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這!!!」

經過一番比對,第三個目的地正是學校西側的圖書館,洛川不在猶豫,迅速的跑向圖書館,他不希望,也絕對不會允許,自己身邊重要的人在經歷這樣一次劫難!!!

洛川飛速的趕到了圖書館,此時屬於閉館時間,因此裡面漆黑一片,大門也被圖書管理員鎖了起來。

洛川跑到門前,顧不得那麼多,直接硬生生的用手將門鎖捏碎,隨著門鎖落地的聲音,洛川推開了圖書館大門,迅速的跑進了圖書館正廳。

「雨眠!你在嗎?」 最強終極兵王 洛川故意大聲的喊了出來。

也許會有人認為這不是在打草驚蛇,等於告訴兇手自己已經趕到了嗎,其實洛川喊的目的恰恰相反。

有很多人會感到不解,甚至會想洛川腦子是不是有問題,去抓人就去抓人,去救人就去救人,就不能把動作發出的聲音放小點嗎?搞的幾條街外都能聽見,這不是反而給兇手逃跑的時間嗎。

可多少人都想不到,這個動靜的主要目的是在於,阻止犯罪!

假如動靜發出的聲響比洛川本人早一分鐘抵達了犯罪現場,那麼這一分鐘的時間就有可能讓受害者重獲生機,一般情況下,兇手在得知自己被發現,而且馬上就要被抓捕,第一反應都會是尋找逃跑路線,而不是繼續犯罪,所以受害者就很大概率能脫離危險。

雖然抓到兇手很重要,但是在洛川的視角里,丁雨眠的安危,大於一切!!!

所以他寧可自己暴露行蹤,也要發出巨大的聲響來警示兇手。

一樓,二樓,三樓,四樓……

每個樓層洛川都翻了個遍,可不僅沒有發現兇手的蹤跡,甚至連丁雨眠的蹤跡都沒發現,每個樓層都整整齊齊,完全沒有被人動過的痕迹。

「難道不是這裡?」洛川一瞬間對自己的推測產生了懷疑。

「不,不可能,一定是這裡。」洛川猛的搖了搖頭,根據他的推斷,第三個犯案現場就應該在這裡啊。

「不……再想想……」洛川還是猶豫了,因為這次是關係到丁雨眠的性命,一向很自信的他,竟然不知道是該相信自己的判斷繼續在圖書館里找下去,還是放棄原先的推論,立刻在想新的線索。

最後洛川還是跑出了圖書館,因為裡面已經不可能在有人了,洛川此時心亂如麻,時間就是生命,已經沒有時間再讓他拖下去了。

「等等,我的推論好像真的是錯的……」洛川回想起導引板上面的學校地圖,比對了一下第一起和第二起現場的位置,發現確實有著偏差。

「地圖有問題!」洛川得出了這個結論,之後反應迅速的撥通了林潔的電話。

「喂,是林老師嗎?」

「嗯,是我,是洛川吧,怎麼了?」電話那頭傳來林潔的聲音,此時正是晚飯時間,應該是正在就餐。

「林老師,你有沒有學校的地圖?」洛川焦急的問道。

「地圖?學校大門口不是有嗎?」

「那個不對,一定還有更詳細,更精確的地圖。」

「嗯,你說的對,那個只是咱們校園內部的地圖,其實咱們學校所屬的區域會比目前的地基大個幾圈。」林潔解釋著說道。

「老師,你有沒有那份地圖,人命關天,非常著急!!!」洛川此時也顧不得那麼多了,直接就對著電話喊了出來。

「好,你等我一下。」林潔一聽關係到人命,立馬就放下了手機,直接跑進了書房的辦公桌上,翻找了一番之後,終於找到了那張地圖。

「洛川,我找到地圖了,現在要給你發過去嗎?」林潔急忙拿起手機說道。

「要,儘快!」

林潔不在廢話,直接掛斷了電話,拍了張照片后發到了洛川的微信上,在親眼看見消息發送成功后,林潔這才鬆了口氣。

「怎麼了?這麼著急,有什麼事嗎?」林潔老公從客廳走進了書房,見林潔如釋重負的樣子,便關心的詢問道。

「我也不清楚,說是人命關天的事,我這才不敢耽擱。」林潔捂著胸口,心有餘悸的說道。

「人命關天?不會又是那起連環殺人案吧?」

「我想應該是吧。」

「誰給你打來的,警察嗎?」

「不是,是我班的一個學生。」

「學生???」

「嗯,就是我之前跟你提到過的洛川。」

「那孩子……」

……

而另一頭的洛川,在接到林潔發來的詳細地圖后,立馬將地圖打開來放大,迅速的鎖定了第三案發現場的區域。

「該死,竟然在校外。」

最後鎖定的地點是校外的一片內陸湖,那裡已經被改造裝修成了一個小型公園,由於四周並沒有太多居民住宅樓,所以平時基本上沒什麼人去,頂多就有幾個零散的校內學生去那裡散心。

「水……難不成兇手是要……」

洛川瞬間就猜到了兇手的想法,眼中紅芒一閃,此時也顧不得那麼多了,洛川從圖書館正門的房檐處雙手用力一撐,迅速翻到了二樓的窗戶的平台上,之後估算了一下自己與前方圍牆的間隔距離,一咬牙,猛的跳了過去。

距離還是太遠,洛川沒能直接越過那堵牆,而是一隻手掛在了圍牆的頂端,由於慣性,肌肉被猛的撕扯一下,疼的洛川差點沒從圍牆上掉下來。

右手已經沒了知覺,洛川心裡一橫,立馬伸出左手穩住了自己的平衡,之後強行雙手用力將自己撐了上去。

顧不得受傷的右手,洛川縱身一躍,從圍牆上跳了下去,右臂此時已經開始發麻,這對洛川來說倒也算是個好消息,最起碼不會因為疼痛而喪失右臂的行動性。

公園和學校只隔著一堵牆的距離,從牆上翻過去后,公園的全貌便全都暴露在了洛川的視野之內。

洛川迅速向公園中心跑去,因為那裡有個呈封閉式的內陸湖,整個公園,就只有那裡能與五行殺人法的水屬性有關!!!

「拜託,一定不要出事……一定要趕上啊……」

腦中再次閃過常葉葉出事的那條小巷,再次閃過常葉葉渾身鮮血的倒在小巷中央的畫面,再次閃過那張宣告了常葉葉後半生結果的診斷報告單,洛川不由自主的攥緊了拳頭,雙眼也由於憤怒變得血紅無比,這種事,絕不會在發生!絕不會!!!

…… 跑到湖邊后,周圍靜悄悄的,一個人影都沒有,洛川急忙向四周不停的張望著,洛川堅信丁雨眠一定在,一定在這裡的某一處,果然,掃視了一周后,猛然發現在湖面的正中央,停留著一艘小船,就那樣一動不動,靜止在湖面上。

「難不成……」洛川瞳孔猛的一收縮,之後立馬沖向了湖邊。

「雨眠!!!」

「雨眠!!!」

「丁雨眠!!!」

洛川向湖中心撕心裂肺的喊著,但卻沒有得到一點回應。

「不好,小船在下沉。」洛川感到小船明顯有下沉趨勢,估計再過片刻就會完全沉入水中。

洛川不在猶豫,將手機和外套等物品丟在了岸邊,一個猛子便扎進了湖水中。

湖水很冷,可以說是冰涼刺骨,再加上洛川的右臂剛剛受了傷,這股寒意逼來,讓洛川險些自己沒喪失了行動力。

洛川一咬牙,拚命的向湖面中央游去,小船沉沒的速度越來越快,但洛川的速度卻越來越慢了下來。

「該死,右臂動不了……」洛川此時右臂已經徹底喪失了行動力,目前只能勉強保證自己在水中的平衡。

眼看著小船就要沉入水中,洛川心一橫,將右臂抬了起來,用自己的牙齒狠狠的咬了上去,只聽瞬間撕拉一聲,一塊鮮血淋漓的肉被洛川撕咬了下來。

「啊!!!」洛川痛的嘶吼了一聲,冰冷的海水浸入到傷口中,右臂只感到一陣劇痛,瞬間恢復了知覺。

洛川沒時間去處理傷口,接著右臂恢復的這段時間,又往前爆發了一段距離,終於在小船沉沒之前趕了過去。

「雨眠,快醒醒!!!」

丁雨眠身體的三分之二已經浸入了水中,洛川急忙將她拉了過來,可突然一個重心不穩,兩人險些一同載入水中。

錯愛腹黑太子妃 右臂又開始逐漸麻木,洛川知道自己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便放棄了喚醒丁雨眠,將她抱在自己的懷裡,一步一步的向岸邊游去。

湖水特別冷,就連洛川都險些幾次被凍的失去意識,要不是洛川強大的意志力,恐怕今天他們兩人都會葬身這裡。

時間過去了將近半個小時,筋疲力竭的洛川終於將丁雨眠抱上了岸邊,之後自己也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右臂已經完全失去了知覺,但一直不停在流淌的鮮血卻時刻警醒著洛川,如果再不處理傷口,很可能右臂就從此廢掉!

「喂,120嗎……明珠大學西側公園中心湖邊,一名溺水患者,一名手臂受傷,請速來救援……」洛川吃力的用左手撿起自己下水前扔在岸邊的手機,撥通了急救電話。

洛川最後看了一眼丁雨眠,發現目前並沒有生命危險,這才鬆了一口氣,在意識放鬆的瞬間,徹底的昏了過去。

二十分鐘后,警察和醫護人員同時趕到現場,帶隊的依舊是王悅,見洛川右臂上沾滿了鮮血的昏倒在湖邊,王悅瞬間失了控,瘋一樣的沖開圍觀人群跑過去抱起了洛川。

「救護車!快,擔架!」王悅向身後姍姍來遲的醫護人員喊道。

偏離人生 醫護人員的動作並不慢,沒過多久就將洛川和丁雨眠全都抬上了擔架,王悅本想跟上救護車,可她不能這麼做,她是警察,不是病人家屬,她有更重要的任務在身,所以只好先通知了趙梓馨,告知了她目前的狀況,之後不舍的看了一眼遠去的救護車,無奈的嘆了口氣。

「王局,第三起連環殺人案?」一名中年男子向王悅走了過來,男子身上帶著一絲不可抗拒的威嚴,直視著王悅說道。

「嗯,目前看來是這樣,洛川曾不止一次和我說過他就是第三個目標,我雖然派人監視著他的行蹤,可沒想到還是讓兇手鑽了空子。」王悅煩躁的抓了一把頭髮。

「嗯?可我的下屬,並不是這麼彙報的。」那名中年男子語氣不善的說道。

「什麼意思?」王悅抬起頭,看向中年男子問道。

「王局自己去調一下這個湖邊的監控就知道了,我想它會告訴你一切的。」中年男子說完,便獨自離開了。

中年男子和王悅的官職一樣,都是一名副局長,但是中年男子似乎背景很神秘,平常也不爭功也不阿諛奉承,就像是被架空了一樣,今天突然跑到案發現場,恐怕別有含義。

不用中年男子提醒,王悅自然也注意到了湖邊的監控,吩咐好警員處理現場好,王悅便帶著一小隊人來到了監控室。

調出監控后,監控的畫面突然間像沒了信號一樣,卡頓了兩三秒,之後恢復了正常。

可讓王悅沒想到的是,當監控再次出現拍攝到的畫面時,畫面中的那一幕,赫然是洛川將丁雨眠往水裡按的畫面,這種行為將近有三四次,可洛川似乎並沒有成功,之後不知為何,洛川便將丁雨眠一點一點的拖到了岸邊,之後畫面就再也拍不到兩人了。

「這……」

王悅瞪大了雙眼,有些不相信這一幕竟然真的出現在監控里,難怪剛才那名副局長會對自己這個態度,這個監控……如果真的屬實的話,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可是明明洛川自己也傷成了那個樣子,怎麼會……怎麼會呢……」

「王局,會不會是受害者在昏迷之前與這名男孩進行過激烈的打鬥,才導致的傷口。」一名警員出聲提醒道。

「嗯,有可能,先把監控視頻存一份帶走吧,我先回現場了。」

「是!」

……

「那好吧,我明白了,我會處理好的,請領導放心。」

上海市公安局裡,劉振輝正一臉嚴肅的接著電話,五分鐘過後,電話便掛斷了,劉振輝面色凝重的走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小李,幫我叫王悅副局長過來我辦公室一趟。」劉振輝對著門口的李武招了招手,李武見狀便朝著劉振輝點了點頭,之後立馬就前往了大廳。

過了片刻后,李武回到了劉振輝辦公室。

「局長,王局並不在局裡,聽說是出警了。」李武說道。

「那好吧,通知局裡領導,馬上召開大會,讓他們放下手頭的事,立刻過來,在外出警的就不用了,只要是現在在局裡的,或者在家休假的,二十分鐘后,必須全員到場。」劉振輝嚴肅的說道。

「是!」

……

二十分鐘后,上海市公安局會議室,劉振輝嚴肅的走上了講台。

「我市最近發生了一起影響極其惡劣的校園連環殺人案,目前已經成立了專案組,由本局局長王悅親自帶隊,不過就在一個小時前,發現了第三名受害者,目前正在市中心醫院裡面進行搶救,生死未卜!」

「這……又多了一名受害者……」

「哎,這兇手必須要早日繩之以法啊……」

「是啊,這樣下去可不是個頭啊……」

台下眾人左一句右一句的議論了起來,劉振輝清了清嗓子,台下瞬間安靜。

「對於本案,目前最大的嫌疑人,也就是本案重點的懷疑對象,是一名叫做洛川的大一學生,但由於洛川和王局長關係來往密切,雖然作為一名優秀的黨員,我堅信王局長不會被感情所左右,但案子遲遲未破也是不爭的事實。」

像是一顆重磅**一樣,台下的人全都緊張了起來。

「為了避免受害者數目在增加,我決定,撤掉王悅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長一職,取消王悅專案組組長的一切權利,由鞏宏博副局長擔任專案組組長一職,接手這起連環殺人案。」

「我明白了,劉局,我一定會儘快抓住兇手,給上面和民眾一個交代的!」一名中年男子站起身來,可嘴角卻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

……

「這算什麼啊,王局怎麼可能會包庇罪犯,這群人就是看王局的位置眼紅,氣死我了。」

張思佳氣鼓鼓的將案件報告整理到了一起,之後猛的摔在了桌子上。

「好了好了,咱們誰不清楚王局的為人啊,可命令已經下了,也沒有迴旋的餘地了啊。」另一名年輕的警員說道。

「撤出專案組就撤嘛,幹什麼撤職啊,這不是一棒子打到死嗎,王局明明立下了那麼多戰功,到頭來卻被這樣對待,這算什麼啊。」張思佳吼了出來。

「好了思佳,我都沒生氣你生氣幹什麼?」身後突然傳來王悅的聲音。

「王局……我只是……」張思佳還沒說完,就被王悅擺了擺手給打斷了。

「劉局是在保護我。」王悅眼中閃過一絲精明說道。

「保護?可真是保護的挺到位,都擼到底了。」張思佳沒好氣的說道。

「本來上頭就對咱們遲遲破不了案有了不滿,再加上局裡一些人又拿我和洛川的關係借題發揮,如果我不被弄下來,搞不好還得被請去喝一趟茶呢……」 「啊?真的假的?」張思佳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當然是真的,我騙你幹嘛?我這次被弄下來,他們想拿我借題發揮也沒用了,因為我現在也不是警察,只是一個平民,那麼我和洛川不管有什麼關係,只要不能證明我是洛川的幫凶,這把火就燒不到我的身上,等案子結束,在給我往上提回來就好了。」王悅滿不在乎的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張思佳若有所思的說道。

「不過這些話你們可別跟別人說,有些東西自己心裡知道就好了。」王悅嚴肅的說道。

「嘿嘿,沒想到王局竟然這麼信任我們。」那名年輕警員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