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蕭,現在怎麼辦?」安林急聲問道。

蕭澤看了一眼這片灰色大陸,一些莫名其妙被帶入其間的異獸,已經被空間之力壓成肉末,生命精華開始流入虛空。

他皺眉道:「我們現在可以說已經到了虛空獸的體內,方圓三百里的空間,盡頭就是一片虛無之境,無論如何逃離,都無法走到盡頭。我們只有堅持到虛空獸下一次吞噬的時候,藉助虛空獸的空間通道,才能逃離此處。」

安林身體輕輕一晃,臉色有些發白道:「沒有別的方式了?」

鬼知道這虛空獸什麼時候才進行第二次吞噬啊!在這無窮無盡的空間擠壓下,恐怕沒多久他們就要變成肉泥了啊!

蕭澤搖了搖頭:「可能有其他方式,但我所知的,只有這一個方式了。」

轟隆!

空間突然一陣顫動,緊接著一頭通體漆黑,雙眸泛著金光的鯨魚開始出現。

它的身體只有幾丈的大小,但是氣息卻可怕到極致,彷彿由最為黑暗混沌的物質構成,讓人一眼望去便不寒而慄。

「咦……這是虛空之魂?沒想到虛空獸的體內還有這個東西!」蕭澤雙目微微一亮,臉上難得的出現了些許興奮神色。

「虛空之魂?那是什麼東西?」安林好奇道。

「那是誕生於虛空獸體內的一種混沌源體,相當於虛空獸的另類能量體,只有吞噬了足夠多的高層次生靈,將其消化成為能量,才有幾率誕生。蕭氏古祖的神器就是由虛空之魂打造而成的,極為強大可怕……」

那黑色的鯨魚此刻正望著何仙姑等人,目光之中蘊含著憤怒,顯然還對之前突然被暴打的事情銘記在心。

嗖!

它尾部突然一陣擺動,身體化作黑色殘影,瞬間撞向其中一個和尚,那個和尚就是用禪杖刺它眼睛的人!

和尚臉色一變,禪杖只來得及對那殘影釋放一條極為粗大的金藤。

然而,那黑影所攜帶的毀滅之力瞬間便將金騰衝撞得粉碎,然後直接砸在和尚的身上。

轟隆!鯨魚的軀體撞在和尚的身體,巨力壓得和尚的身體彎曲,密密麻麻的血線在皮膚出現,宛如被無數刀口撕開了那般,鮮血更是如血霧般爆開!

「常藏!」另一名和尚猛地一掌拍向那鯨魚,金色巨掌帶著威勢浩大的佛威衝擊而去,所過之處皆化作齏粉。

然而那鯨魚速度快若鬼魅,瞬息便移動到了千米之外,躲過了和尚的攻擊。

何仙姑手中荷花光華大盛,白色的荷花將受到重創的常藏包裹在內,治療著他那嚴重的傷勢。

僅僅一擊就將返虛中期的常藏打成重傷,那虛空之魂的恐怖力量,讓何仙姑等人臉色凝重不已。

「何仙姑,常和,這頭鯨魚實力太強,實在無法戰勝。我們先使用聯合防禦陣法拖延時間,等待虛空獸第二次開啟空間口。」 總裁奪愛:囚寵佳人 夜遊神開口道。

三人極有默契地站在不同的方位,一個極為巨大的半透明金佛籠罩住了他們,座下便是那聖潔堅韌的荷花,一道道黑色的鎖鏈纏繞在金佛的四周,寂滅禁錮之力將空間凝固得宛如堅不可摧的屏障。

鯨魚看到三人的聯合防禦陣法,漆黑的身體爆發出更為可怕的毀滅氣息,化作一道黑線朝那陣法猛撲而去。

轟隆!

鯨魚和陣法的碰撞引來極為可怕的能量衝擊,將方圓十數里的大陸震得開裂凹陷,陣法劇烈晃動,陣法內的三人氣血一陣翻湧。

鯨魚開始遠離,晃了晃腦袋,再次化作一道黑線,帶著萬鈞之力猛地撞向陣法。

轟隆……

陣法又是一陣猛烈的晃動,實力較弱的何仙姑,嘴角滲出了鮮血。

三人皆是神色沉重,他們知道,自己多半是要隕落在此了。

鯨魚的撞擊不會停止,要是虛空獸不再對外部進行吞噬,那麼隕落只是時間的問題。

第三輪撞擊后,佛國常和的身子輕晃,也是開始支撐不住。

那漆黑的小鯨魚卻依舊精力滿滿,雙瞳閃過一瞬的貪婪,身子後撤間,氣勢再次開始積累,最後在虛空拉出一道黑線,猛地朝那陣法撞擊而去。

就在這一瞬,血劍鋒芒蓋世,穿透空間猛地朝鯨魚飛刺而去!

鯨魚在空中劃出一道彎曲的軌跡,以極為鬼魅的身法,躲過了這次突然而至的攻擊。

是誰?!

何仙姑,夜遊神,常和三人臉色一喜,沒想到這時候竟然還有友軍前來搭救,絕望的心再次升騰起了希望的火焰。

然而,當他們將目光匯聚在攻擊出現的方向後,笑容卻開始凝固。

「血,血族?」常和看到最前方的三個金髮赤眼的返虛大能,心都凉了大半。

何仙姑和夜遊神也是一臉的錯愕,他們沒有想到出手的竟然是敵對勢力的人馬,這些血族真的不是來落井下石的嗎?

隨後,何仙姑的目光卻匯聚在一名面目清秀的青年身上,美眸再次圓瞪,心中的震驚更甚:「夜遊神,你快看那人,好面熟!」

「如果不是幻覺的話,那應該是安林吧……」夜遊神嘴角微微一抽,顯然在這個地方遇到一個化神修士,感覺特別的荒謬,關鍵是那修士還帶著一群血族朝他們跑來,這種感覺更離奇。

「何仙姑,夜遊神前輩,是自己人,不要慌,我來救你們啦!」安林對著遠處的兩人招手。

何仙姑和夜遊神聽到這句話微微一愣,心中說不出來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都是有些懵了,而且是各種意義上的懵逼。

面前這一支大軍真的是來救他們的?那可是三名血族大能啊!

但是,看安林那隱隱被眾人護在中心的模樣,似乎真的不是被挾持,而是在團隊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所以說……安林要來救他們了?他們的救星是安林? 鯨魚的衝刺被打斷,有些惱怒地望向安林等人。

它本來想先對付出手傷害自己的敵人,然後再解決這批吃瓜群眾。

不料這些吃瓜群眾竟然主動出手,朝它丟西瓜皮了,這讓它如何能保持冷靜。

「嗚!」鯨魚怒吼一聲,轉過身子朝安林等人衝刺而去!

蕭澤對著鯨魚單手一伸,一個由黑色龍鱗構成的護壁出現在眾人的前方,散發著浩蕩無盡的龍威。

真龍壁!

轟隆!又是一聲驚天巨響,碰撞的能量肆意擴散,空間都開始震蕩開裂,但是那由龍鱗組成的護壁卻是紋絲不動。

鯨魚痛呼一聲,身體第一次搖搖晃晃地倒退,臉上有著痛苦的神色。

「擋住了?」何仙姑驚呼一聲。

她是最為清楚鯨魚的衝擊有多麼恐怖的人,那可是能讓三名返虛大能聯合防禦都難以支撐的衝擊!然而就是這樣一種可怕的攻擊,竟然就這麼被那個樣貌有些平凡的少年輕而易舉擋下了,那少年的實力得多強?

「他是太古龍族的大能吧……」夜遊神的黑霧涌動,有些悸動,也有些敬畏。

蕭澤本就是防禦無敵般的存在,此刻面對鯨魚那粗暴的攻擊絲毫不慫,就這麼帶著眾人不斷朝何仙姑靠近。

鯨魚外形的混沌源體不服氣,再次撞向蕭澤,蕭澤再次凝聚真龍壁……

轟隆!這一次撞擊更為可怕,整個大陸的地面都劇烈震動起來。

然後,鯨魚又是一臉吃痛地倒退,金色的雙瞳閃爍,隱隱多了一份忌憚。

安林等人安然無恙地來到了何仙姑等人的身旁。

兩波隊伍匯合,何仙姑等人驚訝於蕭澤的強悍實力,卻也依舊對血族有一些忌憚。

「安林小……道友,請問這些血族是?」何仙姑本來想說安林小友的,但是突然又覺得不妥,改口成了道友,將其視作同等地位的存在。

「噢,別擔心,他們是我的僕人,已經建立了奴僕契約,不會再傷害你們的。」安林笑著安慰道。

「嘶……」

何仙姑,夜遊神,常和,就連重傷躺在地面的常藏,都倒吸了一大口涼氣,一臉震驚地望著安林。

何仙姑那清麗美艷的臉蛋微微一抽,看了看血族,又看了看安林,發現兩者皆是一臉的理所當然。嗯,好像是事實……

「那這位前輩是……」夜遊神努力平穩了一下氣場,開口問道。

安林瞥了一眼自己的便宜徒弟,開口介紹道:「噢,他叫蕭澤,是我徒弟。」

「我可是師父的大弟子哦,現在還是唯一的一個弟子。」蕭澤臉上揚起笑容,一臉的得意和自豪。

「嘶……」眾人又倒吸了一大口涼氣,涼氣都吸到快要受寒感冒了!

這太古龍族大能竟然是安林的徒弟?而且還一臉自豪的模樣!原來當安林的徒弟是這麼榮幸的事情嗎?!

何仙姑美眸圓瞪,粉嫩的唇瓣輕張,卻說不出一句話來了。

夜遊神更是懵逼在原地,他剛剛還稱呼蕭澤為前輩。結果特么的,蕭澤竟然是安林的徒弟!那他要叫安林「大前輩」嗎?

「哈哈,安林前輩,真巧啊,我徒弟清知也在天庭認識一個叫安林的道友。」常和笑著開口道。

安林撓撓頭,一臉和善道:「天庭好像就我一個安林吧,你別喊我前輩了,怪不習慣的。」

常和:「……」

原來不是同名嗎?原來真的是那個安林嗎!?

天啊!安林去年才和各方年輕天驕輪到交流,一眨眼就開始收血族返虛大能為仆,收龍族返虛大能為徒了?這個世界太瘋狂了!

常和一臉震驚地望著面前的安林,他已經找不出形容詞去形容這個人了。

妖孽?不,安林比妖孽還要不可思議!

轟轟轟……

鯨魚又朝著安林等人撞擊了幾次,但是都被蕭澤那真龍壁擋下,絕對防禦可不是吹的,那可是真的無敵!

「安林前……道友,你們想到了逃離這個地方的方法沒?」何仙姑知道現在不是感慨的時候,立即收斂情緒,對著安林開口詢問道。

現在安林的地位在眾人之中,已經無限拔高,畢竟那可是能收返虛太古龍族這等大能作徒弟的存在,肯定牛逼得不要不要的。

也正因為如此,何仙姑才選擇安林作為第一個詢問的對象。她在心裡猜測,安林莫不是某位通天大能的轉世,或者根本就是某位大能偽裝來紅塵歷練的!

安林聞言搖了搖頭:「除了等待虛空獸再次吞噬外物的時候,趁機逃離,我想不到其他的辦法了。」

何仙姑等人聞言心中有了些許的失望,不過看到安林在身旁,又隱隱有些心安。

是的,他們絕望的情緒被安林的出現沖淡了。安林在他們的心中,只有高深莫測這一個詞可以形容!

「小蕭,混沌源體這樣一直進攻,你大概能撐多久?」安林開口問道。

蕭澤笑道:「要是我自己,可以撐到天長地久……但要是一直保護你們,混沌源體不停進攻的話,力量消耗有點大,大概能撐三個時辰。」

三個時辰……這個時間已經很長了!

只要三個時辰內,虛空獸再次吞噬外物,他們就能成功逃離此處。

「我們為什麼要選擇坐以待斃,是個男人就該頂天立地,威武不屈,讓那鯨魚含笑九泉!」這時,一個不合時宜的清脆聲音突然響起,讓眾人皆是心頭一震。

安林,可可斯蒂等人更是一臉震驚地望著某個白色身影。

說話的……竟然是那個超級大慫包雪斬天!!

「小天,你沒毛病吧?」

安林慌了,這風格不像它啊,莫不是被嚇瘋了!

難道繼四弟之後,六弟也要迎來悲慘的結局,變成一個瘋子?!

「不對,應該是這個鯨魚的體內,在很大限度隔絕了外界天地的規則,所以情緒變得有些正常了!」蕭澤突然開口道。

安林等人送了一口氣,欣慰地望了雪斬天一眼。

雪斬天羞得滿臉通紅,似是也響起某些不好的回憶,怒道:「別這樣看著我!我只是輸天半子,被支配了一次情緒,這才是我的英雄本色!這個血海深仇,我一定會報仇雪恨的!!」

眾人皆是被這雪斬天的模樣逗笑,緊張的氣氛輕鬆了不少。

何仙姑更是雙眼放光地望著雪斬天,擁有一個這麼萌的獸寵,是每個大陸女子的夢想。可惜她不能去古神域,否則一定會儘力尋找這份機緣!

「那個……安林,那個雪魂獸,可以讓我抱一抱嗎?」何仙姑俏臉微紅,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道。

她覺得現在被困於此,要真是不能出去,完成了生平的某個小夢想,也算是少了一樁遺憾。

「當然可以。」安林笑著應允,將懷中的雪斬天拋給了何仙姑。

何仙姑美滋滋地抱著雪斬天,小臉不禁在雪斬天那潔白柔軟的絨毛上蹭了蹭,開口讚歎道:「好軟,好暖啊……」

「喂!女人,你的胸太大,波濤洶湧,擠到我了!」雪斬天大聲抗議。

何仙姑聽到這話,不僅沒有生氣,反而有些樂不可支,抱得更歡了。

安林一臉羨慕地看了一眼表達抗議的雪斬天,這或許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吧……如果可以,主人也想代替你受罪啊……

(今天。。。五更!) 眾人那緊張的氣氛稍微有些緩和,但外形是鯨魚的虛空之魂,它的進攻卻沒有停息,一次次消耗著蕭澤的力量。

雪斬天說的話,安林其實從心底來說,還是比較贊同的。與其一味的防守,倒不如冒著危險嘗試和那虛空之魂一決高下。

雖說擊敗虛空之魂,也不一定能虛空獸張嘴,但總歸是能讓眾人撐久一點啊!

現在最關鍵的是,到底該用什麼方法去戰勝這頭鯨魚。

用常規方法難度有點大,畢竟常藏的下場大家也是看到了,一個不小心,人就廢了啊!那鯨魚這是能一擊重創返虛中期大能的存在。

蕭澤的攻擊也沒有防禦那麼變態,而在場的其他人攻擊力也不比常藏強多少,真要轉守為攻,萬一被鯨魚各個擊破,那就真的玩完了。

討論片刻后,眾人形成了一個比較統一的意見,那就是由蕭澤專門負責保護大家,其餘人則負責進攻鯨魚。這樣一來,團隊雖然少了一個進攻的大主力,但好歹能夠穩住局勢,避免了難以預料的風險。

說干就干,鯨魚模樣的虛空之魂轟地一聲,撞擊在蕭澤的真龍壁上,再次被反震倒退之時,安林等人終於是開始爆起出手了!

十萬戰魂從幡旗瘋狂湧出,結成血海封禁大陣,將鯨魚圍困在內部,同時無數赤色的戰魂之力如刀如劍般朝鯨魚席捲而去。

一朵千丈的荷花從天而降,將空間凝固,讓速度極快的鯨魚身形忽地一頓。

也在停頓的那一瞬間,夜遊神那無數黑色的鎖鏈抓住機會,將鯨魚的軀體纏繞。

同一時刻,負責主力斬首的三人開始使用了各自最為強悍的一招。

常和的禪杖無數金色符文纏繞,一股蘊含大慈悲大威嚴的力量從天而降,形成一道方圓數百米的光柱,轟擊在了鯨魚的身上。

大地轟然震動,光柱籠罩範圍內的所有事物瞬間化作齏粉,所蘊含的恐怖威力似乎要將整個大陸洞穿!

「嗚!」鯨魚一聲驚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