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找不到我,他們也會對你們下毒手的,殺了你們,他們完全可以說是我的仇人所為,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我的頭上,反正死無對證,他們說什麼就是什麼,所以我們只能面對。」

趙庸分析道,那些老傢伙敢前來,那肯定是做好了完全的準備的,也完全想好了對策,所以跑路根本不是解決的辦法。

「可是就是你們留在這裡也是於事無補,你們離開還能給我們家族留個希望,無雙、無志、無忌跟你們走,我和無心留下,耀輝帝國的朋友我們也不能連累,你們在,我們家族就會有再次振興的希望,如果都留在這裡,那就一點希望也沒有了!」

逍遙自在也有些著急了。

「你們放心,我既然留下來就有把握,白天我們一切照常,晚上我會把你們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我和木子兄弟留下來就足夠了!」

趙庸別的不敢說,要說逃跑的本領那是無人能及的,土隱之術加上那疾風訣,只要對方來的人不是實力變態的那種,他就是打不過也絕對能跑掉。

「你不走,那我也留下來,我們跟他們拼了!」

「對,跟他們拼了!」

逍遙無雙他們都紛紛說道。

「行了,雲少兄弟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我相信他!」

逍遙無心看著一臉淡然的趙庸說道,目前他身邊的那個叫做木子的人,也是看不其透實力,自己的這個妹夫既然能這麼說,那肯定是有把握的,目前也只能選擇相信他了。

「這……好吧!」

逍遙自在只好無奈的答應了下來,頓時周圍的人也陷入了沉默當中。

……

是夜,幾個黑影驀然的出現在了逍遙無心家族的居住之地。

「怎麼那麼的安靜?」

其中的一人說道,就算他們的實力不如這幾個人,但是偌大的一個庭院竟然沒有看到一個人,甚至感覺不到有什麼氣息。

「會不會他們事先得到了消息跑了?」

「不會,這件事情只有我們四個知道,白天也沒看見有什麼異常,大家分開來找找。」

「好!」

幾個人頓時閃身散開,可是他們找遍了各個房間,連個人影也沒有看見。

「沒有人,連一個人影也沒有看到。」

「我也沒有看到!」

「這裡也沒有!」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是誰走漏了消息?」

「幾位怎麼能說沒有人呢?難道我們不是嗎?」

突然一個慵懶的聲音響起。

幾個人聞聲頓時看去,不遠處兩個人正幽幽的看著他們,其中的一人正是他們此次來的目標——雲少,頓時他們就被駭出了一身的冷汗,這兩個人是什麼時候出現的?他們竟然事先沒有察覺到一點動靜!

「來的正好,我們正愁找不到你呢,省得我們到處去找了,不過,我挺佩服你的膽量的,看樣子你是明知道我們要來,竟然還敢出來。」

「嗬,我有什麼不敢的,你們幾個老傢伙都已經是被埋了半截的人了,怎麼還學年輕人打打殺殺的?既然你們來了,我要是不留你們,倒顯得我怠慢了各位!」

「就憑你們兩個嗎?年輕人也太狂妄自大了,既然你想找死,那我們也不會客氣了,要怪就怪你來錯了地方,辦錯了事情!」

「哦,那你們看看我的這位小兄弟夠不夠狂妄的資格!」

趙庸說完,柳青兒身上的氣息頓時爆出,瞬間就鎖定了對方的幾人。

「聖魔導師!」

幾人同時驚呼了一聲,山一樣的威壓頓時讓他們的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額頭上的冷汗簌簌的就流了下來。

他們以為幾人的聯手拿下這雲少是很輕鬆的事情,沒想到他的身邊還有一個更加變態的人物,而且他們也早已準備好了在這裡迎接他們,看來今天是栽了,而且還栽的不輕,這一頭下去,估計就再也爬不起來了。

「一個人纏住雲少那小子,其他人不要讓那個小子有機會施展魔法技能!」

逍遙圖率先反應了過來,向著柳青兒衝去,他知道,這個聖魔導師雖然實力比他們高出一大截,但是作為魔法師的短板就是近戰,只要纏住了他,讓他沒有施展魔法技能的機會,或許他們還有的一搏,要不然今天就要全軍覆沒了。


逍遙律反應了過來,隨著逍遙圖就沖了出去。

可是還沒等他們靠近,地面之上就突然展出無數的藤蔓,他們感覺到不妙的時候已經晚了,密密麻麻的藤蔓瞬間就纏上了他們,還沒等他們有所動作,就被層層的包裹了起來,被淹沒在了其中。

逍遙子則是沖向了趙庸,同時一掌向著他拍了過去,而趙庸卻是一動不動,幾步閃避也不迎擊,就好像被嚇傻了一樣。

逍遙子心裡頓時一喜,本來他也沒有使出全力,而是試探性的一擊,見此情況他也不再有所保留,全身的磅礴的靈氣爆涌而出,攜帶著開山裂地的威能,瞬間就壓到了趙庸的頭頂。

「轟!」

一聲巨大的爆炸響起,可是他的臉色卻是突然間變了,這一擊竟然落空了,而那雲少已經不見了蹤影,正當他想尋找的時候,就感到自己的後頸一緊,一隻手掌已經抓住了自己的脖子! 「雲…雲少,誤…誤會,我們就是來和你開個玩笑,看看你…你的實力到底如何,現…現在我看清楚了!」

逍遙子身上的冷汗唰唰的下來了,表面上看起來自己的實力和他差不多,但是這一交手,這差別就出來了,他的速度也太詭異了,自己一回合還沒下來就已經受制這個傢伙了,現在小命在他的手上,也不得不說好話了.

「是嗎?我不願聽你的解釋,但是有一個人很願意聽你的解釋,你還是去見見他吧!」

趙庸不會被這有點小兒科的話給蒙蔽了,這樣的人不解決,以後的麻煩會更大。

「誰……誰?」

「閻王!」

趙庸話聲落地,手心裡的黑炎閃出,逍遙子連一聲慘叫也沒發出,徹底的從這個世界消失了,連一點飛灰也沒有留下。

「這兩個怎麼處置?」


柳青兒看了一眼解決了逍遙子走過來的趙庸問道。

「一樣,閻王爺也想找他們談話!」

趙庸說著,手指一彈,兩朵黑色的火焰向著被藤蔓包裹著的二人飛去,一瞬間的工夫,逍遙圖和逍遙律二人也是徹底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一直沒有動的逍遙鴻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身體抖得想篩糠一樣,渾身大汗淋漓,身上的衣衫都濕透了,緊緊的貼在了身上,就好像剛剛從水裡出來一樣。

他之所以給這個雲少通風報信,是希望和他搞好關係,就他露出來的那一手煉丹之法,讓他改變了原來的想法,如果能和這樣的一個人攀上關係,帝國的那點丹藥的資源就是可有可無的了。

按照他的想法,這雲少接到信函肯定是想法躲避,沒想到他竟然沒有躲避,反而是在這裡等他們到來,及至看到另外一個年輕人的實力,他才明白為什麼雲少如此了。

一開始他還以為那三個傢伙能和他們兩個周旋一會兒,可是就一個照面就全完蛋了,連一點渣也沒有留下,這個時候他是感到了深深的恐懼,從未有過的恐懼,這種恐懼甚至已經深入到了骨髓,等到這不是戰鬥的戰鬥結束,他再也支持不住了,一下子癱軟在了地上。

「這裡還有一個?」

柳青兒剛才也是沒注意到還有一個人沒有動手,這會看到癱坐在地上的逍遙鴻,也是小小的驚訝了一下。

「他估計就是給我們送信函的那位了!」

趙庸見這個老傢伙來到之後,也沒有動手,他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小老兒見……見過雲少!」

逍遙鴻好幾次想要站起來,可是都沒有成功,剛才出了太過的汗水,現在就快要虛脫了。

「哎呀,你的這種拜見的方式還真夠獨特的,不過我喜歡。」趙庸說著抬起頭,「今天的夜晚還真是寧靜啊,你看著月光多皎潔,多漂亮啊!」

柳青兒也被趙庸這話題的轉換之快給弄糊塗了,這前言不搭后語的,這都哪兒跟哪兒啊,這夜晚寧靜嗎?天上連個月亮的影都沒有,是陰天好不好?

「是,是,雲少說的對,今天的夜晚是很平靜,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對!什麼也沒發生。」

柳青兒是沒有聽懂,可是這逍遙鴻卻是聽明白了,要不然這麼大歲數是白活了。

「呵呵,逍遙鴻族長,那我就不送了,今天晚上好好睡一覺,你要養好精神啊,明天還要繼續去族會呢!」

柳青兒撇了撇嘴,還好好睡一覺?逍遙鴻這個老傢伙能睡得著那就怪了,就是睡著了估計也得做噩夢。

「是,是,那我就不打擾了!」逍遙鴻咬著牙,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雲少,剛才的那爆炸聲可能已經驚動了外邊的人了,你自己要小心了!」

「呵呵,」趙庸淡然的一笑,「你都已經說過了,今晚很平靜,什麼也沒有發生!」

「雲少,那告辭了!」

逍遙鴻舒了一口氣,強打起精神,閃身向遠處掠去,不一會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逍遙自在等人再次出現在這裡的時候,看著若無其事的趙庸問道:「雲少,事情已經結束了嗎?」

他們到現在也不知道這雲少當初把他們藏在了什麼地方,他們就覺得眼前突然一黑,就到了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的地方,四周都被冰涼的土地包圍著,也沒有門戶,也聽不見任何的聲音。

「哈——恩,已經結束了,沒事了,大家都去睡去吧!」

趙庸打了個長長的哈欠說道。

「雲少哥哥,那他們人呢?」

逍遙無雙看著沒有一點打鬥的痕迹的庭院問道。


「他們啊,走了!」

「走了?去哪兒了?」

逍遙無心一愣,這些老傢伙過來,不會就那麼的容易就離開吧?

「可能去做神仙了吧!」趙庸打了個哈哈,走了幾步又回過頭來丟下了一句,「我聽說神仙都是驢變的!」

「神仙都是驢變的?什麼意思?」

逍遙無雙看著離去的趙庸,喃喃的說道。

「行了,都去睡覺去吧,今天晚上什麼人也沒來,虛驚一場,也不知道是誰給我們開了這麼大一個玩笑,真是的,弄得大家緊張兮兮的!」

逍遙自在雖然不知道這裡到底發生過什麼,但是現在最好的辦法是當做什麼也沒有發生。


「對,對,大家都去睡去吧,原來這是誤會一場,什麼事都沒有!」

逍遙無心也頓時明白了父親的意思。

「神仙是驢變的?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逍遙無雙邊走邊嘟囔著。

「笨,笨死了你!趕快回去睡覺!」

逍遙無心給了自己妹子一個爆栗說道。

「哦!」逍遙無雙絲毫沒有在意,邊走還邊小聲的念叨著,「神仙是驢變的?這怎麼可能啊,我也沒聽說過這樣的說法啊……」

……

第二天,第四輪的族試照常進行,可是四大親王族的族長,除了逍遙鴻,其他的卻是遲遲沒有到場,這族試的時間已經到了,之前他們都是早早的到場了,可是今天卻是遲遲沒來。

「這幾個傢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是族會,有什麼事情比這個還重要?逍遙鴻,他們到哪裡去了?」

逍遙天下有些惱怒的說道,其他的近王族的人都早早的到了,親王族的參加者也早早的就到了,唯獨這三個老傢伙沒見蹤影,架子夠大的啊!

「回帝王,我也不知道他們去哪裡了,要不你問問他族下的那些弟子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