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蹭不上,要多用些力氣。」

「你有病啊,這東西很難洗的好嗎!」

「我沒說要洗啊,這樣別人就都知道我有女朋友了不是嗎?」

凌楓理所應當又理直氣壯的語氣,讓蘇慕一陣語塞。雖然她覺得他這樣做實在是太過孩子氣了,但是她又必須得承認聽完這句話之後,自己竟然還有那麼一點開心。她完全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以至於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應該對這句話做一個怎樣的回應。

凌楓這麼說完也沒有期待過蘇慕會給他什麼反應,所以等了蘇慕一會兒,見她真的並沒有說話之後,他就主動放開了蘇慕,然後理了理她有些凌亂的我髮絲,十分溫柔的對蘇慕說道:

「走吧,送你去上班,然後我找個地方等你老闆走了再過來幫你的忙。」

「不用了啊,晚上應該就不忙了,你不用來幫忙的。」

「你一天想的可好了,昨天還覺得自己不忙呢,今天還不是忙成了這樣。好了,別說了,快走吧,要不一會兒你們老闆又該說你了。」

蘇慕像受了驚的小鹿一樣,一直在不停地拒絕凌楓,而凌楓當然不會聽蘇慕的,所以無論蘇慕怎麼拒絕,他都沒有改變主意,並且趁著蘇慕請求他的時候,把她帶回到了店鋪的後面。

他一直覺得蘇慕的老闆對蘇慕有偏見,所以他對待她老闆的態度也不是很友善,能不見面就盡量選擇不見面。有的時候她老闆要是去蘇慕的店裡取東西什麼的,要是趕上他在,雖然在蘇慕表示希望他去外面等他一會兒的時候他都會表現得非常不高興,但是他仍然都會選擇避開,就怕這個女人看到他在之後,又會背著他對蘇慕說些什麼,讓蘇慕白白挨頓教育。所以今天他在知道她在店裡的時候,也沒有準備光明正大的把蘇慕送進店裡,在後面就和她告了別。

蘇慕回去之後,店裡已經不忙了,她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不由得覺得自己真的是運氣不太好。

早上忙的時候沒見著有人幫她,現在不忙了,反倒有人來幫忙了。

在心裡暗自嘆了口氣之後,她就接過了老闆手上的那些顧客,開始了她的工作。

凌楓說得沒錯,儘管她剛回來的時候沒有那麼忙了,但是沒過多久,就又有大批的顧客涌了上來。不過她的老闆因為看到她回來之後不忙,以為今天也就這樣了,不會再有忙的時候了,所以就沒有繼續留下來陪著蘇慕,而是回家陪孩子去了。蘇慕剛開始還覺得自己終於可以歇一會了,可沒想到老闆前腳剛走,後腳顧客就接踵而至,以至於在接下來的兩個小時里,如果沒有凌楓來幫忙的話,蘇慕大概可能會累死在這裡。

忙的時候蘇慕還沒有意識到,為什麼凌楓會出現得那麼及時,等到她稍微有了喘息的機會的時候,她才想起來這個問題。於是她就趁著沒有顧客需要指導的時候把凌楓拽到了一邊,問他為什麼會來的這麼快。給他發完信息之後,不過一分鐘不到的時間,他就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對此凌楓只是笑而不語,無論蘇慕怎麼問他,他都沒有說話。

他當然不會告訴她,在此之前,他根本就沒有像他說的那樣去找個地方休息,而是一直就停留在他們店附近,可以隨時關注到蘇慕的動向。其實見到蘇慕的老闆走的時候,他就已經想要進去幫忙了。但是那個時候他害怕蘇慕會問他去做了什麼,他答不上來,所以就一直拖著,等她說需要幫忙了的時候,他才過去。

當然,這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其實他是想知道蘇慕到底會不會叫他來幫忙。

他很清楚蘇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她是很難去開口求一個人幫忙的,尤其是對普通朋友。和她在一起這麼長時間,他幾乎就沒見著過蘇慕因為自己的事情求誰幫過忙,大部分的時間裡,都是別人發消息過來,希望能從她這裡得到什麼幫助。甚至於有很多時候,她還充當著幫他解決問題的角色。有的時候他看著她都覺得這件事情她根本就不可能完成,但是哪怕如此,她也要嘗試無數遍,確定自己用過能想到的所有方法都解決不了的時候,她才會去請求別人的幫助,並且完成這件事情的時候,還一定要買些什麼去感謝人家。她這樣做的時候,總是讓他覺得有些生分,而且更讓他覺得不舒服的是,有的時候他已經主動提出要幫忙了,蘇慕都是想都不會想,就先選擇了拒絕。

這讓凌楓深刻地意識到了,蘇慕以前和他說的,她的那些男朋友們大部分都覺得在她身邊沒有存在的意義的這件事。如果要是他沒有這麼了解蘇慕的話呀,他或許也會產生這樣的感覺,但是好在開始之前蘇慕就已經告訴他了,她最需要的是他的陪伴,至於能不能幫她分擔工作上的事情,她其實並不在意,這才讓凌楓放下心來,覺得他還是有存在的意義的。不過儘管如此,在凌楓的心裡,總還是覺得有那麼一點彆扭的,所以他一直下意識地認為,判斷蘇慕是不是完全接受他了的一個重要條件,就是她會不會主動去請求他幫助。

他不覺得這是他貪心,除了想要她心理上的依靠,還想要她生活中的依靠,而是他覺得,這是他應該做的事情,而且蘇慕也有這個權利,去享受他對她的照顧。他既然已經想好要承擔起照顧蘇慕的責任了,就應該方方面面的全部都照顧到。不然的話,他應該也是一個很失敗的男朋友吧。

不過儘管他已經想的算是很周到了,但是蘇慕仍然沒有放過他,還是不停地追問著同樣的問題。這時凌楓才覺得自己還是欠缺了一點經驗,不然的話,他一定會做的天衣無縫,讓蘇慕找不出來任何把柄,和他糾纏這個問題。所以他只能反覆和蘇慕強調,他真的只是無聊的時候正巧走過這,又正巧趕上了她發的信息,並沒有去做別的事情。

對於凌楓的答案,蘇慕其實完全都不信,但是她真的再想不出什麼其他的答案了,就只能當做是相信了他的說法,沒有再繼續刨根問底。

倒不是蘇慕覺得凌楓在說謊騙她,去做了別的事情。而是蘇慕比較擔心,他一直停在這裡等著她,並沒有去做別的事情。

她確實是很不希望凌楓為她做出多少事情的,因為這樣的話,她就會覺得自己虧欠凌楓的東西越來越多,越來越不知道要怎麼去還。她向來不喜歡欠別人的東西,錢啊,感情啊,他都不想欠,這也是她為什麼總是拒絕別人幫忙的原因。她總覺得有很多東西是她還不起的,她沒有什麼理由去平白接受別人的幫忙,無論這個人是誰,所以大部分的時間,能用錢解決、不需要用感情的,她都寧可花錢,就當做是破財免災,也不願意靠著人情去解決。

儘管可能走人情這條路更是一條捷徑。

眼見著蘇慕因為沒有得到答案而選擇了放棄,凌楓大大地鬆了一口氣。之後他趁著人還不算多的時候,去買了晚飯,兩個人就這樣湊合著吃了一口。一直等到晚上下班的時候,他倆都累的不行,已經完全失去了出去玩的想法,只想回家倒頭就睡。

於是凌楓破天荒地在蘇慕下班之後就立刻把他送回了家。

因為第二天就是情人節的關係,所以哪怕回到了家,蘇慕也沒落著消停,群里不停地發著各種通知,即便是沒有她的事情,老闆也要圈她去看。而且老闆也不按常理出牌,一會說的和她有關,一會兒又無關,以至於她想休息一會兒都不成,只能浪費了一個多小時,跟著把群里這些事情全部都看完。

等到事情都聊完之後,已經快十二點了,凌楓都睡了一覺醒了。聽著凌楓在電話里用剛睡醒、還有些迷糊的聲音和她說話的時候,她只覺得心裡特別無奈,對這份工作的熱情就又消減了幾分。

強撐著睡意把老闆交代的事情簡單和凌楓重複了一遍,蘇慕就掛斷了電話,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就進了被窩。躺在被窩裡閉上眼睛之後,蘇慕內心身處又湧起了一陣想要辭職的衝動,甚至有那麼一瞬間,她都已經拿起了電話,想和老闆商量這件事情。

是真的沒有什麼工作的熱情了,最開始對這些事情的喜愛在繁重的工作下也幾乎已經全部都消耗光了。現在還在支撐著無非就是為了這份工資,要是連這份工資都沒有辦法支撐她堅持下去了,她真的再也想不出什麼理由能支撐她繼續下去了。 第二天一早,蘇慕早早就起了床,然後比平常提前了十分鐘出了門,準備去店裡先化個妝。

作為一個曾經只要出門必然是要化個淡妝才覺得自己能見人的女人,蘇慕其實還是很在意自己的外表的。雖然這種高強度的工作讓蘇慕完全喪失了化妝的想法,但是和凌楓在一起之後,她還是會盡量抽出時間來打理一下自己的。尤其在這個比較重要的節日,儘管她因為工作的關係不能和他一起去外面過,可她還是希望自己的狀態能看起來好一點,不至於像以往一樣一臉疲態,誰看她都覺得沒有精神。

而且更重要的是,今天老闆擔心店裡人會很多,所以給她安排了一個兼職。可這個兼職什麼都不會,還得蘇慕先教給她一遍接待顧客的流程,蘇慕可沒那個時間在滿是顧客的時候再教給她這些,所以要是能在早上抽出時間的話,就多提前一點先把這件事情做完。

對於蘇慕這個經常遲到被點名的人來說,她今天來的這麼早,讓對面的薇薇姐都感到意外,就更別提是樓層主管了。開早會點名的時候,樓層主管聽到蘇慕答了到都覺得有些意外,又重複了一遍,確定是她本人在回答而不是有人代答之後,他才在簽到表上給她畫上記號。

之後蘇慕就開始馬不停蹄地收拾自己、打掃店面衛生,然後又找出之前她總結的流程,自己先看了一遍,確認沒有什麼問題之後,就開始等著商場開門。

沒一會兒,商場的廣播就響了起來,蘇慕跟著廣播又開始做起了每天都要做的早操。

從到這裡工作開始,蘇慕就一直很想知道,商場每天早上組織這些商戶們一起跳這個早操到底有什麼意義。每天訓練一下招待顧客的禮儀這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但是訓練完這些之後還要跳個什麼舞,這實在是讓蘇慕搞不清楚原因。大部分的商戶對這些東西都很反感,全部都在應付,剩下的小部分甚至連應付都不想應付。商場究竟想要達到一個什麼樣的效果她是不知道的,但是她知道的是,現在這個狀態,肯定不是商場想要的效果。所以或許從上到下大家都在應付,只是沒有人願意捅破這個現狀而已。

蘇慕自然也不會去管這些事情,且不說她要離開這裡了,就算沒離開,這些東西只不過是在開店之前佔用了她五分鐘而已,沒有傷害到她實質上的利益,她也沒有必要因為這麼點事情去和商場起什麼衝突。而且她不過就是一個小角色,就算說了也起不了什麼作用,那她完全沒有必要把自己攪進這種無聊的事情當中,自己給自己找麻煩。

早操結束之後,顧客就開始陸續進來了。在之前經歷過聖誕節之後,蘇慕已經掌握了客流的發展趨勢,所以一開始她並沒有著急,悠哉悠哉地把接下來要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之後,她就開始坐在操作台那裡,等著兼職的到來。

等待著實是無聊的,尤其按常理來說凌楓這個時候還沒有起床,這就讓蘇慕覺得更加難熬起來。回了幾條朋友的信息之後,她還是覺得心裡空落落的,於是她第一次開始期盼起凌楓能夠快一點來陪她。

不過她想想也覺得不可能,凌楓一般都是十一二點才會起床,現在才十點鐘不到,等他來的時候,沒準兼職都已經被她教會了。於是她不得不放棄了這個希望,決定去找點什麼廢料,做些樣品出來。

蘇慕還是很享受創作的過程的,之前店裡沒有人的時候,她經常是早上來就坐在這擺弄這些小東西,等到想起來吃飯的時候,就已經是下午三四點鐘了。有的時候做的入迷了,哪怕一整天不吃飯她都感覺不出來餓。而每當她做出什麼好看的小物件的時候,她也有可能開心得多吃兩口飯。

有了這個想法之後,蘇慕就開始翻箱倒櫃的去找廢料,好不容易從盒子的角落裡翻出來一塊還算完整的黑檀木,她高興得差點蹦起來,來回檢查了好半天之後,她就立刻拿著這塊木頭去了打磨機那裡。

既然是廢料,當然是因為它有缺陷。不過蘇慕手裡的這塊,只是表面的雕刻花了而已,完全沒有其他的問題了,所以打磨一下表面就行,之後也完全不會影響作品的設計和創作。這就是蘇慕為什麼覺得開心的原因,能遇見這樣的廢料實在是太不容易了,被她發現一塊,實在是她賺到。

蘇慕拿著這塊木頭在機器上一邊打磨,一邊哼著歌,開心得甚至想扭上兩下。結果就在她如此歡快地擺弄著這木頭的時候,一雙手突然從背後環住了她的腰。

蘇慕被嚇了一大跳,差點回過身去就給這個偷襲的人一拳。等她意識到這個和她惡作劇的人是凌楓的時候,她立刻開開心心地回過身去給了凌楓一個大大的擁抱。

「你今天怎麼來得這麼早啊,這才十點吧?」

「昨天不是說了今天要早點來幫你忙的嘛,說來當然就得來啊,不然你等著急了怎麼辦。」

凌楓沒想到蘇慕會這麼主動地抱住他,有那麼一瞬間,他感覺自己好像受了什麼暴擊一樣,緊張得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麼。好在他的反應足夠快,不然的話那可就尷尬了。

蘇慕倒是一點沒覺得有哪裡奇怪,凌楓一來,她立刻就放下了手上的工作,開心地像個小孩子一樣,膩在了凌楓的身邊。

不過兩個人也沒有甜蜜多久,沒一會兒,那個新來的兼職也到了店裡。

蘇慕之前沒有告訴凌楓今天還會有人來幫她的忙,所以當新的兼職出現的時候,凌楓還以為是新來的顧客,打算上去接待一下來著。好在蘇慕一眼就看出了這女孩子應該就是來兼職的那個女孩子,又覺察出凌楓有起身地動作,於是她立刻阻止了他的動作,自己起身去打了招呼。

幸虧蘇慕眼疾手快,擋在了凌楓的前面,不然的話,照著凌楓這臉皮薄厚的程度,這一個下午大概他們三個人就要在尷尬當中度過了。

不過因為蘇慕之前也沒有見過這個兼職,更沒有和她進行過溝通,所以她對這個兼職的情況也是一無所知。她完全不知道這個兼職到底是怎麼和她家領導談的,就總是覺得心裡不踏實,於是在給她介紹店裡這些東西之前,她像是之前面試其他人一樣,稍微和這個女孩子聊了聊天,打聽了一下她目前的狀況。

雖然其實她並沒有義務去做這件事情,因為據說這個女孩子早就已經和老闆聯繫好了,老闆沒有特意交代她的話,就說明她是可以按照正常的流程去帶她的。不過蘇慕這一次總是覺得自己心裡沒譜,除了打聽了一下她的近況之外,還旁敲側擊地和這個女生交流了一下她對這個工作的看法,以及順便打探了一下她們老闆究竟是怎麼跟她說的。

畢竟這個店馬上就要撤了,如果這個女孩子不知道這件事情的話,到時候如果不能同意去另一家工作,那肯定會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對老闆和這個店也都會帶來一些不太好的影響。

蘇慕覺得她不止要對這個店負責,還要對這個店裡的所有員工負責,所以她在知道女孩子根本就不知道這個店要撤店的時候,沒有一絲隱瞞地和這個妹子交代了一下這個店的近況。妹子聽完之後立刻就變得猶豫起來,看起來很明顯就沒有剛才來的時候有那麼多期待的感覺了。

老實說一開始的時候蘇慕也多少是有些失望的,因為她覺得她老闆故意隱瞞這件事情,實在是做得不對。雖然說是為了店裡的利益考慮,但是這樣做很明顯是不尊重人家小姑娘的表現,怎麼都有些說不過去。

這是第一次出現了蘇慕和老闆意見相左的情況,也是第一次讓蘇慕覺得特別失望的事件。但事後她並沒有和其他的員工提起這件事情,只是在當時告訴那個兼職,她可以先在這裡實習一天,如果覺得可以接受這個工作內容的話,第二天也可以申請到另一家去體驗一下。畢竟工作內容都是一樣的,只是換了一個環境而已,影響應該沒有那麼大。

那兼職考慮了半天也沒說不行,就跟著蘇慕開始學了起來。就在蘇慕指導這個兼職的時候,凌楓也在一旁跟著,聽得也十分認真,以至於那個兼職還以為凌楓也是和她一起來工作的,中間休息的時候還過來找凌楓,想要詢問一下他是不是也有繼續在這裡工作的打算。

之前蘇慕一直專註於給他們兩個講解工作,並沒有注意到這其中的不對,等到那個小女生主動去找凌楓聊天的時候,她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好像引起了什麼誤會。不過她並沒有試圖去阻止,也沒有試圖做出過說明,她只是抱著肩膀坐在操作台那裡靜靜地看著凌楓,想要看看他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對於「拒絕其他異性的示好以及接近」這種事,蘇慕和凌楓已經強調過不知道多少遍了。她正愁沒有地方要去驗證一下凌楓是不是真的有把她的話放在心上,這機會就主動送上了門來。她倒要看看,她強調了這麼多遍,凌楓也如此「誠懇」地答應了她這麼多遍,再遇到這些事情的時候凌楓究竟是不是能夠做到。她甚至都不在意這是不是凌楓故意在他面前裝的,只要他真的懂得拒絕的含義是什麼就行。

其實這女孩子突然之間的靠近也嚇了凌風一跳,他也沒有想到這個女生竟然會對他倆的關係產生這樣的誤會。老實說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其實根本就沒有想起之前蘇慕到底和他說過些什麼,他只是本能地站起身來,然後走到了蘇慕的身旁,摟著蘇慕的腰,對那個小女生解釋道:

「我只是來幫忙的,誰讓她是我的女朋友呢。」

凌楓這樣的表現讓那個女孩子的臉瞬間就紅透了,低著頭尷尬得都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好。而蘇慕完全沒有想到凌楓竟然會這麼直接主動,心情實在是大好。就對那個女生解釋道:

「你不要在意,因為這家店人不是比較少嘛,而且今天還是個很重要的日子,所以我叫他來幫忙的而已。我怕咱們兩個人到時候忙不過來,反正他在家閑著也沒事,倒不如來給我出出苦力。」

蘇慕把這句話說完,抬起頭看著凌楓,輕輕地笑了一下。那笑容里有一種很複雜的情愫,凌楓著實有些看不太懂,但是他能感覺得到蘇慕是真的十分開心,便也就沒再追究這笑容背後的含義。

反正看她這麼開心的樣子。應該也不是什麼壞事,不然的話,以她這種什麼情緒都習慣放在臉上的人早就表現得滿腔怒火了。

把這個尷尬解除之後,店裡也陸續來了顧客。好在在這個時候兩個人都已經接受完了培訓,再加上有蘇慕這個老手坐鎮,凌楓之前也那家店做過,對東西都有些連接,所以儘管突然一下人來的比較多,倒也沒有顯得亂七八糟。

因為有了這兩個小助手的幫忙,蘇慕的工作發展起來還是很快的,並沒有像之前她擔心的那樣,和另一家店一樣,真的忙不過來,恨不得變出三個自己來給自己幫忙。

不過儘管沒有忙到腳打後腦勺的地步,蘇慕手上的工作也是不少,接手了操作台這麼所有的顧客之後,她就一刻都沒有停下來,一忙就忙到了下午兩點來鍾。這個時候的她早就已經餓得飢腸轆轆了,可是顧客這邊他她還走不開,也沒有給她機會,讓她拿著手機去點一份外賣。正當她咬著牙硬讓自己把飢餓感壓下去的時候,凌楓突然拿著兩盒外賣回到了店裡。 實在是忙得有些暈頭轉向了,蘇慕根本就沒有發現凌楓是什麼時候出去的。等他拿著她最愛吃的紅燒牛肉飯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蘇慕說不清楚自己究竟心裡有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倒是旁邊正在接受蘇慕指導的大姐開玩笑般地對蘇慕說了一句:

「你們這員工對老闆可真好啊。」

蘇慕聽到這句話,臉瞬間就又紅了起來。她有些氣惱,自己怎麼和凌楓在一起這麼容易臉紅,像個未經世事的小姑娘一樣。而凌楓聽完雖然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搶先一步,幾乎是毫不猶豫地對著這大姐解釋道:

「我不是這裡的員工,這是我女朋友,我當然要對她好了。」

凌楓急於解釋得模樣讓蘇慕更加覺得不好意思了,急急忙忙地想要把這個話題岔過去。可凌楓的舉動已經引來了其他人的關注,那大姐聽完也是哈哈一笑,轉而和凌楓聊了起來。

「對自己女朋友好點是應該的,能找到你這樣的男朋友,這小丫頭運氣也是不錯。」

「聽到沒,人家說你運氣不錯呢,你還不好好珍惜我。」

聽到自己被誇獎,凌楓立刻像顯擺自己玩具的孩子一樣,立刻扭頭和蘇慕重複了一遍。這時的蘇慕已經尷尬到想要找一個地縫鑽進去了,哪裡還有心思聽他說這個,都恨不得直接把他的嘴捂上。這還不是最意想不到的,更加讓蘇慕沒有想到的是,這大姐說完之後,幾乎引來了全店裡情侶的共鳴,小姑娘們全都盯准了自己的男朋友,「威逼」「利誘」地試圖讓他們接受「對女朋友好是天經地義的」這個觀念。

感受到同胞們投來的怨念的目光,凌楓嘿嘿一笑,全然沒有在意,就拽著蘇慕讓她去吃午飯。蘇慕雖然很餓,但是手頭的工作還沒有做完,就一直推脫。凌楓當然是不能同意的,他今天來這裡最大的目的就是為了監督蘇慕吃飯的,他可不像昨天那種情況再發生一遍,不然他也不能特意去買的米飯,而不是其他的那些零食。要是蘇慕不及時吃,別說涼了不好吃,就是這一推,就不知道要把晚飯推到什麼時候了。

所以為了達成他此行最大的目的,凌楓都恨不得端著飯碗一口一口去喂蘇慕吃飯了,可蘇慕仍然推脫,推脫到一旁的大姐都有些聽不下去,忍不住也開始幫著凌楓勸蘇慕去吃飯。

顧客都開口說話了,蘇慕就不好意思拒絕了,再加上其實蘇慕確實是餓得不行了,就半推半就地坐了下來,和凌楓一起吃起了飯。

眼見著蘇慕終於按時吃上了飯,凌楓這心才算是放了下來。不過有些遺憾的是,他這心放得有些早了,這面蘇慕飯還沒吃上兩口呢,那面不止來了新的顧客,之前的顧客又需要蘇慕去指導了。

蘇慕覺得有些抱歉,因為凌楓也和她一起放下了筷子,幫她去招呼了新來的顧客,害得他也沒有吃好飯。凌楓則是覺得有些無奈,感覺自己之前做的這些努力全部都白費了一樣。

果然還是快些讓她換份工作的好,至少工作時間能短一些,也能按時吃飯,那他就不用每天都這麼擔心了。

等到把蘇慕把飯都吃光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了。而這個時候顧客也算是走得差不多了,那個兼職就提出來想要提前離開的想法。

店裡現在正缺人,再加上這姑娘表現得還不錯,所以蘇慕一直有想要把她留下來的打算,中午的時候一點也沒敢虧待人家,再忙都讓她去吃了飯,生怕她覺得受著什麼委屈。可這姑娘現在說要提前離開,一看就是對這份工作不是很滿意。蘇慕也不知道究竟是哪裡讓她產生了不好的體驗,於是她第一次厚著臉皮,在這姑娘臨走的時候和這姑娘談了談。

姑娘也很實在,沒有隨便扯出什麼爛理由來敷衍蘇慕,只是和蘇慕說,她雖然學過些設計,但是感覺和這種作品實在是搭不上邊,而且在看著蘇慕指導顧客的時候,她也覺得自己並不適合這樣的工作,所以還是放棄了在這裡繼續工作下去的想法。蘇慕知道人一旦抱有這樣的想法之後,就算勉強她留下來,她也不會幹得長久,所以她只好放棄了挽留,任由姑娘離開了門店。

之後蘇慕把這件事情如實告知了老闆,老闆知道后除了說了一句她知道了,也沒有再說什麼。

蘇慕得到這個答案之後覺得有些失落,不過她也說不出來是為了什麼。凌楓敏銳地覺察到了這一點,於是趁著沒人的時候,他就把蘇慕抱到了自己的懷裡。

「我可愛的老婆今天辛苦了,給別人過了一天的情人節,晚上是不是該到我們過情人了?」

「對不起啊,我們第一次過情人節,我沒出去陪你玩不說,還要你來幫我工作…」

一聽到凌楓提起這個,蘇慕整張臉頓時就垮了下來。凌楓看著她這個樣子,突然覺得她實在是可愛得不行,於是他帶著笑,把頭埋在她的頸窩蹭了蹭,然後安慰蘇慕道:

「能和你在一起就好了呀,工作還可以賺錢,要是出去玩的話,還要花好多錢,那這麼算起來我們還賺了呢。」

凌楓的聲音在蘇慕的心中並沒有達到足以讓她喜歡的標準,畢竟蘇慕是個聲控,所以對聲音還是有些敏感的,可是今天凌楓在她耳邊說這些的時候,她只覺得他的聲音奶聲奶氣的實在是讓她難以抗拒,以至於她心中一直壓抑著的那些負面情緒,好像在一瞬間都土崩瓦解了一樣。

不過她還是覺得有些愧疚,於是就又忍不住試探性地問凌楓道:

「可是你真的不介意嗎?我連禮物都沒有給你準備。」

這確實是蘇慕的問題,因為是個人就知道過年這幾天都不會有快遞,而且她也沒有時間逛街,卻並沒有提前把禮物準備好。不止如此,其實蘇慕心裡就完全沒有裝下情人節這件事,她所有的時間幾乎都用來工作了,沒有工作的時候還要和凌楓在一起,她根本也分不出什麼時間去做些什麼浪漫的事情。

其實她剛剛就又在想這件事情,她是那種渴望浪漫的人,但是卻永遠想不到能給對方準備什麼驚喜,甚至也不知道什麼叫做浪漫,她只能在別人的身上體會到這種感覺,想要她給別人製造浪漫,那簡直是比登天還難。別說沒有給凌楓準備過,就連之前那幾任男朋友也沒有過這樣的待遇,所以蘇慕一直覺得,在這方面自己對凌楓有所虧欠。

她能做的更多的是在生活當中多照顧他一些事情,幫他解決各種各樣的問題,但如果拋開生活,只關注愛情的話,她實在是不知道要怎麼才能去表現自己對凌楓的喜歡。這個問題在這個時候就已經困擾蘇慕很久了,而在之後更長的時間裡,它都沒有得到解決,以至於在有一段時間兩個人吵架的時候,凌楓最常重複的一句話就是:

「你哪愛我了?我是真沒看出來你愛我。」

這對蘇慕來說幾乎是災難性的打擊,儘管蘇慕覺得自己在愛情的表現上是對凌楓有所虧欠的,但是這並不代表凌楓可以隨便就否定她的那些付出。她可以接受凌楓說她們兩個之間不合適,說她給他的都不是他想要的,但是她絕對不能接受凌楓說她沒有因為愛他而做出什麼表現。

這不是單純的「對與錯」的問題,也不僅是單純的「適不適合」,可惜他們兩個人想的都很簡單,所以才會在之後產生那麼多的意見分歧。

所以現在,只是為以後埋下一個伏筆而已,但是只不過兩個人都沒有發現,讓這問題成了漏網之魚。

就在蘇慕擔心的時候,凌楓突然笑出了聲,然後他把頭抬起來,認真地看著蘇慕的眼睛,對她說道:

「你就是我最好的禮物了,我有你就夠了,至於禮物什麼的,由我來做就好了。」

「你說什麼?」

蘇慕一聽到凌楓這句話,登時就有些慌了。她十分害怕凌楓給她準備了禮物,一是因為這樣就更能凸顯出在這段關係當中她沒有付出多少真心了,而是因為這樣凌楓肯定是要花錢的,她既不想要凌楓花錢,又不想平白接受凌楓的禮物。她和凌楓重複過很多遍不要花錢給她了,而且無論凌楓給她買什麼,她都要還回去的。她現在還真就沒有那個閑錢,給凌楓買東西了。

所以沒有錢這才是最重要的!

凌楓似乎猜到了蘇慕的想法,他似是懲罰般地咬了蘇慕一口,才對她說道:

「你是不是又想那些沒有用的了?我給女朋友買禮物怎麼了?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難道就因為我年紀小所以就不能光明正大給女朋友買禮物了?那這邏輯是不是有點不太對啊?」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不是說過了嗎,你現在沒有錢,用的都是家裡的,這樣不好。你給別的女人買禮物我不管,但是你給我買禮物的話,我會感覺壓力很大的。」

蘇慕生怕引起什麼不必要的誤會,所以連解釋都小心翼翼的,好像她自己很沒有道理一樣。凌楓也知道不能和她爭論這件事情,根本就不會有什麼結果,便放棄了和她繼續討論這個問題的想法。

「行了,我知道了,我們不討論這個了好不好?你不想知道我給你買的東西是什麼嗎?」

凌楓這麼一說完,蘇慕才意識到,今天凌楓來的時候好像什麼東西都沒有拿。這瞬間就引起蘇慕的興趣,直接就把她所有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是什麼?我看你也沒拿什麼東西來啊。」

「那我說實話了,你能原諒我嗎?」

「你到底要說啥啊?」

凌楓這一句話更是說得蘇慕摸不著頭腦了,她一臉茫然地看著凌楓,完全不知道他到底要表達什麼。凌楓被蘇慕看得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只得把頭低下來,然後用很輕的聲音說道:

「我本來是想送你花的,這不是情人節了嘛。然後我聽說那個永生花是開過就不會敗的,就想送你這個,可是我忘記了快遞停運這個問題,所以現在它可能是到不了了。」

凌楓越說,聲音就越低,就好像鼓起勇氣去承擔錯誤的小孩子一樣,害怕自己會受到責罵。蘇慕聽完之後,腦海中第一反應出來的,竟然是拉美西斯二世送給他的王后的那朵永不凋零的玫瑰花。然後她「噗嗤」一笑,主動投入了凌楓的懷抱。

「這有什麼好自責的啊,它總是會到的啊不是嗎?遲到了有什麼關係。」

「可是這讓我感覺自己沒有把事情做好啊,而且還是關於你的事情,我還沒有做好,感覺有點失敗。」

凌楓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里滿滿的都是自責。蘇慕則像是哄著小朋友一樣地揉著他的頭髮,安慰他道:

「好啦,我知道你的心裡有我就好了嘛,那我這還忙得什麼都沒有給你準備呢,你生氣嗎?」

「當然不!」

凌楓回答得乾脆利落,於是蘇慕一笑,繼續和凌楓說道:

「那你都不會生我的氣,我怎麼可能會生你的氣呢,我高興還來不及呢。那……這樣算起來我就算是欠了你一份禮物了,這樣吧,我今天給情侶們做了一天的戒指,我也挺累的了,而且也看夠了他們在我面前秀恩愛了,那不然我們等有空的時候,也做一對戒指怎麼樣?就當是我補給你的情人節禮物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