沖了上去,想要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吼——」一聲更大的吼叫之聲,只見一個比沙包還大的拳頭迎面打來,大少也來不及激活靈卡了,趕快雙臂架於胸前。

「轟——」,葉無鋒直接倒飛而回,落地之後又連退數步。

「我檫,好大的力氣。」大少不禁驚詫莫名,要知道自己的煉體可是很強的,都快搞成神器了,力大無窮也一直是自己引以為傲的手段,今天居然被人一拳打飛,這不科學,就算是自己倉促格擋,那也不應該是這個結果啊。

他也感到了巨大的壓力,仔細看向對手。

對面一個巨漢壯碩無比,渾身肌肉塊高高的隆起,一身獸皮裝束,胖乎乎的大臉,不過能看得出來,年紀卻是很小,正在興奮的嗷嗷直叫,看那架勢是準備衝上來肉搏,大少一陣的鬱悶,暗自腹誹,「我擦,明明是個小孩,怎麼長的這麼大個子,也不知道吃什麼長大的,豬飼料嗎?」然後他又揉了揉發麻的雙臂,「怎麼會這麼大力氣啊。」

「喂,對面的小孩,你難道不知道競技場的基本禮節嗎?先自報家門,再互相施禮,然後才能開戰。」這話說完,就連臉皮超厚的葉無鋒也感到微微臉紅,明明自己先出手偷襲的,現在卻惡人先告狀,忽悠一個小孩,哦,巨大的小孩。

聽到這裡,蠻熊歪著腦袋想了一下,瓮聲瓮氣的說:「自報家門?什麼意思?」

「你叫啥?哪裡來的?」

「哦,蠻族蠻熊。」說完之後,衝上來照著大少的臉舉拳就打。

葉無鋒不禁哭笑不得,怎麼都是這種傢伙啊,和靈蟲大力一個興趣,都喜歡打臉,難道自己俊俏的小臉看起來就這麼欠揍嗎?不過他也不甘示弱,一拳擊出,硬對硬。

「轟——」空間震蕩,平地颳起了九級大風,擂台的地面都開始發生龜裂。

「呼——」大少鬆了口氣,看來二人身體方面半斤八兩。

接下來,二人各自舉拳戰在一處。

「砰——」

「砰——」

……

「嗷——」

「吼——」

……

二人邊打邊嚎拳拳到肉,熱鬧無比,他們都沒有用什麼戰技,就像凡人街頭打架一樣,全憑肉身在戰鬥,也不知道靈卡世界的創始者九天大聖看到這一幕,會不會活活被氣死,這種戰鬥完全和靈卡無關啊。

此時兩道身影突然分開,葉無鋒倒退數步,一擺手,「暫停。」

「又怎麼了?」蠻熊一臉的不樂意,正打得爽呢,他來靈卡世界好幾天了,從來還沒有人和他這麼打過,讓他覺得萬分無聊,都已經準備離開了,好不容易今天遇到個對脾氣的,可是一會兒一停,磨磨唧唧的。

「話還沒說完,說完再打,你多大了?」

「十三」

「才十三就長這麼大?吃什麼長大的?」

「獸奶」

「知道這是哪裡嘛?」

「靈卡世界」

「那你覺得在這裡咱們這樣戰鬥合適嗎?」

「你可真啰嗦,到底要說什麼,直說。」蠻熊已經有點不耐煩了。

「靈卡啊,用靈卡戰鬥啊。」葉無鋒已經抓狂了,非要自己說出來。

「哦,我明白了,要用靈卡才行。」蠻熊恍然大悟的樣子,一抬手拿出了一張靈卡。

「『狂熊附體』靈卡,激活」,一頭狂猛無比的蠻荒巨熊現化出來,附在了蠻熊的身上。

「吼——」他一聲狂吼沖了上來,高高跳起,一掌凌空拍下。

大少感覺不好,直接趕快躲了過去,這一掌狠狠的打在了擂台之上。

「轟隆隆——」擂台抖了三抖,一個深深的手掌印在了地上。

「我擦。」葉無鋒氣的真想抽自己幾個嘴巴,真不應該提醒蠻熊使用靈卡的,合著使用的是強化靈卡,然後還是衝上來肉搏啊,這比剛才還麻煩一些。

「『風之舞』,激活」大少飄身遠離,先把距離拉開,現在可硬拼不得,剛才倒還可以,現在經過了肉身強化,擺明蠻熊的力氣已經超過了自己。

「『截天指』靈卡,激活」葉無鋒一口氣打出十張靈卡打出,十個巨大的手指發射出去,目標蠻熊。

「吼——」蠻熊毫不畏縮迎著截天指沖了上來,舉拳就打。

「轟——」巨大的震波震蕩開來,蠻熊倒飛而回,接下來又倒退數步,一個屁股噸坐在地上,同時截天指也被他的拳勁打散消失不見。

大少不禁暗暗叫苦,這個傢伙的皮太厚了,這樣的攻擊硬接下來,連口血都沒吐。

很快的,蠻熊一咕嚕從地上爬了起來,使勁晃了晃腦袋。

「『雷劫之槍』靈卡,激活」葉無鋒趁著對手還暈暈乎乎,又拿出數張靈卡攻擊過去。

「轟——」數聲巨響之後,蠻熊搖搖晃晃的再次從地上爬起,渾身上下雷光繚繞,血紅的雙眼狠狠的看向葉無鋒。

「我擦,壞了,這個小子氣性太大了,已經被惹火了。」大少渾身發毛。

「大力神卡,激活」蠻熊拿出一張靈卡,再次拍在了身上。

「吼——」隨後他一下衝到葉無鋒面前,一掌拍下。

「風之舞」大少仗著身法,輕易的再次躲過。

「轟~」一個巨大的裂縫出現在擂台之上。

果然再次變強了,大少不禁嘴角發苦,通過兩次攻擊他已經判斷出來,這個蠻族小子的防禦以王級靈卡的威力根本破不了,他也終於體會到以前那些和自己戰鬥的那些對手的無奈。

「神速卡,激活」就在大少正在頭疼的時候,蠻熊再次把一張靈卡用在了自己身上,這小子也不傻,看到自己根本打不到對手,瞬間就用了一張加速的卡片。

「『蠻神步』,『開天拳』」他瞬間出現在葉無鋒對面,狠狠的一拳轟出。

好快,好強,此時已經無法躲閃,大少只好全力格擋。

「轟——」他打著旋的倒飛而出,一口鮮血噴洒出來。

難道——?受了傷的葉無鋒不驚反喜,難道在靈卡世界純肉身的武技可以使用?因為剛才他清楚的看到蠻熊使出的步伐和拳法並沒有通過靈卡激活,而且那一拳威力強大,卻不含一絲靈力,是屬於純肉身的武技。

大少眼睛開始嘰里咕嚕的不斷轉動,一個又一個的壞主意從心頭冒起。 「停,我說你小小年紀,這麼做可就不對了。」葉無鋒站起身來,義正詞嚴的說道。

「什麼意思?」蠻熊看到終於打中了大少,喜形於色,怒火也是稍稍平息。

「你在這裡可以使用武技,可是我卻不會,這樣太不公平了,還能愉快地玩耍嗎?」大少一臉的不服氣。

「哦,的確有點不公平。」蠻熊憨憨的撓了撓頭,「不過你活該,我最討厭別人用手指戳我的頭,你不但戳了我的頭還拿你的小牙籤電我,就該挨揍。」

葉無鋒一聽不禁一頭的黑線,這個熊孩子,把雷劫之槍說成小牙籤,「有本事別用武技,咱們硬碰硬。」

蠻熊一下來了興緻,「好啊,我最喜歡硬碰硬了,那我就不用武技欺負你,你也不許到處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