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威壓?」陸方喃喃的說道。

「現在你服氣了嗎?在這證道大陸之上實力才是一切,你沒有實力,你就只是一個廢物而已,你現在只不過是個廢物,就你這點區區的實力,好好的修鍊再說吧,否則我隨手一捏,就能夠捏死你。」

綠眼女王冷笑了一聲說道,這時走到了陸方的面前。

就像是一個病態的女人,綠眼女王湊在了陸方的面前,輕輕地嗅了嗅陸方身上的氣息,發出了一聲感嘆。

「真是甜美的味道啊。」

「你到底要什麼?」

陸方跪倒在地上,對著面前的綠眼女王說道。

「我要你身上的血,一個月一滴,十年之後,我就會放你離開,或者等我天蛇之軀大成,我也可以放你離開。」

綠眼女王笑著說道,就這樣坐在了主位上。

「不過在那之前,我會給你許多的方便,比如許多的藥物,修鍊的功法,還有其他許多東西,只要你心甘情願的做我的奴隸,我會好好的待你。」

綠眼女王說著,舔了舔自己的舌頭,摸了一把陸方的臉。

「小子,你不要想著我出手,沒有生命危險,我是不可能出手的。」在陸方的識海之中傳來了天老的聲音。

「這個女王可不是什麼善茬子,她的實力非常的恐怖,要是我的實力還在,面前這所謂的綠眼女王,只不過是一條小蛇而已,而現在這個大陸之上,我是不能夠隨便暴露,一旦我暴露了,就會有大恐怖,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我是不可能出手的。」

天老似乎已經察覺到了陸方心中那暴怒,於是長嘆了一聲,對著陸方說道。

「那總不可能讓我當她的奴隸吧?我還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做什麼?」陸方對著天老說道,心中十分的不快。

「你是做了太久的梟雄,你莫非已經忘記了你以前跟我說的?你在原來的世界之中,作為兵王,忍辱負重的事情了?現在怎麼就做不到了呢?」

「我…」

陸方一時間話語就被塞住了。

「我明白了。」

就在下一刻,陸方整個人渾身氣質一變,就好像是一隻毒蛇一般,但是就在下一刻,這所有的兇狠氣質全部都消失不見,就好像是一隻純白無害的小白兔。

「多謝主人。」

陸方下一刻,整個人都變得猥瑣起來,似乎任面前的綠眼神女王作為主人了。

「公子…」

在一旁的小嬌,一下子就愣住了,沒有想到陸方居然答應面前綠眼神的女王的奴隸,一下子驚呆了。

「小子,你裝的可真夠像的。」天老看著陸方的這一方表現,帶著讚歎的語氣說道。

「哼」

卻只聽陸方笑了笑,對著天老說道:「天老,這你可就不知道了,以前的時候我可是學過表演課,專門針對這方面進行訓練,可以說演什麼像什麼,區區一個奴隸而已,自然是手到擒來。」

陸方說到這裡,眼神之中閃過了精芒。

「這綠眼女王,似乎是因為什麼原因而放開了限制,但是恐怕也是要從我身上獲取什麼,我必須要查清楚這些事情,然後想辦法逃離這裡,或者直接降服這個女人,變成我的奴隸。」

陸方這樣的說著,似乎已經心有成竹一般。

「說的好,男子漢能屈能伸,這樣才能夠成大事。」

只見天老讚歎了一聲說道。

而這時陸方也感覺到自己的血液之中,似乎是有什麼東西在呼應著,自己的這一番表現,似乎是得到了自己血脈之中的認可。

龍能騰雲駕霧於九天之上,也能隱匿田埂角落之旁,能大能小,才是真龍。

一時間,陸方就有了一些明悟,看著面前陸帆的表現,綠眼女王,卻命令陸方割開自己的手指頭,將一滴鮮血滴在玉瓶之中。

陸方割開了自己的手指頭,滴出了一滴鮮血。

綠眼女王喝下了這一滴鮮血,這才離開,也沒有對陸方做其他的事情,這讓陸方覺得十分的古怪。

「公子,幸虧你能屈能伸,這綠葉女王十分的恐怖,早已經在我們兩個人身上下了禁制,一旦我們兩個不從,恐怕就會叫我們生死不得。」

小嬌在一旁抓住了陸方的手說道。 「沒事,車到山前必有路,這些事情我們遲早能夠解決的。」陸方這樣說道,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縷煞氣。

現在被困住了,不代表以後也會被困在這裡,好好的提升自己的實力才行。

陸方在自己的心中這樣想到。

「天老,這綠眼女王說的話是真的嗎?」陸方的心中還有懷疑,這樣對著天老問道,眼眸之中帶著陰沉。

「誰說得定呢,她之所以留下你,說不定是因為某種說不得原因,不過來者不善,自然就要想辦法解決才行,竟然這女人給了你這麼多的好處,那你得想想迅速提升自己的功力。

「你之前的修鍊方法已經不夠了。」

天老這樣說道。

「天老,那在這個世界什麼才是硬通貨?要拿什麼東西才能夠在這裡進行消費?」陸方問道。

「證道大陸的貨幣叫做神晶,不過你的手裡應該沒有這玩意,但是之前你煉製丹藥應該可以賣出去,可能會有不少的人會願意買,但是不一定能夠拿到神晶。」

「哼!」

只見此時的陸方卻冷哼了一聲,臉上露出了冷笑。

「不是還有著綠葉女王在我們背後嗎?」陸方說道,如今的陸方不再是之前的小菜鳥,曾經的陸豐已經成為世界之巔的絕對高手,只是飛升到鎮到大陸之後,才又重新淪為了底層而已。

天老聽到了這裡頓時一怔。

陸方直接走了出去找到了黃管家,只見黃管家的臉上帶著一些謙卑,看著面前的陸方,這時臉上有些疑惑。

只見陸方開口說道:「給我一百神晶,我有用處。」

「什麼?」

聽到了陸方的話,黃管家的臉上頓時露出了詫異的神色,一臉的震驚,語氣一下子就變得尖銳了起來。

「你知道一百神晶是多少嗎?你怎麼敢要?」

黃管家帶著不敢置信的語氣說到。

陸方冷冷說道:「難道你想冒犯女王的威嚴么?」

「天吶,知道一百神晶是多少么?在證道大陸,一個普通煉神期,至少要花費100年才能夠積攢出來,這可不是一筆小收入,那你要借出綠眼女王的威勢,從面前這黃管家的手中炸詐出來?」天老發出了驚呼。

「一百神晶,我會記著的。」

只見黃管家臉色緩和了下來,帶著笑容對著面前的陸方說道。

「一個月以後還你,這是我私人向你借的。」

拿到這神晶之後,陸方那一張冷漠的臉卻突然笑了笑,將這神晶塞進了自己的口袋裡,轉身就是走了。

「嘶」

在一旁觀看了這一切行為的天老一時間都震驚了,對著陸方不敢置信的說道:「你小子不怕他報復嗎?」

「這黃管家可是十分的害怕綠眼女王,所以我才能夠借勢,而且這神經,我又不是打算不還,只不過是借用一段時間而已,天老你的煉丹術可是非比尋只要肯練常,我想要脫離這個身份,那就不得不精打細算,用的計謀了。」

看到面前陸方的表現,天老一時間有些不敢置信。

「你變了。」

天老喃喃的說道。

「只不過是博大精深的中華智慧而已。」陸方說道,小嬌跟在陸方的身後,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

「沒想到這黃管家實力也至少有鍛神期,沒想到他竟然忍了。」小嬌的臉上帶著不敢置信,喃喃的說道。

「這是因為什麼原因呢?」

在一旁的小嬌似乎有些看不懂了。

「以前在山林之中,只要實力夠強,就可以肆意妄為的搶別人的東西,雖然我聽別人說過一些大道理,但我都覺得沒什麼用處。」小嬌喃喃的說道。

「哈哈哈!」

陸方並沒有回答。

「走吧,你還有的學呢,這人世間的東西,要經歷許多才能夠掌握啊。」陸方這樣的說著。

兩人出門,這才發現已經來到了小鎮之上。

陸方帶著小嬌向著外面走去,一路上來來往往的都是人群,但是大多數的人都是面色麻木,似乎眼神之中都沒有了希望。

還有少部分人走在這路上,一看就是高手。

陸方和小嬌走在這路上,有時間就惹來周圍的人的目光,看著面前的這兩人,不過看到兩人身上綠眼女王的標誌,這些人似乎是如同看見了毒蠍一般讓開。

「公子,我們去哪裡?」

小嬌在一旁對著面前的陸方問道。

「我們去藥店。」

陸方帶著小嬌來到了藥店。

藥店之中,藥店老闆長得十分的粗獷,臉上也有著一臉的橫肉,身上穿著錦衣,手中拿著一把扇子,帶著一種瀟洒的氣息。

「嗯?」

「煉神期?」

就在陸方走進這藥店之後,這藥店老闆的臉上露出了一縷詫異之色。

「要什麼?」店老闆笑著說道,上下打量著面前的陸方,似乎是有點好奇,陸方為什麼要來到自己的藥店?

陸方往前面跨出了一步,將自己的手中布袋放在了這櫃檯之上。

「很簡單,我要買清心草,百花露,七星子,天幻。」陸方對著面前的店老闆說道,聽到路芳的話,這店老闆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

「小兄弟,看來你是一個煉丹師啊,你要是有成品的話,可以直接送到我這裡來賣,我可以比其他地方更高價格收購。」

只見這店老闆笑著,對著面前的陸方說道。

「好,沒問題。」

陸方笑了起來,說道。

沒過幾分鐘,這店老闆就把陸方所需要的藥材遞了上來,陸方接過了這些藥材,把神晶遞了上去。

「五十神晶。」

在這一路上,店老闆都是十分的規矩。

「這店老闆為什麼會這麼規矩?我還以為他會做什麼手腳呢。」陸方喃喃的說道,天老冷笑了一聲,回應道:「這還不簡單,你以為這小鎮上的人都是傻子嗎?能夠修鍊到這個程度,一個早已經人老成精。」

「或許是看中我的潛力,所以想要向我示好吧。」陸方這樣說道。

「那也不一定,說不定是認出了你身上綠眼女王的氣息。」陸方走出了這店外,就發覺似乎有目光投射在了自己的身上。

「有人在看我?」

陸方回過頭,向著四周看了過去,卻沒有發現任何可懷疑的對象,周圍的人似乎都在做著自己的事情。

「怎麼了?」

小嬌外面跨出了一步,看著面前的陸方問道。

「沒事,只是剛才似乎有人在偷看我們,等會小心一點。」陸方對著面前的小嬌說道,小嬌楞了一下。

陸方並沒有直接離開,而是直接去了另外一個店。

走入這個店,在之前的小嬌洞府時候陸方煉製丹藥,將原來所有的葯全部都用完了,才煉製了一爐丹藥,成功率十分低。

就在陸方準備走進這個店鋪的時候,突然就有人狠狠的撞在了陸方的身上。

「誰?」

感受到這人狠狠的撞在自己的身上,陸方臉色頓時一變,,伸手就向著面前的男子抓了過去,抓著男子的手上。

「你想幹什麼?不就是撞了你一下么?你還想動手動腳不成?」只見這男子臉色頓時一變,帶著兇狠的目光對著陸方說道。

「呵呵!」

陸方笑了起來,臉上帶著一縷冰冷。

「把神晶交出來。」陸方冷冷的說道。

「嗯?」

「什麼神晶,你在開什麼玩笑呢?」這男子臉色一變,對著陸方惡狠狠的說道,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

「那邊發生什麼事了?居然會有人敢在這裡鬧事?」

「別去看了,是黑大頭那一伙人,這一伙人可不是什麼好人,一個個特別的壞,說不定是看到了新來肥羊,準備敲詐一番。」

「嘿嘿,沒想到已經修鍊到這種程度,居然還要淪為打劫為生,真是有辱修鍊啊。」只見一個清風道骨的男子長長的嘆息了一聲,說道。

小女無憂 「還能怎麼辦?證道大陸就是這個模樣,實力強者為王,弱者只能成為奴隸呀。」

聽到周圍的話,陸方看著面前的男子冷笑了一聲。

「不知道你打算怎麼辦呢?」

「我打算怎麼辦?」

「你現在不但撞了我,還侮辱我,還給我栽贓嫁禍,你要是不賠償,我今天就叫你豎著來,橫著離開。」

「是嗎?」

陸方聽到這裡,體內的氣息就在這一瞬間勃發而出,直接一巴掌打在這個黑大頭的臉上,然後從黑大頭的懷裡,把自己的錢袋子給摸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