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蘇可歆有點不明白程洛眼神中的含義。

「沒什麼,」程洛笑了一下,「只是覺得你很大度,畢竟以前若兒和顧遲是情侶關係,我沒有想到你能和她好好相處,還這麼關心她。」

聽到程洛的話,蘇可歆苦笑了一下。她不大度還能怎麼樣呢?難道要哭著和顧遲鬧嗎?除了惹得顧遲討厭,恐怕什麼也改變不了。

「若兒也說過了,她是不會介入我和顧遲的,所以大家還是朋友,我關心她也是應該的。」

程洛聽到蘇可歆的話卻沉默了,過了一會才低聲道:「不管怎麼樣,你還是看緊你自己老公吧。」

「什麼意思?」蘇可歆心裡一緊,程洛為什麼會和自己這樣說?

嘆了一口氣,程洛猶豫著對蘇可歆說道:「若兒和顧遲以前的感情的確很深厚,而且對男人來說,初戀的位置畢竟很特別。我也是為了你好才提醒你一下,你最好還是小心點。」 蘇可歆沒有想到程洛會對自己說這些話,程若兒是他的妹妹,他卻提醒自己小心程若兒。看來,程洛是真的為自己好。

雖然程洛是程若兒的哥哥,但是兩人給蘇可歆的感覺卻完全不一樣。想起上次程若兒對自己的挑釁,蘇可歆覺得她心機頗深,自己實在是喜歡不起來。

但是對於程洛,她卻一直有一種奇特的親近感。現在聽到他對自己說這些話,蘇可歆更是感動。

在醫院裡待了一會,程若兒卻遲遲沒有醒來,蘇可歆正在考慮要不要先走的時候,程洛似是看出了蘇可歆的想法。

「可歆,若兒已經沒什麼事了,我自己一個人守著就行了,你先回去吧。」

蘇可歆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剛才主動說要留下來陪程若兒,現在卻要先走。可是又一想,估計程若兒醒了也不想看到自己。

「那好,我就先回去了,你自己當心一點。」沒有過多的推脫,蘇可歆囑咐了程洛一句之後就離開了醫院。

回到家的時候,顧遲已經下班回來了。

「不是說讓楊佐去接你嗎,怎麼一個人回來了?」顧遲下班之前還特意告訴了楊佐一聲,沒想到蘇可歆沒打招呼就回來了。

「沒事,正好出來就碰見一輛計程車。」

「嗯,」顧遲也不再糾結這個問題,「程若兒怎麼樣了?」

聽到顧遲問起程若兒,蘇可歆又想起了今天下午他抱著程若兒去醫院時的慌張,還有對自己的無視,心裡頓時感到十分的委屈。

但看現在顧遲提起程若兒時倒是面色平靜,她也不好多說什麼。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回來的時候她還沒醒。」

「哦。」簡單應了一聲之後,顧遲也沒有再多問什麼。

第二天,蘇可歆早早的就收拾好自己來雜誌社上班了。連著請了好幾天假,再不來上班,她自己都要不好意思了。

「大家好,好久不見。」笑著給大家打了一個招呼,蘇可歆卻發現沒有同事回應自己,而且他們看向自己的眼神都意味不明,似乎充滿了……同情。

「怎麼了?」看到大家的反應,蘇可歆有點疑惑,難道自己幾天沒來上班,錯過了什麼大新聞。

沒有人回答蘇可歆的話,大家都低頭繼續做自己的事情。

一臉不解的回到自己的位子坐下,蘇可歆抬頭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同事。發現大家都在偷偷的看她,只是一對上她的視線,就趕緊扭過頭去,假裝在忙。

實在是被這些人弄的有點莫名其妙。蘇可歆起身走到曉梅的位子旁邊,把她悄悄的拉到了茶水間。

「可歆姐……」曉梅滿是擔心的看著蘇可歆,隨後又上前拉住蘇可歆的手,眼神堅定,「可歆姐,你不用擔心,我相信顧總不是那樣的人的。」

「啊?」蘇可歆被曉梅的話弄的一頭霧水,「和顧遲有什麼關係?到底怎麼了曉梅,怎麼連你也怪怪的。」

「可歆姐,你當時不是在場嗎?」曉梅也被蘇可歆弄蒙了。

「什麼在場?」

「就是程若兒『死而復生』啊,當時你不是就在墓園嗎?」

原來是這件事,蘇可歆苦笑了一下。自己剛才還以為錯過了什麼大新聞,沒想到就是自己的新聞。這幾天這件事在微博上鬧的那麼火,大家肯定都已經知道了。

「可歆姐,網上的那些話你不要相信,他們都是想當然的。」曉梅繼續安慰著蘇可歆,「雖然可歆姐你不如程若兒長得漂亮,但是我相信顧總不是只看外表的那種人,他肯定不會拋棄你的。」

原來連一直站在自己這邊的曉梅都認為自己不如程若兒,蘇可歆在心裡自嘲了一下。

看到自己的話不但沒有安慰到蘇可歆,反而還讓蘇可歆的情緒更低落了,曉梅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剛才說了什麼。

「可歆姐,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曉梅著急的想要跟蘇可歆解釋。

「沒事,我知道了,先回去工作吧。」拍了拍曉梅的後背,蘇可歆示意自己知道她沒有惡意。

「嗯,可歆姐,我是一定站在你這邊的。」曉梅握緊拳頭,一臉堅毅的說道。

被曉梅認真的樣子逗笑了,蘇可歆拉著她回到了座位上。

「喲,這不是我們的顧夫人嗎?」剛一坐下,蘇可歆就聽到了邱悅陰陽怪氣的聲音。

這個邱悅,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個地方招惹她了,每次遇到這種事情,她都不會忘了藉機嘲諷自己。

沒有理會邱悅,蘇可歆就當自己沒有聽到她的話。

「不對,現在還是顧夫人,可是過一段時間就說不定了。」看到蘇可歆沒有說話,邱悅反而長了氣勢,繼續冷嘲熱諷,「也是,現在正主回來了,哪還有你蘇可歆什麼位置啊?估計很快,你這個顧夫人的頭銜就要讓出來吧。」

「你什麼意思!」忍無可忍,蘇可歆站起身來質問著邱悅。

「切,蘇可歆,你還在做夢呢。」看到蘇可歆氣憤的樣子,邱悅嗤笑了一聲,「人家顧遲的初戀都回來了,而且還是那樣一個美人,你以為顧遲還會要你?」

一想到蘇可歆會被拋棄,邱悅心裡就是一陣舒暢。她蘇可歆有什麼,竟然能勾上遲曜集團的總裁。哼,你前段時間有多出風頭,這下打臉就有多狠。我就不信,程若兒都回來了,顧遲還會要你!

「你!」蘇可歆想要反駁些什麼,但是卻不知道該拿什麼理由來反駁。她想起了醫院裡程洛對自己說的話,對男人來說,初戀的位置很特別。

看到蘇可歆無話可說,邱悅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之後,一扭一扭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一朝飛上枝頭變鳳凰,還真忘了自己原本是只雞了。」

「噗嗤!」聽到邱悅的話之後,好幾個同事忍不住的笑出聲來,都幸災樂禍的看向蘇可歆。就連以前一直支持蘇可歆的幾個人,現在也是一臉同情的看向自己,好像都覺得她一定會被顧遲拋棄。

受不了辦公室里的異樣眼光,蘇可歆拿起自己的包,也沒跟顧以寒打聲招呼,就直接離開了雜誌社。

出了雜誌社,蘇可歆便來到了孟雅芬所在的小公寓。一方面,她已經好久沒有見到媽媽了;另一方面,現在的她需要蘇雅芬的安慰。 剛到門口,蘇可歆便聽到門內傳來了蘇雅芬的笑聲。

看來媽媽很開心嚒,蘇可歆的臉上也忍不住出現了笑意,已經很久都沒有聽到媽媽這麼開心的笑聲了,不知道有什麼好事發生。

按響了門鈴,來給蘇可歆開門的正是一臉笑容的蘇雅芬。

「媽,什麼事那麼開心呀。」蘇可歆笑問道。

「是可歆啊。」看到蘇可歆,蘇雅芬的臉上卻閃過一絲不自然,笑意也收斂了很多。「快進來吧。」

說完,蘇雅芬把蘇可歆讓進了屋內。

「怎麼?媽媽你不歡迎我啊。」蘇可歆一時也不明白蘇雅芬的表情變化,開玩笑似的問道。

「這孩子,說的什麼話。」蘇雅芬嗔怪的看了蘇可歆一眼。

「哈哈。」被蘇雅芬小孩似的表情給萌到了,蘇可歆笑著摟著蘇雅芬的肩膀向屋內走去。可是看到沙發上坐著的人時,蘇可歆卻愣住了。

程若兒怎麼會在這裡?

「若兒,可歆你應該認識吧。」蘇雅芬拉著蘇可歆向程若兒介紹道,又轉過頭來看著蘇可歆說道:「可歆,這是若兒,是程洛的妹妹,你應該也見過的。」

蘇可歆尷尬的笑了笑,不知道在這種情況下,應該怎麼和程若兒打招呼。

程若兒卻上前一把摟住了蘇可歆的胳膊。「我和可歆早就認識了,蘇姨,你不用給我們介紹的。」

「是嗎?認識就好,認識就好。」看到程若兒和蘇可歆那麼親密,蘇雅芬也是很開心。「今天你們兩個都在這裡吃飯啊,我現在就去給你們做。」

「好啊,蘇姨,我小時候就最喜歡吃你做的飯了,這麼多年沒吃到,心裡還真是想呢。」

「喜歡就好,想吃什麼,和蘇姨說,蘇姨今天都給你做。」聽到程若兒的話,蘇雅芬樂的合不攏嘴。

「糖醋排骨,竹筍帶子……」程若兒報上了一大串的菜名,蘇雅芬一一記下之後,笑呵呵的進了廚房。

看到媽媽只問程若兒喜歡吃什麼,卻沒有問自己,蘇可歆的心裡湧上一陣難過。但又想到程若兒是客人,媽媽多照顧一下也是應該的。

看到蘇雅芬離開,程若兒也放開了蘇可歆,坐在了一旁的沙發上喝著茶,也不和蘇可歆搭話。

蘇可歆也滿是尷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兩人一時相對無言。

坐了一會之後,程若兒起身也進了廚房。「蘇姨,我來幫你好不好?」

「好啊,來,穿上圍裙,別弄髒了衣服。」廚房內傳來蘇雅芬滿含笑意的聲音。

蘇可歆坐在客廳,聽到廚房傳來的一陣陣的笑聲,眼淚都已經在眼眶裡打轉轉了。她覺得自己才像是這個家的客人一樣。

好大一會兒之後,這頓飯終於做好了。等到三人都落座之後,蘇雅芬招呼著兩人開始吃飯。

「若兒,你嘗一下這個糖醋排骨,我記得你小時候最喜歡吃了。」蘇雅芬給程若兒的碗里夾了一塊糖醋排骨。

「嗯,謝謝蘇姨。」程若兒嘗了一下,「蘇姨,真是太好吃了,和我小時候吃到的一樣。」

「是嗎?」蘇雅芬聽到之後很是激動,「來,你再嘗嘗這一個。」

看到自己的媽媽不停的給程若兒夾著菜,卻完全忽略了自己,蘇可歆覺得剛剛被自己忍回去的眼淚又從心裡泛了上來。

別人也就算了,自己的媽媽,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最親近的人,難道也喜歡程若兒勝過喜歡自己嗎?

低頭扒著飯,蘇可歆儘力的控制著不讓自己的眼淚掉下來。可是飯桌上的其他兩人正在說說笑笑,根本就沒有人發現蘇可歆的異常。

一頓飯好不容易吃完了,幫媽媽刷好碗筷之後,蘇可歆實在是有些受不了眼前蘇雅芬和程若兒言笑晏晏的畫面,就跟蘇雅芬說自己還有事,要先回去了。

「正好,我也有事要處理,就順便送一下可歆吧。」聽到蘇可歆要走,程若兒接話道。

「你也要走啊。」蘇雅芬有點捨不得,「以後有時間一定要經常來看蘇姨。」

「那是當然了,蘇姨,以後我會經常來蹭飯的。」程若兒笑著給了蘇雅芬一個擁抱。

「我求之不得呢,」蘇雅芬被程若兒的這句話給逗笑了,「那行,你們有事就先走吧,我就不耽誤你們了。」

「嗯好,那媽你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我們就先走了。」心裡有些不是滋味的跟蘇雅芬道了別,蘇可歆就和程若兒一起下樓了。

「可歆,你要去哪兒,我送你吧。」下樓之後,程若兒對蘇可歆問道。

「不用了,」不想繼續和程若兒待在一起,蘇可歆拒絕了,「我自己打車回去就好了。」

「你一個女孩子自己打車多不安全啊,我送你。」說著程若兒就拉著蘇可歆往自己的車邊走去。

再拒絕的話,倒是顯得自己矯情了,蘇可歆只好上了程若兒的車。

「你身體怎麼樣了?」想起程若兒剛剛出院,蘇可歆問著她的身體狀況。

「沒事,都是老毛病了。」程若兒不在意的回了一句。「可歆,你不介意嗎?」

「介意什麼?」蘇可歆有些不懂程若兒突如其來的問話。

看了一眼蘇可歆,程若兒說道:「顧遲抱我去醫院的事。」

蘇可歆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能說介意嗎?

「你暈倒了,顧遲抱你去醫院也是應該的。」

「嗯,你能這麼想就最好了。」程若兒笑道,「顧遲畢竟是你的老公,你要是對我們有什麼誤會就不好了。」

重生八零:小辣妻生財記 「你不知道,在電梯里的時候,顧遲看到我發病有多麼擔心,臉都嚇白了。估計也是因為太害怕我有事,所以電梯門一開就急著抱著我去醫院了。沒有顧慮到你的感受,你千萬不要和他生氣啊。」程若兒笑著看了蘇可歆一眼,「雖然顧遲還是和以前一樣關心我,但現在我們只是朋友,你別擔心,我是不會和你搶顧遲的。」

程若兒看似在和自己解釋昨天的事情,但是蘇可歆又怎麼會聽不出來她話里話外的炫耀。

她雖然說著不會和自己搶顧遲,但是蘇可歆卻覺得她的弦外之音是:顧遲是她程若兒的,現在也是依然喜歡著她,自己沒有資格和她搶。 沒有接程若兒的話,蘇可歆提醒自己以後要更加防備程若兒才行,可是這種事情,真的是自己防備就行的嗎?蘇可歆覺得,自己好像越來越抓不住顧遲了。

「我到了,你把我放在這裡就行。」不想再繼續和程若兒有過多的接觸,蘇可歆也不知道這是哪裡,就讓程若兒停下了車。

程若兒也沒有多說什麼,把蘇可歆放下之後,就直接開車離開了。

看著倒車鏡中蘇可歆越來越遠的身影,程若兒的眼神中滿是鄙夷和不屑。自己都那麼說了,竟然都沒有太大反應,真是軟柿子一個。不過這樣也好,就能任自己揉捏了。

第二天,蘇可歆突然接到了爺爺的電話,說要自己陪他吃飯。想起自己也好久沒有見過爺爺了,蘇可歆就一口答應了。下班之後,她就來到了和爺爺約好吃飯的地點。

「可歆,程若兒的事情我都聽說了,你怎麼樣,沒事吧?」等到蘇可歆在餐桌對面坐下之後,顧老爺子也沒有繞圈子,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他就怕蘇可歆會想不開。

「沒事,」看到爺爺滿是關心的神色,蘇可歆滿是感動,至少爺爺還是真心關心自己的。「爺爺,您不用擔心我的,我挺好的,不會自己瞎想的。」

聽到蘇可歆的話,顧老爺子卻更加擔心的看向蘇可歆,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蘇可歆此時也意識到了,爺爺約自己來吃飯,恐怕不只是簡單的安慰一下自己,肯定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和自己說。

「爺爺,您是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是有關程若兒的嗎?」蘇可歆也嚴肅了神情問道。

「嗯。」聽到蘇可歆主動問起,顧老爺子也不再藏著掖著,「你之前不是讓我調查十年前的綁架案嗎,其實最近一段時間,我已經調查到新的進展了。」

聽到爺爺是要和自己說十年前綁架案的事情,蘇可歆的神色有些落寞。「爺爺,程若兒既然都回來了,也和我們說清楚了十年前到底是怎麼回事,當年的事就不用調查了。這些天辛苦您了。」

顧老爺子卻搖了搖頭。「程若兒的解釋新聞里都寫了,我也看到了,但是我調查到的事情真相卻不是程若兒說的那樣。」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蘇可歆著急的問道,她沒有想到調查結果竟然會和程若兒說的有出入。

「我特意讓人查了程若兒說的救他們的那個清潔工。可是,有人說,那天明明看見那個清潔工在和人打牌,根本就沒有在那塊區域清潔。」

「那,爺爺的意思是,程若兒在撒謊嗎?」聽到顧老爺子的話,蘇可歆有些震驚,也有些不解。「可是她為什麼說謊呢?」

「我也不是很清楚,現在還沒有查清楚當年到底是怎麼回事,就只是查到了一些零零碎碎的線索。」顧老爺子也想不明白這個問題。「但是,可歆,我一直都不喜歡程若兒,從小我就覺得這個丫頭的心機很重。以後和她交往的時候,你還是小心一點為好。」

戲精主播:電競男神很會寵 「嗯,我知道了爺爺。」蘇可歆認真的應道。

和爺爺吃完飯後,蘇可歆在回家的路上越想越奇怪。按照爺爺和自己說的話,毫無疑問,是程若兒說謊了,當初她在程家解釋的那些話根本就是漏洞百出的。

可是,程若兒為什麼要說謊呢?如果不是那個清潔工救了她,她當初又是怎麼從火災現場逃出來的?

一個又一個的疑問充斥著蘇可歆的腦袋,她實在是想不明白,就給程若兒打了一個電話,約她出來見面,想要當面問清楚這些問題。

聽到蘇可歆要約自己見面,程若兒也沒有多想,就答應了。

「那我們就在上次逛街時約好的那個咖啡館見面。」跟程若兒確定好見面的地點之後,蘇可歆就掛了電話,帶著滿腹的疑問去赴約了。

到地方的時候,程若兒還沒有來。蘇可歆點了一杯咖啡慢慢的喝著,邊喝邊整理著自己有些亂掉的思緒。

自己如果直接問程若兒有沒有說謊的話,她是肯定不會說的。那要怎麼才能證明程若兒說謊了,並問出當年事情的真相呢?

這邊蘇可歆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的時候,聽到周圍微微的有點喧鬧起來。

抬頭看了一下四周,發現大家都看著一個方向竊竊私語著,眼神中皆是透漏著驚艷之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