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什麼,怕疼?」

「不不。」

「我會輕輕的,嗯?」

尾音上揚,沙啞中帶著一絲撩人的韻味。

不爭氣的蘇子邈骨頭都酥了,撐著床榻的雙臂也因為失力一彎,兩人順勢便以一個極為曖昧的姿勢交疊。

見他臉漲得通紅,卻一副任君宰割的樣子,赫連霄再也忍不住悶悶的笑出了聲,「邈邈,你真可愛!」

「……」

蘇子邈等了半天就等來了這句話。

他慢慢睜開眼,挪了挪身子卻發現動彈不得,只好發出像蚊子哼的聲音,「你別壓著我,重。」

赫連霄挑眉,坐直身。

可卻沒有讓蘇子邈起來的意思,反而開始慢條斯理的將這身的女人衣裳給一件件扒了,又將自己身上的龍袍披在他身上。

「我喜歡看你穿男裝。」

「啊?」

「以後我們單獨在一起時,這身宮妃的宮裝就不必再穿了。」

「……」

「朝華宮的宮人我會換一批忠心的,往後你在寢宮也不必戰戰兢兢地。」

蘇子邈卻莫名來了句,語氣聽起來有些失望,「不做嗎?」

聞言,赫連霄突然湊近。

伸手放在他脖頸后將人攬了過來,將兩人額頭相抵,氣息交纏,「等這裡只剩我們倆,我再讓人找些東西來,那時候我再慢慢疼愛你。」

饒是未經人事,蘇子邈也聽懂了這句話。

他撇撇嘴嘟囔道,「好吧,只是我不管你是誰,你既然有了我,就不能再碰別人,女人更不行,男女通吃我會覺得噁心。」

「我不喜歡女人,也碰不得女人。」

「哼,勉強信你了。」

赫連霄失笑,將他摟著靠在靠枕上,「你身上有月兒的平安符,明日可以去看看隔壁的董貴人。」

蘇子邈眼一瞪,「她不是人!」

「我知道,她是怨靈。」

「你怎麼知道!?」

說完,他突然想起白日里鳳綰月說過的話,「不對,你和太後到底是什麼關係?她跟我說你不是皇上,還說對天機閣無好感,你們……不會是什麼邪丨教吧?」

赫連霄沒好氣的捏了捏他的臉,失笑,「我與月兒是師兄妹,系出名門道教,等幫原主報完仇,這具軀體便徹底屬於我,倒是我便將我的事全部告訴你。」

「徹底屬於你?那就是說真正的皇上還……活著?」

「剩一縷殘魂罷了。」

「……」

「至於天機閣,今早我見過聞人玉衡,他看起來不對勁,面相模糊不清,眼神看似清澈實則心機深沉,奇怪的是墨塵淵竟與此人交好,著實匪夷所思。」

蘇子邈也連連點頭,附和道,「對對,我也討厭他!」 天機閣向來以神秘、道法高深著稱於世。

照理說,赫赫有名的天機七子理應非尋常之輩,哪怕鳳綰月再厲害,他們也不該輕而易舉就束手就擒。

這裡面定然有詐。

赫連霄的眸色越發深沉犀利。

靜默了片刻后,他問道,「月兒曾幫蘇家,收過厲鬼?」

「是超度,她用天雷咒召出天雷,強行幫厲鬼洗罪孽,助他去投胎。」

「你確定是天雷咒?」

蘇子邈回憶初識鳳綰月時她說的話,而後堅定點頭,「沒錯,就是天雷咒!」

「原來是這樣……」

「怎麼了,用這個可有不妥?」

「天雷咒在道門咒術中是較為高深的咒術,月兒天資聰穎,入師門一個月便將其學會,不過師父曾有命不准她輕易使用,我來西涼國尚不到半年,對天機閣多少也有所了解,據我所知,天機閣會召喚天雷的只有老閣主以及他的大弟子聞人天樞,想來他們接二連三的出現,應該是盯上月兒了。」

「我爹從前總說天機閣門人多數都生性乖張,且講究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他們不會對太后做什麼吧?」

聞言,赫連霄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

他搖搖頭,失笑道,「你應該問,月兒會對他們做什麼。」

……

……

董貴人侍寢且下不來床的消息在第二日傳遍後宮。

最生氣的莫過於剛得寵的梅昭媛,但最開心的當然是蘇子邈。

臨近新年,大大小小的宮宴都要挨個接著來,雲貴妃受皇命全權操辦,也需要問問太后的意見。

可她自然不願單獨見鳳綰月,所以便有了後宮嬪妃集體來請安的這一幕。

正事說完后,她們也沒有要走的意思。

梅昭媛掃了眼正心不在焉卻笑得一臉甜蜜的宜貴妃,陰聲怪氣的道,「臣妾聽說漪藍閣今兒一大早便交了太醫,據說是咱們皇上昨晚太兇猛,傷到了董貴人,真是個可憐人,頭一回侍寢就傷了身,往後怕是再也不能伺候皇上了!」

雲貴妃因大公主一事,與梅昭媛離了心。

現在梅家水漲船高,連丞相府都不放在眼裡,甚至還有傳言說皇上會封這女人為後,呵,簡直笑話!

她藉機打壓,「妹妹這話酸得很,從前在太子府時你便不怎麼得寵,偶爾侍寢也不過半個時辰就被送了回去,想必妹妹是沒機會體會到這種滋味了。」

「你——」

「本宮怎了?」

梅昭媛瞪她一眼后,繼續道,「聽說昨夜漪藍閣的動靜不小,宜貴妃,董貴人是你宮裡的人,她連嗓子都叫啞了,你不會沒聽見吧?」

蘇子邈臉不紅心不跳的答,「本宮沒聽見,不過,你這般編排皇上,就不怕皇上說你是長舌婦嗎?」

「……」

「還有,眼見為實耳聽為虛,或許梅昭媛你聽到的這些事是董貴人自己散播出來的謠言呢?」

聞言,梅昭媛心中惱怒。

她正準備開口反駁,卻眼尖的瞧見了蘇子邈右耳下有一塊可疑紅痕,心中頓時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和算計。 旁邊的珍妃放下茶杯,笑了笑,「梅妹妹莫不是嚇到了?好好的,怎麼突然就不說話了?」

梅昭媛眯眼。

她抬起手,指向蘇子邈,「臣妾是因為瞧見宜貴妃耳朵下方有吻痕,突然驚住了,據臣妾所知,皇上這兩日可從未召幸過任何人,宜貴妃身上的這吻痕倒像是新鮮的,難不成……是蚊蟲咬的不成?」

這句話成功吸引住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

大冬日又哪裡有蚊蟲一說,況且,大家都是過來人,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么?

我的人生能無限讀檔 「喲,還真是呢!」珍妃莞爾,好整以暇道,「宜貴妃不解釋一下?」

雲貴妃自然而然就與她們沆瀣一氣,「蘇妹妹這是怎麼了,嬪妃與人私通可是死罪,更何況你還是貴妃,是會株連九族的,怎麼這麼不小心呢!」

一個個都在看好戲。

若是從前,蘇子邈可能還會懟天懟地一番。

可今日.他心情好,美滋滋的炫耀道,「這是皇上早上咬的,難不成本宮與皇上在一起也算私通?」

雲貴妃,「……」

梅昭媛聞言面色微僵。

不過,她自然不可能讓對方如此輕描淡寫就揭過去,「宜貴妃在睜著眼睛說瞎話?咱們剛剛還在討論董貴人呢,你怎麼還自打嘴巴?」

此情可待 「你不信?」

「臣妾當然不信,皇上和董貴人昨晚鬧得動靜早就傳遍皇宮了,而且皇上今兒一早可是從漪藍閣里出來的,宜貴妃又何必為了開罪拿皇上當擋箭牌?」

蘇子邈冷哼,發出極為輕蔑的哼聲。

真懷疑這些女人腦子裡是不是都裝的豆腐腦,簡直愚不可及!

他環手,譏諷道,「舒爾,你去將皇上身邊的富公公請來,就說本宮的清白沒了,請他趕緊來做個證!」

「是,奴婢這就去。」舒爾無視嬪妃們秒變害怕的嘴臉,小跑著出了未央宮。

梅昭媛一時啞然。

本以為發現了一件不得了的大事,現在看來似乎是做了件蠢事。

穿越女尊之遇上醜男 可事已至此,她只能強忍著心裡對皇上的懼意,佯裝淡定的坐在座位上等著。

正好這時候去寢殿換了身衣裳的鳳綰月,回來了。

見正殿如此安靜,視線在幾人臉上一一掃過,「這又是在演哪出啊,唉,你們的戲能不能像你們的銀子一樣少?」

眾嬪妃,「……」

唯獨只有蘇子邈『噗哧』一聲笑了。

他將方才發生的事敘述了便,露出無辜的表情,「太后,臣妾好歹也是皇上心尖寵,事關清白,這回您可不能再怪臣妾魯莽了!」

鳳綰月揚眉,側眸看著緊咬著唇的梅昭媛。

「梅將軍近日得皇上重用,行事也愈發猖狂,不少大臣都遞了摺子彈劾,你這個做女兒在宮裡也不安份,在哀家看來梅家也就這樣了。」

聽到這話,梅昭媛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連忙放下手籠,跪在地上求饒,「太后息怒,臣妾並非有意要針對宜貴妃,而是皇上昨晚的確是和董貴人在一起,臣妾只是擔心宜貴妃背叛了皇上!」 女總裁的貼身兵王 「背叛?」

鳳綰月懶懶一笑,「據哀家所知,朝華宮可是連一個太監都沒有,依梅昭媛所見,與宜貴妃私通的人會是誰呢?」

其實,蘇子邈是害怕自己是男子的是暴露,所以才將宮人們縮減又縮減,沒想到這次竟也算是做對了一件事。

梅昭媛聞言,面色青白交加。

身子也搖搖欲墜,明顯在不安。

果然,不到一盞茶的時間,外頭就傳來富公公的通報聲。

直到赫連霄坐下,眾嬪妃也謝恩入座,梅昭媛才敢緩緩抬頭。

可一對上那雙深不可測的墨眸,她就慌了神,只好孤注一擲的解釋,「皇上,臣妾不是有心要口不擇言,而且,臣妾並沒有直言宜貴妃做了什麼,說她私通的可是雲貴妃啊,求皇上明察!」

「好你個梅素婉,你陷害本宮?」

雲貴妃心慌,連忙跪了下來,「皇上,梅昭媛雖然說的隱晦,可字裡行間就是在表述宜貴妃與人私通有染,所以臣妾才順著她的話去提醒了一句,絕非是刻意針對宜貴妃,臣妾請皇上給臣妾主持公道。」

赫連霄勾唇,似笑非笑。

聽完這兩個女人互相推卸責任的說辭,眼底的諷意更甚了。

然而,他卻是伸出手對蘇子邈道,「愛妃,過來。」

「……」

蘇子邈看戲正看得津津有味。

乍然聽到赫連霄叫自己,還有些不明所以。

他乖乖上前,剛把手放上去就被一個大力拉去強制坐在了腿上。

「皇,皇上……」

「愛妃,別亂動,嗯?」

低沉的嗓音夾著絲絲淺笑,惹人心神蕩漾。

幾乎是一瞬間,蘇子邈就回想起昨晚那些不可描述的畫面。

突然感覺臉火辣辣的燙,手心……也是火辣辣的燙。

皇上和宜貴妃當眾之下就如此親密,這可讓在場的嬪妃既羨慕又嫉妒。

赫連霄捏著蘇子邈的下巴,將他腦袋微側,耳下的吻痕更是可以看得清楚仔細。

「梅昭媛。」

「臣,臣妾在。」

「這是今早朕弄的,需要朕為你演示一遍?」

不等梅昭媛回答,赫連霄又看向雲貴妃,「與宜貴妃私通的人正是朕,不知雲貴妃打算如何處置朕?」

雲貴妃惶恐,唇瓣發顫,「臣妾該死,皇上恕罪。」

赫連霄鬆開手,而側頭問道鳳綰月,「太后,此事你認為該如何處理?」

「皇上一向賞罰分明,直接做主便是。」鳳綰月漫不經心的道。

「既如此,雲貴妃降為嬪位,禁足罰俸一個月,至於梅昭媛,你多次買通御前宮人打探朕的行蹤,今日又妄圖誣陷宜貴妃,你既然對董貴人如此好奇,不如就去陪她好了,著降為貴人,遷居朝華宮思水軒。」

聖旨一下,從貴妃降為嬪位的雲馨直接暈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