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

阿毛含怒問道。

「是宇哥,他踩到龍哥了……好像裡面還有嘯哥和然哥……..」

「什麼!」

聽到秦穆然和劉嘯也在裡面,阿毛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曹宇到底做了什麼喪心病狂的事情,連秦穆然和劉嘯都驚動了!這是不要命了嗎?

不過,自己已經到了,想要躲,恐怕是躲不掉了!為今之計只能夠硬著頭皮進去!

阿毛說著,深呼吸一口冰冷的寒氣,便是向著帳篷裡面走了進去。

「龍哥,我來了!」

阿毛走了進去,說道。

「哼!」

陳龍瞥了一眼,不說話。

「龍哥,這是發生了什麼?」

阿毛決定裝傻充愣。

「發生了什麼?阿毛,是不是現在給你一點權力了,你就自己不認識自己了?」

陳龍看著阿毛有些恨鐵不成鋼地說道,阿毛可是從天狼堂就跟著自己的,現在竟然變成了這樣,就是他都有些不相信。

「龍哥,你說這話,我怎麼可能呢!我是你一手帶出來的,我怎麼樣,你不清楚嗎?」

阿毛尷尬一笑道。

「我不清楚?是啊!我真的不清楚!我要是清楚,你覺得今天的事情會發現嗎?!」

陳龍是真的惱怒了!

今天丟人丟大了!而且還是在秦穆然,劉嘯,狐狸的面前!

「你看看你的好兄弟今天得罪誰了!」

說著,陳龍便是讓開,頓時阿毛也是看見了坐在桌子上面的秦穆然,劉嘯,狐狸和紀凌風。

「然哥!嘯哥!狐狸哥,還有紀少?!你們怎麼都在這裡?!」

如果說之前僅僅是知道他們在裡面的話,阿毛還以為他們是後來的,但是現在看這樣子,一群人是在這裡吃飯啊!

重點是,在這裡的幾乎就是龍鱗的核心人物啊!

你呀的,曹宇到底是幹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了!一下子得罪了這麼多的大佬,你是徹底不想在龍鱗混了嗎?

「混蛋!你到底幹了什麼!說清楚!」

阿毛越想越是生氣,當即轉身,給了跪在地上的曹宇就是兩個大耳刮子!

恨鐵不成鋼啊!

這個曹宇還真的是壽星公上吊,想死!

「毛哥….我……」

曹宇看著阿毛這個樣子,也知道阿毛是動了真怒了,也不敢隱瞞,一五一十地將事情的前因後果都說了出來。

「你要找人廢了紀少?你還要讓小弟們砍老大?曹宇,到底是你瘋了還是我瘋了!」

阿毛聽到曹宇的敘述,遍體生寒啊!

阿毛是天狼堂的老人了,一路見證著秦穆然的崛起,也知道秦穆然的手段和厲害,你呀的,竟然這麼不開眼的要找秦穆然他們的麻煩,而且現在他們還是老大,你就這麼來的?

「阿毛,今天喊你過來,不光是因為他要對我們動手,還有一件事,我想問你!」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狐狸卻是開口了。

「狐狸哥,你說!」

阿毛立刻卑微地問道。

「我說的話,你阿毛都聽了嗎?」

狐狸淡淡一語,一雙眼睛充斥著凌厲,盯著阿毛問道。

「聽了!必須聽了啊!狐狸哥的話,我怎麼可能不聽!」

阿毛不假思索地回到。

「上次我好想剛剛發通知說最近一段時間都太平點,都低調點的吧!如今我們龍鱗樹大招風,只要一個不小心被敵人抓住把柄,對於整個龍鱗來說都是滅頂之災,這句話,我說過吧!」

狐狸又看了看阿毛道。

「是!我已經讓這群臭小子都低調點了,但是沒有想到他竟然將我的話當耳旁風!」

阿毛心裡也是一個氣啊!以前看曹宇這小子挺機靈的,就給了他點人,沒有想到這小子一上位就開始有點飄了啊!

這一飄,玩的還有點大,直接就是要將龍鱗的老大們一鍋端了!真的是瘋了!

「呵呵!阿毛,這個曹宇是你的手下,你說怎麼辦吧!」

狐狸看著阿毛,想讓阿毛給他,不,是給秦穆然和劉嘯,紀凌風一個滿意的答覆。

「按照刑堂的規矩,曹宇挑釁鬧事,對然哥,嘯哥出手,以下犯上,三刀六洞!」

阿毛如實地說道。

「呵呵,看來你都記得!」

狐狸笑了笑道。

「狐狸哥,曹宇一直都跟著我們,這一次,是他喝了點馬尿,忘本了,不知道輕重,還請饒了他這一次!」

阿毛給曹宇求情道。

「我知道曹宇從天狼堂的時候就跟著我們了!可是,正因為他是天狼堂的老人,我才更加不敢法外容情!」

狐狸看著阿毛言語懇切地說道。

「你也知道,現在咱們龍鱗家大業大,在整個中海僅次於青幫和洪門,多少雙眼睛盯著我們,又有多少明裡暗裡的敵人恨不得找到機會給我們落井下石!身居高位,反而有著諸多的限制!你以為嘯哥如今風光無限,其實每天他被多少事情忙的焦頭爛額,你們又可曾看到?」

狐狸看了看劉嘯說道。

「龍鱗招納了不少的人,而且大家都在努力地想要將龍鱗往好的方向發展!但是現在咱們的老人主動犯了這樣的事情,我們更加需要嚴厲的處置,否則的話,其他的人就會覺得我們偏心天狼堂的老人,你覺得,其他的人還會給我們龍鱗賣命嗎? 獵愛遊戲:神祕大亨很邪惡 不會!」

狐狸看著阿毛說道。

「曹宇,如今你犯了幫規,三刀六洞! 重生之老婆來歷不明 若是你挺過來了,以後還是好兄弟!若是你挺不過來,你的家人以後我們龍鱗照顧!保證你沒有後顧之憂!算是我們對於你這個天狼堂老人的優待!」

狐狸看著曹宇說道。

「狐狸哥……我知道我錯了!我也知道,若是狐狸哥不處置我,其他的人肯定會有意見!我不想嘯哥,然哥難做!毛哥,你也不用給我求情了,一人做事一人當,我做了這樣的混賬事情!我甘願受罰!此生無悔龍鱗人!」

說完,在眾目睽睽之下,曹宇陡然從地上站了起來,以錚錚鐵骨的樣子,說道。

「好!這才是我天狼堂的老人該有的樣子!做錯了事情,就要認,就要受懲罰!以後能改!」

狐狸看到曹宇現在的這個態度,也是滿意的說道。

「兄弟!挺過來!家人那邊,不用擔心!」

陳龍終究還是心軟,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後,便是轉過身去,不看。 那個憑空出現的刀片,也不知道有沒有辦法,讓那個刀片不出現,如果可以讓那個刀片不出現的話,那麼任務參與者就安全了,死路也就沒有了,但是,能有什麼辦法呢,這個都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會出現,要知道,它都是憑空。

都是憑空出現的,所以,根本沒法判斷它到底什麼時候會出現,然後任務參與者進行躲閃,但是,它的速度那麼快,估計任務參與者們也來不及躲閃,這樣說來,幾乎是無解了,那個刀片,它是會出現的,但是,任務參與者們不知道它什麼時候出現,不知道它爲什麼會出現,甚至是,任務參與者們到現在爲止,都還不知道那個刀片,它是機關。

寵妻成癮:獸性老公要抱抱 沒錯,它其實就是魔王設定的機關而已,它只會出現一次,也就是說,它出現的那一次,如果沒有將任務參與者殺死的話,那麼它也就沒有了,它也就不會再次出現了,可是,它出現的那一次,基本上是有很大的把握將任務參與者。

將任務參與者殺死,所以,也還是很危險,儘管它只會出現一次,就好像秦風和程陌,他們就是被那一次給殺死的,葉黎她現在,雖然說還沒有死,但是,感覺她也很危險,她一個人,沒有李肅給她的生路提示,也不知道她。

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活着到第三階段,希望她能吧,但願她能吧,要是她真的不能,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了,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大家祝福她吧,現在我們來看看李肅,好像他比較瘋狂啊,他不是“正常人”,其他的任務參與者。

他們都是小心翼翼的在走,像程陌啊,像葉黎她啊,他們都走得很慢,可,可是,可是到了李肅他這裏,首先,他先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然後猛的向前一扔,外套被扔出去了很遠,“我靠,李肅他是瘋了嗎”,不然爲什麼。

爲什麼要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然後還扔出來那麼遠,不怕髒嗎,不怕自己的衣服被弄髒嗎,還是李肅他覺得,覺得這條路很乾淨,所以,可以放心的扔出去,真的是這樣嗎,怎麼總感覺李肅他好像是有用意的,當然啊,要不然。

要不然李肅他真的發瘋啊,他這麼做,那肯定是有他的用意的,只是,大家先猜猜看,看能不能猜出,李肅他到底要幹嘛,他到底想幹嘛,扔衣服,扔衣服這種事情,李肅他還真的是第一次做,不管是在任務世界裏,還是在。

還是在現實世界裏,都是第一次,那麼,他這麼做,到底是爲了什麼呢,好吧,也不賣關子了,不管大家有沒有猜出,反正都是要說的,只是這段時間,是給大家先去猜的,如果大家有猜的話,那麼接下來看看,自己到底有沒有。

到底有沒有猜對吧,李肅他,他突然把衣服脫下來,然後又扔向了遠處,這其實就是,李肅他是這樣想的,他想試試看,把衣服當作是自己的替身,然後讓衣服去“送死”,衣服應該也算是一個物體,那麼那個刀片,它應該只是。

只是認物體的,只要是物體,那麼它就應該會出現,而秦風之所以會死得那麼快,李肅他估計是,那個刀片,它應該也是有一個固定的位置,它不可能是隨時隨地就能出現,因爲,之前程陌他進去的時候,就沒有發現這樣的事情。

所以,李肅他推斷,這個不同的門,那麼它裏面那個刀片的位置,應該也是不同的,這也就解釋了,秦風他爲什麼還沒有進去就死了,而程陌他則沒事,應該是,因爲程陌他選的那道門,裏面刀片的位置,它不在門口那裏,它。

它應該是在裏面,但具體是在哪裏,這個,李肅他就不知道了,真的,他沒法判斷出這個,他只知道,秦風選的那道門,它那個刀片的位置,是在門口,但其實,程陌他選的那道門,又何嘗不也是在門口呢,是啊,都是在門口啊。

只是程陌的,是在那邊的門口,而秦風的,是在開門這裏的門口,說起來,其實這兩道門,它就是反過來了嘛,等於秦風它就好像是從那邊的門口出門一樣,說起來,就是這樣,秦風他就相當於是從那邊的門口進門,所以,他死。

他死得快,而程陌他死得慢,就是因爲程陌他的運氣比較好,而相反,秦風他的運氣就很差了,不過他倆的結局倒是一樣的,都是死了,都是被削成兩半了,或者說,都是死無全屍,死相極其的恐怖,極其的慘不忍睹,極其的。

算了,不說了,因爲畢竟不是什麼好的事情,死了兩個任務參與者了,那麼接下來的三個任務參與者,希望他們不要都死了,要不然的話,五人組就團滅了,畢竟還包括李肅在內的,李肅如果死了,那後果不堪設想,可想而知。

地獄俱樂部的任務參與者們,他們會怎樣,他們都是李肅的親們,有李肅的表姐張美華,有李肅喜歡的陳婷,有喜歡李肅的薛美美、陳婷以及蘇姍,還有和李肅之前一起多次進入任務世界的朱有爲,地獄俱樂部都是他送給李肅的。

所以,有時候,大家還是要想想他們,雖然說,最近他們的戲份很少,甚至是沒有,但是,我們大家也還是不能忘記他們,因爲,他們也是主角,只是李肅他的戲份比較多一點而已,畢竟這是李肅他的傳奇嘛,他從大山裏來到。

來到大城市裏,遇到了許多人,也發生了很多事情,但是他覺得很開心,儘管是後面進入到了任務世界裏,但是李肅他還是覺得開心,因爲,他遇到了陳婷,遇到了自己的另一半,還有其他自己關心的人,張美華的話,因爲她。

因爲她之前就是自己的表姐,所以,也就,但是,這個表姐,自己也有好久都沒有見到了,能夠和表姐在一起,那也是很幸福的事情,李肅他覺得是這樣,表姐張美華真的對自己很好,離開了家這麼久,李肅他也有點想家了,只是。 既然曹宇願意接受龍鱗幫規的處罰,自然是方便了許多。

秦穆然和劉嘯一直都坐在桌子旁邊不為所動,沒有說任何的話。

「鏗噹!」

一聲脆響傳來,卻是一把小刀扔在了曹宇的面前。

曹宇哪怕剛才熱血沸騰,願意接受懲罰,但是當看到掉落在自己面前的小刀以後,也是忍不住眼皮直跳,心裡發毛。

三刀六洞,那可不是開玩笑的,從古至今,能夠主動承受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然哥,嘯哥,狐狸哥,龍哥,這件事,我曹宇,認了!」

曹宇咬了咬牙,當即一腔熱血湧上頭顱,隨後撿起地上的小刀,閉著眼,直接朝著自己的大腿上面扎了過去。

「吭哧!」

一道血箭射出,卻是小刀刺穿了曹宇的大腿。

一刀兩洞!

「呲啦!」

曹宇又將刺入大腿之中的小刀拔出,頓時鮮血流的更快了。

「啊!」

劇烈的疼痛,讓曹宇的臉瞬間漲得通紅,就好似剛剛喝醉酒一般,額頭上已經滲出了一顆顆晶瑩的汗珠,青筋凸起,面目猙獰痛苦。

拿著小刀的手都在顫抖,全身抽搐著。

這種疼痛只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知道到底有多麼的疼!

「第二刀!」

曹宇咬著牙,喘著粗氣,目光一狠,對著自己的大腿再次扎了下去。

「吭哧!」

第二刀刺入大腿之中,兩刀四洞!

曹宇悶哼一聲,沒差點疼暈過去,見勢就要倒下去,背後的龍鱗的人立刻上前攙扶住了曹宇,免得他倒地。

「第三刀!」

曹宇強撐著,對著自己的大腿再來了一刀。

三刀六洞,當刺入大腿之中的小刀拔出來以後,曹宇整個人直接是疼的昏厥了過去。

「愣著幹嘛!阿毛,送醫院!」

陳龍看到阿毛被曹宇的舉動嚇得愣在了原地,立刻吼道。

「啊?是!我這就去!」

阿毛當即便是招呼著手下的人,將已經因為流血過多疼的昏厥過去的曹宇送向了醫院。

原本一窩蜂而來的人,又在剎那間如同潮水一般地散去。

「然哥,嘯哥,我有錯!」

帳篷里又安靜了下來,陳龍對著秦穆然和劉嘯認錯道。

雖然這件事他也是「受害者」,但是不管怎麼說,曹宇也算是自己手下的人,自己手下的人犯錯了,他這個上位大哥難辭其咎。

「阿龍,你起來吧!這事不怪你!」

劉嘯沒有說話,秦穆然在這裡,他想要聽秦穆然的意思,眼睛看著秦穆然,秦穆然說道。

「可是他們都是我的人啊!」

陳龍堅定地說道。

「那照你這樣算的話,我們豈不是都要受過了!如今咱們龍鱗家大業大的,難免會出現這些事情!」

秦穆然說著便是讓陳龍坐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