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給我滾犢子!小白眼狼!」

「長白山上只有大青狼,沒有白眼狼啊?」小清石的身體再一次飛出了門外。

新年到了!山下不停的響起鞭炮聲,寺廟裡沒有鞭炮也沒有煙花,老和尚在佛祖面前擺好貢品,帶著小清石真誠的在佛祖面前跪下磕了三個響頭,兩個人在寺外的小屋裡吃著簡單的年夜飯,迎來了一九九七年。

初一,小清石很早就起了床穿好嶄新的衣服,站在院子里就等著師傅一起來就跑過去給師傅拜年,年年都會這樣!因為師傅是他唯一的親人!聽到師傅的門聲一響,小清石飛快的衝到師傅的門前。

老和尚剛打開門就看到自已的寶貝徒弟穿著新衣服笑眯眯站在門前。看到師傅的小清石雙膝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給師傅規規矩矩的磕了三個響頭,磕完頭向著師傅道:「師傅新年快樂!祝師傅身體健康!身體倍棒!年年二十五!上山可打老虎!」

師傅開心的哈哈哈大笑道:「今年沒說祝師傅長命百歲呢?」

「師傅已經百歲了,今年改詞了!」

師傅又開心的笑了一會,看著小清石道:「新年想要什麼禮物啊?」

小清石搖了搖頭道:「我什麼禮物都不要,只要師傅健健康康!」

師傅從懷裡拿出一個很古樸的木盒,看樣子有年頭了,也不知道是那個年代的,將木盒放在小清石的手裡鄭重人道:「這是師傅給你的新年禮物,本來想明年你十六歲給你的,現在就給你了吧!希望你好好珍惜它,好好保管它!」

小清石看師傅說的那麼認真臉色這麼鄭重知道禮物真的好貴重,慢慢將盒子打開,當他看到盒子里的禮物時嘴裡立即「啊!」了一聲,因這盒子裡面放著的正是師傅手腕上九龍金針! 小清石抬起頭看著師傅道:「師傅你為什麼將九龍金針給我啊?那是你最心愛的寶貝啊?你即使給了我,我現在也使用不啊?」

師傅笑了笑道:「這九龍金針和九龍心經一起從我祖上傳下來也不知道多少代了,這九龍金針有著一個傳說,祖上說九龍金針其實九條真龍變化而成,而且只有將九龍心經練到有九條龍氣的人才有機會將它激活,具體會開啟會發生什麼情況,祖上也沒有記載。」

小清石好奇的問師傅道:「師傅你身體里難道不是九條龍形真氣嗎?」

師傅搖了搖頭道:「師傅雖然練了九龍心經,可是身體里真氣卻沒有形成九條龍形真氣!」

「那我的體內怎麼會是九條龍形真氣呢?」

「傻孩子!因為你有先天靈根,天生的修練之體!這也是我將金針交給你的主要原因!」

師傅看著小清石一臉吃驚的樣子接著道:「等一會我教你金針認主的方法,會不會成功誰也不知道,一切都是緣!」

小清石點點頭向著師傅道:「如果不成功,那師傅一定要收回金針,不過可以對兌換成現金給我就好了!」

師傅這回沒有生氣而且還高興的答道:「小財迷!一分錢都不會差你,保證讓你拿得手軟!」

小清石心裡想你不生氣,是因為現在是過年吧?你年齡年年二十五,心情情天天是過年就更好了!

師傅將盒子里的九龍金針拿出來,放在小清石的手裡對著他道:「你先拿出每一根金針來,從短到長開始,然後將針尾插進到龍頭的嘴裡。」

小清石聽著師傅的話,依次將九條針尾插到龍頭的嘴裡,這時師傅又講道:「將你體內九條龍形真氣輸到金針里。」

小清石手裡拿九個成了壞形的金針,運起丹田內的九條龍形真氣開始向金針里輸入,小清石感覺到真氣進入金針里,原本自已體頭尾相連的九龍真氣竟然分開了,九條龍氣分別向九根金針里走去,而且開始自行加大吸收他的真氣,很快就要吸干小清石的真氣了,小清石想斷開與金針的連著的手,可以金針像長在肉里一樣,根本無法拿下去,而且還在繼續吸收著小清石的真氣,他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越來越蒼白。

老和尚也看出小清石的不對勁,連忙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金針吸收我的真氣,快吸幹了!」小清石艱難的答道。

重生之相門嫡秀 師傅快速從地下扒開鋪在地下的一塊大板,從裡面拿出一個盒子和剩餘不多的人蔘王,拿出以前小清石準備的歸元丹放到小清石的嘴中,藥力流向丹田為他補充了不少真氣,臉色也恢復了許多,可是金針就像多少年沒有吃過飽飯的餓鬼,依然不停的在吸收他的真氣,最後把師傅辛辛苦苦練成的歸元丹全部都吃完了,也沒有餵飽金針,金針就像一個無底洞一樣吞食著他體內的真氣。

師傅也慌了起來,也不管那麼多了,直接將人蔘王放到小清石的嘴裡,小清石就像啃著蘿蔔一樣大口大口的吃著,很快人蔘王也給吃光了。

師傅急了忙將自已的真氣輸到小清石的丹田裡,可是手掌剛一碰到小清石,從他身上傳來一股力量將他推得蹬!蹬!蹬!倒退了好幾步!

師傅又衝上前來想再來一次,可是又一次被推開了,師傅焦急的圍著小清石轉來轉去,可是自已實在是想不出方法來幫助徒弟啊!這個時候他心裡後悔的要命,徒弟啊!都是師傅害了你啊!

老和尚看著小清石痛苦的樣子,心疼加後悔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小清石丹田內的最後一絲真氣給金針吸幹了!丹田內傳來一陣劇痛,一張嘴一口鮮血噴在了九龍金針上。

老尚看到小清石吐了血,心裡嚇壞了,小清石身體的奇怪的力量又不讓他碰到小清石,他只能心急如焚站在徒弟身邊看著。

老和尚並沒有注意到金針正在快速的吸收著小清石噴出來鮮血,當金針吸收完最後一滴血,突然進入的到小清石的身體里。

小清石吐完血,突然感覺到有個東西從他的手上沿著手臂一路游到了丹田裡,連忙查看自已的丹田,原本空蕩蕩的丹田裡正有一條金龍在裡面盤旋著,並從龍嘴裡正向外吐出一團團大量的真氣,這些真氣正快速著形成了一條條白色的真氣小龍。

隨著金龍吐出真氣的增加,九條白色的小龍的身體正不斷的增長著,身上的白色的龍鱗開始一點點顯現出來。

小清石感覺丹田裡的真氣越來越多,越來越強,就快要漲破了自已的丹田,趕緊運起九龍心經,引導著真氣走奇經過八脈運行小周天、大周天一路運行下來,強大的真氣在大周天運行一周后,逐漸開始向全身的明穴、隱穴前進,當真氣打通最後一條經脈被,小清石頓時感覺全身一松,自已成功的突破了九龍心經第六層!一陣暖暖洋洋的感覺允滿全身,忍不住舒服的大叫了一聲「啊!」同時一股龐大的力量迅速充滿全身!

小清石眼開眼睛,用力一握拳頭,強大的真氣在手指間爆發出「咔!咔!撞擊聲。

老和尚看著小清石睜開眼睛,從他的眼神里射出的精光,知道小清石沒事了,同時修為也大進了,真氣外放這是因為修為的突然增長,身體還沒能控制好這強大的力量,真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 小清石站起身來,看著眼裡含著淚花的師傅心裡一酸,大過年的讓師傅又是擔心又是流淚,多不吉利啊!想到這一下撲到師傅的懷裡,現在他比師傅高出一個頭了,沒辦法只能彎著腰撲了!

師傅看著婉轉腰駝著背,爬在自已懷裡的小清石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隨後更開心的大笑起來!徒弟大難不死,修為又增加了,雖然還知道到了什麼程度,但有了進步就是好事!

小清石看著師傅笑了起來,心裡這才安心的許多。

老和尚笑夠了向小清石道:「身體沒事了吧?快站起來讓師傅好好看看你!剛才看你的修這好像增加了不少啊?」

「突破了心經第六層,身體現在充滿了力量!」

「第六層了?好!好!好啊!師傅還想著過了年讓你服下歸元丹再加上我的幫助讓你突破呢!現在師傅又可以放下一件心事了!」

「師傅可是歸元丹和人蔘王都給我吃了,你怎麼辦啊?」小清石吃了師傅用來突破第八層而給自已準備的全部靈藥,擔心師傅沒有了靈藥無法突破了。

「人蔘王這等藥材也許還有機會遇到的,師傅也不急,這是你的命也是我的命啊!」

「師傅!我一定會為你尋找到比人蔘王更好靈藥的!」小清石心裡下定決心,不管用什麼方法只要能幫師傅的,一定要為師傅尋找到!

「師傅還有一件事,九龍金針,變成了一條金龍進到了我的丹田裡,並向外吐著真氣,要不然我還真不能突破到第六層!」

「什麼啊?九龍金針變成的一條金龍?還進到了你的丹田裡?」師傅聽小清說金色真氣一把抓住小清石的雙肩急聲問道:「是真的啊!」

「九根金針?一條金龍?九九歸一嗎?」師傅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祖上也沒說過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啊?

「那條金龍還在吐真氣嗎?」

「我突破到第六層那條金龍就沒有再向外吐真氣了。」小清石搖了搖頭向師父道:老和尚心裡暗暗想到,這九龍金針難道是傳說中的有靈性的法寶嗎?如果真的是法寶,那也太不可思議了,傳說變成了現實,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認啊?如果是法寶認主之後,要用意念才能驅使它,先讓徒弟用意念試一下小金龍,看看會有什麼情況!想到這對著徒弟道:「用你的意念去驅動金龍!」

小清石聽著師傅這麼說,忙用意念對著丹田裡金龍道:「金龍啊!金龍!我的大爺啊!你就別在我身體呆著了!快出來吧!」

剛一念完,一條長約二十厘米的小金龍,忽然出現在了小清石的手裡面,閃閃發光的小金龍,像個聽話的孩子依靠在小清石的手心上!

小清石瞪大眼睛看著不可思議的一幕,這個驚喜真的有點忒大了點了吧?

師父看著突然出現在小清石手裡的小金龍,用顫抖的聲音道:「法寶! 局中局:甜蜜陷阱 真的是法寶啊!石頭你以後不要對任何人說出有關金龍的事情,更不要在別人面現出金龍!千萬要記住!快把金龍收回體內,以後用真氣來慢慢餵養它!」

小清石這回明白了,心裡一念回,金光一閃金龍又出現在了小清石的丹田內。

老和尚也再沒有提過有關金龍的事情,因為他自已也真不知道徒弟身體里的金龍是怎麼回事,只是知道金龍不會傷害到小清石。

轉眼到了年初七,老和尚和小清石已經準備好了送給張老師和王瑩的禮物,前兩天打過電話給張老師約好了今天去她家,因為王書記今天在縣委里值班,所以他們已經從京城回到了縣城。

老和尚拿出一個大背包交給小清石,讓他把兩個大大的野豬腿和一些肉,再加上狐狸皮、雕刻好的獠牙都裝到背包里,小清石看著裝得滿滿的大背包,心裡想到如果背包能像那條小金龍一樣,念一聲「收」就到到身體里那該有多好啊!多方便!呵!呵!

那知他剛想完,地上的大背包一下進入他的身體就不見了。小清石嚇得大叫道:「師父!師父!不好啦!背包進到我的身體里啦!」

師父聽到徒弟的大叫聲,飛跑到小清石的房間里,小清石指指地下又指指自已緊張的對著師父道:「師……師父!地上裝滿東西的大背包一下子進到我的身體里了啊!」

寵妃妖嬈:撲倒腹黑王爺 師父不相信的對著小清石道:「你是不是眼花了?還是沒睡醒啊?這怎麼可能啊?」

「是真的啊!我剛剛就是想了一下,如果包能像小金龍一樣收到我身體里就好了!包就進到我身體里了!」

師父看著小清石說的那麼認真,知道是真的包進了小清石的身體里了,忙問道:「你身體沒什麼吧?包在身體那裡呢?」

「身體沒事,包也不知道在哪裡啊?」

「你先把小龍拿出來,看看小龍有什麼變化。」

小清石馬上念道:「現」小金龍又出現在了他的手心上,師徒兩個人在小金龍身上看來看去,也沒有發生什麼變化啊?可是小清石身體里除了這件法寶也沒有什麼東西了啊!

老和尚想了想對小清石道:「你試著用意念進到小金龍的身體里,看看有沒有東西。」

小清石聽了點點頭開始把意念進入小金龍的身體里,當他的意念一進入金龍身體里,「啊~!」自已進入了一個好大!好大的空間里,空間足有四個足球場那大,在空間中央的地上正放著那個大背包,和一個長條形的盒子,盒子長約六十厘米,寬約二十厘米。空間的四周的邊緣被密密濃霧遮擋著,他試著用意念再進一步,可是意念怎麼也穿不透這層濃霧,只好退了回來,小清石看了看那個盒子和自已的背包退出了金龍的空間。

在一旁師傅看到小清石眼開眼睛,連忙問道:「金龍身體有什麼啊?」

小清石將從金龍身體里的情況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師傅,然後念了一聲「現」地上就出現了背包和那個盒子。 師傅看著地下的背包和盒子,這金龍法寶真是太神奇了!不但能吐出真氣還能存放東西,和小說中所寫的儲物袋、儲物戒一樣啊!真是一個好寶貝!

老和尚拿起地上的那個盒子,盒上面用黃金鑲嵌著九條金光閃閃的金龍,整個盒子也不知道用什麼木材雕刻而成的,渾然一體,看樣子是用一整塊木頭做出來的。

盒子很重,老和尚用兩隻手托起盒子,放在了房間的桌子上,然後回到房間取了一個小香爐擺在盒子前面,插上三柱香對著小清石道:「這是師傅祖先傳下來的東西,和我一起拜祭一下!」

師傅和小清石一起跪在盒子面前,師傅虔誠的看著盒子道:「祖先在上,您的後代未能完成您的希望,愧對祖先,現收徒金清石,並得到了祖先九龍金針的認可,希望祖先保佑我徒兒,能完成祖先的希望!」

磕完了了三個響頭后,師傅又洗了洗手,雙手扣住盒子兩邊用力住上一提,盒子打開了,一把全身烏黑的短刀出現在了老和尚面前,刀長五十厘米,刀寬五厘米,和小清石的飛刀一樣的造型龍嘴出刀身,龍身為刀把,龍尾做刀尾,烏黑的龍身,烏黑的刀身,顯出刀的神秘,和刀的怪異!這把短刀也不知道是用什麼材料煉製而成。

老和尚拿起短刀,走到寺廟外的一課直徑約三十厘米的大樹前,舉起短刀輕輕向大樹一揮,短刀一閃就從大樹中間而過,沒有發出一絲聲響,小清石看著大樹動也沒有動一下,難道這把刀是透明的嗎?砍在了樹身上后,大樹一點反應都沒有呢?

這個時候一陣風吹了過來,就看到這棵大樹慢慢倒了下去,老和沿看著手裡刀,心裡暗暗叫道:「真是一把寶刀!用削鐵如泥來形容它都顯不出它的鋒利!」

小清石震驚的看著倒下的大樹,和師傅手裡的寶刀對著師傅道:「師傅!這刀也太厲害了吧?感覺比激光還厲害!」

師傅笑了笑道:「你喜歡就拿去!」說完將刀遞到徒弟手裡,小清石連忙道:「我不要!我不要!這把刀是師傅祖傳的!還是師傅留著吧!」

「把刀先放回你的金龍里!放在那才最安全!我們先下山,要不來不急了!」

這回下山方便多了,老和尚把自手裡的小包,小清石身上的大包,全部放在了金龍的空間里,兩個空著手聊著天一路到了縣城,來到張老師住的小區不遠處。

小清石找了個沒人的地方拿出背包,背在身上這才向小區里走去,來到小區門口剛想先做登記,保安再打電話確認給張老師確認,他們兩個人就直接去張老師家就可以了,在保安停里保安看到一個和尚和一個小青年,馬上跑了出來向著他們道:「你們是去張老師家的吧?」

老和尚笑著點了點頭,那個保安忙說道:「你們不用登記了,請進!請進!」。

兩個了進了小區走一段路后,老和尚向著小清石道:「師傅還想著這回也要被趕出來一次呢!」

「可能是過年吧?保安心情好!」

「屁話!那是因為當官好!」

兩個人很快走到了張老師有門前,敲了幾下門,門開了張老師和王瑩都走了出來,四個人正在門互相送上新年的祝福時,就聽到一個聲音在小清石耳邊響起:「誒呦!植物人什麼時候醒過來了啊?我還以為很快就死了呢!」

聽到這個話四個人一齊向說話的方向望去,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看到一個身材胖胖,臉上畫著濃妝,身穿貂皮大衣,滿身金器的一個中年女人和一個手上提著不少東西十六七歲大男孩站在不遠處,說話的正是這個男孩。

小清石一看這個人心裡一股怒火涌遍全身,老和尚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就聽到王瑩已經向個男孩道:「周飛揚!大過年的你怎麼不會說點人話啊!」

「人話也要對人說啊!呵!呵!」周飛揚得意笑道老和尚現在明白了,這個大男孩是縣長的孩子也是傷害自已徒弟的兇手之一,臉色立即黑了下來。

這個時候張老師對著那個胖女人道:「陳姐,你也不說說你兒子,他們可是我請來的客人!」

那個胖女人聽了周老師這麼說對著周飛揚道:「大過年你怎麼說話呢!我們是來給張老師拜年的,你也不先給張老師問個好!真是不聽話的孩子!」胖女人嘴上這麼說臉上卻一點嚴肅的表情都沒有,一看就知道是在演戲!

胖女人說完帶著周飛揚來到門口向著張老師道:「早想過來給王書記和你拜個年,可是你王書記和你回了京城,這麼剛聽你回來,我就帶兒子過來給你拜個年!」

張老師聽人家是來給自已拜年的也不好說什麼嗎!雖然心裡很不喜歡這個縣長太太一家人,可是也不能直接趕人走啊!王瑩已經將老和尚和小清石帶到了客廳,張老師沒辦法也只好請她們母子一起也來到了客廳。

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老和尚和小清石心裡不痛快,也沒有說什麼話,這個時候胖女人和周飛揚也坐在了沙發上,周飛揚想起小清石咬他耳朵的事情,心裡就有氣!耳朵上留下傷疤讓他一直想著報復小清石,可是小清石不來上課了,讓他的計劃沒有完成! 周飛揚看著金清石手裡一個背包,心想來送禮的吧?一個山裡人!能有什麼好送,看我怎麼對付你!想到這他將手裡的袋子打開,從裡面拿出兩瓶茅台酒和兩條極品黃鶴樓香煙、一盒禮品裝的香奈爾5號、一盒雅詩蘭黛化妝品,對著張老師道:「學生來給王書記和老師拜年,也不知道帶點什麼好!就帶來了兩瓶五十年的茅台酒和兩條極品黃鶴樓、香奈爾5號、雅詩蘭黛。」說完特意向小清石的方向看了看!

張老師看到這些都是比較貴重的,忙拒絕道:「這禮物太貴重了,老王如果知道也會不高興的!你們好意我們心領了,東西還是拿回去吧!」

胖女人這個時候道:「這是我們家老周讓孩子拿過來的,我也不敢拿回去啊!要不讓老周親自送到王書記那?」

張老師一聽胖女人這麼說也不好再說什麼,看來只能等老王回來讓他去解決了。

周飛揚這個時候看著小清石的背包,向著他道:「金清石!過年了給老師帶來什麼禮物啊?不會是白菜和土豆吧!呵!呵!呵!」

老和尚聽到周飛揚這麼說心裡很不高興,對徒弟道:「還不快點將送給張老師和你姐的禮物拿出來!」

小清石打開背包,故意從包的最底下拿出包好的野豬腿和豬肉放在茶几上向張老師道:「這是山裡的野豬肉,拿來給老師嘗嘗鮮!」

周飛揚嘲笑著道:「市場里想買一整頭野豬都有,不值幾個錢的東西!還好意思拿出來送給張老師?」

小清石看著周飛揚真想狠狠打他一頓,打到讓他媽都認不出,可是現在卻不能這樣做,因為時間、地點都不對!對的只有人物!

師傅這個時候開口道:「野豬肉雖然不是什麼稀罕的玩應,但卻是石頭在深山裡自已打來的!」

周飛揚哈哈大笑道:「老和尚不去寫小說真是太可惜了!真能編啊!」

小清石也不答理周飛揚,又從包里拿出用報紙包好的黑色狐狸皮,遞到張老師的手裡道:「這是師傅送給老師的禮物!」

張老師心裡想著,無塵師傅送給自已是什麼禮物啊?無塵師傅可是一位奇人啊!要趕緊打開看看!她用手扒開報紙,眼前一亮,一隻黑的像瑪瑙一樣閃閃發亮狐狸出現在眼前,張老師是見過大世面的人,一眼就看出這張狐狸皮草,絕對是上等的好貨!

周飛揚在一邊又張口說道:「一隻狐狸皮才值多少錢!我媽媽身上的貂皮大衣值十五萬呢!」

胖女人忙對著兒子道:「你別胡話八道!這個是人造皮的不值錢!呵!不值錢!」

張老師將狐狸皮放到茶几上,對老和尚道:「太貴重了,我不會收的!還是拿回去吧!」

老和尚笑了笑道:「這是小清石在山裡撿來的狐狸,我們留著也沒有什麼用處,不是用錢買的!就收下吧!」

小清石小聲在師傅耳邊道:「不是我們打的嗎?」

師傅也沒回答他,只是向著張老師繼續道:「我們知道動物保護法,不會傷害國家保護動物的,再說我是出家人從不殺生的!」

小清石聽師傅這麼說立即明白了師傅的意思:「真是撿的,不久前我上山去玩,看到這個狐狸一頭撞在大樹上就死了,我就撿回來了!」

周飛揚正想聽到他們兩說是自已殺死的狐狸,這樣就可以用個偷獵的罪名,把他們抓起來,當聽到和尚這麼說,心裡再生氣也是沒有辦法。只是冷笑著道:「聽過守株待兔,到沒聽過守株待狐!」

小清石拿出了最後一個禮物,用自已做的木盒裝好的雕像,放在王瑩的手裡道:「這是我給姐的禮物,自已雕的哦!」

王瑩打開木盒,眼睛頓時一動不動盯著盒子裡面的東西,盯了好一會大叫道:「媽!你快看看我的禮物!是弟弟親手給我雕的!好漂亮啊!比那些香水、化妝品強多了!這叫藝術!藝術是無價的!」

周飛揚聽到王瑩就么說,臉上因為生氣開始由紅變紫,心裡想到有機會就把也給幹了!讓你幫著金清石!

老師接過王瑩手裡的獠牙雕刻,忍不住也叫了聲「好!」

因為真的太漂亮了!把自已女兒雕的外表不但一模一樣,連神態都是那樣人惟妙惟肖!這孩子真是有心了!對著小清石道:「這孩子不但能打野豬還能有這個也手藝!真是文武全才啊!」

老和尚看著把禮物都送完了,也不想看著胖女人和周飛揚的樣子,免得自已忍不住削她們一頓,就拉著小清石告別了張老師和王瑩離開了小區,張老師看著沙發坐著那對母子無奈的搖了搖頭!也沒對他們說太多挽留的話。

出了小區老和尚對著徒弟道:「記得師傅上次跟你說,讓你拿紅包拿到手軟嗎?」

「是說過!不過我沒當真!」小清石迷惑的點點頭道:「等晚上我帶你去拿紅包,那裡已都給我們準備好了!」

「那裡啊?很多嗎」

「周縣長家,他都給我們準備好了!」

「啊!師傅你真是越來越幽默了!」 師父帶著小清石,在小區的附近的一招待所開一個房,然後兩個往十字街方向走去,這個時候都差不多是下午六點多了,肚子也餓了,找一個麵館兩個人只吃了兩碗面。

十字街因為現在是過年,很多商家在門口大聲的放著音樂,人也比以前多了很多。

然後師傅帶著小清石在的街上轉來轉去,在一個藥店買三盒針灸的針,又買了一頂套頭的針織帽就帶著小清石直接回到了招待所內,老和尚也沒和他說什麼,直接關燈讓他早點睡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