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快,你們李家老祖呢?不要說什麼坐鎮家族,現在關乎葉天城區生死存亡。」曹家家主的話剛剛說完,就看到李家家主李俊浩的下品仙器從他腹部穿過。

「你!」

「葉天城區完了,以後更加沒有什麼曹家了,因為今天你們都必須死,我弟弟已經帶人向曹家殺過去。」李俊浩面目猙獰的說道。

這一次是他們李家一次豪賭,雖然不知道老祖為什麼要這樣做,可是他們也衡量過最後的收益,曹家覆滅,天華城大洗牌,李家最少可以最大程度瓜分曹家的財產,至少可以讓現在的李家的總體實力翻一倍,所以曹家的解脫境仙人都必須死。 李家的突然反戈,讓整個葉天城區修士打亂,李俊浩高舉曹立波的頭顱。

「曹立波已死,爾等還要為曹家賣命?對抗整個天華城嗎?」李俊浩大義凜然的說道。

葉天城區的修士頓時一靜,安靜的看著李俊浩手中的頭顱,果然真的是曹家家主曹立波。

「李俊浩你找死!」曹霸天頓時大怒,曹立波可是他與嫂子的的私生子,他一生沒有子嗣,就這麼一個後人,居然就這樣被殺了。

「曹霸天你的對手是我。」陳家老祖陳崖碑擋在李俊浩面前攔住曹霸天。

聯想到在陣法內的李俊佳,自然李家棄暗投明不感到任何意外。

丹雷慢慢散去,陣法的解脫境仙人也跟著飛出來。

金華城區的解脫境仙人一下超過葉天城區,特別是看到李家老祖與整個李家反戈后,一些親李家的解脫境仙人連忙擺脫陣型,與李家解脫境仙人回合在這一起。

不停的解釋他們都是被曹家蒙蔽才來圍攻駱家的。

「你們?」曹家老祖曹金國臉色鐵青,看著周圍只剩下十來個解脫境仙人,其中幾個不是曹家之人,眼中流露出閃爍之色,顯然心中已經打算投降了。

駱家老祖駱開泰滿臉得意之色。

「從今以後,天華城將改回金華城,你們曹家將成為歷史,都給我去死吧!」

「殺!」

天空的解脫境仙人爆發最後的廝殺,在數十名解脫境仙人圍攻之下,曹霸天與曹金國聯手斬殺了一個葉天城區的叛徒后,被三家老祖給成功擊殺,特別是曹金國,臨死前也不敢相信,駱開泰的金光劍居然真的是上品仙器。

蒯瑜慢吞吞的托著一個玉盤,裡面像葡萄一樣,隨意疊起一大堆翠綠色的丹藥,所有奮戰至今的解脫境仙人一看,眼睛頓時紅了。

就連不明所以的李家修士,也終於明白老祖為什麼最後要臨陣倒戈了。

這麼多頓悟丹可以培養出多少解脫境仙人,如果他們李家最後不反水,也會被金華城區給滅了

李俊浩暗中慶幸,老祖就是老祖,他還是太嫩了,如果是他,絕對不會這麼果斷就對曹家出手。

轟隆!

葉天城區曹府爆發巨大的爆炸,數道空間裂縫張開,不少曹家修士趁機鑽進空間裂縫,雖然進入空間裂縫九死一生,可是留在天華城必死無疑。

蒯瑜皺起眉頭,有些不滿李家的辦事效率,萬一有幾個逃到人間界,那將對人間界帶來巨大的影響,好在曹家的所有解脫境仙人都隕落了。

蒯瑜將丹藥交給駱震天,由他負責分發給其他修士。

「駱族長那些隕落解脫境前輩的頓悟丹就讓他後人來取,不可貪墨,我蒯瑜也是知恩圖報之人,沒有幾位隕落前輩幫忙,頓悟丹也不會煉製成功。」

在蒯瑜堅定的目光注視下,駱震天尷尬一笑,讓人去通知那些隕落解脫境仙人的族人過來拿頓悟丹。

如果蒯瑜沒說這話,他一定會將那幾份頓悟丹給收入囊中,那可是好幾十顆頓悟丹啊!

隕落解脫境仙人的族人原本滿臉悲切,沒有想到這一次老祖隕落,到最後頓悟丹也要被其他幾個大家族給瓜分,可謂是損失慘重。

很快他們就接到駱家修士的通知,過去領家族份額的頓悟丹,讓他們又驚又喜。

驚的是,駱家會不會想要藉機剷除他們家族,喜的是真的有機會得到頓悟,就算原先份額的一半,他們也不介意,他們有自知自明,如果有這麼多頓悟丹,絕對可以讓他們家族在解脫境上不會出現斷層,至少也可以抱住他們現在的地位。

「馬家四顆悟道果,十六顆頓悟丹。」駱震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馬家家主聽到駱震天的話,頓時一喜,他自然知道這一次五指山家族得到多少顆悟道果了,所以能夠得到多少份量的頓悟丹,老祖也跟他透露過,沒有想到老祖隕落,最後還能夠得到頓悟丹。

「謝謝,駱家家主!」馬敬民就差給駱震天跪下。

駱震天不屑的看著說道:「要謝就謝蒯大師,如果不是蒯大師堅持要將份額交給隕落道友的後人,你們以為你還資格拿頓悟丹嗎?」

馬敬明轉過身,直接給蒯瑜跪下,這些頓悟丹可是關乎他們馬家在天華城的傳承,特別是天華城大亂之後,勢力大洗牌,更加顯得珍貴。

可以說,蒯瑜給他們頓悟丹,也相當於給他們重生的機會。

「無須多禮!」蒯瑜連忙將馬敬民扶起來,道:「這不過是蒯瑜一直以來的堅持而已,前輩也是因為保護我而死,我蒯瑜自然不會忘恩負義,放心拿走,我還有一段時間才離開元仙境,盡量爭取突破解脫境,我蒯瑜在這裡一天,就不允許有人動你們。」

「人在做,天在看!」

蒯瑜說完,目光銳利的看了一眼周圍的解脫境仙人,所有解脫境仙人訕訕一笑不敢與蒯瑜對視,顯然他們剛剛心裡都打了這個主意,現在蒯瑜這一開口,他們多多少少要給蒯瑜的面子。

夜刀郎忍不住大笑起來,看向蒯瑜的目光,滿是讚賞之意。

「哈哈,好一句,人在做,天在看!你們幾個後輩如果信任老夫的話,就來夜府閉關,老夫必保你們平安,有什麼不懂也可以請教我。」

「謝謝夜前輩!」夜刀郎這些年雖然不管事,可是在天華城也是一號人物,儘管夜家暫時只有他一個解脫境仙人,可是卻無人敢小瞧夜刀郎。

原葉天城區的解脫境仙人眼睛都綠了,看著人家分頓悟丹,頓時按耐不住,紛紛向李家老祖救援。

李家老祖也硬著頭皮向蒯瑜詢問,是否可以為葉天城區的修士煉製頓悟丹。

「怎麼不可以,大家以後都是金華城修士,和睦共處豈不美哉!」蒯瑜笑著說道,還擺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實際上心裡已經笑開了花。

這不是明擺著又有人給他送悟道果嗎?

「不過在這之前,我希望諸位前輩幫我一個忙。」蒯瑜笑著說道。

「蒯大師你儘管說,只要我們幫的上一定幫。」

「就是就是,蒯大師的事情就是我的事,那裡還用得著說幫,你說什麼,我馬上去干。」

「走開走開,什麼叫蒯大師的事就是你的事,那是我們大家的事,要幫也是大家,你別想一個人搶功勞。」

一時間,原葉天城區的解脫境仙人紛紛跳出來表示態度,一副恨不得與蒯瑜義結金蘭的樣子,甚至其中幾個還真提出這樣的問題,最後被幾家老祖給轟開。

他們都不敢這麼想,那幾個傢伙不要臉不要皮了。

蒯瑜微微一笑,很快將目光落在古蘭帝國的修士隊伍上,納蘭千續臉色一白。

一瞬間成千上萬雙眼睛都盯過來。

他自認古蘭帝國第一人,解脫境仙人之下無敵手,可是面對數十位解脫境仙人的與數百半步解脫境老妖的注視,就算是他也沒法淡定了。

他第一次感受到絕望,解脫境仙人有多強大,他很清楚,因為他老祖就是解脫境仙人,現在蒯瑜借刀殺人,他們根本避無可避。

亞特蘭帝國的修士集體打了一個寒顫,望向葉飛揚與馮震東的目光滿是敬仰之色,他們多有先見之明,要不然他們亞特蘭帝國也會跟古蘭帝國一個下場。

反抗者聯盟也一樣,他們暗暗慶幸現在那個整與高高在上的解脫境仙人談笑風生的人是他們的姑爺,要是現在反抗者聯盟的掌權者是聖子的話,估計下場不會被古蘭帝國好多少。

可以說,這一次四大勢力除了古蘭帝國損失慘重外,其他三大勢力收穫盛豐。

一個解脫境仙人揮一揮手,已經被包圍的古蘭帝國修士瞬間被他隨意一掌給拍碎,就連半步解脫境的納蘭千續也不例外。 再拖延三天,蒯瑜等人身上的開始冒發白光,他們要被傳送會人間界了。

「諸位前輩就送到這裡,蒯瑜不勝感激。」蒯瑜抱拳說道。

「蒯大師慢走!」

「有機會一定要常來!」

「等傳送陣搭建好,老夫必定前去拜訪蒯大師。」

蒯瑜一告辭,一時間所有解脫境仙人紛紛起身相送,讓一旁的亞特蘭帝國和反抗者聯盟看得只暈。

蒯瑜到底何德何能,居然讓這麼多解脫境仙人以禮相待,甚至視為知己,要知道這裡每一個人到了人間界,隨便跺一跺腳,都能引起九級大地震的存在。

可是在蒯瑜面前,除了幾個家族的老祖和幾個修為較高的人外,其他人都是以蒯瑜平輩相交,其中還幾個甚至還和蒯瑜稱兄道弟。

「謝謝諸位,有機會,蒯瑜請你喝酒!」蒯瑜高舉腰間的酒壺說道。

白光閃過,站在金華城廣場上千名生死境修士瞬間消失。

大漢朝寒山寺祭台上。

成千上萬道人影出現,為了迎接去元仙境參加試練一年歸來的年輕後輩,早早就來佔位置。

在祭台兩邊,各做著大漢朝最頂級的勢力存在,皇家劉氏、葯皇宮,四大家族與四大隱世家族,再下一層是大漢朝各大府主。

安貞就在其中,只是他位列最末尾,能夠當任府主的修士,無一不是生死境大能,排名靠前幾個主府都是生死境大圓滿,向安貞這樣生死境初期當任府主,臨淄府獨此一號。

在一大堆生死境中後期大能的注視下,安貞坐如針氈。

甚至不少大主府直接開口嘲笑,因為大漢朝漢武大帝的特殊癖好,不少人都認為安貞是靠脫褲子坐上府主位置,氣得旁邊的燕天南差點跳起來。

「來了!」

不知道是誰叫了一句,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放在祭台上。

一個個修士的身影慢慢出現,率先出現的第一批人都是以大漢朝底層先天境修士為主,他們沒有資格進入金華城,到出來的,大多數僅僅只是達到半步生死境或者生死境初期,可是這樣對於底層修士來說已經很滿足了。

如果規規矩矩的修鍊,一年的時間根本不會太大長進,現在有所突破,足以讓他們激動不已。

只有那些大家族長輩看到族中長輩也在其中,臉色頓時一黑,顯然是被他們的無能給氣到。

古漢城也派出代表,兩個比較年輕的先天境高手,可惜只回來一人,而且還沒有突破生死境,讓安貞忍不住氣急。

好在她這次的最後目標不是他們,而是蒯瑜。

聽說蒯瑜去的時候就已經是生死境大能,第一次見到蒯瑜到現在才多少,一個玄妙境年輕人,已經成長到超越她的存在,被譽為大漢朝第一天驕。

最重要這個第一天驕是出自他們臨淄府,這也是安貞最為自豪的原因了,就算很多生死境大能喜歡嘲笑諷刺臨淄府,可是誰又敢小瞧他們。

萬一惹出背後的蒯瑜,相信在這裡除了除了坐在第一層的修士外,沒有人能夠承受得住蒯瑜的怒火。

「黃家獲得仙玉一千五百七十八枚。」

「劉家一千二百二十一枚。」

出來的修士開始清點仙玉,進入元仙境的修士從出來后就分成兩派,只要能夠獲得仙玉,就有資格加入兩大勢力,所以很多修士都心甘情願將仙玉拿出來。

可是出來的人超過五千人,卻才得到不過三千仙玉,可見仙玉在元仙境也是稀罕物,不是那麼容易得到。

聽到這個數據,漢武大帝的臉色徹底黑了,黃家老祖與其他家族老祖忍不住大笑起來。

本來還擔心底層修士獲得的仙玉太多,現在看來他們贏定了,獨孤家可是大漢朝底蘊最深厚的家族,在元仙境內留有很多仙脈的印記,進入元仙境一定獲得大量仙玉,一舉將皇家劉氏甩在身後,黃德龍忍不住讓人拿來酒準備慶祝。

在他眼裡,這一次比試,他們黃家大獲全勝,雖然他們沒有堪比蒯瑜的存在,可是獨孤沖就算打不過蒯瑜,但是蒯瑜要殺他也非常難,所以他蒯瑜最後能夠力挽狂瀾。

等了兩個小時,又是一道白光射出,這是進入金華城的修士回來了。

在刺眼的白光下,不少人都眯起眼睛,只是他看到人群后,忍不住心中一咯噔,因為他明顯感受到回來的人群數量實在太少了,遠遠超乎預料。

不到五百人,也就是說,這一次元仙境試練傷亡人數過半,特別是進入金華城的修士大幅度減少,很多家族都暗暗祈禱希望自己家族的晚輩能夠跟著回來。

白光散去,數道強悍如斯的氣勢散開,將整個寒山寺的修士給震懾到了。

半步解脫境!

而且不是一個。

最少有三人,而且其他人氣勢也非常強大,最少也生死境後期,連生死境中期都少見。

「難道這一次元仙境有什麼大機緣。」

第一個踏出祭台的是吉田空,帶著反抗者聯盟所有人,跟在風華絕代的安香雪背後,安靜走下祭台,反抗者聯盟這一次進入元仙境差不多有一千多人,進入金華城就有三百多人,可是到最後只剩下這百名生死境修士。

這些生死境大能,最低也是生死境中期,這一股力量足以讓衝擊整個大漢朝,大漢朝所有家族的修士同時站起來,面對反抗者聯盟,他們絕對會不計前嫌,聯手對抗反抗者聯盟。

隱藏在底下的人群中,五六十個黑袍人在安香雪出現后,連忙站出來,施展出他們的氣勢,一百五十多位生死境大能,同時施展氣勢,整個帝都陷入一片壓抑之中,不少距離寒山寺太近的普通人都忍不住開始吐血,搖搖欲墜。

「怎麼,諸位要在這裡與我們反抗者聯盟開戰嗎?誰勝誰負結果難說,萬一被其他兩國撿了便宜就得不償失了。」黑袍人一個老者站出來,滿臉微笑的說道。

目光慈祥的放在安香雪身上,微微一驚,吉田空突破半步解脫境已經讓他非常吃驚了,可是安香雪居然也達到了生死境大圓滿,已經開始觸摸達到半步解脫之境。

這一次他們反抗者聯盟真的是賺死了。

「哼,吉老鬼,看來這一次你們反抗者聯盟可真是厲害,我幹嘛要動手,修真聯盟的人可不是瞎子,不會讓你做大。」漢武大帝單手扶在腰間的劍柄上,意味深長的說道。

吉老鬼聽完漢武大帝的話,臉色一變,準備帶安香雪的人離開時,另外一個老者臉色陰沉走出來。

「聖子呢?」

「被我殺了!」安香雪面無表情的說道。

「什麼,放肆,你膽敢!」老者頓時大怒,剛剛有所動作,吉田空就站到老者面前,半步解脫境氣勢與老者分庭對抗,隱隱約約還佔據上方。

相比在金華城,在蒯瑜親身講道之下,與長時間與半步解脫境修士接觸,讓吉田空對於解脫境的領悟要強於反抗者聯盟三個半步解脫境不知道多少,真正打起來,也不見得會輸給眼前的老者。

吉老鬼與老者眼睛猛然瞪大,沒有想到吉田空進入元仙境短短一年居然變得這麼強,甚至要超越他們。

最重要吉田空還這麼年輕,突破解脫境指日可待。

「風長老你這是要幹嘛?殺我嗎?」安香雪笑意盈盈的說道。

可是在她說完殺字后,身上上百生死境大能同時將氣勢鎖定在風長老身上,在加上吉田空在一旁牽制,瞬間就將風長老給逼退了好幾步,臉色通紅,氣血翻湧。

「你!」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所有勢力都愣了,反抗者聯盟這是要窩裡反嗎?

最後一個老者走出來,滿臉笑意的將吉田空的氣勢打散,做起老好人,免得真的打起來。

「幹嘛呢?大家都是自己人,面得傷了和氣,既然聖子已死,吉田空你就是新一任聖子,你有何異議。」 吉田空聽到自己將成為新的聖子,驚慌失措的搖搖頭,在臨走前,蒯瑜就警告過他,絕對不允許他當聖子,蒯瑜不希望安香雪身邊多一個人,儘管蒯瑜非常相信他不會跟安香雪發生什麼,可是安香雪身邊多一個男人,難免有閑言閑語。

在蒯瑜威逼利誘下,吉田空果斷表示理解支持。

「我不行,我只想成為師妹的追隨者,希望師妹帶領我們反抗者聯盟開創新時代。」吉田空連忙退到安香雪背後,堅決表明立場。

蒯瑜還在上面看著。

「田空你。」吉老鬼有些意外,他以前可是對這個聖子身份非常在意,到頭來怎麼一副避如蛇蠍。

「好了,此地不宜久留。」一開始出來打和場的長老站起來,準備帶人撤退,以免夜長夢多。

「一切回去再說!」吉老鬼點點頭。

「等等!」安香雪忽然開口說道,然後在所有不解目光下,拿起三個酒杯,全部倒滿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