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安安。」宗政承允突然開了口,「作為你的老師,我提醒你一句,離偏執狂遠一點。

也別想去了解寧修遠這個人,他的病態程度,不是你想像的。」

宗政承允這一句話說完,慕安安心裏就『咯噔』了下。

從他這句話里,慕安安就聽出來,對方是知道自己在試探他,問關於寧修遠的事。

被拆穿了,慕安安也沒有隱藏,「我本身對除了宗政御之外的男人,沒有任何了解的興趣。」

「現在小姑娘這麼直接么?」

「是他一直在找我。」慕安安說,「所以,我想要知道,這個到底是一個什麼人,究竟想要幹什麼。」

宗政承允聽到,直接皺眉。

隔了一分鐘才說,「別把這件事告訴老七,如果你不想發生什麼見血的事情,別讓老七知道,寧修遠找過你。」

「見血的事?」慕安安追問。

跟十年前那件事有關係?

在七爺講述里,從來沒有寧修遠這個人物存在。

可是在寧修遠跟慕安安講述里,他才是陪小夕長大的人。

慕安安突然問了一句,「老師,偏執狂這類型病人,會有妄想症的情況嗎?」

「比如說,分不清夢與現實,或者是存在自己幻想世界裏?」

慕安安之所以這麼問,是她自己有時候,都分不清夢與現實。

當夢境太過真實,又時隔久遠去回想,當真分不清楚。

慕安安到今天,還記得那天晚上夢到的場景。

她被困在滿是迷霧的世界。

好不容易出現一面鏡子,結果卻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女生。

她眼睜睜看着那個小女孩被人一槍爆頭……

現在想起來,慕安安都感覺背脊一陣發涼。

而宗政承允在面對慕安安這個問題時,給了一句很平靜的回答,「我不研究這個。」

「不好意思。」慕安安笑了笑。

「但我可以確定。」宗政承允說,「寧修遠沒有。」

慕安安表情有幾秒僵。

如若他沒有,那麼就存在,寧修遠說假話的可能性。

慕安安相信七爺與顧書卿,自然會偏向他們。

只是寧修遠的事情,還是會想弄清楚。

畢竟牽涉到十年前的故事。

她是想直接問七爺,但也擔心他病情發作,只能慢慢來。

而在慕安安正想着這些時候,辦公室的房門被人敲響。

慕安安臉上疑惑。

宗政承允簡單說,「去開下門,新來的助理。」

慕安安點頭,這個事情之前宗政承允就說過。

她站起來,正要去開門時,宗政承允又說了一句,「哦,忘記說了,你可能會有點驚嚇,因為這個人……你也認識。」 《銀河系漫遊指南》,大火!

首發第一天銷售即突破20萬冊!但這20萬冊,並不是它的上限,第一天是這個數量,只是因為它只印刷了20萬冊!

這就像學霸和學神的差別一樣,同樣都是100分,學霸是傾盡了全力考到的這麼多分,而學神得100分,是因為卷面只有100分!

第二天,星城出版社緊急加印50萬冊,再次全部銷售一空!

《銀河系漫遊指南》的銷售量已經來到了70萬!

懂乎、胡豆瓣等知名網站上,《銀河系漫遊指南》的熱度居高不下。

「我真想知道,湯元到底是什麼年紀,這本書裡面的趣味與嘲諷真的是讓人印象太深了,作者時不時地冒出一兩句冷幽默來,真有意思。」

「《銀河系漫遊指南》裡面的這種幽默很獨特,我把他稱為湯元式幽默。這是一種更加偏重於用誇張和荒誕的手法來演繹的、充滿了諷刺動機的幽默。給我一種,作者面對著讀者攤開手,無奈地說道,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的感覺。」

「很荒誕,很有意思,特別有意思。」

「這才是天星獎第一名應該有的水準啊!牛逼!」

「我願稱之為最強,不過這本書真的沒有續集嗎?」

4月14日,祁元和策劃三部的同事們一起正準備著《平行時空遇見你》的拍攝呢,接到了錢符強的電話。

「湯元先生,恭喜您,《銀河系漫遊指南》的銷售量已經突破了200萬冊!」

「額?這樣的數據很厲害嗎?」

聽到祁元的問題,錢符強摸了摸腦袋,果然是個新人啊,啥都不知道,於是他解釋道:「兩百萬冊,這麼給您說吧,最近三年,都沒有一部科幻小說能夠做到在短短的上市一周的時間內,賣出兩百萬冊!您,已經創造了一個記錄!」

「那還行吧,我的稿費什麼時候結算啊?」

「……」

「我們都是每個月月結一次的。您四月份的稿費,會在五月打到您的卡里。那個,五月份會舉行這一屆天星獎的頒獎典禮,到時候您來嗎?」

祁元沉默了片刻,道:「就不來了吧。獎盃你們給我寄過來就行。」

電話那頭的錢符強臉色變得有些難看,湯元不出席頒獎典禮,第二名石頭也不出席頒獎典禮,這一屆到底怎麼了!都這麼不慕名利的嗎!

「那個,湯元老師,就不打擾您了,不過您的《甜蜜蜜》我還挺喜歡聽的。」

錢符強當然是知道祁元身份的,因為簽合同是需要身份證的!

此時祁元的腦海里,系統的聲音響了起來。

「叮咚。恭喜宿主文學類聲望突破一萬,獎勵白銀寶箱一隻。」

祁元點開了屬性面板。

[姓名:祁元]

[年齡:24]

[音樂:53089]

[文學:22547]

[綜藝:879]

[影視:28]

[繪畫:6]

很好,繼續努力!

此時,西都電視台的某間會議室里,劉石一滿頭大汗地坐著,正在被西都電視台的台長王長春痛罵:「老劉,咱們認識多少年了?這種錯誤你都能犯?」

劉石一也顯得苦惱:「我真的沒想到那小子是個見錢眼開的人啊!」

原來啊,西都電視台今年有一部自製的歷史大劇,快播出了,原本已經找人寫好了歌,歌手都聯繫好了,就差錄製了,結果詞曲作者被更高的價錢打動了,跟張嘉爽了《平行時空遇見你》的約如出一轍,那作者直接把歌賣給了別人!

而事情壞就壞在那人和劉石一合作了好幾次了,所以劉石一隻是和對方有一個口頭承諾,沒有簽訂具的合同,於是,這就出事了!

「您別急,我馬上找歌去!」

「找到一首合適的歌是那麼簡單的?這個圈子裡,好的嗓子永遠不缺,好歌,永遠都缺!」

「走吧,我親自去給趙雲朵解釋一下。」

趙雲朵,歌壇常青樹,火了二十多年的大牌歌后級歌手,這次西都電視台邀請到對方,對方也給了足夠的誠意,特意飛過來錄歌。

但是現在,歌沒了,這就顯得很尷尬。

「哎喲!趙老師,實在是對不住您,讓您白跑一趟,對對對,都怪我們識人不明。」

「沒關係沒關係,反正我不是也要在咱們台錄節目嘛,我還會呆兩天,要是有新歌,咱們再一起看看?」

……

七點過,祁元下班了。

他騎著心愛的小電驢,然後,又遇到了上次那個攔他車的人。

「我說兄弟,你有完沒完?你到底要幹什麼?」祁元頗為無奈。

周末好笑道:「我想給你當經紀人。」

祁元搖了搖頭,道:「不用了,我不需要經紀人。」

「你肯定需要的,你看看啊,你發了《像我這樣的人》之後,又火了起來了吧,我敢打賭,你在西都電視台待不了多久了,你又要重新開始在娛樂圈征戰了吧?」

「屆時,你一個人就不行了對吧,根本忙不過來!你的那首《小小》,我聽說宋材聯繫了顧四季,準備讓她唱呢。」

顧四季?

祁元認識啊,和他是校友,都是西都電影學院的,比祁元小一屆,算是祁元的師妹吧。她嗓音很好聽,現在在娛樂圈混得挺好的,每年都有好幾首影視劇主題曲唱。

當然,顧四季還有一個身份,她是顧紅鯉的妹妹,祁元的前小姨子。

「等等!你怎麼知道我給宋導演寫了《小小》?」

周末好嘿嘿一笑,神秘地道:「我自然有我的渠道,你的實力我早就觀察過了,非常棒,要顏值有顏值,要水準有水準,你儘管創作,我負責把你東西往全世界推銷!」

這話祁元聽得還有點意思:「怎麼說,你都在這兒堵我了,你能有什麼資源?」

周末好:「這樣吧,你給我一首你寫的歌,我保證給你推銷出去,至少是一個5000萬製作費級別的影視劇!當然,前提是你的歌曲質量不能低於《像我這樣的人》。」

祁元沉默了。

周末好繼續道:「我先干,聯繫不到好的資源,我提頭來見,不,我直接滾蛋,咱們永遠不見!怎麼樣!?」

周末瞪著眼睛,撲閃撲閃地望著祁元。

祁元思忖了片刻道:「那就……試試。走吧,和我去做個demo。倒要看看,你哪裡來的自信。」

於是祁元又給劉石一打了個電話,說要用他的工作室錄製個小樣,這就領著周末好風風火火地去了。 唐文昊只得把結果告訴了父親,看他還有沒有別的辦法。

唐興賢聽了兒子的話,感覺一下子人就蒼老了。父親這一輩子,前半生都在吃苦,擔心孫女,後半生好不容易接受了現實了,卻又被病痛折磨,這都是什麼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