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能……」

紀寒瞳孔極度收縮,看著夏天一腳踏下,黑霧蒸騰,讓他根本不能躲避,直接便踏在了他的臉上。

「轟!」

紀寒被夏天一腳踏的從高空墜落,身體轟在冰凍的海面上,一張臉都被踩變形,鮮血直流。

他獃滯的看著高空中振翅的夏天,目光驚悚,就像是看著死神一般,眼中充滿了不敢置信…… 萬物星辰逆轉,磅礴浩瀚,像是所有的一切也都跟著逆轉了。

紀寒躺在冰凍的海面上,像傻了一般,目光獃滯,無論他怎麼想,也想不明白事情怎麼會發展成這樣。

到底發生了什麼……

高空中,夏天背後一雙黑霧蒸騰的翅膀振動,緩緩降落,看著紀寒站起身來,嘴角露出一抹詭異的笑。

此刻,他處在一種很詭異的狀態。

廣闊的天靈中,沒有靈海,也沒有靈氣,有的,只是濃稠的黑霧,和高空中那顆璀璨的星辰。

夏天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只知道在萬物星辰逆轉的那一刻起,一切都發生了改變。

天靈中的黑霧,讓他感受到了一種恐怖無邊的力量,與境界無關,只是單純的強。

紀寒驚恐的看著夏天,看著他一步步走來,看著他嘴角露出詭異的笑,就像是看見了魔鬼一般。

出世以來,紀寒面對再強大的敵人都從未退卻過,但遇見夏天後,他那無敵的信念卻一次又一次的被踐踏,被踩的支離破碎。

「不!這不可能!」

他怒吼著,完全失去了理智,身上恐怖的寒意爆發,席捲天地,剎那間,大雪簌簌而下。

「寂滅!」

大雪之中,一切都變得無比緩慢,紀寒臉色猙獰,提著一把冰劍朝夏天衝去。

「砰!」

在緩慢的空間之中,一道身影倒飛出去,口中噴出一口鮮血,在他驚恐的目光中,像是看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

倒飛出去的人正是紀寒,被夏天一巴掌給扇飛,口中血沫不止,牙齒都脫落了大半。

太快了……

紀寒根本沒看見夏天是怎麼出手的,彷彿在這「寂滅」之中,夏天的行動絲毫不受影響一樣。

夏天依舊笑著,笑的很詭異,像是索命的死神一般,一步步朝紀寒走去。

紀寒臉色猙獰,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一股恐怖的寒意再次在他體內爆發。

道靈外顯!

一顆由寒冰鑄成的星辰浮現,晶瑩剔透,化成一座山大小,懸浮在空中,恐怖的寒意,像是要將整個世界都冰凍。

「給我去死!」

紀寒怒吼,催動著冰寒星辰朝夏天轟擊而去,氣浪席捲,恐怖的波動彷彿要將世界都毀滅。

「轟!」

驚天動地的聲音響徹,整片海域都在動蕩,冰寒星辰轟然落下,然而,卻沒有轟在夏天身上。

他消失了……

冰凍的海面上,紀寒目光驚悚,來回掃視,想要找到夏天的身影,然而,卻始終找不到。

死亡的陰影越發濃郁,紀寒只感覺胸前一疼,口中血液流淌,低頭看去,才發現,一隻黑霧蒸騰的手從他胸前伸了出來……

在他背後,夏天依舊笑著,笑的詭異,一隻手從紀寒後背刺入,直接將紀寒洞穿。

可怕的是,一切都是那樣的悄無聲息。

紀寒甚至不知道夏天是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身後的,他眼中帶著驚恐,帶著絕望,緩緩倒地,像是落進了深淵。

他輸了……

輸的徹底,毫無還手之力。

他趟在地上,目光獃滯的看著夏天一腳踏在他的胸膛上,看著夏天詭異的笑著,抓起他的一條手臂,猛地一扯。

「啊——」

撕心裂肺的聲音在天地之間響徹,正如紀寒將夏天的一條手臂扯下來一樣,夏天也同樣將紀寒的手臂給扯了下來。

鮮血激射,夏天沐浴在血色之中,詭異的笑著,如同地獄中爬出的魔鬼。

他的腳踏在紀寒胸膛上,再次彎腰,將紀寒剩下的一隻手臂抓起,再次猛地一扯,人手分離,鮮血狂涌。

紀寒甚至忘記了慘叫,眼中只有驚恐,獃滯的看著夏天一腳又一腳的踏下,將他的胸膛踩的破碎。

緊接著,夏天探出手,將紀寒的心臟給掏了出來,握在手中,像是在觀賞一件藝術品一般。

「呵呵……呵呵呵……」

他依舊笑著,笑的是那麼的詭異,全身黑霧繚亂,像是失去了理智的瘋子一樣。

這一刻,天靈中的萬物星辰再次綻放出璀璨的光芒,將天靈中蒸騰的黑霧鎮壓了下去,瞬間,夏天黑霧蒸騰的眼中才浮現出一絲清醒。

「我怎麼了?」

夏天看著自己手上血肉模糊的心臟,有些不敢置信,自己怎麼會變得這樣血腥殘暴?

是黑霧……

夏天能明顯的感受到,自從黑霧進入天靈之後,自己的性格逐漸被那詭異的黑霧影響,變得殘暴,想要毀滅一切事物,若不是萬物星辰綻放出璀璨光芒,估計他早就失去了理智。

回頭看著,看著那黑霧蒸騰的黑海,夏天的瞳孔忽然緩緩收縮。

黑霧之中,竟然伸出一隻龐大的手掌,漆黑無比,像是死神的手一般,往夏天抓去。

一種死亡的陰影在夏天心中浮現,面對那龐大的漆黑手掌,他根本無法躲避,甚至連身體都無法動彈。

就在這一瞬間,神魔洞深處,神魔猛地睜開眼,眼中同樣有黑霧蒸騰,像是能看透世間的一切……

從海黑中伸出的手掌忽然在半空中頓住,像是在忌憚什麼,又緩緩的收了回去,消失在黑霧之中。

同樣消失的,還有夏天身上籠罩的詭異黑霧,就連天靈中的黑霧也消失的乾乾淨淨。

一個黑霧印記出現在夏天左手手臂,像是烙印進了靈魂深處一般,讓夏天感覺自己墜入了深淵。

「今日的因果,來日償還。」

黑海之中,傳出一道低沉的聲音,震得黑霧翻滾,最後又重歸平靜,但卻依舊在夏天腦海中響徹。

「因果……」

夏天臉色慘白的看著手臂上的黑霧印記,心中驚疑不定。

因為自己藉助了黑海中的黑霧,所以沾染了因果嗎?

黑海之中,到底隱藏著什麼?那隻漆黑的大手,又是一位怎樣的存在……

許久許久,腦海中那低沉的聲音才散去。

夏天全身鮮血流淌,回頭看去,此刻,躺在地上的紀寒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贏了……

終於贏了……

萬物星辰此時不再逆轉,而是和往常那樣緩緩轉動,隨著星辰的轉動,一滴水珠從星辰中落下,落在荒蕪的土地之上,重新變成了一片浩瀚的靈海。

天靈中,所有的一切都恢復了正常,就連靈海之中的龍魂道靈也依舊在。

夏天虛弱的躺在冰凍的海面上,看著陰沉的天空,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他太累了……

黑霧籠罩之時,他感受不到身體的重傷,可當黑霧離去之時,他才發現,原來自己傷的是那麼重。

身上的骨頭不知斷了多少根,胸口更是被紀寒兩次洞穿,皮膚上滿是觸目驚心的血痕,甚至有的地方顯露出森森白骨。

所幸的是,他的手沒事,那黑霧很詭異,斷手重接回去,沒有一絲的缺陷,但他卻因為黑霧而沾染了因果……

也不知今後會怎樣償還。

夏天嘴角露出一抹淺淺的笑,不管怎麼樣,自己,總算是贏了!

紀寒手背上的黑色印記消失了,而夏天手臂上的黑色印記卻詭異的壯大了一分,夏天甚至能感受到黑色印記彷彿在歡呼雀躍……

穿越者之間的較量,輸了,將會變得別人的嫁衣。

而且,遠遠不止續命這麼簡單。

這一刻,海量的信息湧入夏天腦海,磅礴浩瀚,蜂擁而至,夏天猛地睜開眼,眼中閃爍著光芒。

這是……紀寒的記憶!

不……

準確的說,是紀寒掌握的所有道法,全都往夏天腦海中涌去,讓夏天感到頭顱都彷彿要炸開。

「秘術:遠遁!」

「秘術:冰封!」

「秘術……」

「道法:破滅、寂滅……」

「戰神虛影,極寒冰翅……」

一部又一部的道法秘術湧入夏天的腦海,全都是紀寒所掌握的,甚至還有些紀寒沒有施展出來的秘術和道法。

然而,遠遠不止如此。

「那是……」

夏天不敢置信,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天靈之中忽然湧現一種冰寒的氣息。

浩瀚的靈海,原本是一整片的雷海,而此刻,竟然有一半變成了冰海……

天靈之中,一顆冰寒的星辰緩緩升起,晶瑩剔透,散發著璀璨的光芒,懸停在萬物星辰旁邊,跟隨著萬物星辰緩緩轉動。

紀寒徹底的成為了夏天的嫁衣。

不僅道法秘術,就連靈氣屬性和道靈也歸夏天所有,可惜的是,修為無法奪取,夏天依舊是辟海境後期的修為。

但這些,就已經足夠了。

「這到底是一場多大的局……」

許久許久,夏天才恢復平靜,看著陰沉的天空,腦海之中,不斷的閃過一個又一個的問題。

殺死穿越者不僅能續命,並且還能奪取失敗者的所有造化,究竟要怎樣通天的手段,才能做到這一步?

冥冥之中,到底是誰在掌控這一切?

又有什麼目的?

活到最後,又會發生什麼……

時間一點點過去,陰沉的天空漸漸變得晴朗,天邊,夕陽正在漸漸落下。

夏天艱難的從地上站起,將一大堆問題拋到腦後,咧開嘴笑著,一步步向前走去,在夕陽的照射下,身影越拖越長。

太陽下山了,該回家了…… 天色越來越暗。

幽幽山谷中,有女孩哽咽的哭聲,悲涼而又絕望。

一陣風吹過,帶來陣陣寒意,小辛瘦弱的身體在風中搖擺,像是一朵將要凋零的花。

她眼中淚水流淌,守著山谷口,渴望夏天歸來。

天色越來越暗,山谷外面已經漆黑一片,看不清任何事物,小辛的臉色越發蒼白,她已經在這裡等了一天了。

風兒再次吹來,將瘦弱的小辛吹倒,她手撐在地,想要站起身來。

抬頭看去,卻看見了一道身影。

一道傷痕纍纍,但卻依舊挺拔的身影。

黑暗中,那道身影伸出一隻手,將獃滯的小辛從地上拉起,帶著她緩緩從山谷中走去。

時間像是變得無比的緩慢。

小辛抬頭看著那張熟悉的臉龐,眼中的淚水凝固,只是獃獃的看著那燦爛的笑容,就像是看見了天堂一樣。

「哥哥……」

一切都是那樣的熟悉,夏天笑著,拉著小辛朝山谷中走去,一句話也沒說,但卻像是有一道久違的聲音在小辛腦海中響徹——

「我回來了……」

是的,夏天回來了。

天色漆黑,夜幕之中沒有一絲光亮。

但在小辛眼中,卻像是看見了無比璀璨的光芒,像是照亮了整個世界,手心中傳來的溫度,像是沐浴在了陽光之中,是那樣的溫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