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不是你不行,是我太強了,你要記住,天下沒有最強,只有更強,不要因為一點點成就就驕傲,前邊等著你的將是血腥跟殘忍,多訓練一分鐘就是一分鐘,沒有害處」,駝背哥很有感觸的說道,說完彎著腰轉身走了。

看著駝背哥遠去的身影,王峰十分的無語啊,自己苦練了一個月的刀法,居然連一招都接不住,王峰不是一個容易放棄的人,一個月不想,那就兩個月,兩個月不行,就三個人,王峰很羨慕駝背哥朱虎的幻影刀法,一種刀法能夠讓世界十大雇傭兵聯手,那感覺該多了的拉風。

一輛大卡車快速的開了過來,停在了營地一排房子的面前,卡車剛剛停下來,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跑出來兩個特種兵,攔住了卡車。

簡單的幾句交談以後,卡車熄火了,然後車門打開了,居然是教官牛虎李大炮,王峰有些意外,王峰連忙跑了過去,很高興的說道「牛教官李教官,太意外了」。

「好小子,幾天不見,結實了很多,這個鬼老大,是不是給你吃了什麼小灶」,牛虎很豪爽的說道,說完拍了一下王峰的肩膀。

本來王峰想好好的說幾句話,但是話還沒有說,大卡車上下來了二十幾個人,這些人居然都是集訓隊的人,還有路能,趙平梁中,鄧斌,幾個人,王峰高興的不得了,沖著牛虎簡單了說了兩句,就走了過去。

「真想不到,我們又見面了,來個擁抱」,王峰很開心的說道。

「去你的,我可沒有這麼癖好」,趙平開著玩笑的說道,但還是跟王峰來了一個擁抱。

王峰想不到這四個戰友都來了,順利的通過了考核,加入了特種兵訓練大隊,儘管在這裡還有訓練任務,但是王峰知道,只要經過刻苦的訓練,還是有機會的,最重要的是,可以在一起呆上幾個月,王峰是一個很重情義的士兵,見了同宿舍的老戰友當然高興了。

而就在此時劉寶從車上下來了,看了看王峰,很是不屑,大步的往前走,在經過王峰的時候冷笑著說道「王峰,你還沒有練死啊,不過也快了,有我在你會很幸福的」,劉寶說完大笑了幾聲走了。不過劉寶心裡一點也不平衡,那種感覺,真的難受,劉寶感覺得到那個高小雅根本就不喜歡自己,要不是家族的實力,早就翻臉了,不過劉寶為了證明自己,加倍的訓練,居然通過自己的訓練,還進入了特種大隊訓練基地。劉寶在暗地裡跟王峰拼上了勁頭。

對這個劉寶,王峰直接無視,一個實力不如自己,只知道靠老子,靠外人的人,沒有資格讓自己重視,王峰張開了雙臂摟住了趙平梁中兩個人,大步的往前走,一邊走一邊說道「讓你們看看我們的宿舍,以前在一起,現在我們還在一起。

「太好了,我就喜歡跟峰哥在一起,怎麼樣峰哥,這近兩個月不見,看你精壯了很多,是不是已經轉正了,成為了正式的特種兵」,路能很直接是說道。路能跟王峰是不打不相識,早就做好了跟著王峰的準備。

「你個大塊頭,還別說,在幾分鐘以前,我就通過考核了,接下來就看你們的了,鄧斌,你小子不說話,是不是有什麼心事,說說集訓隊都有什麼新聞」,王峰看著一直不說話的鄧斌說道。看的出來鄧斌確實有心事。到底是什麼,王峰還真不知道,但是王峰很想知道。

「峰哥,過來,你的好朋友高小雅讓我給你捎句話」,鄧斌沖著王峰招招手說道。

王峰一怔,想不到鄧斌會說這句話,不過王峰很想知道,高小雅究竟要跟自己說什麼話。 於是王峰真的往前走了幾步,但是很快王峰說道「你悄悄的告訴我,別讓別人聽到」,王峰說完把耳朵伸了過去。而且王峰還看了看身邊的其他人,生怕被別人聽到。

「她說她老爸想跟你喝酒」,鄧斌很大聲的說道,並沒有因為王峰的話而放低了聲音,很顯然鄧斌是故意的,鄧斌怕王峰揍他,還特意的往旁邊走了幾步。

王峰一怔,看向鄧斌,稍微愣了一下說道「沒了,就這幾個字」。王峰不相信高小雅就說這幾個字,這也太沒情趣了,這讓一個大男人,一點也感覺不到女人的溫柔。

「沒了,一個字我都沒有扣下」,鄧斌聳了聳肩膀說道,一副無奈的樣子。鄧斌說完,忍不住笑了出來。

王峰一看,明白了過來,肯定是這個鄧斌在耍自己,沖著鄧斌就是一腳,說道「好小子,你耍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別,這裡有你一封信,拿著」,鄧斌連忙躲開了,求饒說道,鄧斌只不過是調調王峰的胃口而已,想不到王峰居然這麼認真,還真上當了。一邊說著,從衣服里拿出一封信,扔了過去。

王峰接住這封信,內心很激動,想不到高小雅真的給自己寫信了,這讓一個訓練了一個多月的男人,鐵一般的男人,似乎溫柔了許多,王峰連忙打開了信封,但是當看到信里短短的一行字的時候,王峰這個無語啊,上邊寫著十幾個字「不管天涯海角,記住三年之約」。王峰左右,上下,看了看,無語啊,就這麼幾個字,王峰甚至想把信直接撕了,但是想想,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兵,還希望高小雅能夠說什麼。

「峰哥,讓我們也看看吧」,梁中好奇的說道,說完直接一把把信搶了過去。梁中把信搶過去,趙平,鄧斌,路能幾個人也都湊了上去,不過這幾個人很快就怔住了。

路能直爽的說道「峰哥,你們也太快了吧,三年之約該不會是三年以後就入洞房吧,到時候我們可是要鬧洞房的」。

王峰笑了笑,自己倒想那樣,不過會嗎,王峰都不知道,那封信已經沒有價值了,讓他們看看也無所謂。

而就在此時,一個特種兵跑了過來站在了王峰的面前,來了一個正規的敬禮說道「王峰同志,大隊長有請」。說完直接跑開了。

王峰大手拍了拍鄧斌的肩膀幾下,看了看這幾個戰友,然後大步的向大隊長的辦公室走去,大隊長鬼影的辦公室,只不過是普通的木頭房子,只是一個人在裡邊而已,王峰在門口大聲的喊道「報告」。

「請進」。大隊長鬼影的粗豪的聲音傳了過來。

王峰連忙推門走了進去,然後關上了方面,站在了大隊長鬼影的面前,大聲的說道「士兵王峰報到」。王峰一邊說,眼睛轉動了兩下,發現房間里有好幾個人,趙斌,魯能,宋兵,張東,而且氣氛很嚴肅,好像發生了什麼事情。

「坐下,讓你坐下就坐下,少廢話」,大隊長鬼影很嚴肅而粗豪的說道,見王峰不肯坐下,連續說了好幾聲。

王峰嘴角笑了笑,也就不在客氣,坐在了長條椅子的尾部。

「此次任務叫野狼行動,據可靠情報,華夏國巨型跨國企業集團總裁的獨生愛女苗小軒神秘失蹤,很有可能就是被邊境的神秘毒販綁架,所以你們的任務就是要救出這個女人,女人名叫苗小軒,安全的帶回來,半個小時的準備,然後有隊長趙斌帶隊出發」。大隊長鬼影很嚴肅的說道。

大隊長鬼影說完站了起來,眼睛在每一個人的臉上停留了幾秒鐘,最後眼睛落在了王峰的臉上,短暫的停留然後聲音沉穩,而悲壯的說道「活著回來」。

永夜 分隊長趙斌,幾個人用力的點點頭,然後轉身第一個走了出去,魯能,宋兵,張東相繼往外走,王峰也站了起來,往外走,王峰心裡有些激動,已經很明白了,這一次任務,要王峰參加了,王峰從來沒有參加過這樣的任務,感覺很怪,但是王峰很嚮往這種熱血的生活。

「王峰等一下」。大隊長高龍見王峰往外走,連忙說道。

王峰停了下了,轉過身來,很平淡的看著大隊長高龍,王峰也知道出去肯定會有危險,畢竟那是戰場,不是遊樂園,第一次上戰場,大隊長高龍肯定有話要說。

「是不是很激動,我的士兵沒有怕死的,但是有個事情我要問你,叢林深處的黃蜂雇傭兵是你殺死的」。大隊長高龍很嚴肅的說道。

「是我殺的」。王峰很坦白的說道。

「你跟他們有仇」,大隊長高龍說道。

「不知道,邊防站的事情發生以後,他們就一直追殺我,不過他們已經死了好幾個人了」,王峰直覺說道。

「喔,這樣啊」,大隊長高龍有些意外的說道,不禁上下重新看了看這個王峰,要知道黃蜂雇傭兵是什麼樣的人,高龍知道,曾經跟他們打過交道,想不到再一次出現了,高龍搞不懂王峰究竟跟他們有什麼深仇大恨,難道只是因為邊防哨所的事情,很顯然不可能。高龍也想不出什麼。

大隊長高龍稍微停頓了一下說道「沒事,你去吧,不過你要小心,在叢林里肯定會遇到他們,要沉著冷靜,對他們不要留情」。

王峰用力的點點頭,然後轉身走了出去,任何事情都離不開大隊長高龍的眼睛,對這一點王峰還是很清楚的,不過就算黃蜂雇傭兵不找上自己,王峰也會找上他們,他們殺死了自己的戰友,就這些,這些人就不能原諒,面對這些人,只有一個字,殺,王峰一邊想著大步的走了出去。

半個小時的準備,王峰還真不知道幹什麼,裝備都是準備齊全的,上飛機都是整套的,王峰第一次去執行任務,想了想,直接跑到了廚房,去找駝背哥。

駝背哥正在做飯,王峰走了過去,說道「駝背哥,我馬上要去執行任務了,特意來看看你」。

「喔,不必了,活著回來」,駝背哥似乎已經麻木了,很隨便的說道,和面的手並沒有停下來。 王峰一怔,想不到駝背哥居然會是這樣的反應,平淡的就跟死海一樣,沒有任何的波瀾,很顯然這不是王峰想要的,王峰想要的是那種生死離別的場面,王峰有些失落跟意外,慢慢的走了出去。

當王峰走出去以後,駝背哥朱虎慢慢的轉過身來,看著漸漸走遠的王峰,作為戰友,儘管只是在一起呆了不到兩個月,感情還是很深厚的,而且王峰還是駝背哥跟大隊長鬼影重點培養的對象,如今要上戰場了,駝背哥朱虎怎麼會沒有感覺。

但是在戰場上,不是憑感覺跟感情就能夠勝利的,要憑的是真實的本事,駝背哥不想給王峰留下什麼離別的傷感,作為一個過來人,深深的明白這一點,簡單的幾個字,就可以表達所有的一切,也許現在王峰還不理解,經過幾次這樣的任務,王峰肯定會理解,兩個字,活著,會讓所有的人感動。

對於這些,王峰現在還不能體會到,王峰迴到宿舍里簡單的跟趙平路能鄧斌梁中幾個人道別,然後直接去找隊長趙斌。

一個很大的房子里,趙斌,魯能,宋兵,張東,王峰五個人,正在檢查著武器裝備,趙斌是隊長,負責總體行動,魯能是阻擊手,宋兵,張東是突擊手,王峰負責負責掩護。分工很明確,事先把分工搞定,這也是勝利的必要準備。

所有人手一把05式衝鋒槍,而魯能則是一把國產最為先進的阻擊步槍。這可是大家活,配上魯能的很相稱。

王峰一邊試著自己手裡的衝鋒槍,一邊往身上放著各種裝備,彈夾,手雷,這些都要裝好,到了地方,不可能還拎著大包。

「怎麼樣,兄弟緊張不,到了地方就不緊張了,先跟著我熟悉一下就行了」,趙斌拍著王峰的肩膀說道。

王峰感覺到了趙斌的關心,用力的點點頭,王峰不緊張是假的。王峰是緊張中帶著興奮,王峰笑了笑說道「沒事,練了這麼長時間,就是為了今天」。

「王峰,我們特種兵大隊每個人都有代號,我叫龍捲風,魯能叫大熊,宋兵叫鐵腿,張東外號死神,你也該有個外號」。趙斌笑著說道。

王峰一怔,忽然想起了邊防哨所的那條通體黝黑的狼狗,那是一條有靈性的狼狗,王峰有所感觸,想了想說道「叫黑狼吧」。

「喔,不錯,夠霸氣,出發」,分隊長趙斌對著王峰點點頭,然後站了起來,大聲的說道。

所有的人全副武裝,雙手握槍,子彈上膛,威風凜凜,一次的走出了這個房間,王峰走在最後,挺直了腰板,作為一名新兵,一個新加入特種大隊的新兵,能夠脫穎而出,第一個去執行任務,王峰很高興,很忐忑。

這麼長時間的鍛煉,終於要用在刀刃上了。王峰端著鋼槍大步的往前走。

十幾分鐘以後,王峰幾個人上了一架小型的直升機,直升機盤旋著上升,沿著濃密的樹林上空飛行著,大概有一個多小時以後,前邊連綿不斷的大山出現,飛過了一個山頭,飛機漸漸降低高度。

由於山勢陡峭,儘管盡量找了一個平坦的地方,但還是不能降落,只能是通過繩子下去,一條大粗繩子扔了下去。分隊長趙斌第一個下去,王峰跟在第二個,手上帶著專用的皮質手套,這也是為了防止對手的傷害,王峰順著繩子滑落,落在了空地上,迅速的跑到了一邊端著槍,謹慎的看著周圍的一切。

直到五個人全都下了飛機,飛機的駕駛員沖著所有的人做了一個必勝的手勢,然後飛走了。

茫茫的大山就剩下王峰趙斌,魯能宋兵張東五個人,五人組成的特種小分隊。

隊長趙斌說道「這裡不能停留,毒販子人數不少,而且他們還有雇傭兵,他們應該看到飛機了,我們趕緊離開這裡,魯能宋兵你們兩個斷後,張東王峰我們往前走」。趙斌說著,揮揮手,然後快速的往前走去。

王峰緊隨其後,儘管感覺道趙斌對自己多少有些照顧,王峰很不想這樣,但是現在服從命令是第一的,根本就沒有時間去說那些細節,何況前邊也很重要,只有往前走,找到毒販的老巢,才能救出那個什麼總裁的千金。

大樹林里很是安靜,偶爾經過的野獸,看到人類經過也是飛快的跑了,王峰緊緊的跟在隊長趙斌的身後有些不解的說道「龍捲風,我就搞不懂了,為什麼要我們這麼多人不惜冒險去救那個女人,那個女人是人命,難道我們就不是嗎」。在這裡所有的人都用代號說話,這也是為了防止暴漏,而王峰這麼問,是有原因的,感覺這隻不過是商業問題,犯不著動用特種兵吧。

「少廢話,有些事情不能問,只是紀律,前進」,龍捲風趙斌很嚴肅的說道,趙斌何嘗不知道這些事情,不過趙斌經過了這麼多年,已經習慣了,有時候這些國家的大企業直接關係著國家的很多事情,這也是國家考慮的地方。

「砰砰砰」,幾聲沉悶的槍響,打破了這裡的寂靜,這讓趙斌王峰,張東幾個人停止了前進,分分躲在了大樹的後邊,王峰躲在了一棵靠前的大樹後邊,一雙眼睛,閃著精光,瞪著前方,很快王峰就看到一個穿著少數民族服裝的年輕女子沒命的奔跑著,而且身上看起來異常的凌亂,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一個女人」王峰對著隊長趙斌說道。

「別說話,等等再說」,趙斌很嚴肅的說道,不到萬不得已,趙斌不會暴漏所有的人。

但是很快在女子身後幾百米遠的地方,就出現了十幾個人,手裡拿著各種各樣的武器,手槍,衝鋒槍,步槍,瘋狂的追了過來,一邊追一邊打著槍。一些人還嘰里呱啦的說著一些聽不懂的話。

很顯然這個女人被這些人追著,眼看就要追上了,而且這個女人在跑到一個大樹下邊的時候,被樹枝拌了一下,摔倒了,眼看就要被那些人抓住了,王峰一著急,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直接就沖了出去。 王峰的速度很快,幾步就衝到了那個女人倒下的地上,扶起這個女人很嚴肅的說道「怎麼樣,沒事吧,快點離開這裡」。

「大哥,不行了,我腳扭了,走不了了,救我呀,千萬不能讓他們把我捉回去,不如你殺了我吧」,這個女人很是擔心的說道,說完就要槍王峰身上的槍。

王峰當然不會讓這個女人搶到了,王峰也知道一個女人落到了這些人的手裡肯定要倒霉,這些人手裡有槍,看那凶神惡煞的樣子,根本就不是好人,不過現在王峰可來不及猶豫,那些人馬上就要追上來了,要不是隔著大樹早就追上來了。

「碰碰」幾聲槍響,王峰就感覺到子彈貼著自己耳朵飛了出去,王峰連忙撲倒這個女人,拉著這個女人躲在了大樹的後邊。眼睛看著遠處的敵人,這些人有十幾個人,王峰迴頭看了看隊長趙斌他們,發現這幾個人就跟消失了一樣,沒有任何的動靜,王峰有些納悶,忽然感覺道自己這麼做真的太魯莽了,王峰有種想給自己耳光的想法,但是王峰知道不能回頭了,只能是硬抗了。

王峰迴頭看了看這個女人,忽然發現這個女人長得還真夠漂亮的,王峰一邊看著前邊一邊說道「你是什麼人,為什麼在這裡」,其實王峰並不在乎前邊追上來的這些人,這些人槍法很臭,王峰一把衝鋒槍,槍法通神,完全可以在最短的時間裡把這些人殺了。王峰在等這些人走的更近。

「我是前邊那個高山上的苗寨女子,叫龍梅,我們的山寨被一群壞人佔領了,他們說沒有男人的女人都要給他們,我當然不幹了,我就跑了,然後他們就追我」,這個女人說道,說完很是出神的看著王峰。

王峰被這個女人看的有些不好意思,連忙回過頭去,並沒有去細想這個女人說的話,王峰是一個二十歲的小夥子,自然就信了,當王峰看向前方的時候,很快的緊張了起來,因為前邊的敵人已經越來越近了。

當第一個敵人進入王峰預定射擊範圍的時候,王峰扣動了扳機,一個很精準的點射,隨著碰到一聲槍響,一個敵人直接被爆頭,接下來王峰沒有停下來,繼續點射,儘管不是阻擊手,但是王峰的槍法絕對不亞於阻擊手,而且現在在三百米距離,王峰是指哪打哪,轉眼間就放倒了五六個。

「大哥,不好你左邊,上來了好幾個人」,剛才那個被王峰救了了女人龍梅大聲的說道。一邊說一邊往王峰的懷裡鑽,很顯然是害怕到了極點。

王峰這個無語啊,內心裡怪怪的感覺,但是王峰沒有心思去想別的,一個飛撲直接跑到了另外的一棵大樹後邊,這樣這個女人就完全可以躲在了大樹的後邊,但是當王峰探出腦袋的時候,這個無語啊,前邊左邊,右邊都是敵人,被三面包圍了,王峰來不及多想,打開了連發,噠噠噠的扣動了扳機。

很快的被放倒了幾個,但是放倒了幾個,後邊的人瘋狂的往上沖,本來王峰以為就是十幾個,但是往後看,無語啊,最起碼有上百人,想不到這個女人這麼吃香,上百人追這個女人,要是這個女人被追上了,面對這麼多男人,估計在半路上就完蛋了,想完這些,恨透了這些毒販,一陣瘋狂的掃射。

而在這個時候,敵人彷彿發現了王峰就是一個人在射擊,十幾個人沖著王峰一起打來,王峰連忙躲在了大樹的後邊,大樹的一邊落下了好幾個彈殼,不遠處十幾個彈坑。王峰額頭冷汗直流,看來是高估了自己。王峰從兜里拿出了手雷,準備扔幾個試試。

但就在這個時候,幾乎是同時,這些毒販的四周槍聲大作,同時向這些人射擊,這些人被打蒙了,就跟沒頭的蒼蠅一樣四處亂跑,王峰有些意外的看向射擊的地方,隊長趙斌,那邊是大熊魯能,那邊是宋兵張東,王峰在看向這幾個人的時候,這幾個人在沖著王峰做著手勢,王峰這個高興啊,有了戰友的幫助,王峰對著這些毒販連連點射。

這些毒販哪裡是王峰這些特種兵的對手,半個小時不到,這些人全都被放倒,儘管被放倒了但是隊長趙斌依然讓魯東去檢查一遍,對這些人不能放鬆,萬一有一個人跑了出去,那麼目標就暴漏了,很不利於以後的行動。

王峰從這些人的手上撿了一把衝鋒槍,幾個彈夾,扔給了被自己救得女人龍梅說道「拿著,自己保護自己」。

「大哥,你不帶著我們,茫茫樹林我這麼走」,龍梅很傷心的說道。

王峰一陣無語啊,想想也是,一個女人,在大樹林里,就算活著,也難免被豺狼虎豹給吃了,王峰可不敢做這個注意,於是看向隊長趙斌。

趙斌自然明白王峰的眼神,於是走了過來,上下打量著這個女人說道「你是前邊山上苗寨的人,你說你們的山被毒販給搶了,那麼裡邊有沒有陌生人」。

「有,還別說,真有,有一個好像是大城市來的女人,那個漂亮啊,跟我差不多漂亮吧」,龍梅很直接,很有自信的說道,說完眼睛還看了看站在趙斌身邊的王峰。

王峰一怔,明白了隊長趙斌問這些問題的原因,有這個女人帶路應該會很順利,也就省的在四處亂闖了。不過王峰感覺道這個女人在看自己,抬頭看的時候,看道這個龍梅那眯著眼睛的樣子,王峰有些起雞皮疙瘩,可以說這個女人的眼睛很熱情,熱情的讓王峰想走開。

趙斌沒有管這些,看著這個女人說道「你給我們帶路,我幫你們殺了那些毒販」,趙斌沒有直接說出去山寨的目的,趙斌知道那個大城市的美女應該就是要找的人,之所以不說,也是對這個女人有所懷疑。

「去,是可以去,但是那裡戒備森嚴,在大山半山腰上,很難上去,要想進去,也可以,你們出一個人當我的男人,這樣我們就可以混進去」,龍梅很嚴肅的說道,一點沒有開玩笑的意思,但是在說話的時候,不時的看向王峰。 王峰忽然感覺道有事情要發生,而且還很讓人無語,在感覺道這個龍梅怪異眼神的時候,這個感覺就來了,王峰很嚴肅的哼了一聲,然後往一邊走了走。說真的,王峰不想跟這個漂亮的讓人無法拒絕的女人沾上關係。

隊長趙斌眼睛何等銳利,當然看的出來這個龍梅早就想好了讓誰當她的男人了,趙斌轉身看向王峰,拍了拍王峰的肩膀說道「交給你了」,趙斌說完轉身往前邊走去,儘管趙斌對這個女人的來歷很是懷疑,但是目前看不出任何的疑點,而且在大樹林,沒有地圖,沒有外援,要想順利的救出人質,依靠這個本地女人還真是不錯的選擇。

王峰一陣無語啊,感覺趙斌這一拍十分的沉重,王峰可不想做什麼龍梅的男人,儘管是假的,但那太尷尬了,一想到這些,王峰就想起了高小雅,儘管高小雅甚至沒有眼前這個女人漂亮,但是高小雅高貴大方,很有氣質,這讓王峰難以忘記。

「好好乾」,魯能也走了過來,拍拍王峰的肩膀說道,然後跟著趙斌往前走。

接下來宋兵,張東相繼來到王峰的面前,幾乎同時說道「加油」,然後往前走去。

王峰差點沒有去撞樹,這都什麼人,還戰友那,關鍵的時候把自己甩了出去,不過現在王峰可沒有時間去考慮這些,因為苗寨女人龍梅也走了過來,王峰連忙笑了笑說道「這個我們還是趕緊走吧,別耽誤了時間」,王峰說完就要往前走。

「大哥,只不過是假的,用不著這麼緊張吧,看你們這些小當兵的,真不容易,不過要做就要做的真實些,否則讓人看到了,看穿了可就白鬧了」,龍梅笑著說道,說完伸出手直接挽住了王峰的結實的胳膊。

王峰一種被融化的感覺,想不到刀關劍影,暗戰叢生的叢林,居然還發生這樣的事情,王峰簡直不敢相信,王峰也沒有辦法,儘管自己功夫厲害,槍法通神,十幾個壯漢都不是自己的對手,但是面對苗寨的女人,王峰不知道該怎麼辦,總不能一腳踢開吧。

唉,為什麼衝鋒在前,敢於犧牲的總是我,王峰仰天長嘆了一聲,然後就這樣拽著龍梅大步的往前走去。

「大哥,走慢點,人家跟不上了」,龍梅吹氣如蘭的說道。

「求你了,快點吧,隊長都走遠了,這要是竄出幾個壞人,或者出現幾隻大老虎,還不把我們吃了當早餐」,王峰故意嚇唬著說道。

「怕什麼,我有槍,這麼多子彈,還怕這些大蟲」,龍梅瞪著一雙丹鳳眼說道。

「那你在這裡等著吧,我先走了」,王峰很無奈的說道,被女人纏上的滋味真難受,王峰更加的喜歡高小雅那種若即若離的感覺。神秘而嚮往,讓王峰很是陶醉。

「好你個王峰,我這麼漂亮的大姑娘你都不要,看我跟隊長告你的狀」,龍梅大聲的說道,說完端著微沖看了看濃密的大樹林,趕緊追了上去。

王峰趙斌,魯能,宋兵張東,加上龍梅分散著前進,快速而有秩序。趙斌王峰龍梅在前,魯能每個幾百米停下來警戒,宋兵張東斷後。

大樹林異常的安靜,王峰的直接告訴自己,危險在慢慢的靠近著這種感覺跟在集訓隊訓練的時候一模一樣,王峰越是往前走越是感應強烈。

王峰壓低了聲音對著趙斌說道「隊長,我感覺有些不對勁,樹林里太安靜了,連只野獸都沒有」。

「是不對勁,不過就算不對勁,也要往前走,就算前邊有龍潭虎穴也要往前沖,休息十分鐘,魯能前邊一百米警戒,其他的原地休息」,隊長趙斌很嚴肅的說道。身為特種兵,趙斌的感覺不比任何人的差,但是趙斌不能恐慌,這是隊長應該具有的素質。不過趙斌對汪峰的直接很重視,往往第一次參加戰鬥的新兵,直接都很正確。

王峰看了看冷靜的出奇的隊長趙斌,然後靠在了一棵大樹上,眼睛很謹慎的看著四周。忽然王峰看到幾百米遠的地方,樹葉好像動了動,而這個位置正好是對著苗寨女子龍梅的地方,王峰感覺到不妙,直接躍起,直接把龍梅撲倒。

接著碰的一聲槍響,對面的大樹上留下一顆子彈打過的坑眼。

「快,趴下」,隊長趙斌大聲的喊道,一邊說一邊躲在了一棵大樹下。五六把槍口對準了槍聲的地方。

但是接下來更加的安靜了,死一般的安靜,好像剛才的槍聲根本就沒有過一樣。而被王峰撲倒的龍梅,此時用力的掙脫開王峰的大手,小聲的說道「你這是趁機卡油,剛才還那麼嚴肅的跟鐵人一樣,現在居然毫不客氣的撲向我,就跟野狼一樣,不過我喜歡」。

王峰這個無語啊,很想推開這個女人,但是推開這個女人,就意味著暴露,王峰當然不想暴露了。不過王峰有些納悶,剛才那一槍,是沖著這個女人來的,還是自己,或者是一槍二鳥,這個女人究竟是什麼人,剛才的那一槍,很明顯是專業的阻擊手乾的。

「龍捲風,是阻擊手,很厲害,是個高手」,阻擊手魯能快速的跑了過來,一個飛撲趴在了大樹的手邊大聲的說道。

隊長趙斌短暫的沉默以後,壓低了聲音說道「魯能兩千米以內尋找目標,宋兵張東,你們兩個一左一右包抄過去,王峰保護龍梅」。

「隊長,還是我去吧,我的速度快,而且一百米以內就算是蒼蠅也跑不了」,王峰很自信的說道,一方面王峰不想留在這裡,感覺這裡就是後方,另一方面王峰感覺這個人是沖著自己來的,剛才那一槍,讓王峰想到了黃蜂雇傭兵,現在應該是面對的時候了,王峰已經對這些人有些了解了,對這些人只有一個字殺。

王峰說完,也不管隊長趙斌同意不同意,快速的跑了出去,王峰速度很快,不斷的繞過大樹,越過灌木叢,而王峰的背後不時的有子彈飛過,王峰知道這個阻擊手已經發現了自己,王峰喘著粗氣,一個虎撲躲在了一棵大樹後邊,一棵子彈飛了過去。 王峰躲在大樹的後邊,漸漸的穩定了下來,王峰已經不是第一次對付這種阻擊手,已經沒有了緊張,王峰很鎮定,對付阻擊手,要用冷靜的大腦,靈活機制的前進,王峰躲在大樹的後邊,看著前邊一棵大樹,正好在這棵大樹後邊遮擋的位置,王峰冷笑了一聲,不進反退,往後邊的大樹撲了過去。

王峰剛剛離開前邊的大樹,一棵手雷就扔了過去,接著就是爆炸聲,王峰吐了吐舌頭,幸虧自己反應快,這要是稍微遲疑一點,估計就被炸死了,想不到這個阻擊手居然用手雷對付自己,王峰怒了,迅速的跑向另外的一棵大樹。

能夠用手雷扔到的地方,肯定距離不遠,應該在兩百米以內,王峰冷笑了一聲,不斷的跑向一棵一棵的大樹,王峰看起來是往遠處跑,其實王峰在變換著方向,這也是為了迷惑對手,而且這樣吸引對手,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給隊長他們迅速反應的機會,如果是一個人,這個人根本擠就應付不過來。甚至會放棄這裡。

王峰在連續的繞過幾棵大樹,躲在了一棵大樹後邊,順著濃密的樹葉看過去,在密林里搜尋著,很快王峰在一棵大樹上,看到了一個黑洞洞的槍口,不仔細看很難發現,這個人居然隱蔽在大樹上,身上是十分逼真的偽裝,用亂草樹葉覆蓋著,要不是發現槍管,根本就看不到。

再從王峰跟黃蜂雇傭兵打交道以後,只要這些人被自己盯上,在有效的射殺範圍里,從來沒有失過手,王峰冷笑了一聲,槍迅速的舉了起來,直接瞄準射擊,清脆的槍響以後,並沒有出現王峰想的那樣,大樹上依然安靜的很,槍口依然伸在外邊,王峰本來很得意,看來對手應該是死透了。

忽然王峰感覺有些不對勁,距離也就一百米左右,對手應該有反應吧,他不可能被綁在了樹上,應該從樹上掉下來才是,王峰腦子飛快的轉動著,感覺有問題,作為一個特種士兵,不但要槍法出神,功夫出眾,腦袋也要夠聰明,王峰的直覺告訴自己,有問題,王峰來不及多想,一個飛撲,撲倒在地,然後一個翻滾,直覺躲在了另外的一棵大樹下。

「砰砰砰」,幾聲槍響,剛才王峰所在的大樹下,幾個彈坑。

王峰並沒有停下來,對手已經發現了自己,就沒有那麼容易了,王峰知道距離並不遠,王峰迅速的後撤,一棵手雷直接扔了出去,然後王峰快速的繞過幾棵大樹,躲在了一棵大樹的後邊。

對手是個高手,不過王峰有自信,剛才自己的一個手雷,製造了煙霧,然後在迅速的變換位置,這個阻擊手應該不會這麼快發現自己。

但是王峰直接告訴自己,危險在慢慢的靠近,王峰從地上撿起一根樹枝,扔了出去,沒有任何的動靜,但是王峰知道,現在是關鍵的時候,摘下自己的帽子掛在了樹枝上。

「砰砰砰」幾聲槍響,在槍響的同時,王峰從大樹的一側隱身在了灌木叢里,這種灌木叢,很有隱蔽性,樹叢一人多高,濃密而雜亂,根本就看不出來,王峰默默的趴著,沒有動,但是眼睛看著前邊幾十米遠的地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