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富,找一家飯館吃飯吧,我也感覺到有點餓了!」江帆對著黃富道。

「是呀,主人,我也要吃奶了!」納甲土屍喊道,他口水流了出來。

賽龍車在街道上緩慢行駛,江帆發現路邊有家名叫「回頭笑」飯館裡面坐了不少顧客,飯館裡面的環境也不錯。

「小富,我們就到那家『回頭笑』飯館去吃飯吧!」江帆指著不遠處的飯館道。

黃富也看到了「回頭笑」飯館,點頭道:「好的!」稍稍踩下油門,賽龍車就到了「回頭笑」飯館門前。江帆發現附近沒有可疑的人,立即打開車門下車。

店夥計立即笑臉迎來了上來,「大哥,你們是來吃飯的吧?」店夥計微笑點頭道。

江帆微笑點頭道:「是的,給我找一個好點位子!我們一共三個人吃飯。」納甲土屍是不吃飯的,這傢伙是專吃奶的。

江帆、黃富、納甲土屍、阮靈玉四人在店夥計帶領下到了一張桌子前坐下,這是靠牆的位置,剛好面對街道上。

店夥計遞給一張菜單,江帆點了十多個菜,店夥計立即去準備採去了,江帆等人就坐著等上菜。此時已經中午了,正午的太陽十分曬人,這時有兩位學生妹模樣的女孩子進了飯館,她們就坐在江帆等人的右側。

江帆打量了那兩名學生妹一眼,兩人一高一矮,高個子的學生妹長得十分漂亮,雙眼皮,大眼睛,皮膚白皙,雖然只有十八九歲,但是身材發育得已經很好了。胸前已經圓鼓鼓的,如同懷揣了兩隻排球。

那個個子矮點的學生妹皮膚稍黑點,胖胖的臉,眼睛眯成一條線,小鼻子,厚厚的嘴唇,身材發育好不得了,已經好過了頭了。

江帆打開天眼穴透視,發現她們身上沒有任何武器,包裡面都是課本,因此江帆可以肯定,這兩個女孩子是學生妹。

就在兩名學生妹進飯館沒有多久,飯館門前來了一輛寶馬車,立即引起眾人的主意。寶馬車門打開,下來幾個保鏢模樣的人,其中一個人打開前門,下來一位身穿西服,頭髮中分,如同漢奸似的頭型公子哥走了出來。


那公子哥提起手,伸出兩根手指,做了一個夾煙的手勢,旁邊的保鏢立即遞過一根煙,接著給那人打火抽煙。那公子哥抽了幾口煙,吐了幾個煙圈,立即東張西望起來,當他看到飯館里的那位漂亮的學生妹的時候,眼睛突然亮了。

「走,到飯館吃飯去!」那公子哥道。

一線浮塵 ,「少爺,這麼低檔的飯館就不去了吧!」

「不,這飯館裡面有好吃的雞,還嫩著呢,我喜歡吃!」那公子哥望著漂亮學生妹笑道。

那些保鏢立即明白了公子哥的意思,他們也發現了飯館裡面的漂亮學生妹,立即笑道:「哦,少爺,那隻雞果然很不錯,您可以去嘗嘗!嘿嘿!」

那公子哥,立即大搖大擺地進了飯館,店夥計急忙迎上去,低頭哈腰笑呵呵道:「李少爺,是什麼風把您給吹到我們小店來了,您是喝酒還是吃飯呢?」

公子哥瞥了了撇嘴道:「我們就喝點酒吧,把你們店裡最好的酒給我拿來!」他笑嘻嘻地走到兩名學生妹桌前,「嗨,美女,不介意我坐下吧!」

兩位學生妹十分緊張,急忙站了起來,掉頭就要走,「咦,你們別走啊,我們一起喝酒,我請客!」李公子笑道,他伸手就去拉那位漂亮的學生妹。

「啊,你幹什麼,我們不會喝酒!」那漂亮學生妹驚慌道,她一甩手,掙扎開李公子的手。

「哈哈,女孩子哪有不會喝酒的,女人是天生喝酒高手,來吧,陪哥哥喝喝吧,哥不會虧待你的!」李公子嬉笑道,他攔住兩位女學生妹去路。

「你們幹什麼,我們還是學生,我們不會喝酒!我們下午還要上課。」那漂亮學生妹怒斥道。

契約老公 哈哈,你們是新文中學的吧,我可認識你們武校長,我給你們請假,你們今天就陪著我玩!」李公子笑道,他伸手就去摸漂亮學生妹的臉蛋。

「啊,你幹什麼!」漂亮女學生妹驚呼道,她急忙後退。

李公子立即一揮手,那幾名保鏢擋住了學生妹,「哈哈,你們不準走,必須留下來陪我們少爺喝酒!」

「啊!」女學生妹尖叫起來,她們就想逃走,但是被那些保鏢攔阻了,李公子一把摟住了那位漂亮的學生妹。

一旁的江帆看不過那公子欺負女學生妹了,「住手!」江帆怒吼道。

李公子扭頭看了一眼江帆,冷笑道:「你小子是找抽吧,敢管老子的事,識相的滾一邊去!」說完不再理會江帆,伸手就去摸學生買的臉蛋。

「不准你欺負女孩子,今天的事我管定了!」江帆冷笑道。

李公子頭也不回對著保鏢道:「把這個多管閑事的傢伙扔出去!」

上來一名保鏢撲向江帆,江帆不躲不閃,抬腳踢中那保鏢的腹部,砰!那名保鏢直接飛了出飯館,撲倒在大街上。

兩外幾名保鏢見狀立即一起撲向江帆,江帆連續踢出四腿,那四名保鏢立即飛出飯館,跌落大街上。

李公子頓時慌了神,他沒想到自己那些保鏢那麼不濟事,緊張道:「你不要亂來,我可是李市長的兒子,你敢動我一根毫毛,你就死定了!」

「去你媽的李市長,就算你爸是省長,老子也照打你不誤!」江帆冷笑道,一腳踢在李公子的屁股上,砰!李公子被踢得飛出來了飯館,直接撲在大街上。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李公子捂著屁股爬了起來,手指著江帆惡狠狠道:「小子,你等著,有種不要走,看我如何收拾你!」

江帆笑嘻嘻道:「哦,我好怕哦,我就在這裡等你,看你能把我怎樣!你要是不來就是他媽的龜兒子!」

李公子臉氣得刷白,點點頭道:「你有種,你等著瞧吧!」他捂著屁股上了寶馬車,那些保鏢也跟著上了車,吱!寶馬車子立即消失在大街上。

「大哥嗎,你可闖大禍了!他可是李市長的兒子,你得罪了他,你們又是外地人,趕快走吧,否則你們要倒大霉的!」店夥計驚呼道。

江帆微笑道:「呵呵,我就不走,我倒要看看這個李公子有多大能耐!」江帆對著嚇傻的學生妹,「你們快點回校吧,以後沒事不要出來!」

兩位學生妹急忙跑出了飯館,江帆坐回餐桌前,阮靈玉不悅道:「你多管閑事幹什麼?抓緊時間送我去和內!」

江帆嚴肅道:「這可不是多管閑事,這可是我做人的準則問題,在我眼裡,我最容不得那種仗勢欺人的傢伙!」

阮靈玉頓時無語,她很不高興地扭過去,那意思是江帆耽擱了她去越秀國的時間了。

黃富覺得很奇怪,這裡是臨菊縣城,李市長的兒子怎麼到縣城來囂張呢?他一把拉著店夥計道:「兄弟,你們這裡是臨菊縣城,那個李市長的兒子是哪個市市長的兒子啊?」

「哎,你們不知道嗎,李市長就是青源市市長,我們臨菊縣城是青源市的轄區,距離青源市只有四十多里,你們再不走,李市長的兒子要帶人來了!」店夥計搖頭道。

哦,原來如此,黃富終於明白了,難怪這個李公子如此囂張,仗著他老子是青源市市長,這個臨菊縣城又歸他老子管轄,誰敢得罪他呢!

店夥計的話音剛落,街道上響起了警車鳴叫聲,街道上立即來了兩輛警車,警車前面是寶馬車。寶馬車門打開后,那個李公子出了車,警車上立即下來十多名警察,其中一名警官模樣的人微笑著對李公子道:「李哥,剛才是什麼人搶劫你們呢?」

李公子望飯館里望了望,看到江帆還在飯館里,手指著江帆道:「范局長,就是那個人,他搶劫了我,搶了我一百多萬,還有鑽戒一枚,價值五百萬,還有名牌手錶一塊,價值二十萬!」

我靠!這傢伙胡編亂造本事還真不差,江帆就背上了搶劫的罪名,還且金額高達六百多萬。飯館里的江帆也聽到了李公子所說的話,心中勃然大怒,「小子,這可是你栽贓嫁禍我的,等會看我如何收拾你!」

那個范局長立即一揮手,「把飯館包圍起來!」十多名警察立即包圍了飯館。

「裡面的人聽著,剛才有人舉報,這裡面有搶劫犯,所有的人舉著手出來,不要亂動,否則當場擊斃!」范局長喊道。

飯館里那些顧客立即嚇得舉起手走出飯館,最後飯館里只剩下江帆、黃富、阮靈玉、納甲土屍四人,李公子指著江帆道:「那個人就是搶劫犯,其他三人應該是同夥!」

「你們四個,快舉著手出來,否則我們要開槍了!」范局長喊道。

「你憑什麼說我們是搶劫犯呢?我看你們才是搶劫犯裝扮的警察!」江帆冷笑道。

「開玩笑,臨菊縣城誰不認識我范同局長,給你們兩分鐘時間,再不出來,我們就認定你拒捕了!」范同局長冷喝道。

黃富望了江帆一眼,「帆哥,地方越小,越亂來,我們衝出去揍扁這些傢伙!」

江帆微笑道:「我們可是文明人,當然要用文明點的辦法解決他們,走吧,我們出去吧!」

江帆舉著雙手,走出了飯館,接著黃富、阮靈玉、納甲土屍也跟著舉著手走出了飯館。范局長一揮手,衝上幾名警察給江帆、黃富、阮靈玉、納甲土屍帶上了手銬。

李公子走到江帆身前,冷笑道:「怎麼樣,你小子還想跟我斗,老子打死你!」掄起拳頭對著江帆的臉狠狠一拳。

砰!「哎喲!」李公子慘叫起來,他的拳頭打在江帆的臉上,如同打在鐵板上,手幾乎要骨折了,在看手已經紅腫起來。

「呵呵,你他媽跟娘們似的,手沒勁啊!再來下試試!」江帆笑道。

李公子捂著手,惡狠狠道:「小子,你不要猖狂,等會到公安局裡,有你好受的!」

江帆笑嘻嘻道:「是嘛,我可沒時間陪你去公安局,還是你自己去吧!」江帆一抖手,手銬立即不見了。

李公子突然發現手銬到了自己的手上,大驚道:「手銬怎麼到了我手上!鬼呀!」他以為遇到鬼了!

「鬼你媽的頭!你才是鬼呢!」江帆給了李公子一個耳光,打得他牙齒飛了出去,臉立刻腫起,像一塊麵包。

他的那些保鏢立即沖了上來,還沒到江帆身邊,就感覺到屁股一陣劇痛,捂著屁股跳了起來,「呵呵,你們幾個人的屁股還不錯,很緊啊!」納甲土屍手持著骨刺笑道。

此時范局長發現江帆的手銬不見了,立即就去掏槍,當他手剛要摸到槍的時候,他感覺到腰間一動,槍已經頂在自己的腦袋上了。

「不許動,否則槍走火了,我可不負責!」黃富笑呵呵道。

「啊,不要亂來,我可是公安局局長,有事好商量!」范同局長驚慌道,他哪裡經歷過這種場面,早就嚇得差點尿褲子了。

「叫你那些手下,把槍扔了,全部趴在地上,四腳朝天!」黃富笑道,他用槍頂了頂范同局長肥厚的腦袋。

范同局長頓時嚇得哆嗦道:「兄弟,輕點,不要走火了!」接著他對著那些警察喊道:「快把槍放下,按照他說的辦!」

那些警察立即扔掉槍,全部趴在地面上,四腳朝天,「嗯,這還差不多!」 美食主播教你如何養鬼

江帆伸手在李公子身上摸索,很快就摸出了一枚戒指、一塊勞力士手錶,還有一張一百萬的現金支票,一張銀行卡。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推薦《創世霸神》,十分精彩,去看看吧! 「你不是說我搶了你的戒指和一百萬嗎?怎麼都在你身上呢?」江帆厲聲道。

李公子捂著腫氣得臉,膽怯道:「我,我是栽贓陷害你的,要不然怎麼讓警察來抓你呢!」

「范桶局長,你聽到了吧,你身為臨菊縣的公安局長,不調查具體情況,胡亂抓人,你怎麼配做公安局長呢!」江帆冷笑道。

范同局長頓時驚慌道:「呃,我,我失察,失察,下次一定注意!」

江帆拿起鑽戒,「這枚戒指不錯啊,竟然價值五百多萬,真是好東西,送給我行嗎?」江帆笑呵呵道。

李公子急忙點頭道:「你喜歡,就送給你了!」

「嗯,既然是你送給我的,那我就不客氣了,范局長,你看清了,這枚戒指是李公子送給我的哦,可不是我搶劫的啊!」江帆笑嘻嘻道。

范同點頭道:「是的,我看到了,是李公子送給你的,不是搶劫的。」

江帆又拿起那張一百萬的支票,「這一百萬如何處理呢?李公子!」江帆拿著支票在他的眼前揚了揚。

李公子急忙討好道:「這一百萬就拿去喝茶吧。」他可不敢說不給,萬一江帆再給他一個耳光,牙齒就掉光了。

「哦,既然是你給我買茶喝的,那我也不客氣收下了!」江帆立即收起支票,接著又拿起那塊勞力士手錶。

「這手錶還不錯,勞力士的,不會是水貨吧?」江帆道。

李公子急忙解釋道:「哦,這勞力士手錶是真的,是別人送給我爸的,絕對正宗!你喜歡就送給你吧!」

「呵呵,這個也送給我,不好吧,我可不是貪圖東西的人哦,這個不好吧!」江帆一邊說著,一邊把手錶帶著手上,還說不貪東西呢。


李公子看出了江帆的意思,「您拿去吧,送給您了!」李公子道。

「這個不好吧,我做人是有原則的,你這可是賄賂我哦,但是看到你誠心求我收下,那麼我就收下吧!」江帆微笑道。

李公子看到江帆收下了自己的勞力士手錶,又拿了造就的一百萬支票,還有鑽戒,這回應該放了自己吧。

「大哥,剛才小弟有眼不識泰山,請您該太貴手,放了我吧!」李公子陪笑道。

江帆點頭道:「嗯,放了你沒問題,但是我們必須做一個遊戲才行!」江帆露出壞笑。

黃富、阮靈玉、納甲土屍看到了江帆的壞笑,頓時都不寒而慄,三人同時想道:「這回這個李公子要倒大霉了!」

看到江帆的壞笑,李公子心驚道:「要做什麼遊戲啊?」

江帆對著范同局長招手道:「飯桶局長,你也過來,你也參加做遊戲!」

黃富立即把范同局長推了過去,范同嚇得哆嗦道:「做什麼遊戲啊!不會是玩開槍的遊戲吧!」他想到了電影裡面的鏡頭,拿著一把槍,裡面裝一顆子彈,然後兩人輪流開槍打自己的腦袋,看誰最倒霉,遇到最後一顆子彈。

江帆笑嘻嘻道:「怎麼會做那麼危險的遊戲呢!我們做的遊戲絕對安全,不會有生命危險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