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姐,我就隨便問問,如果有一天,我在街上碰到個叫花子,指不定就是三清道長呢?」葉雄笑道。

「師叔,我也想知道。」徐陽也很有興趣。

「徐陽,你也不是好東西。」柳晴又罵徐陽了。

「天山之巔比武的時候,三清道長應該是五十多歲,現在十幾年過去,現在差不多七十齣頭吧!至於模樣,我也不太記得,不過身高應該在一米七五左右。」古月道。

年紀對上了,身高不一定,老道士一直都盤坐著,沒有站起來過。不過按他上半身的比例,應該是一米七幾,加上他懂得修真功法,能驅動自己的匕首,這些加起來,葉雄有百分之八十肯定,那被囚禁的老道士就是三清道長。

「師叔,三清道長真的打不過洛真嗎?」徐陽問。

「天山之巔那一場大戰,只有四大高手在場作公證,其餘的都不知道,可是那場比賽之後,四大高手全都閉口不提,所以真相是什麼,沒人知道。」古月道。

「四大高手,是哪四個?」葉雄問。

「天門掌門洛東流,邪王谷之主沈南山,隱門掌門慕容北跟毒門掌門毒翁。」古月。

「這四人現在都是古武門派的泰斗,果然不是簡單人物。」徐陽。

聽完這些話之後,不知道為什麼,葉雄隱隱感覺好像會有什麼大事情發生一樣。

十幾年前,天山之巔那場大戰,結果到底是什麼,沒有人知道。

三清道長是不是真輸了,也只有四個人知道而已。

「咱們先吃飯,吃完飯找個地方住下,明天一早再上山。」古月吩咐。

接下來,一行四人找了間賓館住下,一夜無話。

異類皇子是公主 第二天一早,四人早早起床,跋山步行,足足走了幾個時,一座屹立於山之巔的古門派就出現在眾人視線之中。

好一片雄偉的建築,比起逍遙派,不知道大了多少。(未完待續。。) 「這裡就是天門,太了。」葉雄忍不住感嘆。

「天門是整個古武門派的泰山北斗,自從仙門沒落之後,他們就是名副其實的第一大門派了,自然不是一般門派能相比的。」柳晴解釋。

「你們在這裡等我一下,我過去登記一下。」

古月吩咐完,朝前面走去登記。

「逍遙派的朋友們,請隨我這邊來。」

登記完之後,一名天門的弟子,帶著四人進去。

「請四位先去食堂用午餐,吃完之後,我會帶你們去廂房,其餘時間四位可以自行活動,明天早上八,開始進行大比。」天門弟子一帶路,一邊介紹。

轉眼之間,四人就來到了食堂。

此刻的食堂上,已經坐滿了人,各門各派都來齊了,涇渭分明。

葉雄一眼就落到西北角那一桌,上面有個蒙面的女子,瞧那熟悉的身段,不是許久沒見的慕容如音是誰?

看見慕容如音,葉雄恨不得馬上過去,跟她打個招唿。

但是慕容如音一直都沒抬頭,目不斜視,一模冷漠的模樣。

現在的慕容如音,已經今非昔比,她已經是隱門之中最有地位的弟子之一,不知道她還會不會象以前一樣對待自己,別過去被人冷漠了。

還是等沒人的時候,再慢慢找機會相認,葉雄暗想。

「色狼,看到美女你就這樣,丟不丟人?」柳晴見葉雄打量慕容如音,當下又不爽了:「我可提醒你,那個女人很冷,不是什麼人都可靠近的,你最好死了這條心。」

「就是看看,又不犯法。」

葉雄無語,師姐也管得太寬了吧。

接下來,葉雄看了眼四下,發現認識的人有不少。

第一桌,是洪門的人。洪雷,洪雪跟洪斌,還有一名弟子,他們佔了一張桌子。

第二桌,是天門的人,洛詩詩,羅軒還有幾名弟子佔了一桌,柳生也在其中。

第三桌,自然門,昨天被他揍成豬頭的王破天,王元霸跟另外兩名參賽弟子也在,葉雄進來之後,王破天那張還沒消腫的臉就扭了過來,目光之中全是仇恨。葉雄完全無視他,這樣的角色,他還真不放在心上。

第四桌,仙門的人,三陽道長,伊依跟兩名弟子在其中。

第五桌,百花谷,她們全是女子,衣著非常爆露,經古月介紹,她們擅長媚術,全都長得一副狐狸精模樣。

第六桌,隱門,慕容如音那一桌子,慕容如音身邊的是她的師兄羅軒,葉雄上次也見過他,就是他帶慕容如音回隱門的。

第七桌,邪王谷,只來了兩名弟子,看樣子身手不俗。

最後一桌,正是葉雄最為忌憚的毒門的人,他的死仇毒公子赫然在其中。

看到毒公子,柳晴眼睛紅了,如果不是毒公子,段成安也不至於到現在還暈迷不醒。

她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想站起來跑過去要解藥,古月連忙喝住她:「柳晴,別衝動,事情掌門自然會處理。」

柳晴這才不甘心地坐下來。

毒公子突然站了起來,朝他們這邊走過來。

柳晴握住劍,古月瞪了她一眼,她這才忍住怒氣。

毒公子並沒有理會其餘三人,而是直接走到葉雄面前,冷笑道:「姓葉的,好久不見,沒想到你還活著。」

「你還沒死,我怎麼捨得死。」葉雄冷漠地回應,嘲諷:「對了,你的傷養好沒有?」

毒公子眼神之中露出一抹寒芒,不過他很快就收斂起來,不怒反笑。

「姓葉的,上次送你的那顆沖境丹還滿意罵,那可是我們毒門花費不少代價煉製的,現在你應該已經進入精通境界了吧?」毒公子完,話音一轉,得意地笑起來:「可惜,以後你突破巔峰境界,再也不可能用沖境丹,如果想像我一樣進入巔峰境界,恐怕要多熬幾年了,就怕你活不到那時候。」

毒公子得很明白,他是絕對不會讓葉雄活到那時候的。

葉雄臉色鐵青,冷冷地看著他。

「我這輩子最恨的就是背叛,機會我已經給過你了,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毒公子完,哈哈地大笑起來。

周圍的人,全都用可憐的目光望著葉雄,彷彿他已經是個死人一樣。

誰不知道毒公子是上屆門派大比的第一高手,身手了得,手段殘忍,但非得罪他的人,沒有一個有好下場。

毒公子現在公然對葉雄這些話,就是要告訴全場的人,以後誰敢跟葉雄在一起,就等於跟他毒公子作對。他這樣做,就是想將葉雄孤立起來。

全場的人全都不敢話,全都不想得罪毒公子,偏偏這個時候,一個婀娜多姿的身影站起來,朝葉雄這邊走過來。

「咦,那不是三大美女之一的洛詩詩啊,她想幹什麼?」

「她何止是三大美女之一,還是天門掌門洛東流的女兒呢。」

「自從她姐姐死之後,她就是洛東流的掌上明珠,現在誰敢欺負她,就是跟天門作對。」

周圍傳來竊竊私語,目光全都落到洛詩詩身上,不知道她想幹什麼。

洛詩詩無視周圍一切,直接走到葉雄面前:「姓葉的,雖然我很不喜歡你這個傢伙,但上次島的事情還是要謝謝你。誰不給你面子,就是不給我洛詩詩面子,我在這裡向你保證,只要你在天門一日,誰敢動你,就是跟咱們天門過不去。」

好一派豪言壯語!

葉雄以前覺得洛詩詩挺有大姐脾氣,沒想到她會在這種關鍵時候站出來幫自己話,那不異於直接得罪毒公子。

雖然她是洛東流的女兒,但毒公子是毒翁的兒子,也不是善與之輩。

「洛詩詩,好久不見。」葉雄回道。

「我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你,你們慢慢吃,我先回去。」

洛詩詩簡單幾句話,這才回到自己桌子旁邊,對於毒公子的狠毒目光,她似乎完全沒看見一樣。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沒想到居然跟洛詩詩有交情。」

「以洛詩詩的地位,毒公子如果想對付那個傢伙,估計要考慮一下了。

「洛詩詩又怎麼樣,她不過是一個女流之輩,她能代表他父親嗎?」

周圍的人聲地嘀咕起來,紛紛猜測葉雄身份。

洛詩詩剛坐下來,人群之中,一男一女站了起來,再次走到葉雄面前。(未完待續。。) 站出來的赫然是洪門的洪斌跟洪雪兄妹,他們是古武門派之中赫赫有名的青年高手,洪雪還是三大美女之一。

「葉兄弟,上次你走得急,我們還沒來得及向你道謝,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你。」

洪斌態度很真誠,如果不是葉雄相救,洪門早就被幻門下毒滅掉了。

「葉雄,父親讓我們過來跟你一聲,門派大比之後,你一定要來咱們洪門作客,他要好好跟你喝兩杯。」洪雪開口道。

此話一出,全場一片嘩然,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得紛紛落到洪雷身上。

洪雷淡然地坐著,那態度分明在告訴所有人,兒女就是他吩咐過去的。

「沒想到不但天門,就連洪門也幫著這個傢伙,公然跟毒門為敵。」

「這傢伙到底是何方神聖,居然能讓兩派高手都為他出頭。」

「還是兩個大美女,這傢伙真是艷福不淺。」

周圍的人全都在低聲議論著,暗暗猜測葉雄身份。

葉雄有些感動,多行善,終有回報之日。

如果他不是當初饒幸幫了洪門的忙,洪門也不會在關鍵時刻為他出頭。

「麻煩你們跟洪老前輩一聲,晚輩大比之後,有機會一定過去跟他喝兩杯,不醉不休。」葉雄哈哈大笑起來。

「我們就恭候你的大駕。」

「不見不散。」

洪斌跟洪雪完,這才回到自己位子之中。

兩人剛離開,葉雄發現自己的腳被狠狠踢了一下。

「葉師弟,沒想到你居然認識天門跟洪門的人。」 腹黑老公太囂張 柳晴很意外。

「葉師兄,洛詩詩跟洪雪是四大美女之一,沒想到你居然認識她們,怎麼不早。」徐陽同樣很意外。

「我跟她們不是很熟,沒想到她們會站出來幫我撐場。」葉雄道。

「別裝了,毒公子是什麼人,那可是條毒蛇,人人唯恐避而不及,如果不是很好的朋友關係,誰願意站出來幫你得罪他。」柳晴壓根就不相信。

「了你又不相信,我也沒辦法。」葉雄聳聳肩膀。

「天門跟洪門的人能站出來幫你話,加上咱們逍遙派的人,毒公子哪怕再厲害,想動你都得惦量一下,這是好事。」古月對葉雄。

「葉師兄,除了天門的人,你不會還認識其他人吧?」徐陽好奇地問。

葉雄目光落到慕容如音那一桌,她恰好望著自己,可惜隔著頭罩,看不出她是什麼表情。

「我才剛剛踏入古武界,能認識幾個人。」 邪王絕寵:毒手醫妃 葉雄回道。

「師兄能認識洪雪跟洛詩詩已經很了不起了,不知道有多少門派弟子想巴結這兩個美女都來沒機會,就像我,在逍遙派呆了十幾年,她們兩個都不知道我是誰。」徐陽感覺受了一萬傷害值。

周圍的人全都在竊竊私語,葉雄發現無數的人都在打量著自己。

毒公子,洛詩詩,跟洪家兄妹的先後過來打招唿,將他推到風頭浪尖之上。

正在這時候,又一道人影站了起來。

她剛站起來,全場的目光,瞬間全都被她吸引住了。

有些女人的氣質與生俱來,哪怕她蒙著臉,哪怕只是她一個背影,哪怕她在萬人叢中,依然能讓人一眼就認出來。

無疑,慕容如音就是這樣的女人。

作為剛剛加入隱門不足半年就聲名遠播,列入四大美女之一的女人,自然會吸引眾多的關注。誰都想看看,這個被隱門視為最有資質的女人,到底長得怎麼樣的驚世駭俗。

慕容如音站起來之後,直接走到葉雄面前,將頭罩摘下來,露出一張驚世駭俗的臉。

幾乎所有人,都被她姣好的臉容吸引住,哪怕是柳晴,在看到慕容如音的樣之後,也有黯然遜色的感覺。

「阿雄,好久不見。」慕容如音望著葉雄,淡淡地道。

聲音不喜不卑,但那眼神之中,還是掩蓋不住激動。

她萬萬想不到,會在這裡遇到葉雄。

「好久不見。」

葉雄站起來,凝視她的目光,道:「如音,你變漂亮了。」

慕容如音本來就氣質非凡,內功精進之後,讓她整個人看起來就像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一般。

「是嗎?」

慕容如音跟以前一樣,不輕易表達喜悲:「吃完飯之後,有沒有空?」

「有啊!」

「在食堂門口等我一下,我們好好聊聊。」

甜婚蜜寵:季太子的初戀 「沒問題,一會見。」

「一會見。」

慕容如音完轉身,回到自己位置。

葉雄坐下來,發現徐陽張著嘴巴,望著慕容如音離開方向,半晌沒反應過來。

柳晴突然狠狠一腳踩在他腳背上,徐陽這才反應過來,嗷嗷地大叫起來。

「師姐,你幹嘛踩我?」徐陽急道。

「如果她是你的對手,你已經死n次了。」柳晴罵道。

「能死在這樣的美女手下,值了。」徐陽難得開個玩笑。

古月一直沒話,此刻神色複雜地望著葉雄,忍不住問:「你們認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